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1最新排行榜(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合集列表

2021-10-15 15:12: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是一具半人半鱼类的存在。

柳平细细辨认,却发现它跟魔法侧世界的人鱼完全不同。

人鱼没有它这么巨大的身形,脸上也不会长着三只竖瞳,更不会有着遍及

——这是一具半人半鱼类的存在。

    柳平细细辨认,却发现它跟魔法侧世界的人鱼完全不同。

    人鱼没有它这么巨大的身形,脸上也不会长着三只竖瞳,更不会有着遍及全身的鳞片,以及交错凸凹的利齿。

    这个怪物的身躯四周弥漫着淡淡的灰色雾气,以及各种模糊不清的光影。

    柳平静静注视着怪物,伸手打开卡书。

    只见卡书上,绝大部分卡牌都倒扣了过去,仿佛无法使用。

    莉莉丝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柳平,这里有一个巨大的‘奇诡场’,限制了卡书的魂火之力。”

    “大家出来都会死?”柳平问。

    “只有达到50级的安德莉亚、娅娜和花晴空可以出来帮你,并且她们每次只能出来一人——我只能保证一个人的魂火不灭。”莉莉丝道。

    她有些委屈,又有些不甘心的道:“都怪我,浪费了那么漫长的时间,失去了太多力量,如今你要战斗,我却只能保证一个人的魂火不灭。”

    “没事,这里确实危险,连我都不知道要如何着手……”

    柳平收了卡书,朝村落里望去。

    他看到了那个瘦猴少年。

    少年的背上依然背着一个全身长满鳞片的怪物,但他却一无所觉,迅速走到一座低矮的石厝前,用钥匙开门进去。

    柳平开口道:

    “‘涌现’是多重法则的交汇,它因为过于复杂和不可预知,很容易就会超越我们的固有认知,所以才会显得无比奇诡。”

    “从这一点上来说——”

    “当战斗双方都掌握了奇诡层次的‘涌现’,应当彼此都不敢造次。”

    “因为谁心里都没有底。”

    柳平迈开脚步,沿着尘土飞扬的石子路缓缓前行。

    村里敲敲打打,哭声不断,显然是那个阿鸿的家人在为他办丧事。

    柳平挤进人群,朝房子里望了一眼。

    只见那个少年的尸体躺在灵床上,仿佛睡着了一般。

    这就是阿鸿了。

    如果不是那个怪物全身长满鳞片,其实倒是跟他长得一模一样。

    柳平转身便走,穿过狭窄潮湿的巷子,来到瘦猴家门前。

    笃笃笃——

    门打开。

    “柳哥?你怎么来了?”瘦猴少年慌张的问。

    柳平朝里面望了一眼,笑道:“阿叔阿姑都在家啊,没事,我找瘦猴说说话。”

    房里传来一道男人的声音:

    “吃饭了没?来,进来玩。”

    “吃过了。”

    柳平走进去,拉着瘦猴一起,进了他的房间。

    门关上。

    “柳哥,你找我什么事?”瘦猴忐忑的问。

    ——这小子,其实也在暗自担心吧。

    毕竟他是唯一一个在阿鸿死前去过的小伙伴。

    “学了一手新功夫,特别厉害,现在教给你。”柳平道。

    “什么招式?”瘦猴眼睛亮了起来。

    “看好了——”

    柳平手如残影一般在他脖颈处按了下。

    瘦猴歪倒在床上,陷入昏迷。

    那个怪物依然紧紧的扒在他后背上。

    柳平目光落在怪物身上,轻声道:“我想跟你谈谈。”

    怪物猛然抬起头,瞪着一双竖瞳死死盯住柳平。

    “你——看得见我?”

    它以艰涩而生硬的语调问道。

    轰!

    无边的灰雾从它身上蔓延开来,将整个房间彻底笼罩。

    柳平站在迷雾中,什么也看不见。

    他忽然伸出手,仿佛握住了什么一样,轻轻朝身后一刺。

    一声轻响。

    怪物发出愤懑的低吼,再次消失在迷雾之中。

    “封印了我的视觉?我以前是个瞎子都不怕这种手段,劝你不要惹恼我。”

    柳平道。

    “你的口气太大。”怪物出声道。

    几乎同一时刻,花晴空的声音响起:“抓住你了!”

    密密麻麻的刺击声响起。

    灰雾骤然散去。

    只见房间内出现了无数穿插交错的尖刺,那个怪物被刺穿了双手双脚,禁锢在半空。

    花晴空站在柳平身侧,一只手化作无数狰狞的长刺,死死按住了怪物。

    柳平道:“我始终认为,我们彼此之间是可以沟通的。”

    怪物盯着他,身形渐渐化作虚无,从众多尖刺之中轻轻滑落下来。

    “学了点奇诡的皮毛,就敢妄言跟我对话?”怪物讥讽道。

    花晴空还要出手,柳平忽然道:“退!”

    花晴空瞬间消失。

    安德莉亚出现在柳平背后,低喝:“守窟之盾!”

    几乎是同一时刻,柳平站着不动,只是收了无形的长刀,紧紧握住刀鞘。

    一行燃烧小字瞬间闪现:

    “你激活了四圣柱之鞘的威能:‘轮转’,一切伤害将先由防具或术承受。”

    轰————

    怪物的身躯猛然爆裂。

    无边无际的狂风从天际吹下来,将整个渔村的所有石厝全部抹平。

    一切化作齑粉。

    所有的人,所有的牲畜,所有活物,全部泯灭不见。

    世界化作平原。

    柳平背后一扇高达数十米的巨型符文盾上布满裂纹。

    咔!

    一声轻响,整扇巨盾彻底碎裂开来,落在地上,激起大片的烟尘。

    那个怪物静静漂浮在半空,意外的道:“没死?”

    柳平笑了笑,说道:“我还是觉得,我们是可以好好沟通的。”

    怪物道:“你——”

    它的声音忽然被打断。

    柳平在它开口的一瞬间抽出了镇狱刀。

    真空斩法·虚斩壹式!

    虚空中涌现出无量无数的刀芒,汇聚而成一式无形的刀芒斩在怪物的脸上。

    几乎是同时——

    整个世界一闪而去。

    一片巍峨雄壮的虚影世界随之降临。

    那是一根彻底由金色光芒构成的通天巨柱,上面站满了无数手持长刀、姿态各异的存在。

    他们高举长刀,齐声喝道:“镇。”

    天地无法·秘斩叁式!

    霎时间,巨柱散发的金芒蔓延开来,迅速构建成一方世界。

    世界刚成,柳平跨出一步,从中脱身而出。

    怪物被虚空斩法轰在地上,正要出手,却被那一方世界裹了进去。

    不。

    与其说是被世界裹了进去,倒不如说它同时身处两界。

    只见它浑身冒着缭绕不去的黑光,厉喝着,朝四周胡乱发出攻击。

    但是四周的一切却不受影响。

    ——它的一切防御和攻击都被封印在了另一界,而它的身体却同时处于另一界和当前世界!

    柳平走到怪物面前。

    怪物却根本看不见他,而是仰起头,仿佛在注视着遥远的天柱。

    柳平举刀,开口道:

    “要我说,这次你就别再穿透任何攻击了,这样对大家都好。”

    话音落下。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是奇诡侧的超人气演员,在你的呵斥声中,对方可以穿透任何攻击的奇诡之力已被封印。”

    凄厉的刀鸣声一闪而过。

    怪物被斩断了四肢,躺倒在地。

    “你的奇诡之力即将归零。”

    柳平一眼扫过,背后猛然浮现出娅娜的身形——

    她全身暴涨出淡金色的圣芒,将双手伸出去,轻轻按着柳平的双肩,念道:

    “神圣复苏。”

    话音落下,她钻入虚空不见。

    柳平眼前一行小字跳出来:

    “你所消耗的奇诡之力已经再次补满,当前奇诡之力:10。”

    柳平还刀入鞘。

    怪物身上的所有黑暗光芒全部消失。

    它跌落在地上,不能置信的翘起头,看着自己被斩断的四肢。

    “相当古老的奇诡技巧,你是什么人?”

    它沙哑的说着。

    一道虚影从它身上漂浮而起。

    柳平心头一跳。

    这道虚影竟然与大海上漂浮的那具尸体一模一样,只不过体形小了许多。

    它半身白骨,半身鱼鳞与血肉,头生三枚竖瞳,满头紫色长发漂浮不定,细看却尽皆是触须。

    虚影俯瞰着柳平,轻声道:

    “你有资格见我,但你何必来见我?”

    这句话的语气充满了不解。

    柳平想了想,大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有资格见——

    这代表对方认可了自己刚才那一式刀法。

    其实何止是刀法,自己已经拿出了所有的力量和技巧,就连刚获得的表演系奇诡技都用上了,才让对方正视自己。

    但对方似乎认为,双方见面除了战斗之外,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我说过,我们其实可以好好交流。”

    柳平说道。

    “交流……不管你是什么存在的转世,你都还远远没到我的程度,所以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秘密,你听了就会死——这样也敢妄言与我交流?”虚影道。

    它的三枚竖瞳微微眯起来,显露出一股浓浓的恶意。

    只听它开口道:

    “也罢,我就跟你说一件事——”

    “今天之后,我与你们世界的重叠交汇就要结束了,我将从你们的世界滑落下去,陷入彻底的死亡。”

    柳平手中的镇狱刀轻轻一震。

    燃烧的小字迅速浮现在他面前的虚空中:

    “凭借‘缄默’之威能,你可以听闻一切秘密,无所畏惧。”

    “——四圣柱之鞘守护着你。”

    四周一静。

    那虚影等了片刻,只见柳平依然好端端的站在它面前。

    柳平点点头,认真的道:

    “请继续说下去。

虚影的三只竖瞳全部盯在柳平身上。
 

 文学

    柳平安然无恙的站着。

    “你能听闻关于我的秘密,显然你所掌握的奇诡之力并非是那种低级的层次……”

    虚影陷入沉吟,继续道:“你想跟我说什么?趁着还有一点时间,我听着就是。”

    “你为何要杀这个渔村的人类?”柳平问。

    “这是一种习惯。”虚影道。

    “习惯?”柳平追问。

    虚影咧开嘴,露出两排交错的利齿,轻笑道:“对啊,在无尽的奇诡之中,如果你遇到一个变数,你会怎么处理它?”

    “让它变得可靠。”柳平道。

    “没错,把一切变数全都抹灭,让自己周围变得安全——这是我们每一个奇诡存在的习惯——特别是这些变数的灵魂还可以吃,那就更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虚影一边说着,一边在半空环绕着柳平不住盘旋,来回打量着柳平,仿佛遇见了一个极其怪异的存在。

    “你要吃我?”柳平问。

    “一看你就已经彻底忘记了前世,否则不会问我这么粗浅的问题。”虚影道。

    它落下来,盯着柳平道:“奇诡之中的存在,彼此轻易不会交谈,但若交谈开始,便意味着彼此的命运开始发生变化——”

    “不管怎样,刚才你杀光了整个渔村的人,我需要你把他们都复活过来,然后我们可以继续交谈。”柳平道。

    “我就要死了,已经连战斗的气力都没有,正在准备进入死亡的永眠,所以不愿意与你打下去,更别提复活那些灵魂。”虚影道。

    柳平想了数息。

    “给我一个信物。”他开口道。

    “什么?”虚影没弄明白他的意思。

    “给我一个信物,我要去过去的时间里见你,那时候的你要一见到我,就知道发生过什么事,不再对渔村出手,并再次跟我开始沟通。”柳平道。

    虚影神情稍稍变化,低声道:“你确信自己能做到你说的事?”

    柳平不耐烦道:“当然,你都要死了,临死前信我一次,搞不好我还能救你一命——或者你可以直接去死?”

    虚空抬手用力一握。

    一枚七彩的鳞片被它握住,扔给柳平。

    “这里面记录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它是我唯一的信物,如果你能回到过去,那么我会等着你。”虚影道。

    “好。”

    柳平后退一步,伸手轻轻一拈,将“昼与夜的巡游”收了回来。

    一行燃烧的小字飞快浮现:

    “你中止了本次巡游。”

    “你即将回到来时的时间流。”

    水。

    水流无声无息的从柳平脚下涌起来,没过他的双膝、腰、胸口和头顶。

    汹涌的水流裹住他奔涌而去,穿过了那扇标记着“真实世界第1023年”的门,瞬间超越无尽的深海与时之沙,重新出现在一片黑暗之中。

    地下墓群。

    妖精们依然在嬉戏玩耍。

    时间仿佛根本没有流逝,一切与柳平离开之时一模一样。

    妖精之王突然跳到柳平的肩膀上,脸色发红的嚷道:

    “来喝酒,柳平,我们妖精酿的酒可是好东西,保准你喝了还想喝!”

    柳平看着它,忽然想起它们是整个灵魂发源之地中最古老的种族之一。

    “谢了,我正好有点事跟你聊。”柳平道。

    “什么事?”妖精之王道。

    柳平张口道:“是关于——”

    妖精之王脸上的醉意猛然消失的一干二净,凄厉的尖叫道:“不!饶了我!你那个事情是我无法触碰的秘密!”

    柳平立刻闭上嘴。

    妖精之王摸出一只袜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将之狠狠扔在地上,大声道:

    “柳平!我的叔叔的哥哥的姐姐的妈妈的爸爸,您行行好,有些事情千万不能乱说,会死人的啊!”

    “我以为你们妖精可以听……”柳平摊手道。

    “你以为秘密是什么?它是一切最恐怖的事情的集合体!”

    妖精之王恨铁不成钢的道:“就算你知道一些秘密,也不能轻易的说它,否则秘密会在暗中改变很多事,甚至能改变命运!”

    “知道了,那你去玩吧,我就不跟你商量了。”柳平悻悻然道。

    妖精之王在柳平的肩膀上来回走了几圈,突然跳起来道:

    “不行!我知道你在为了战胜那个爬柱子的怪物而努力,不管怎样,你我既然是同盟,那么我们妖精也要帮上一些忙才对。”

    “你连听都不能听,又怎么能帮我呢?”柳平不解道。

    妖精之王贼眉鼠眼的四下乱望。

    只见妖精们正在布置舞台,仿佛要开一场盛大的演唱会,根本没有注意到这里。

    “这个给你。”

    妖精之王迅速弯下腰,伸手在自己的尖角靴子里掏了掏,将一枚臭烘烘的黑色印章塞到柳平耳朵里。

    “好臭,这是什么啊!”

    莉莉丝从发梢里钻出头来,捂着嘴巴抗议道。

    妖精之王连忙摆手道:“嘘——忍着点,这可是我们妖精一族的至宝,它可以替我去帮柳平处理战斗之外的任何事情。”

    柳平伸手要去摸那个印章,却发现那个印章彻底消失了。

    “当它要起作用的时候,它才会出现。”

    妖精之王慎重的叮嘱道。

    见它如此小心翼翼,柳平不禁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我们妖精一族的看家宝物,凝聚了因果律和奇诡的规则之力,每每拯救我们的命运——我猜你不战斗的时候,经常都用得上它。”

    妖精之王说完,忽然听见墓群中传来阵阵歌声。

    它扭头一看——

    演唱会已经开始了!

    “加油,柳平,我的印章与你同在!”

    妖精之王胡乱说了几句,匆匆忙忙的朝演唱会方向飞去了。

    “……”柳平。

    “……”莉莉丝。

    “算了,”柳平叹口气道,“它们虽然靠不住,但好歹在很多时候确实帮上忙了。”

    他双膝一盘,坐在虚空中休息了一个小时。

    现在。

    “昼与夜的巡游”又可以用了。

    柳平抽出卡牌,将之轻轻抛向虚空。

    嘭!

    一声轻响。

    时间的沙与海重新出现,占据了世界的每一处所在。

    柳平再次沉入深海之中,一直朝着时间的深渊潜游,终于再次来到了那扇门前。

    “真实世界第1023年。”

    他推开门,顿时被水流裹着冲了进去。

    ……

    腥咸的海风吹来。

    柳平睁开眼,发现自己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白色短衫,正跟几个人坐在一起吃饭。

    “阿鸿疯了。”

    一个瘦的像猴子一般的少年说道。

    柳平站起来,朝门外走去。

    有人喊道:

    “柳哥,你去哪儿?”

    “吃你们的鱼,我去办点事,回头见。”柳平道。

    他出了门,身形一闪便越过长空,飞掠至大海之上。

    “喂!看这个!”

    柳平朝着那具巨大的“人鱼”尸体大声喊道。

    “人鱼”的尸体浮浮沉沉,有时化作虚影,有时又彻底显现。

    它的半边身子不知道被什么啃咬得鲜血淋漓,露出里面的白骨。

    听到柳平的声音,“人鱼”吃力的睁开三只竖瞳。

    柳平将那片七彩的鳞片托在手上,开口道:“这是你给我的信物,让我重新来见你一面。”

    七彩鳞片飞起来,迅速落在那头“人鱼”的面前。

    它盯着鳞片看了数息,嗡声道:

    “原来如此,你专门穿越时间,重新来到我的面前,是不想让我杀那个渔村的人?”

    “是的,从阿鸿开始,一个都不要杀,我们来好好聊聊你的事。”柳平道。

    “你到底想做什么?”怪物问道。

    “我有一个敌人,我不知道它是什么,不知道它到底有什么能力,更不知道它从哪里来,我需要你的力量。”柳平道。

    “那么,我能得到什么好处?”怪物问。

    “也许我可以帮你暂时摆脱死亡?”柳平以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就凭你?”怪物笑了起来。

    它笑着笑着,忽然收敛了所有表情,以三只竖瞳认真的看着柳平。

    “我知道了……你似乎拥有一种能力,可以封印别人身上的奇诡之力。”怪物道。

    柳平说道:“伤了你的一定是某种奇诡之力,来吧,告诉我它是什么,我来封住它。”

    “但在这之前——”

    “我们需要一个约定。”

    怪物振奋起来,抬手在半空放出一片鱼鳞,令其落在柳平手上。

    它语速飞快的道:“签了这份契约,我们就算达成了同盟关系,你必须快一点,否则我随时都可能从你们的世界滑落,进入永恒的死亡之地沉眠。”

    柳平朝鱼鳞看去,只见鱼鳞上写满了各种严苛的契约条件和限制,足以对双方进行约束。

    虚空中,一行行燃烧的小字随之出现,对这份契约也做出了对应的解释。

    一切似乎都没问题。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人鱼”也不敢做出任何让人怀疑的事情,否则它活下去的机会就彻底没有了。

    柳平很快看完,将手印按在鱼鳞上。

    鱼鳞上顿时散发出阵阵威严与肃穆的光辉,显现出契约完成的征兆。

    下一瞬——

    柳平指缝里忽然蹦出来一枚黑色的印章,在契约成立的刹那,突然死死的印在了鱼鳞上。

    电光火石之间,它就消失了。

    柳平心头一跳,抬头朝那个“人鱼”望去,只见它仿佛对此一无所觉。

    “契约已成,快试一下你的力量,看究竟能不能救我。”

    那个“人鱼”急匆匆的道。

    “稍等。”

    柳平收回目光,朝鱼鳞上望去。

    只见在整个鳞片的角落处,印着一行歪歪斜斜的小字:

    “——本次契约的最终解释权归英俊潇洒的人类男柳平所有。”

    这行小字冲着柳平闪了闪,悄悄没入鱼鳞之中消失不见

本文标签:小东西我的手指在里边

上一篇:2021人气最高(又深又粗h粗暴)完整章节

下一篇:三个人弄了我一晚上 白妇少洁第1一40章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