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塞珠子自己排出来车朝俞

2021-10-21 15:20: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魏皇如何?宋皇如何?

  哪个敢抛去私欲,一心只求百姓安稳?易地而处,又有几人能在那皇帝位前放下贪念?

  这封《告天下书》绝不仅仅是檀邀雨的抉择,更是一记记耳光,狠狠打在各国

魏皇如何?宋皇如何?

  哪个敢抛去私欲,一心只求百姓安稳?易地而处,又有几人能在那皇帝位前放下贪念?

  这封《告天下书》绝不仅仅是檀邀雨的抉择,更是一记记耳光,狠狠打在各国君臣的脸上,让他们知道什么叫汗颜,什么叫自愧不如!

  王五郎曾今自诩清高,哪怕是王家他也能舍。可如今他才知道,自己较之檀邀雨,还差得远了。

  不过幸好,今时今日,他是檀邀雨的使臣,所以无论如何,他的胸脯都挺得比北魏的臣子们高些。

  拓跋焘的声音自大殿上方传来,“你是说……”

  拓跋焘问到一半,却不知该如何继续。

  问檀邀雨当真连宫殿都要拆了给百姓盖学馆?这必是真的,以拓跋焘对檀邀雨的了解,这女郎什么出格的事都做得出。

  那问檀邀雨当真任由百姓随意来去?这大约也是真的,那女郎最不耐烦麻烦的事。况且若真如告书所言,如此轻赋税的世外桃源,仇池的百姓怕是赶也赶不走。

  “原来她是真的看不上朕的皇后之位……”拓跋焘喃喃道。

  他其实想问,檀邀雨究竟想要什么?无论什么样的奇珍异宝,他都愿意为之寻来。可偏偏,这女郎什么都不想要。

  是真的什么都不想要。

  拓跋焘最终一言未发起身就走,宗爱忙唱了一句“退朝——”就紧跟上去。

  拓跋焘就像是想要甩掉什么一般,脚步走得飞快。宗爱的两条腿紧着倒腾,也只能无奈地看着前面的拓跋焘,带着身为护卫的花木兰一路走远。

  花木兰一路一言不发地跟着,随拓跋焘在宫中一通乱走了许久,哪怕过了午膳的时间也未出声劝阻。

  直到拓跋焘突然刹住脚步,一个急转身冲花木兰吼道:“若是你,你可愿意去仇池?!”

  花木兰怔了一瞬,答非所问道:“属下是陛下的护卫,除了守卫陛下,属下哪儿都不会去。”

  拓跋焘却显然并不满意这个答案,“若你不是朕的护卫呢?!若你只是个普通的军户,你可会搬去仇池?!”

  花木兰沉默了,随后低下头。她想起曾经自己阿爹被贪墨的军户司顶包,自己小弟也差点儿被拉上战场,而她自己,为了活命,如今也还活在刀剑儿上。

  花木兰比任何人都相信,若是檀邀雨,若是仙姬管治下的仇池,绝对不会有这种事发生。

  “你!”拓跋焘看着花木兰木头一般戳在原地,真恨不是宗爱跟在自己的身边。

  若他问宗爱,宗爱肯定能口若悬河地说出一堆留在北魏的理由。哪怕拓跋焘也知道那些话可能是假的,但至少此时听见也能顺耳些。

  “滚!”拓跋焘一脚踹在花木兰身上,“别跟着朕!”

  花木兰被踹了一个趔趄,却没摔倒,见拓跋焘走,依旧毫不犹豫地又跟了上去。

  “朕叫你滚!你敢抗旨不成?!”

  花木兰清楚拓跋焘在烦躁什么,挺着脖子问道:“陛下就打算一直这么走下去?恕属下直言,仇池的告书很快便会传扬开来,您与其负气,不是更该召见众臣商量对策?”

  拓跋焘本就气恼,这话真是火上浇油,气得他恨不得一刀劈了花木兰。

  拓跋焘刚要唤人将花木兰拖下去打上几十棍子,就见宗爱连同崔浩急急地寻了过来。

  崔浩一上前就禀报道:“陛下,仇池的使节已经返回驿馆,只是他们将告书钉在了驿馆会客厅的墙上,派人守着,任人阅览。

  看来他们此前就是以珍惜的典籍为诱饵,吸引人们去驿馆抄阅书籍。为的就是今日能将告书快速传扬开来。”

  宗爱也道:“平城人多口杂,这若是一传十,十传百,怕是不出几日,告书上的内容便会人尽皆知了。可否让叔允带兵去驱赶人群?”

  “此法不妥,”崔浩抢先否定,“既是《告天下书》,那便不可能只发给了我们。若此时执意阻拦,反倒让人觉得心中有鬼。”

  拓跋焘此时的脑子已经被怒气填满了,想也不想就下令道:“点兵,朕要亲征仇池!”

  宗爱脖子一缩,他虽然知道拓跋焘正在气头上,可没想到会气得脑子都糊涂了。他立刻悄悄退了半步,躲到了崔浩身后,省得自己又被牵连。

  崔浩清楚拓跋焘的心思,却选择对此避而不谈,只道,“且不说仇池与我大魏早有交好,此时出师亦是无名。如今《告天下书》已出,此时派兵征讨,怕是会被天下人耻笑。刘宋也很有可能会趁机北上。毕竟檀道济已经重掌兵权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要怎么样?难不成任由王谢的两个小子在朕的朝堂上耀武扬威不成!”

  崔浩心中也忍不住叹了口气,王谢二人今日虽没多说什么,却又像是狠狠地羞辱了他们一番。

  “臣虽不齿构陷……”崔浩建议道:“可此时唯有让吐谷浑先挑起争端,咱们再出兵相助,方为稳妥。仇池虽为世人勾画了个世外桃源,可陛下当清楚,管理一国有多少艰难。但凡一处出错,世人就会觉得仇池的老吾老、幼吾幼不过是镜花水月。”

  拓跋焘沉下脸,“朕要堂堂正正地战胜她!而不是用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

  崔浩忙解释道:“这是自然。手段不过是个契机,让陛下亲征合情合理。”

  拓跋焘深吸了一口气,强压下了火气,“好,朕就给吐谷浑两个月的时间,若是他们能在这两月内,找出解决之法,朕便封他们的藩王为河南王。若是不能,结盟之事就休要再提了!”

  拓跋焘说完扭身便走,不再给崔浩丝毫开口的机会。

  可他心事烦乱,又无处可去,兜兜转转地到了寇谦之的观星台下面,却又不想上去。

  寇谦之同姜乾站在高高的台上,看着下面的拓跋焘一圈接着一圈地地打转。寇谦之难得地面露不解道:“楼主已经做到如此地步,为何天道依旧没有更改?”

  姜乾的眼中闪过一丝杀机,“拓跋焘若执意攻打仇池,我怕是不能再与师弟你观星赏月了。雨儿没了内力,行者们又被派往各郡,我得回去守着我徒弟了。”

  寇谦之知道,眼下的一切虽看似平静,实际已是箭在弦上,一触即发了……

  他寻来服侍的宫人,交代道:“本尊今日起闭关观星,无论谁来,都不要打扰。”

花木兰以为,拓跋焘在崔浩的劝阻下,已经找回了理智,谁曾想,这只是一切的开端。

 文学


  “你快看,雨容华被打入冷宫了……”

  “嘘——!你小声点儿!不要命了?!还有,她已经没有封号了。要叫盈氏。”

  “陛下近日是怎么了?雨、哦不对,盈氏曾经多受宠啊……”

  “她算哪门子受宠?不过是个女婢。如今仇池那位入宫无望,陛下从前有多偏着她,如今就有多厌烦她。她的好日子到头了……”

  “可倒霉的也不止她一个啊,你看看中常侍大人。陛下从前最信任的人便是他,听说连他都被打得下不来床了。”

  “中常侍再如何也只不过是个內侍,我可是听说,陛下今日大动肝火,连太子都被抽了一巴掌。皇后娘娘跪在那儿,吓晕过去了两次。”

  “自从见了仇池的那两个使节后,陛下的脾气就越来越大……如今御前的差事都没人敢去了。”

  花木兰静静地站在假山后,听着两个女官小声议论。

  她今日是来看看盈燕的。可能是爱屋及乌,即便宫里嫉妒盈燕的人不少,可花木兰知道盈燕的身份后,就一直对她另眼相看。

  可如今,无论是盈燕还是宗爱,都因为天女受了牵连。今日若不是窦太后及时赶到,方才那顿板子,自己也是绝对逃不掉的。

  花木兰又看了看寝宫的方向。窦太后已经在里面快一个时辰了。

  如今这个节骨眼儿上,也就只有窦太后还能劝一劝陛下,让他收敛起戾气了。

  花木兰在这儿忧心忡忡,宗爱却趴在床上咒骂个不停。

  这才不过数日,他就已经被拓跋焘以各种理由打了四次。最后这一次直接打烂了屁股,彻底下不了床了。

  “不过就是个女人!这天下有什么是做皇帝得不到的!天杀的檀邀雨,别让老子捉住!有一天你落在老子手里,定要你生不如死!”

  宗爱正小声骂着,就听门口轻轻地叩门声。

  宗爱慌忙撑着上半身,惊恐中夹着怒气地问了句:“谁啊!”

  乔女没答话,直接推门就进来了,见宗爱趴在那儿狼狈不堪的样子,心里竟有一丝快意。

  “乔女官?您今日怎么有空贵足踏贱地?”

  倒不怪宗爱奇怪。乔女向来不屑于同宫人们来往,对他这个中常侍也一直是爱搭不理。大家都说她目中无人,派头比皇后娘娘还足。

  乔女丢了个药瓶给宗爱,似笑非笑地道:“这几日不少人都受了罚,我自然要替皇后娘娘到各处去看看。”

  宗爱明显不信地笑了笑,“我可听说皇后娘娘早被吓昏了。她人都还没醒呢,就这么急着拉拢人心了?”

  乔女似乎并不在意自己的谎话被轻易拆穿,索性直言道:“你在宫里也许多年了,先是巴结着璃竹,后来又是盈燕,如今她们两个都没了,你接下来又要巴着哪位娘娘?”

  宗爱挑眉,“怎么?乔女官今日是来替皇后拉拢奴的?”

  “皇后?”乔女呲笑,“我以为你是个明白人。别人看不懂,你难道不知道她们究竟为谁受过?她们不过是檀邀雨的影子,只有傻子才会想要靠抓影子活着。”

  “你是檀邀雨的人?!”宗爱大惊!

  “檀邀雨?”乔女冷哼,“我恨不得将她挫骨扬灰!”她垂眼去看宗爱,“我相信在这一点上,你我的目的是一致的。”

  宗爱疑惑不解,“你不是太后身边的人吗?怎么会同檀邀雨有过节?”

  “这你无需知晓了,”乔女冷冷道,“我今日来,是为你指条明路。”

  乔女扫了一眼,确认门外无人才道:“檀邀雨已经成了陛下的心魔。这心魔不除,宫中就没人能有好日子过。而除去这心魔的法子就只有两种,要么是她入宫为后,要么是她死。”

  宗爱眯起眼睛打量乔女,“你想我去怂恿陛下对仇池出兵?”

  乔女十分厌恶宗爱看她的眼神,却强忍着恶心道:“谈不上怂恿。最多是推波助澜。北魏和仇池这场仗是迟早要打的,我只是希望能快一点儿。”

  她等不及要看拓跋焘同檀邀雨互相厮杀了!

  宗爱可不是那么容易被哄骗的,他忍着屁股的疼痛,反问道:“我为何要帮你?这仗早打还是晚打,对我有什么好处?”

  乔女冷冷地看着宗爱,低声道:“你身为內侍,中常侍的官位也就算做到顶了。可若我能让你更近一步呢?你莫要忘了,太子一直是养在皇后宫中。你应当知道,皇后连生育都没有过,太子可是一直由我代为养育着。只要太子信任你,你就不用再做这有名无实的內侍官了。”

  宗爱的瞳孔闪过一丝光亮,显然是心动了。中常侍如何?说到底也只是个內侍的头头。若是真能讨好了太子,做个真正的权臣,那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乔女见他的样子,就知道他心动了,又说了句,“你好好想想吧。”便转身离开。

  拓跋焘的怒火显然并没有对驿馆的热闹产生什么影响。

  王五郎对于每日愈增的抄书人十分满意。谢惠连起初还担心竹简不够,想要再买些竹简来送给众人。

  王五郎却阻止他道:“只有花了时间和金钱的东西,才更弥足珍贵。”

  果然,竹简被用光了之后,众人便想法设法地找羊皮,绢布,粗麻,有的更是直接原地背诵。

  而所有书籍中被抄诵最多的,就是檀邀雨的那份《告天下书》。王五郎相信,最多再过一月,这告书上的内容,同他王五郎的名号都会传遍北地。

  或许是看清了这点,崔家居然同意了王五郎似是随口一提的联姻。崔十一特意到驿馆传话,说是要王五郎寻了媒人正式去府中提亲。

  崔十一还带着醋意贼兮兮地说道:“我同父亲说你想找个倾慕于你的。也不知是谁说漏了嘴,结果家中几个姐妹日日上演那痴情怨女的戏码。看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你小子长得如此弱不禁风,怎么就入了女郎们的眼?”

  王五郎得意地笑道:“所谓郎才女貌。男子的才学才是女郎们最看重的。光要壮硕的,怎么不去嫁头熊?你若是羡慕,也到学馆来求学便是,到时还怕哪位女郎不为你崔十一心动?”

  崔十一当即点头,“一定!有朝一日,我定去仇池拜访。只可惜你们二人不久便要回返,否则我真想多讨教讨教。这一别,下次不知要何时才能再聚首了……”

本文标签:宝宝腿开大点就不疼了在线视频

上一篇:叫出来我好想上你|我想用我的乌龟蹭你的扇贝小说

下一篇:我们两个一起轮你章节|男朋友当着他兄弟要了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