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人妻共享互换多P 电动牙刷怎么惩罚自己

2021-10-19 09:18: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比起其他人,这个丫环才是最容易攻克的。

  “啊”谢怜的丫环手上一个不稳,抱着的一块料子落了下来。

  丫环手忙脚乱的上前去捡,但手里的东西太多,一时间放不下

比起其他人,这个丫环才是最容易攻克的。

  “啊”谢怜的丫环手上一个不稳,抱着的一块料子落了下来。

  丫环手忙脚乱的上前去捡,但手里的东西太多,一时间放不下来,只能用脚去勾。

  “放肆,英王妃赏的东西,怎么可以这么无礼。”谢怜站定脚步喝止道。

  “是!”丫环急忙停下慌乱的动作,左右看了看,把手里的东西全部塞入雨春的怀里,一边道:“姐姐先帮着拿一下。”

  雨春被塞的后退了两步,看着怀里的这么多东西,立时更恼怒了,这可都是好东西,都是府里的。

  这位谢小姐来的时候可以说是双手空空,走的时候居然带这么多,越想越让人生气。

  “英王妃就是太客气了,每一次过来,都要送这么多的礼。”谢怜柔声道,目光落在还在捡料子的丫环身上,脸上露出几分喜色。

  这喜色越发的激到了雨春,她不由的冷哼一声:“这些礼物可都是我们主子的好东西,往日里我们主子也不舍得给其他人,谢小姐以前必没见过吧?这以后可得好好念着我们王妃的好。”

  这话说的极不客气,谢怜的脸立时红了,有些惶然的看了看雨春,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要如何应答。

  雨春的话太过无礼,但雨春又是英王妃的贴身大丫环。

  “雨春姐姐,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我们小姐以后是英王妃的长辈,英王妃送我们小姐一些东西,原也是正常,以后我们小姐会还礼的,又不是不会还,雨春姐姐这么说话,英王妃知道了必然会责罚的吧!”

  谢怜的丫环已经取了料子站起来,听雨春嘲讽自家小姐,也不乐意了,板着脸从雨春的手中把之前塞到她怀里的礼取了回来,一边道。

  “还礼?什么时候?”雨春不忿的道,看起来是被压制的太久,话冲口说出后就径自的往下说。

  这里也没有什么其他人在。

  “还礼肯定会有的,我们小姐以后的身份和英王妃的关系更密切,我们小姐向来是个感恩的,英王妃对我们小姐好,我们小姐都记着,将来有机会也一定会报答英王妃的。”丫环伶俐的道。

  见自家小姐满脸通红的站着,看着有些委屈,不满的横了雨春一眼,“小姐,我们走,如果英王府不希望我们过来,那下次我们就不来了,英王妃请我们来,也不来。”

  听她这么一说,雨春有些慌了,她是代英王妃送客的,如果把这客送的以后再不来了,就算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必然也会怪责她的。

  “我们王妃如果不希望谢小姐过来,又怎么会送谢小姐礼物,你们可不要瞎说,辜负了我们王妃的一片心意。”雨春的话再没有之前的硬,只是还有几分憋屈,“我们王妃自然是希望  和谢小姐亲近的,只是……这一些……可是我们王爷留给我们王妃的好东西。”

  “英王殿下给英王妃的?”谢怜这时候终于说话了,咬了咬唇,“那我怎么好收,不过我们回去还给英王妃吧!”“既然送出去的东西,我们主子怎么可能再收回去,谢小姐以后能记着我们王妃的好,有什么事情站在我们王妃这边,就算是对我们王妃最好的谢意了。”雨春摇了摇手,脸色会耷拉下来。

  “英王妃在府里会受委屈?”谢怜的眼睛闪了闪,温和的问道。

  雨春似是被什么惊到了似的,急忙又摇了摇手:“没有,没有的事情……就是有感而发,以后说不得用到谢小姐。”

  “如果有用得到我的地方,万死不辞。”谢怜毫不犹豫的道。

  她这样子让雨春的脸色稍稍好看了几分,“谢小姐能这么想是最好的,我们主子最是柔善,性子也好,就是……太过于柔善了一些。”

  雨春叹了一口气,似乎经过了方才的几句对话,对谢怜的感觉没那么不好了,“谢小姐,请吧!”

  一边引着她们继续往外走。

  “英王妃是个好的,长的好,性子也好,将来也是一个有福气的,你不必担心,以后若是英王妃有什么需要,我有能力的时候一定会帮着英王妃,就算是拼尽所有,也会帮着英王妃的。”

  谢怜又一次保证道。

  雨春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看着恹恹的,没什么情绪的又叹了一口气:“谢小姐能这么想是最好的了,希望以后如果有事的时候,能念着我们王妃的好处,该伸手的时候伸一把手,必竟曲府是我们王妃的娘家,曲府好了,我们王妃也有了底气。”

  果然,曲莫影嫁进英王府,表面看着光鲜,实际上更需要曲府的助力了。

  这么一想,谢怜越发的放心下来,她能被选中送到曲尚书府来,可不只是因为背景合适,还有一点就是她的行为举止,都很谨慎。

  一再的试探的结果,都没什么问题,那就真没什么问题了……

  裴元浚带着几个内侍缓步走回来,他才从宫里回来,这时候也不急着回书房,手中的折扇在手中敲打了几下之后,转向了园子,他那日没有陪着曲莫影去赏荷花,今天倒是难得的一个机会。

  之前曲莫影还感叹那日他没有陪着她过去,他还答应就近有时间就陪她再赏一次花,正巧今天有机会。

  方才已经让人去请曲莫影,这会他先过去,听说荷花开的正艳,不知道这异域的荷花和普通的荷花有什么区别。

  这么想着,一路就往荷花所在的那一片过去。

  果然,看到这缸里的荷花,裴元浚也觉得长的不错,也不亏他花费了许多心思弄进府里来给曲莫影赏的。

  “奴婢见过王爷。”一个丫环伏地跪下行礼。

  裴元浚走过,吉海挥了挥手,丫环站了起来。

  “爷,这花要特别的伺弄,一般的法子还开不了花,您看看这花是不是和一般的比起来,更出色,而且还长的不一样。”吉海笑嘻嘻的上前两步,伸手指了指花道。

  裴元浚懒洋洋的看了看这花,其实也不觉得有多大的不同,就是看着颜色、样子有些趣味罢了。

  如果不是曲莫影要过来赏,他是怎么也不会特意走这么一趟。

  “王妃怎么说?”

  “王妃说挺喜欢的,还特意的让奴才谢过您,说您费心了。”吉海笑道。“王妃喜欢就好。”裴元浚俊美的眼眸勾了勾,看得出心情不错。

  说话间,曲莫影也带着几个丫环过来。

  两下里碰了面之后,裴元浚拉着曲莫影的手上前,伸手指了指这缸里的荷花:“要不要把这几朵摘下来?”

  曲莫影看了看缸里面就这么几朵荷花,摇了摇头,“等以后多的时候再说吧!”

  这一摘花就没了,还是留下来赏比较合适。

  “喜欢吗?”裴元浚挑了挑眉。

  “喜欢!”曲莫影微微一笑,容色多了几分媚意,看起来更加的娇怜。

  站在一边的丫环不动声色的偷眼看了看她,又悄悄的低下头,生怕被人发现。

  她方才跟在裴元浚的身后,原本还想介绍一些东西,这会看到曲莫影过来,急忙退到一边,垂手落肩的站定。

  雨秀瞧了瞧,并不是当初那个丫环,这一个应当就是之前的丫环的那个表姐还是表妹了。

  同样不动声色的看了她几眼,而后把目光移开,不再注意到她。

  “既喜欢,下次再给你找一些好看的过来。”裴元浚手中的折扇在缸上面敲了敲,发出淡淡的敲击的声音。

  “多谢王爷。”曲莫影笑了,“不过,这些异种的东西,不太好种,府里的人一般种不出来。”

  “府里的人不行,就找府外的人,总是会种出来的。”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拉着曲莫影往前行,这里既然赏完了,就到另外的地方去看看,难得今天有闲瑕,总得多陪陪曲莫影走走。

  他们两个才转身,忽然听到身后“哎呀”的低呼声。

  两个人回头,看到站在一边的丫环,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内侍的身上,撞的力道还不小,连着内侍一起摔倒在地。

  “王爷,奴……怒意婢想着要去伺弄荷花,这会太阳正盛,怕开的花受不住,这……这荷花原本就比较精贵的。”丫环就势直接跪在那里,抬起头,满脸慌乱的看着裴元浚,一脸的惊惧、恐慌。

  内侍吓得也就势跪在地上,他方才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被一个丫环给撞了,只觉得脚下还绊了一下,也不知道绊到了什么,居然站立不稳。

  这时候也不敢多解释,只向着裴元浚狠狠的磕了几个头。

  曲莫影的目光跟着裴元浚的目光落在丫环的脸上,居然是一个极其秀美的丫环,虽然比不得雨秀,但在一般的丫环中,也算是一个极有颜色的了。

  裴元浚的目光一瞟而过,曲莫影的目光倒是多看了几眼。

  而后裴元浚带着曲莫影离开。

  “吉海公公……”丫环焦急的看向一边的吉海,脸上露出哀求之色,脸色苍白中透着惊惧。

  吉海的目光也落在丫环的脸上,看着这个丫环的脸,忽然一笑:“既然是无心之识,这次就算了,再有下一次……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多谢吉海公公,多谢吉海公公。”丫环感激涕淋,劫后余生的感觉。

  内侍也全身发软的瘫软在地上,方才那一刻,他是真的觉得要没命了,他是跟着王爷的内侍,又岂会不知道自己被一个丫环撞倒的事情,从来就不是小事,若是有人利用这一点行刺王爷,他就算是死一百次也难辞其疚。

“起吧!”吉海道,转身离开。

 文学


  丫环站起身看着吉海远去的方向,原本惊慌的眸底闪过一丝笑意,两个人并不是初识,就算几年不见了,她就不相信吉海和英王殿下认不出她。

  原本她也不会这么急的,但是等了这几日,王爷居然一日都没来过,如果再等下去,还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王爷?

  今天就算是英王妃在,她也拼不得已要冒出来。

  幸好,英王殿下和吉海公公都看到自己了,这接下来,就等着见机行事……

  “方才的丫环,王爷是不是见过?”曲莫影一边往前走,一边道。

  他们走的并不快,原本就是赏景的时候,这会天色也有些转热了,这么缓步在河边走着,最是惬意。

  “没见过。”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

  “怎么……觉得象是见过的?”曲莫影疑惑的道,这话不高,象是自言自语。

  “可能见过,必竟是英王府的丫环。”裴元浚见她还在疑惑,想了想替她解惑,英王府的丫环这么多,他见过的也不在少数,不过就算是见过了,没在意自然觉得没见过。

  “可是……不对啊!”曲莫影摇了摇头,她觉得当时那个丫环的样子不对,似乎拼命的往裴元浚面前凑和。

  这丫环长的虽然秀美,但是以此为条件往裴元浚面前凑和,那就是找死了,宫里美貌的宫女更多,至少曲莫影也没发现有人敢往裴元浚面前凑过来的,吉海也说了,裴元浚下起手来,别说是美貌的宫女了,就连美貌的宫妃也不得好。

  况且自己当时还在场。

  一个小小的丫环,怎么会觉得裴元浚会撇了自己,注意到她?

  “哪里不对?若是不喜欢,让吉海把人辞了就行。”裴元浚不以为意的道。

  “她不是我们府上的丫环。”曲莫影见他的行止,笑了,看起来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丫环,唇角微微弯起。

  “不是我们府上的丫环,怎么会出现在我们府里?”裴元浚脸色一沉,侧目看  了眼站在身后两步开外的吉海。

  “王爷,这丫环的表姐是照看那些荷花的,这荷花的和京中一般的不同,特意找了一个人过来照应,前几天说家里母亲有病,换了表妹过来。”曲莫影笑了,“百善孝为先,我想着也不是什么事,就让她去找了管事的,看来现在换过了。”

  看她笑的柔婉,却又带着一丝狡黠,裴元浚捏了捏她的手,“如果有人闹什么,直接让吉海处置了就是。”

  这丫头就是一只小狐狸,他又岂不会不懂她话中的其他含义。

  曲莫影的唇角弧度挑的越发的高了一些,手中稍稍用力,回捏了裴元浚修长的手指一下,“看着似乎是来找你的。”

  “本王……不认识。”裴元浚嗤笑一声道。

  “王爷不认识是最好的,就怕别人觉得王爷是认识的。”曲莫影笑道,这种感觉在她看来是最合适的。

  除了这个理由,她还真想不出来,一个丫环拼了命的在裴元浚面前露脸,是为了什么?

  不过看裴元浚的样子,她也知道他是真的不认识这个丫环,莫名的觉得想笑,有种打了俏指给瞎子看的感觉。

  水眸滑过一边的吉海,见吉海头低下,笑的越发的柔媚起来。

  裴元浚低头看着她,眼底宠溺,眼前的女子是他费心娶进门的,也是他唯一费了心,一心一意想护着的,而今笑的活色生香,柔媚而天真,和当初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完全不同,这个时候的她,才有几分小女儿的天真。

  这是他当初想不到的,亦如他当初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居然还会在意一个女子,连自己都不在意的人,又哪来的感情给于别人?

  可如今……

  削薄的唇角缓缓的勾起,宽袖下的手握着另一只纤瘦的手,心里的一处不再空寂,眯眼看了看天空,天气已经转暖,甚至微微觉得有些热,但以往这一切热都是别人的,跟他没有关系。

  他的心中那个时候只有冷寂,空旷的冷寂。

  曲莫影的手在他的掌心,被一轻一重的揉捏了几下,心跳不由自主的渐渐失了衡,脸上泛起一抹羞色,使劲的拉了拉他的手,示意他别太过份。

  这光天化日之下的,他不要脸面,自己还要呢?

  风吹过,扬起她纷飞的裙摆,姿容绝艳的男子带着容色倾城的女子缓步而行,时而对望一眼,男子原本阴鸷的眸底多了几分柔和……

  曲莫影回到自己的屋子坐下,才喝了一口茶,就听得外面就人报过来吉海来了。

  “让他进来。”曲莫影笑了。

  雨秀下去,引着吉海进来。

  “奴才见过主子。”吉海利落的上前行礼。

  “起吧!”曲莫影点了点手,道。

  “主子,奴才见过那个丫环。”吉海站起来,直言道。

  “荷花处那个换进来的丫环?”曲莫影并不意外,柳眉微微的挑了挑,“哪一家派来的?”

  “是以前靖国公府的大小姐身边的丫环。”吉海道。

  曲莫影诧异的问道:“就是那个消失了的靖国公府?”

  曾经的靖国公府是四大公府之一,那个时候算起来是真正的豪门世家,但之后听说就是牵扯进了三王之乱的一些后续中,季寒月当时还小,听到过一些,那个曾经的第一美人童大小姐,她也远远的见过几面。

  长的很是清丽脱俗,当得起容色如玉,佳人似梦的说法,那时候的季寒月尚小,这年纪和童小姐那岁数也玩不一处,又是文臣武将之家,私交一般般,平时也不来往,就只有远远的看过几次。

  这一位当时在京中的名声是极盛的,都说她的容色合乎主流的审美,都觉得这样的女子才称得上一位“美人”之说,于是这第一美人的说法不知道怎么的就流传了出来,只是这位童大小姐到最后破家抄家的时候,也没有定亲。

  都说这位童大小姐可惜了,以她的容色,想嫁什么人不行,怎么就挑花了眼,如果当时就嫁了一位有权势的,说不定就能护着她,况且有些事情,罪不及出嫁女。

  又有人说,太子裴洛安对她当时也很不错,可惜裴洛安的亲事也不是他能做主的,这事就没了下文。

  靖国公府的门第,也不是能给人  随便做妾的,当个太子妃、王妃是够的,但如果当妾,可真不是谁能消受得起的。

  曲莫影真没想到这位童大小姐居然跟裴元浚有关系,她这会问的是靖国公府,其实已经确定了这个人就是童大小姐。

  “的确是靖国公府的童大小姐身边的丫环,当初靖国公府满门抄斩的时候,这位童大小姐带着丫环逃走的时候,遇到了我们王爷,苦苦的救我们王爷放了她,我们王爷想想放了她也不算什么,就把人给放了。”

  吉海苦着脸道。

  这事王爷不来说,偏偏让他这么一个当下人的说。

  这可不是好糊弄的事情,原本以为这件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那种时候,童大小姐能逃出生天已经不容易,没想到这位童大小姐居然是个有本事的,还真的逃了性命,自此之后,杳无音信。

  没有音信就没有音位了,偏偏这个时候还冒出来。

  王爷自然是不会记得一个丫环的脸,偏偏这位童大小姐,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想法,觉得王爷会记得她身边的人。

  当初的事情,别人不清楚,吉海又岂会不清楚,王爷不是因为童大小姐本身,才把人放的,完全是因为王爷就是故意的搅混水,这才把人放走的。

  可这事,王爷不来解释,却让自己一个下人来解释,吉海怕到时候王妃娘娘生气,自己又说不清楚,到时候挨罚的可就是自己了。

  “你的意思是,童大小姐回京了?”曲莫影品了品,之后,懂了,“当初你们爷是因为童大小姐,看她可怜才放了她的?”

  京中一直都说这位童大小姐死在那个时候,只不过没找到罢了。

  “王妃,我们王爷是什么性子您最是清楚,王爷怎么会觉得童大小姐可怜,王爷只是觉得有这么一个人在……有些事情可能会更乱,当时不管逃走的是谁,爷都会放他走的,就算人家不走,爷也会制造机会让人逃走。”

  吉海巴了巴嘴,觉得嘴里一片苦涩。

  这话说的,连他自己都不那么信,也怪不得王爷把这事扔给他,就算他往日是伶俐的,这会也觉得说着说着就绕了回来,这事……可真不是那么说得清楚的。

  王爷说了,这件事情办不成,回去之后就是十记大板,王爷那里的板子可不是内院的板子,可不是那么好挨的。

  王爷这是唯恐天下不乱,可他是一个奴才,他能怎么办,只能婉转的暗示王妃,只希望王妃能听得懂。

  曲莫影听懂了,拿起茶喝了一口,忽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裴元浚的行事向来如此,她是真的信他和童大小姐之间没什么的,长睫扑闪了两下,眸色盈盈,看着吉海苦巴巴的脸,笑问道,“你们王爷让你来解释的?”

本文标签:人妻共享互换多P

上一篇:小说H 有种你再撞一下38完整车

下一篇:闺蜜和我被黑人一起4P(父母儿女一家狂TX)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