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看着我是怎么吃你的水蜜桃/我坐在学长的鸡上面写作业

2021-10-16 08:48: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长博颔首:“先问问陆不为吧。”

  现在伤口不让大夫处理,大夫也就自觉去熬药了。

  徐双鱼先负责将伤口冲洗干净。

  为了不让陆不为看到伤口,特地还在中

李长博颔首:“先问问陆不为吧。”

  现在伤口不让大夫处理,大夫也就自觉去熬药了。

  徐双鱼先负责将伤口冲洗干净。

  为了不让陆不为看到伤口,特地还在中间拉了一道帘子,又用一个屏风挡着。

  这倒方便付拾一跟进去看了。

  说实话,付拾一虽然不觉得那二两肉有啥的,也就是个正常的性别器官,但是她并不想看到陆不为的。毕竟,陆不为吧,很恶心。

  陆不为看见李长博,差点哭出声来,他伸出手来,想抓住李长博的衣裳。

  结果,李长博不动声色的往后边挪了半步,并且十分体贴的劝慰:“陆郎君还是别动,不然牵扯了伤口就不好了。有话直接说就是。”

  付拾一默默瞅他:如果你说这话的时候,能够将嫌弃隐藏得更好一点,就更真实了。

  下一刻,付拾一看到了陆不为的脸,然后差点笑出声来。

  猪头了解吧?陆不为的脸,这会儿就是个猪头。

  很显然,动手的人是半点没客气,而且也丝毫没有“打人不打脸”这种想法。

  陆不为脸上淤青很多,而且还肿胀不堪。

  李长博也是似是才看到,讶异道:“陆郎君这是被人打了?”

  他的语气很自然,付拾一差点被逗笑:这种明显的事情,还用问吗?这不分明戳人心窝子吗?

  陆不为哭诉道:“倪先灵,窝好惨啊!”

  他腮帮子肿得老高,说起话来,都有点含混不清,嘴里像是含着糖。

  即便是猜到他会说什么,他这个奇奇怪怪的口音,还是让人禁不住想笑。

  李长博显然不打算跟陆不为废话,直接了当问:“你可看到凶手样貌了?”

  陆不为摇头,更加悲愤了:“没有。”

  “那你可知道你在何处被害?”李长博只问最关键的。

  陆不为还是摇头:“我被蒙着眼睛。”

  付拾一摊手:那还有啥可说的?这还怎么搞?

  “距离远吗?”李长博轻声问:“就算蒙着眼睛,总能感觉出距离远近。”

  陆不为想了想,说了两个字:“很远。”

  又想了一想:“很颠簸。”

  那么就是路况不好,很可能出了城门。

  “你有没有听见他们说话?”李长博再问一句,尽力想找出其中有用的信息。

  然而陆不为点点头,却说了句让人吐血的话:“声音都很陌生,我不认识。他们先骂我,然后对我拳打脚踢,又将我捆在什么东西上,我动都动不了。”

  “紧接着他们就把我裤子扒了。然后……然后……”

  他嚎啕大哭,看上去十分伤心恐惧。

  徐双鱼沉声喝道:“别动!一动伤口就流血!”

  付拾一也劝说道:“你身上有伤口,就别激动了,容易血流不止。”

  陆不为刹那之间,犹如被定身,彻底不敢动了,僵硬如同石头。

  光看他那样子,就觉得忍得难受。

  眼泪大滴大滴的从他青紫肿胀的眼眶里流淌出来,他抖着声音道:“太禽兽了!太禽兽了!”

  说完这句话,他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话来:“那我以后,以后——”

  后面的话,他显然已经问不出口了。

  付拾一看着他那样子,就知道他心里还存了一线希望,当即灿烂一笑:“放心。只是一点小伤!”

  就在陆不为又惊又喜的睁大眼睛时候,她慢吞吞将话说完:“不妨碍正常生活的。”

  至于其他的,那就不要想了。

  不过,刺激病人是不人道的行为,付拾一就没说出来。

  陆不为显然理解错了,高兴得不得了:“那就好,那就好。”

  李长博淡淡道:“指的是吃喝拉撒不影响。至于其他的,就不用想了。”

  陆不为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付拾一侧头看李长博:这么残忍真的好吗?虽然真的很痛快——但陆不为如果寻死怎么办?

  李长博竟还继续宽慰陆不为:“好在你已有了儿女,还不少,倒也不怕断了香火。”

  付拾一:……够直接。

  陆不为彻底萎了。他那情况,仿佛从身体到精神,都被阉割了。

  李长博继续问案子:“当时你如何被带走的?”

  “我就是从平康坊出来,忽然就有人从背后一拍我肩膀,我一回头,还没看清楚呢,就被黑布袋子蒙了头,直接拖上马车。”

  陆不为又“呜呜呜”的哭了:“我刚要喊叫,他们就直接往我肚子来来了一拳,我太疼了——”

  “最后,连嘴都被堵上了。”陆不为哭得伤心:“世上怎么有如此野蛮的人!”

  付拾一无语:这算什么野蛮?

  李长博语气一直都很平静:“那你有没有怀疑的人?”

  “章家,肯定是章家!”陆不为语气十分肯定,哭得都打嗝了:“上一次,章家也是这么对我的!打起来的感觉都差不多!还都是蒙着眼睛的!只是这一次,他们更过分!他们一定是记恨我!”

  这个猜测,倒是很合情合理。

  目前和陆不为仇隙最大的,还真是章家。

  章尚书做出这样的事情,还真不奇怪。

  但是,这只是猜测,没有确凿的证据啊。

  李长博揉了揉眉心:“那你可有他们提过章家?或是有别的地方指明了那些人是章家的人?”

  陆不为沉默了。

  显然,他是不可能拿出证据来的。

  可他也不愿意就这么放弃,只反复不停的念叨:“肯定就是他们!李县令,肯定就是他们!你要给我做主啊!”

  付拾一和李长博对视一眼:现在怎么办?

  李长博就宽慰陆不为一句:“我们一定尽力,我们现在就去查。”

  然后,他就拉着付拾一退了出来。

  只不过,退出来之后,李长博就看向了陆不为两个儿子:“你们心里有怀疑的对象吗?”

  结果那两个少年都摇头。

  大的那个,更是主动说道:“李县令,我们兄弟两人商量过了,这个事情,我们不想追究。”

这个话,既出人意料,又不算是意料之外。

 文学



  付拾一只看了一眼,就接受了这个事情。

  李长博显然比付拾一还要接受得更快一些:“那你们如何跟他说?”

  这个他,指的是陆不为。

  那大儿子恶声道:“又有什么好说的?我陆家也不是什么家大势大的,我和阿弟两人,如何撑得起这个家?阿娘不在,对方又是如此穷凶极恶之辈,万一再对我们下手怎么办?”

  他冷笑一声:“他好歹捡了一条命,就该知足了。”

  “再说了,他自己不做那些腌臜事,如何会得罪人?既然得罪了人,那怪得了谁?就算真是章家,人家女儿死了,不找他找谁?”

  那小儿子对自家阿兄的话,是一点反对都没有。

  “确定不追究了?”李长博再次确定。

  那大儿子十分笃定:“对,不追究了。”

  李长博终于应承下来:“好。那我们的人就先撤离了。”

  负责宫刑的人赶到之后,李长博就带着人走。

  两边还交接了一下。

  负责宫刑的人,还特地进去看了一眼,出来之后摇头叹气:“伤倒不算特别严重,只要不化脓,应该无碍。就是年纪大了,进宫也不好进,以后只能是个废人了。”

  李长博微笑:“不妨碍,他已有子女,都快成年了。”

  那人点点头,随后又惊叹一句:“不过,办这个活的人,手法真是漂亮干净。不知李县令认不认识此人?”

  看着他那暗戳戳又带点火热期待的眼神,付拾一无言了:李县令要认识了,也不能交给你,还是得先入大狱吧?

  李长博干脆利落的摇头:“不认识。”

  “可惜了。”那人显然十分遗憾。

  长安县衙门的人也没多留,乌拉拉一起退了出来,浩浩荡荡的回了衙门。

  付拾一悄悄寻了个机会问李长博:“你觉得,是不是章尚书叫人做的?”

  李长博一脸义正言辞:“没有证据的事情,不好瞎说。”

  付拾一秒懂:所以这只是有没有证据的事情。

  转头,吕德华悄悄的寻了个机会问付拾一:“付小娘子,这个案子,能破吗?”

  付拾一摇头:“怕是破不了。”

  这年头也没摄像头,更没指纹,实在是没法找到那群绑架陆不为的人,找不到人,自然也就没办法指认背后主事人。

  哪怕明知道就是章家,也没辙。

  吕德华压低声音:“十有八九是章尚书叫人做的。他这个人,最小气。”

  付拾一斜睨他:“这么说你老丈人?”

  吕德华叹了一口气:“什么老丈人,以后我们两个最好是再也别见,否则太尴尬了。再说了,他们家倒是赔了点钱给我们家,可也到不了我手上啊。还是得听元娘的,不如自己努努力。”

  付拾一想起元娘,就忍不住乐,“有空叫元娘来拾味馆吃饭,我请她吃饭。”

  这小姑娘多有意思?要是在一处玩,生活里得多多少乐子啊!

  吕德华犹豫一下,摸着自己下巴,问了付拾一一句:“付小娘子你觉得,我再努力些,能不能娶元娘?”

  付拾一震惊脸:这种强烈的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

  斟酌良久,付拾一给了吕德华一个鼓励的眼神:“做人,就应该有梦想!至于实现不实现,其实并不要紧!”

  说完这话,付拾一就赶紧跑路。

  留下吕德华站在原地,琢磨半天,才明白过来付拾一到底想说什么:大概,不能?

  吕德华倒也没怎么伤心,很快就坚强起来:也对,管他成不成,先想一想!

  陆不为被阉掉的这个消息,很快就被传遍了大街小巷。

  说书先生都在讲这个故事。

  王二祥也每日都蹲在各个巡逻的地方,给群众们讲当时的情况:如何血流成河,如何低头一看竟没了那个宝贝,如何被人丢弃在大门口——而最后又是如何处理的。

  这个恶有恶报的结局,显然是大快人心,以至于空前火热,持续了整整一周,都没消退热度。

  直到冬至那日,都还有人说起这件事情。

  付拾一关注了一下后续,听说陆不为伤口并没有发炎化脓,已经开始愈合,就很开心:这样的人,就该活着好好受罪啊!

  冬至是个大节气,而且紧接着就是腊八和过年,所以,要热热闹闹的过。

  这一日,家家户户都要买上一点羊肉,或是包上一顿饺子,或是炖上一锅羊汤,一家人齐聚在一起,祭祖,然后热热闹闹的吃上一顿饭。

  拾味馆自然也是要热热闹闹的过。

  不仅拾味馆,还有仵作学院。

  吃完这一顿,紧接着就是结业考试,散伙饭了。

  所以,食堂也准备得格外丰盛。

  付拾一想了想,还是决定去仵作学院和大家一起过。

  毕竟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仵作学院过小年,很有意义。

  李长博听闻这个决定之后,就灼灼的看住付拾一,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

  付拾一尴尬道:“太夫人一个人也很孤独。”

  这个时候,总不能将杜太夫人撇下。

  拾味馆也就罢了,没有她在,他们搞不好还要放松点。

  李长博毫不犹豫:“一起去。”

  反正只是吃饭过节,并不是什么严肃的事情,一起去也没什么。

  他微笑道:“祖母很想去吃食堂。”

  付拾一大囧:“这……好吧。”

  不过,付拾一没打算做成平日那样,每个人打菜打饭。

  而是搞成联欢会,直接自助餐。

  敞开了吃,敞开了喝。

  这种方式,更加新颖有趣。

  而且从鲜货,到烤羊肉,炖羊肉汤,饺子,蒸饼,烤饼,油炸食品,应有尽有。

  这几天,其实已经没什么新鲜果子了,但是不要紧,付拾一存储了一批罐头。

  泡在糖水里的,密封起来的桃罐头。

  此时拿出来,就可以惊艳所有人。

  提出这个想法之后,李长博认真的看付拾一:“付小娘子从前,没少吃自助餐吧。”

  付拾一尴尬一笑:“也不算吃得太多——”

  不过,是真有点馋了。

本文标签:看着我是怎么吃你的水蜜桃

上一篇:没有男人的村子/老太婆性杂交毛片

下一篇:同学麻麻和我乱真实经历\超级H纯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