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开学第一天被学长要了

2021-10-15 14:22: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是想要物质支持,还是精神支持?”

如果是物质支持,他马上回房间睡觉。

“当然是你参与节目了,你的唱歌蛮好听的,自弹自唱,是你保留节目。”宋晓

“你是想要物质支持,还是精神支持?”

    如果是物质支持,他马上回房间睡觉。

    “当然是你参与节目了,你的唱歌蛮好听的,自弹自唱,是你保留节目。”宋晓芳笑道。

    李快来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问道:“卜伟光一向吝啬,会答应出钱办晚会吗?”

    就算在学校自己搞活动,简单的布置舞台,不搞那个什么LED背景,就算拉个横幅也要一百几十块,还有人员筹备,服装化妆,舞台音响什么的,怎么搞也要几千块钱吧。

    “我知道要一些钱,但卜伟光说他会解决,让我们去搞就行了。”宋晓芳笑道,“难得有这样的机会,我们不能放过。”

    今年五一国际劳动节时,宋晓芳就想搞一台晚会的,但卜伟光说那个需要不少钱,还是不要搞了。

    宋晓芳还找了卜伟光几次,最后卜伟光说你们要搞可以,但化妆服装你们自己解决,音响就用学校的那个大喇叭,话筒就是学校的那两个,这怎么搞?没有服装和化妆的补助,班里就不想出节目了。

    农村学生,你让他们自己去租服装,岂不是要他们的命?

    班里的班会费都是学生自己交的,一般交十块钱买扫把垃圾桶,有时还要出黑板报什么的,班会费都不够用。

    所以,当宋晓芳跟那些班主任一说,他们就拼命地摇头,不肯答应让班里出节目。

    要么就是学校出钱,要么就不搞,他们才不会做那种出钱又出力面不讨好的事情。

    宋晓芳见是这样,只得作罢。毕竟只是让她们几个音乐老师表演一下,根本撑不起一台晚会呢。

    李快来有点奇怪地看着宋晓芳,他记得以前宋晓芳没有那么爱表现自己的。

    像这次的教师节表演,她好像很主动地去做了。

    这一次,宋晓芳又主动地揽下元旦晚会来搞,这可是费心费力的事情。

    “你看什么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宋晓芳见李快来盯着她,奇怪地问道。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这样积极地搞活动,那个卜伟光有意见。”李快来是知道卜伟光那种人,要学校出钱,好像要割他的肉。

    “我找了卜伟光,他同意的。且我也组织一些老师节目,让大家都参加。”宋晓芳的心里有其他小心思。

    似乎李快来越来越优秀,她怎么也得表现一下自己的能耐。

    李快来见宋晓芳这样说,也不再多说,反正不要他出钱就行了。

    在后世,一台上档次的晚会要几十万,甚至是一百多万都可能。

    就算后来岭水中学搞有规格的晚会,也要花两三万块的。

    宋晓芳见李快来同意了,让他去洗澡睡觉。

    “我,我想……”李快来犹豫着。

    “你想干什么?”宋晓芳警惕地盯着李快来,怕他提出过分的要求。

    “你能借我手提电脑吗?我想今晚写点小说。”李快来问道。

    宋晓芳听李快来说写文章,点头答应了。她本来与同学约好今晚在QQ上聊天的,看来明天再聊了。

    李快来洗完澡,开始用手提电脑写小说了。他要写的是历史小说,这种类型的小说还是容易出版和售出影视版权的。

    夜晚,岭水镇政.府的路灯还亮着,黄志盛坐在休闲凳上,有点无聊地看着天空。

    人一倒霉,什么倒霉的事情也接踵而来。

    上个星期,有人说他经常开公车私用,他除了出差外,就不敢再开那辆皮卡车了。

    要知道他现在是处分期间,处分还没有消除掉,再来一个处分,他就等着降职了。

    这时,有一个男人走过来,看到他,恭敬地叫了一声:“黄镇。”

    黄志盛转头看了一眼,认出是以前跟着他的司机老王。

    这个老王还算是可以,自己不得势,并没有远离他,看到他还是尊敬地叫他为“黄镇”。

    “你这么晚回来啊?”黄志盛随口问道。

    老王点头道:“是啊,刚才有个朋友叫我去竹园饭店吃饭。”

    黄志盛点点头,转过头不理老王,意思是他可以走了。

    老王犹豫了一下,小声说道:“黄镇,刚才我在竹园饭店,看到庞志华了。”

    “他……”黄志盛微微蹙眉。

    对于庞志华,黄志盛心里是恨的。

    如果那晚不是庞志华一意孤行,不听劝,硬要把胖老板整死,也不会闹出那么大的事情。

    当时直接把学生赶出去,不通知家长过来,事情也可以在可控中。

    镇主要领导被批评,他被处分,这都是因庞志华而起。

    唉,早知道当时他走一下关系,把庞志华调走就好了。

    现在,《湛海日报》报道了庞志华,谁敢对他下手?

    当然,庞志华也甭想提拔了,就在岭水镇当一般民警吧。

    “当时我经过他们的包厢时,刚好服务员开门出来,我听到他们的说话,说到那晚网吧的事情。”老王小声地说道。

    “他们说什么,里面还有谁?”黄志盛警惕地问道。

    “具体的,我没有听清,大概就是说晚网吧的事情,庞志华辛苦了。还有三个人,两男一女,其中有岭水中学的庞光辉副校长,另外一个女的是宋晓芳老师。”老王是知道宋晓芳的。

    毕竟黄志盛一直想追宋晓芳,老王是知道的,也见过宋晓芳。

    “宋晓芳也在?她怎么认识庞志华?”黄志盛奇怪了。

    “我看着他们一起走出去的,好像宋晓芳与一个年轻男人很熟悉,她还开车与那个年轻男人走了,庞光辉开摩托车跟在后面。”老王说道。

    “那个男人叫李快来吗?”黄志盛的眼睛快要冒出火来了。

    老王一下子说道:“对,好像是叫这个名字的。”

    “你还听到什么吗?”黄志盛问道。

    “没有了。”老王摇着头。

    黄志盛挥手让老王离开了,他拿出了手机。

黄志盛是给卜伟光打电话的,让他现在去校门那里问一下校警,刚才宋晓芳与谁回来。

    虽然黄志盛受了处分,但还是副镇长,还分管教育,所以卜伟光去找校门找校警了。

 文学

    没过多久,卜伟光给黄志盛回了电话。

    刚才是宋晓芳开摩托车载李快来回来,后面跟着庞光辉。

    卜伟光特别给庞光辉下了眼药,因庞光辉是副校长,又比他年轻,实力又强,对他这个正校长的位置非常有威胁。

    而李快来是他的眼中钉,又与庞光辉搞在一起,更让他心里气愤。

    他恨不得把李快来给开除了,而不是赶对方走。

    因为卜伟光知道李快来走了狗屎运,居然有县城的中学想要他,且不止一间学校。

    “黄镇,那个李快来仗着有庞光辉的支持,不听我的话,一直与宋晓芳在一起,我也是没有办法。”卜伟光故意说道。

    “是庞光辉支持李快来吗?”黄志盛恨声说道。

    如果不是因为李快来追求宋晓芳,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已经与宋晓芳在一起了。

    只要宋力肯帮他说一句话的话,这次最多是口头批评,而没有真正的处分。

    黄志盛想到自己落下了一个书面的处分,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像这种处分,最快都要一年才能解除,慢的,可能要几年呢。

    自己这黄金时间,就这样没有了。

    黄志盛也给宋力打过电话,可对方不置可否,说了两句就说自己有事要忙挂了电话。

    而黄志盛找的其他人,实力没有宋力那么强,所以这次他的处分就背着了。

    突然,黄志盛眼睛一瞪,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李快来搞的鬼?”

    本来那晚学生处理得还可以,让他们回家了,也没有说什么。

    可就在第二天,家长就打电话到湛海日报社投诉了岭水镇网吧,你说这里面没有猫腻,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李快来见自己也追求宋晓芳,想把自己这个情敌搞掉。

    上次在教师例会时,李快来不就是故意在那么多教师面前说自己的不是,说自己没有把网吧管好吗?

    综合这一次的举报,估计就是李快来把这些用上来,先是找记者采访,说网吧的不是。这网吧没有管理好,那管理的部门有问题,分管的领导也有问题。

    当时上头给他下处分的时候,也是这样说,说自己分管的工作出问题,自己要负责的。

    黄志盛越想越气,李快来那个小人,为了断绝自己追求宋晓芳的念头,居然用这样的歹毒手段。

    当他被处分之后,宋晓芳的母亲都不搭理他了。

    “李快来,我一定不能让你好过。”黄志盛气愤地说着。

    手机那边的卜伟光急忙道:“黄镇,估计是庞光辉指使李快来的,这种人不能留在岭水镇了。”

    卜伟光想让黄志盛想办法把庞光辉调走,免得自己的位置被庞光辉抢走。

    “卜伟光,你想办法把李快来调走,最好调到边远农村。”黄志盛紧握着拳头。

    “黄镇,这个不行啊,现在县一中想调李快来去他们学校,是我拦着,不让他走,要不然他一早就去县一中了。”卜伟光拼命地摇着头。

    黄志盛吃惊了。“什么?李快来这么牛?”

    “是啊,他走狗屎运了。”卜伟光也有点生气。

    一直以来,他要打击的教师,哪个不是被他打击得一点脾气也没有,在学校里乖得像条狗一般。

    可偏偏现在这个李快来与他作对,他还拿李快来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李快来去县一中,那不是与宋晓芳分开了?”黄志盛眼睛一亮。

    “没有用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宋晓芳的关系,她在横江县,想去哪个单位不行呢?”卜伟光摇着头,“她随时可以去县一中呢。”

    黄志盛想想也对,有宋力在横江县,宋晓芳要调去县一中是没有问题的。

    不行,不能让李快来如意,要压着他在岭水镇。

    “对了,卜校长,宋晓芳有找过你说李快来调动的事情吗?”黄志盛担心地问道。

    他不知道宋晓芳与李快来的关系如何,如果宋晓芳出面说李快来调动事情的话,那说明李快来与宋晓芳的关系不一般了。

    果然,卜伟光说道:“有啊,前两天宋晓芳就找过我,虽然没有明说,但说李快来是一个优秀的教师,应该给他更多的平台发展。”

    “哼,你就说李快来是一个优秀的教师,岭水中学离不开他。”黄志盛冷笑道。

    既然他被压着几年,那他也要压着李快来几年。就算宋力找关系过问李快来的事情,他们就说学校有也学校的困难,拖着就是。

    幸亏卜伟光对李快来有意见,可以帮他拖着。要不然是一般的学校领导,哪敢得罪宋家这样的关系。

    “黄镇,李快来的事情,我可以帮你压着。但庞光辉的事情,你也要想办法。只要庞光辉不在岭水中学,李快来就牛不起来,我要弄他,更是容易了。”卜伟光提示着。

    反正李快来还不是宋晓芳的老公,他暗中弄手脚,怕什么呢?

    且看李快来与宋晓芳不像男女朋友的那种,只是关系好一点而已,这算得了什么呢?

    现在的社会,都睡在一起了,分的。都结婚那么多年了,也一样离婚的。

    “我会想办法。”黄志盛敷衍着。

    现在他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哪敢去弄庞光辉这种级别的副校长呢?

    如果没有正当的理由,他再违规一下,肯定会被别人弄下台了。

    但李快来只是一般教师,他还是有这个权力,暗示学校的领导动手。

    另外,他下次去县教育局那边,也可以暗中找某些人,对付李快来了。

    娘的,李快来,你敢暗中叫家长举报陷害我,我也不会让你好过……黄志盛生气地骂着。

    晚上十二点,李快来关了手提电脑,站起来扭动着肚子和腰肢。

    他打字的速度蛮快,且构思和内容一直在脑海里,一个晚上,他居然写了六千多的小说。

    现在已经可以在网络上发表小说了,他想着几管齐下,先在网络上发表,赚一点订阅的钱,同时再出版

本文标签: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上一篇:2021最好看(黑与白的公主契约)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给奶头和下面抹春药*还要继续吗要就叫出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