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边吞精一边呻吟的少妇 塞住了下星期回来我检查

2021-10-21 09:17: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但也要懂忌讳。

  好男人这个人设,谁立flag谁倒,比它更狠的当然有翟博士的学霸人设。

  北电、中戏、上戏的录取分,心里没谱吗?

  往后的毕业生,磨刀霍霍感谢翟博士!

 

但也要懂忌讳。

  好男人这个人设,谁立flag谁倒,比它更狠的当然有翟博士的学霸人设。

  北电、中戏、上戏的录取分,心里没谱吗?

  往后的毕业生,磨刀霍霍感谢翟博士!

  翻来覆去,思前想后,叶秦干脆懒地琢磨,山到车前必有路,反正他可不演二傻子。

  “咔嗒”,房间的门悄然地推开。

  走廊的一缕光照进屋内,几个人影蹑手蹑脚,偷偷地摸到叶秦的床边。

  一个人俯下身,低头正准备朝叶秦的耳边吹吹风。

  突然,叶秦睁大眼睛,下意识地肢体反应,立刻伸出一只手,犹如钢钳,眼疾手快地抓住背后人的手臂,锁住关节,然后用力一拽。

  一个擒拿技!

  “哎呦,哥,是我,是我,白羽啊。”

  白羽趴在床上,后背给叶秦的腿膝盖压住,动弹不得,酸疼无比。

  “嗯?是你。”

  叶秦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裹着睡衣,睡眼朦胧地打哈欠,扫了一眼惊得发呆的严敏、摄影师。

  意料之外,绝对的意料之外!

  “是你小子把严导他们带来的?”

  “这不是任务嘛,叫醒抽到房间号的人。”白羽无可奈何道,“哥,能不能先撒手。”

  “对对。”

  严敏连连点头,心里震撼不已,睡觉都保持这么高的戒备,这莫非是传说级的武者?

  “严导,我就说,喊叶哥起床是最危险的,尤其是背后拍醒。”

  白羽委屈巴巴的模样,严敏又气又笑。

  他可是操碎了心,6名MC里就属白羽资历最浅,最担心融不进极限挑战圈里。

  《极限挑战》计划着打造成像《Runningman》一样的跑男家族,有凝聚力、有战斗力、有亲和力的男人帮。

  兄弟情,一辈子!

  但男人间不可能一开始就是真真切切的好兄弟,但他们建立友谊却很简单,做完一个游戏或许就成。

  “哈,给我十五分钟。”

  叶秦踩着棉拖,冲入到洗手间里,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精神顿时振奋。

  此刻早上4点半,该轮到他叫醒下一个MC。

  “接下来,请选择叫醒的方式。”

  严敏把飞镖递了过来,白羽揉着肩膀手臂,也探头凑热闹。

  只见一个泡沫转盘上,写着各种乱七八糟离谱的整人叫床法,吹耳朵、亲吻、喷水、手机放音乐、拔毛………

  “我如果射中靶心,是不是我可以随意选一个?”叶秦摸了摸飞镖的尖头。

  “可以。”

  严敏打量着这个乌黑的卧室,能见度不高,眼前的转盘仍在飞速地转圈。

  叶秦笑着随手一丢,飞镖嗖地射在正中间,任凭转盘如何转动,始终牢牢地钉在靶心。

  严敏两枚眼珠子都快掉落出来,乖乖,这个影帝,不按套路出牌!

  内心却极度狂喜,综艺最怕的就是按部就班,毫无亮点,然而才开拍不久,就惊喜连连。

  “我要喊谁?”叶秦问道。

  “这里面有房间号,抽到然后自己刷卡潜伏。”

  当叶秦从严敏捧着的盒子里抽出房间号,“1302”,严敏不住地偷笑,他的“奸计”得逞。

  除了白羽,他第二担心的是孙红磊。

  “刘华强”这个形象太经典,一股大哥风范,这种人设在综艺里,得表现出一种领导力。

  关键他只认识黄雷、叶秦,这俩的背景,他一个也领导不了,在镜头里就难出彩。

  “摄像机跟上。”

  严敏轻声指挥,轻手轻脚地跟随在叶秦身后,随他进入到孙红磊的卧室。

  叶秦掏出手机,轻车熟路地搜到一段短视频,把音量调到中等,开着扬声器:

  “芦苇荡边有歌声,我急急忙忙走过去。”

  “以为我爱人在歌唱,水鸟对对双双飞。”

  “呐呀耶,呐呀耶~”

  《忠实的心儿想念你》是95年孙红磊在春晚的歌舞节目,又是唱歌,又是霹雳舞,搁《偶像练习生》,妥妥的实力派,就差一嘴的rap。

  孙红磊翻了个身,情不自禁地喃喃:“呐呀耶,呐呀耶。”

  刹那间,刻入的DNA动了,猛地打开眼皮,顿时羞耻道:“唉嘛,谁放这个?”

  等看清楚搞怪者,嗷了一嗓子:“秦子!”

  严敏彻底震住,这就是影帝嘛?

  演戏这么牛皮,综艺感和创造力都已经溢出镜头。

  ………………

  “咳咳,秦子,你是咋翻到这个,真行!”

  孙红磊咬牙切齿,赶紧戴个墨镜,演出一副大佬风采,不去搭理憋着笑的叶秦、严敏。

  真的,颜王总是能给人带来笑容!

  “秦子,别笑了。”

  叶秦咬住嘴唇,捂着脸:“红磊哥,我们都是实力派演员,怎么可能控制不住笑呢,除非忍不住。”

  “噗嗤!”严敏还有一圈工作人员,直接破防。

  “你呀你,你也太损了。”

  孙红磊也给整无奈,又羞又恼地拿着飞镖,嗖地丢了出去,正中在“亲吻”的位置。

  “不行,重新来,我要射中‘手机外放音乐’。”

  工作人员为难道:“孙哥,这……”

  “红磊哥,你干脆把飞镖直接扎在那上面。”

  叶秦喃喃道:“严导不是说了嘛,极限挑战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或者说,我们人人都可以立规则。”

  严敏在一旁听着,恨不得竖起大拇指点赞,简直是把《极限挑战》的游戏内核直接挑明。

  请叶秦,就一个字,值!

  孙红磊登时眼睛就亮了,露出森然的复仇笑容,然后伸入盒子里一抽,抽出的赫然是黄博的号。

  “小博有啥黑历史?”

  ……………………

  节目组还是挺有钱的,安排的早饭款式多样。

  叶秦吃了顿饱,然后两个戴着V字仇杀队面具的黑衣人,准备给他套上头套,带上了车。

  “咳咳,兄弟,不要按我的肩,会有应急反射,我自己来。”

  黑衣人小鸡啄米地点头,就差喊一句:“谢谢啊!”

  而后,叶秦被带到玄武湖公园的一处幽静树林里,揭开蒙面,手里还有一个手提箱,铐着手铐。

  “这是什么意思?”

  “箱子是可以打开的吗?”

  跟拍的人员统统没有回答,全都是无形的移动拍摄工具人。

  套不出什么话,也没有编导提醒台本,就是前世的模式,自由发挥,天马行空。

  叶秦直接打开箱子,里面有一部手机,有一段录制好的视频,一个黑武士介绍玩法

  “第一次出镜,想不到是这样的方式,看到手表了嘛,一个小时,意味着你们在节目中存活的时间只有1小时,如果你不想就这么离开,那么就淘汰其他人。”

  简而言之,抢夺时间,追击战!

  叶秦打开信封,勾勾嘴唇,上面写着“你要抢夺时间的是孙红磊”。

  嘿呀,这不是使劲死里薅羊毛。

  “应该不会有人不知道怎么打开箱子,不会吧,不会吧。”

  抬头看了看四周,没有其他MC的影子。

  风吹,叶动,碧绿的湖水波光粼粼。

  一群白鸭游荡在水面上,嘎嘎作响。

“喂,博哥,你人在哪儿呢?我,问我在哪?”

 文学


  叶秦一扫四周,斜眼看向形态好似观音的石头,顶部弯垂,犹如帽子。

  后面是堆砌高耸的假山和青翠高大的雪松及碧水曲池,一看介绍牌,嘚,送徽宗的挚爱!

  “童子拜观音”,北宋花石纲遗物。

  “我也在一个奇石集中的地方。”黄博迷迷糊糊道。

  “你那个地方,大概率是瞻园。”

  叶秦开始套情报,声音降低地问:“博哥,你要抢夺时间的人,是不是你早上去喊起床的人?”

  黄博警惕起来:“什么!”

  “我今天早上喊的是红磊哥,信封里写的也是他,我想确认下是不是这个逻辑。”

  “对,你说的没错,我抢的是王讯。”

  “那么清楚了,白羽是来叫我起床,我抓的是孙红磊,这么推导,黄雷哥抓的是你,博哥,你得提防。”

  叶秦展露出神算子的机智,“博哥,我们就不说废话,组队不?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

  还py交易,秘密联盟?

  摄影师、工作人员都看呆了,我屮艸芔茻,连忙汇报给严敏。

  严敏也懵圈了,追击顺序猜出来不难,可他喵游戏才开始不到10分钟!

  关键还给《寻龙诀》,打了一波毫无违和感的软广。

  这跟我说没玩过户外真人秀,我不信!

  短短时间,一个高智商的高玩人设,开场就立住了!

  “呀,小叶子。”

  路过的一个女游客驻足,难以置信地尖叫,其他的女伴立刻陷入疯狂,一窝蜂地跑来,考验着工作人员的安保能力。

  “能帮我签个名吗?”

  叶秦一边安抚,一边签名,问道:“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风景区一览表,我可能迷路了。”

  “我,我买了一份景区导览图,送你了。”

  工作人员彻底懵圈,开局一个箱,装备全靠送?

  emm,我无敌了!

  叶秦勾勾嘴唇,挥手致谢地送走粉丝,把小册子展开,景点、路线、方位一目了然。

  “博哥,你在瞻园不要动啊,我去找你,我这儿有风景区一览表。”

  ………………

  “黄博你们竟然秘密结盟,还有王法吗,还有规则吗!”

  “哇,你们不地道,搞偷袭。”

  “各位大哥,你们怎么能欺负老实人呢!”

  叶秦、黄博联合出手,手到擒来。

  按住黄雷等人胸前的时间装置,里面立刻喷出一堆的番茄酱,几个人缠斗在一块。

  “我们应该联合起来先对付秦子,他是习武之人!”

  “别闹,我们习武之人是弱势群体!”

  当所有人都清楚要抓和被抓的是谁之后,气氛就变得很微妙,不能说微妙,剑拔弩张,一触即发。

  孙红磊想去抓黄雷。

  黄雷想去抓黄博。

  叶秦提防着白羽,左右躲闪的时候,尽量把自己的镜头分给白羽。

  简直是知男而进,左右为男,迎男而上,男上加男,强人锁男……

  一番苦战,基情满满,跑出一身的汗,手上脸上都是黏兮兮的番茄酱。

  男人之间玩游戏,就得嚯得出去。

  “最后胜出的是,黄博,叶秦。”

  黑武士宣布着结果:“我们将在你们当中决出最终的胜利者,你们可以去复活你想要的队友……如果想要复活你的队友,你就要把你的时间分给他们。”

  这是再给下午的录制提前分队。

  叶秦选择孙红磊,然后选择白羽,黄博自然而然是其他三个。

  接下来的任务,是按顺序依次激活1到12的按钮,只有全队到齐才能够激活数字12,最先抢到数字12的队伍获胜。

  其实这里可以偷鸡,把前11项的按钮一多半都交给黄博一队,他们坐享其成,直接在终点站开抢。

  可以,但没必要,综艺看到就是一个竞技,明星艺人要的是镜头。

  偏偏,大出所料,黄雷这个老油条,守株待兔,就死守在12号,一手死死地攥住锁扣,一手看着倒计时的腕表。

  时间一到,就宣布在游戏里“死亡”。

  “黄雷哥,你只有39秒了。”叶秦调侃道。

  黄雷哥一本正经,“我知道,但我宁死也不会屈服,我就不松手。”

  “黄雷哥,要不要我给你时间?”叶秦挤眉弄眼道。

  黄雷傲娇地扬起下巴,一副“我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高姿态,脱口而出:“你可以给我多长时间?”

  叶秦憋住笑说:“我可以给你……”

  “你现在还有多长时间?”

  ”我现在还有四十分钟,咱们三七分。”

  “怎么才七成啊,老弟,这对你不公平,咱们对半分啊!”

  叶秦翻翻白眼:“成交。”

  “我投降,我叛变!”黄雷双手举高,标准的法兰西投降礼。

  对讲机另一头的黄博,辛辛苦苦地跑到第11个点,直接止步在半道上,怎么还有招降这一招?

  怒其不争,你怎么投降的比法兰西还快!

  突然间,对讲机里传来嘻嘻哈哈的笑声:“小博,王讯,快来啊,我刚刚是诈降的,白嫖了秦子20分钟,火速来,我快坚守不住啦!”

  黄博顿时欣喜若狂,果然他没看错人。

  合着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刚起脚准备提速,又响起叶秦淡然的回答:“咳咳,黄雷哥,你看看你电子表上的时间。”

  “哇,秦子,你耍诈,这不是20分钟,是20秒………”

  斗智,反转,兄弟情,无规则等等,在叶秦的介入下,第一期就奠定《极限挑战》的基调。

  四月的天不热也不冷,暖风徐徐,杨柳飘飘,最终,高玩叶秦带着孙红磊、白羽,直接起飞,之前调戏老大哥的帐一笔勾销。

  工作人员打扳,第一期录制结束。

  只此一天,400万到手,比爽子还爽!

  难怪明星艺人抢着上综艺,能挣这种辛苦钱,请多来一些。

  “哥,给。”林彬跑腿,又是递水又是递毛巾。

  叶秦擦汗,“彬哥,你再招个助理吧,一样干两样活,别吃亏。”

  “嘿嘿,已经招了,是个女助理,叫羊超越。”

  咩咩~

  叶秦扬起眉稍,脸色微变,我去,锦鲤啊?

  “这个小姑娘蛮可怜的,虽然学历不怎么高,但能吃苦。”

  林彬挠挠头说:“就像当初的我一样,我想我犯那么多小错误,哥你还能留着我栽培。我想她的话……”

  “行吧,《寻龙诀》首映的时候,来报道。”

  叶秦左看看林彬,右看看林彬,没有嗅到一丝恋爱的腐臭气息。

  “哎,大伙,趁着收工时间早,咱们一块聚个餐,老严,你来不来,一块讨论讨论,怎么把这个节目做得更友善?”

  黄雷吆喝一声,烧烤餐,他买单!

  毕竟,怎么着都是男人帮里仅次于叶秦的内娱大佬。

  一帮人于是杀向玄武湖自助烧烤餐厅。

  ……………

  “让我最意外的,就是秦子,我想不到你比我们更早进入状态,最松弛,最放得开,玩的最投入。”

  黄雷撸着烤串,拿起酒瓶就要跟叶秦碰一个。

  叶秦喝了口酒,谦虚道:“主要像《周六夜现场》这种趣味的节目参加多了,更适应。”

  “结果,苦了我?”

  孙红磊憋屈的样子,像枚炸弹引爆笑点。

  “哈哈,我敬各位!”

  严敏端起啤酒,一一碰瓶。

  “谢谢你们的配合,第一期节目效果很棒,你们都没有偶像包袱,真放得下段子。”

  但有一点,没有说。

  就是叶秦跟王讯之间,总感觉有壁,客气但疏远,没有融入,不知道为什么。

  他哪里知道王讯有多渣?

  虽然叶秦也渣,但渣的有底线。

  不过烦恼立马抛到脑后,不断地畅想《极限挑战》的未来。

  集结这么多的影帝、大咖,尤其是有叶秦坐阵军中,这档节目,已经不是做出一丁点成绩,自然要从一片红海里杀出一条血路。

  “《跑男》已经占了周五,周六有《快本》,周日我想必须是《极限挑战》。”

  总策划袁雷吐出鸡骨头:“蓝莓台不是又搞出一档周日节目,叫《蜜蜂少女队》?”

  “这是什么?”

  “引进日韩女团模式,一种爱豆偶像选秀节目……”

  黄雷问道:“秦子,你的叶光纪推出这么多的综艺,这一类也在做吗?”

  “具体细节我不清楚,但确实有人提,不过男团我是不允许的。”

  叶秦一拍桌子:“不能落入‘娘化亚洲’的圈套,棒子、霓虹,各个涂脂抹粉,男不男,女不女,太娘炮,会带歪青少年,尤其是无知少女,三观跟着五官走……”

  “我完全同意!”孙红磊也一拍桌子。

  聊着聊着,袁雷忽然提议:

  “要不要我们加入一个女嘉宾,像《跑男》的赵颖宝一样?”

  孙红磊摇摇头:“算了吧,有女的,气氛太尴尬,玩不起来。”

  “其实也不是不行,可以邀请她们当飞行嘉宾。”

  严敏吃着烤面筋:“我打算第三期做一期特别的,做《鬼吹灯》题材的奇幻探险,怎么样?”

  叶秦、黄博对视一眼,又环视一圈,什么用意,大家心照不宣。

  《寻龙诀》首映在即,宣传呗!

  严敏斩钉截铁道:“那就这么定了,第三期飞行嘉宾,我准备请大甜甜。”

  叶秦:0.0

  为什么,又是大甜甜?

本文标签:一边吞精一边呻吟的少妇

上一篇:学长双指探洞要喷了视频 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描写

下一篇:儿子的东西特别大 厨房里掀起岳的裙子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