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在落地玻璃窗前插

2021-10-18 08:50:2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些心烦的摇摇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给我准备准备,我今日要上街转转。”昨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都还没有准备好,所以今日也不要回来见到苏扶影了,还是等她想清楚了再

有些心烦的摇摇头,“没什么要紧的事情,给我准备准备,我今日要上街转转。”昨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都还没有准备好,所以今日也不要回来见到苏扶影了,还是等她想清楚了再说这些事情。

  黛眉自然是夏浅浅说什么就是什么的,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夏浅浅,转身下去准备了。

  而屋子里的苏扶影自然也是听见了外面的对话,他就站在门口凝神思索。刚刚的夏浅浅就好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他十分的厌恶,但是他能感觉到那一瞬间夏浅浅又似乎不再跟他说话。

  “黎明。”苏扶影话音刚落就想起来这是在丞相府,黎明现在在雍王府里调查那些人,身边只有几个保护他的死侍而已。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汗巾,苏扶影坐回到床上,眼睛里浮现出迷惑。

  对他来说平日里的夏浅浅就是一只执着的兔子,她有她的目标,有她自己追求的生活。而且根据他的调查,除了之前那个被收在夏蕴哲门下的南宫珏,似乎夏浅浅这辈子就没有喜欢别的男人,难不成之前那一件事情对夏浅浅的打击太大了?她还没有在心中彻底的放下?

  那今日早上的反应又是为何,是他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了吗?苏扶影的脑袋里全是各种各样的想法,一时之间心中竟是越来越慌乱,让他不能平静的好好去思考问题的解决方法。

  黎明过来复命的时候就看着他家主子衣冠不整的坐在那里,显然是在那里坐了有一段时间了,“王爷?”他小心的唤了一句,这在丞相府里还能出什么事情,难道是浅浅小姐出事了?

  看到一旁的黎明,苏扶影这才回过神来。看了一眼窗外,似乎已经过去了不短的时间,他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这若无其事的开口:“可是发现了什么可疑的人?梁羽那边有消息了吗?”

  看着苏扶影这个样子显然是不想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黎明就当做什么都没有看见一般,一本正经的汇报:“消息传播的速度特别快,因为主子的屋子一直是关着门的,倒是有好几个人想要打探消息,现在都被我们的人控制住了,这些人有大部分都是建府的时候就跟着进来的。”

  苏扶影点点头,像是已经想到了一样,“不着急,这只是最开始的,定然还有隐藏的更深的。”不过是一天的时间,暴露的多半都是不起眼的角色,他倒是要看看这些人要做什么。

  快速的用汗巾擦擦脸,苏扶影转身将一张纸从昨日他一直看的那本书里抽了出来。黎明看了一眼立刻接了过来,“这个不是昨日送到济世堂的那张账单吗?”

  “将这个让人明天早朝的时候上奏,我倒是要看看这到底是梁羽的意思,还是有人的手已经打算伸到我的眼皮子底下了。”苏扶影的声音冷冷清清的不带一丝波澜,“让人给夏洛夜送去一封信,只说小心行军的军医。”说完之后他就负手站在了窗边不再说话。

  黎明看了苏扶影一眼,领命离开了。昨日来之前苏扶影就吩咐过,他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除了暗中保护的死侍之外,其他的人都不得随意的接近丞相府,现在看样子也不需要他留在这里。

  屋子只剩下苏扶影一个人,因为黛眉也被领了出去,倒是没有人知道这里还没有送过早膳,苏扶影微微皱眉,忍着肚子里翻滚的饥饿,坐在那里思考自己今早的做法是不是当真有些过头了。

  被他惦记的夏浅浅此刻正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四处闲逛,看到旁边的一处早茶摊子,她这才想起来似乎出来的时候还没有用膳,转念才想到屋子里的没人怕是苏扶影也没有早膳。

  一时间连吃一口茶的心思都没有了,带着人就要转身往回走,这个时候听见了旁边路过的一个人开口跟他同行的那个同伴说:“你可是听说了,听说西域的使臣马上就要到京城了,这一次可是来和亲的,那边的美人一个个都是红颜祸水,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有这个艳福。”

  听到他的这句话,夏浅浅用眼睛打量了一下,这个人的穿着倒是也不差,但是到底没有那么考究,要么就是哪家公子哥的侍童,要么就是不入流的有钱人家的公子。

  那人身旁的另一个人忍不住开口:“既然是和亲,那定然是给皇上做了妃子。你看现在后宫才贵妃娘娘一个,就是我爹都有好几房小妾,这人数也委实少了一些。”

  夏浅浅没有跟着那两个人继续听,转身带着黛眉往回走。刚刚那两个人的话她听仔细了,西域要来人和亲,似乎还有一个人比皇上更合适,所以这就是他今天早上的不正常行为的原因吗?

  不得不承认,想到这一点的一瞬间,她心中似乎有些别扭,她也没有说出是哪里不舒服,只是觉得要是就这样被皇上指婚,别说是苏扶影,就算是她都定然心中不舒服。

  就这样浑浑噩噩的上街转了一圈,夏浅浅什么都没有想清楚的时候就回到了自己的院子里,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到底是进还是不进一时间倒是举棋不定了。

  转头看了一眼,左右院子里也没有人,似乎是一个做些偷鸡狗盗的事情在合适不过的时候了。深吸一口气,她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苏扶影坐在他昨天看书的位置,正在拿着笔书写什么。

  听到她回来的声音也没有抬头,不过动作倒是有些迟滞。看了一眼桌子上却是没有什么餐食,夏浅浅摸摸鼻子:“我让黛眉去准备些膳食,你要是一会儿饿得紧了就先吃一些吧。”

  她对自己现在的做法全都归结于对苏扶影的同情,但也紧紧是同情,没道理苏扶影要被指婚的话,她就要被当成是一个挡箭牌,现在的夏家可是自己都自身难保。

  放下笔,苏扶影抬起头看了一眼夏浅浅,“今早。”他的声音还是那样平静,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让紧张一样,“是我做的不对。”

  一句话出口,两个人都愣了一下。苏扶影是没有想到他自己道歉竟然说的这么顺畅,一时间倒是也觉得没有什么难办的。夏浅浅则是为他的言行震惊了,想到刚才在街上听见的话,连忙摇了摇手,“不打紧,不打紧。我知道你现在定然心中难受,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就好了。”

  瞥了一眼已经被收拾妥当的床铺,她心中猛的闪过一个想法,但是她什么都没有说。而是换了一个话题:“昨天晚上也是很晚了,我能问问想容说的有关我大哥的事情,王爷打算怎么办吗?”

  微微皱眉,苏扶影对那声王爷十分的不满,终究是没有挑明,“现在事情什么都没有发生,如果贸然行动定然会让皇上认为我同你们夏家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现在开始让你大哥收集证据,我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后给他机会,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他的了。”

  这是眼下最好的办法,他多出一份力,少一份力都不能让事情有一个完美的结局。夏浅浅到也不是一个不明事理的人,自然明白他的意思,点点头心中盘算着她应该做些什么准备。

  平平静静的过了一天,苏扶影晚上的时候到底不敢像昨日那般放肆,如果这个时候黎明在一旁的话一定对苏扶影这个状态十分的吃惊,他们家雷厉风行的主子,竟然也会有不知所措的时候。

  夏浅浅躺在床上也是忐忑不安,她无法干预苏扶影的来去,却是心中也生出了隐隐的期待。意识到这一点,夏浅浅整个人愣住了,她是对苏扶影生出了期待?这怎么可能?

  就这样夏浅浅在床上翻滚到了深夜,苏扶影皱着眉头看着床上的人,忍不住开口:“我今夜睡在软塌之上,你不必担心了。”这么说起来,他的心还是有些失落的。不过他还是懂得徐徐图之这个道理的,他不会因为眼前一时的利益放弃以后所有的可能。

  听到他突如其来的这句话,夏浅浅一下子红了脸。刚刚自己纠结的时候竟是忘记了苏扶影还在屋子里,那自己在床上来回翻滚岂不是都被苏扶影看在了眼里,想到了这一点她恨不得在地上挖一个洞钻进去,当真是什么狼狈的样子都被苏扶影看一个彻底,闭上眼睛她权当自己已经睡着。

对夏浅浅的装睡,苏扶影心中还是有些好笑的。他放下手里的书,吹灭了最后一个烛盏,径自走到了软塌上躺下,等了一会儿他缓缓的开口:“你们府里可是有能让你练功的地方?”
 

 文学

  虽说在这里住下是他自己的私心,整个京城这么大,他苏扶影想要找一个住的地方简直是易如反掌。毕竟是夏浅浅自己想要习武,京城这么乱,让她有自保的能力这也是苏扶影想要看见的。

  听到这句话,夏浅浅的脑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脸扭向苏扶影的方向,晓得他看不见什么菜微微松了一口气:“需要很大的地方吗?我的院子后面有一块空地,我当初让人给圈起来的。”

  那块空地原本是夏浅浅小的时候突发奇想想要在家里养动物,总觉得动物是需要很广阔奔跑的空间,又怕他们跑了就在四周建起了围墙,后来被南宫珏劝阻之后就荒废在那里了。

  现在想来似乎从那之后那里就一直空着,只要让院子里的人不要过去,也不会有人知道她每天在那里做什么,“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将院子里的下人送到别的院子,反正也不需要这些人。”

  “不用。”苏扶影轻轻的开口,那个地方他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黎明当时还对这个地方十分的好奇,毕竟女子的院子里有一大块的空地着实让人费解,这样的地方一般不都用来种花吗?

  “明日早些起来吧,我带你去一个地方。”看着夜色十分的深了,苏扶影没有再多言语,说完这句话就闭上了眼睛,不久就传来了绵长的呼吸声。原本还想要问他到底是什么地方的夏浅浅瘪瘪嘴,放弃了问他是什么地方的想法,想来雍王殿下是看不起她这个小地方了。

  第二日天还没有大亮的时候,苏扶影就睁开了眼睛,这个时候早就应该准备上朝了,就是前些日子在大理寺的牢房里关着,再加上回来之后养伤有些倦怠了,但是也并不打紧。

  夏浅浅这个时候完全没有醒过来的意思,苏扶影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的睡眼,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看着那红润的樱唇,心中忍不住想起昨天早上触碰到时的柔软之感。

  眼看着就要拉不住自己的心思,苏扶影轻轻咳嗽了一声才压制住心中的旖旎。起身让黛眉准备好了清水,将汗巾放在里面净了净,才轻轻的搭在夏浅浅的脸上,“该起了。”

  汗巾上沾着水,带着丝丝的凉意一下子就唤醒了沉睡的夏浅浅,睁开眼就看见苏扶影半坐在床边看着自己的样子,心中砰砰的跳,一下子就想起了昨天早上发生的事情。

  “王爷怎么起的这么早?”看了一眼窗外的亮度,明显这太阳还没有升起,莫不是发生了什么要紧的大事?夏浅浅狐疑的看着苏扶影,然后睡觉前的话慢慢回到她的脑中。

  “想起来了?”看着夏浅浅的这幅样子苏扶影心中泛起了笑意,似乎夏浅浅每一次醒过来的时候都格外的迷糊,当然这个迷糊可不能让别人看见,要不然定然会让一些人觊觎他的宝贝。

  脸上有些微微的发烫,夏浅浅有些适应不了这样子的苏扶影,就好像有一天有人告诉你说乌龟比兔子跑的快一样,让人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你先去收拾吧,我马上就好。”

  微微颔首,苏扶影到底是答应了夏浅浅的要求,这只兔子从头到脚都被自己预定了,不过就是找一天晚一天的事情罢了,他才不会在乎这一时的蝇头小利。

  夏浅浅收拾的速度很快,不多时候就穿了一身轻便的衣服站在了苏扶影眼前。满意的看了一眼夏浅浅浑身上下的劲装,苏扶影的眼睛里闪过一抹满意的神色,“收拾好了我们就走吧。”

  两个人是避开了所有人出去的,只是在床上给黛眉留了一张字条,让她不要声张, 中午之前一定能回来。夏浅浅脸色涨的通红的窝在苏扶影的怀里,之前所有带她的人都是抱着她的腰,而苏扶影竟是直接给她公主抱抱了起来,带着她从城中飞了出去。

  去的地方是苏扶影在城西的一处私宅,这个宅子里养的全都是他的死侍,所以并不担心会有人出卖他。原本这种时候不去夏浅浅那里,他也是可以来到这里的,所以一下子夏浅浅就明白了他的意思,整个一上午东西没有练成什么,脑子里却是浑浑噩噩的。

  苏扶影看着她什么都没有多说,只是回来之后让黛眉给夏浅浅多做了一些吃的。这一上午主要也没有给夏浅浅多练习什么,给她讲解了一些基本知识,打算让她下午绕着院子在拉伸一下。

  吃完了午饭,夏浅浅也没有心情午睡。苏扶影坐在那里看手里的消息,她就坐在一旁盯着苏扶影,眼神一动不动的,仿佛有什么惊天大秘密一样。“怎么了?”第一次,苏扶影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毛骨悚然的感觉,夏浅浅竟然在这里坐着盯着他整整两个时辰,他都担心夏浅浅的眼睛会不会难受。

  挑了一下眉毛,夏浅浅难得精细的开口:“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说完这句话,她感觉到自己似乎是十分的不矜持,自己的脸涨的通红,却是咬着牙让自己坐在这里等着结果。

  苏扶影愣了一下,他原本以为这个傻乎乎的兔子要等到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想明白,却是没想到不过是两三日的光景,她就已经看出来了,“既然感觉出来了我的意思,你有什么打算?”

  论机谨怕是天地下没有几个能胜过苏扶影,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他就把话语的主动权重新拿捏在了自己的手里,他不是不能给夏浅浅一个承诺,而是担心自己失败。

  这一点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况且要是能听到这个小傻子内心的心声,何不是一桩好买卖?

  夏浅浅愣了一下,她是仔细想过的。虽然她比别人多活了一世,可是上一世就相当于是白活了一样,并没有什么优势。要说情爱她也当真是不懂的,但她能隐约觉察出自己对苏扶影似乎也并不是停留在因为那个火焰章纹和那个约定而停留的浅尝辄止的关系上。

  “我不知道。”低下头,夏浅浅的声音带着几分的迷惑,苏扶影听到这句话心微微沉了下来,“我不知道我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态度,但应该是不排斥你的。”

  听到这句话,苏扶影的眼睛亮了起来,一道异样的光彩在里面划过。对于别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模棱两可话,在他的心里就相当于给他了一句肯定,不拒绝就是肯定,只怕全天下也就只有摄政王一个人是这么认为的了。

  “所以我想要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夏浅浅觉得两世加在一起自己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忐忑,这样勇敢。当初跟南宫珏在一起可以说是死缠烂打,加上南宫珏的假意迎合。

  苏扶影看着眼前的人,目光落在了她的红唇上,忍不住一把将人揽在了怀里,吻了下去。良久等到他总算松开的时候,夏浅浅已经被吻得晕晕乎乎的了。

  他却在夏浅浅的耳边笑着开口:“你到时不应该怀疑我的态度。”

  似乎两个人就这样模模糊糊的确定了关系,夏浅浅怎么想都觉得似乎自己是将自己上赶子卖出去了一样,但是看着苏扶影心里却也忍不住有些小雀跃,不多时就把这抹怪异压在了心底。

  黎明来的时候就觉得屋子里的气氛似乎跟昨天大不一样,他权当没有看见,低着头对苏扶影开口,丝毫不避讳一旁的夏浅浅:“王爷,皇上今日看到了折子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

  听到这句话,正在跟夏浅浅下棋的苏扶影手顿了一下,微微叹了一口气。他当真是没有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也是梁羽授意做的,看来以后他没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你知道应该怎么做。”苏扶影抬眼看了一眼黎明,然后在棋盘上落下一子。原本一直陪着夏浅浅下着玩的棋局,竟是在一招之下没有回旋的余地。

  夏浅浅惊讶的看了一眼棋盘,心中忍不住微微的感叹,苍天有的时候当真是开了一场大玩笑,有能力的人总是要受到千方百计的打压,而手握大权的人永远不在意他们真正应该关注的。

  苏扶影在这里躲得清闲,梁羽却整个人都被朝廷上瞬息万变的事情折磨疯了。一半的朝臣来找他让他派人寻找苏扶影的动向,还有的人揪着之前苏扶影被下狱的事情让他彻查,剩下的那部分人则是被今日出现的那个奏折引去了目光,一时间当真是乱成了一锅粥。

  “姜德海。”梁羽坐在那里轻轻的哼了一声,屋子中此刻除了他就没有任何人了。姜德海惊天了立刻弓着身子看着一旁的梁羽,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情当真是跌宕起伏,他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本文标签:晚上想吃你的黑葡萄

上一篇:4攻一受同时做宿舍文|梦莹情乱奇思妙想完整版

下一篇:岳的又肥又大水多啊喷了/与女乱目录伦之小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