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起点三大肉器张傲雪: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2021-10-22 16:33:2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直和东方澈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她都有些内疚了。

  轻歌的变化,东方澈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今晚就是想着能过来见见你,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rdqu

一直和东方澈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她都有些内疚了。

  轻歌的变化,东方澈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

  “今晚就是想着能过来见见你,时间也不早了,那我先回去了。”

  为了轻歌不再尴尬,东方澈浅咳了一声,随后站了起来。

  他垂眸看着火狼:“今晚打扰了。”

  “这么快就走了吗?不多坐一……”

  听到东方澈说要走,轻歌也站了起来。

  对于他的举动,明显有些不知所措。

  可她的话还没说完,意识到自己反应太过于激动了些,很有可能会引起某人的不悦。

  她忙住了嘴,咬了下唇,重新抬头对上东方澈柔和的目光。

  轻歌正要说什么,一直安静不说话的火狼,这会倒是开了口。

  “难得过来,多坐一会再回去吧,按照我对你的了解,你应该也没那么早休息吧?”

  知道轻歌有点不舍东方澈离开,又不好在自己面前表现出来,火狼淡淡说了句。

  就当他是自己丫头的一个很要好的老朋友吧,这么想,火狼心里也能好受些。

  更何况,就算哪天轻歌真的答应和自己在一起,他也没权力限制她交朋友的自由。

  东方澈垂眸看向轻歌,似乎在打量着她脸上每一个表情变化。

  看到她因为自己要离开,而一副不太开心的小模样,他心里不免暖了一把。

  至少说明,她还是希望自己多留在这里一会的,是吗?

  “好,那我再坐一会。”

  东方澈说话对象明明是火狼,可他含笑的目光却一直锁在轻歌那张小脸上。

  只是想到人家本来两口子好好的,自己却硬是往这边跑,他有点觉得不太好意思。

  特别是要是因为自己的出现,而影响到他们俩的感情,导致轻歌为难的话,那更不是他所愿的。

  都怪自己刚下了飞机,就迫不及待想过来看看她。

  现在弄成这样,东方澈都有点后悔了。

  但愿自己的出现,不会让轻歌造成不好的影响吧?

  因为太多的问题缠绕在东方澈心里,弄得他待在那里,一直都心不在焉的。

  要不是不舍得和轻歌分开,他只怕老早就走了。

  当然,如果不是轻歌,他今晚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三人就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直到将近十二点的时候。

  东方澈才在火狼和轻歌的目送下,开车从他们的公寓离开。

  他不知道的是,把他送走之后。

  回到自己房间,轻歌并没有急着去洗澡,而是拿着手机,好想好想给他发一条消息。

  毕竟刚才火狼在,她很多想要和火狼说的话,也不好当着他的面说出口。

  “没想到你刚下了飞机就赶来看我,我真的好开心,谢谢你。”

  犹豫了好一会,轻歌还是打开东方澈的微信头像,给他发了这么一条信息。

  之后,她也没多想,拿着睡衣,便进去浴室洗澡去了。

 文学

为了能第一时间看到东方澈的回复,轻歌可是直接将手机带进浴室的。

  果然,她的信息才刚发出去没多久,火狼已经给她回复了过来。

  “傻丫头,和我还需要这么客气吗?快去洗洗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看着东方澈的信息,轻歌唇角不自觉扬起。

  很多话想要和他说的,却又不知道从何开口。

  “那……咱们是不是很快就能再见?”

  每次和东方澈分开,轻歌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他。

  正因为这样,她总觉得心里没底。

  要是能从他口中得到答案,那是最好不过的。

  “应该快了吧。”

  “好,那咱们下次再见。”

  给东方澈回复过去之后,轻歌也没多想,开始洗漱起来。

  洗过澡,她便回到床上躺下。

  看了东方澈给自己发的晚安短信后,没过多久便沉沉睡了过去。

  只是在梦里,她梦到那张熟悉而有几分歉意的脸。

  一下子,便从梦里惊醒过来。

  火狼,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回事?

  每次只要和东方澈待在一起,她就能和他聊得不亦乐乎。

  也正因为这样,很多时候她都忽略了你的感受。

  要不是刚才在梦里梦到火狼,看到他眼底的那抹失落,她只怕到现在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所在。

  轻歌原本想出去找火狼,和他面对面说清楚自己心里想法的。

  可眼看现在才凌晨四点多,知道火狼肯定在睡觉,她只能重新躺回到床上。

  只不过,下半夜,她几乎没合过眼,心里脑里都在想着自己和火狼的事情。

  她不知道的是,那一晚,在她隔壁房间的火狼,也是辗转难眠。

  看到轻歌和东方澈的相处方式,他总有一种自己是外人的感觉。

  虽说他现在和轻歌,确实也不是情侣关系。

  而且,算起来东方澈那小子和她待的时间,比自己不知道要多多少。

  可他都已经做好永远陪在轻歌身边的准备了,现在这样,心里真的很不是滋味。

  经过那一晚之后,他甚至总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感觉会有一种不好的事情发生那般。

  “……今天这么早就醒了?”

  因为基本没合过眼,火狼七点不到就起来做早餐了。

  可早餐还没来得及做好,只见穿戴好的轻歌,已经缓缓步入厨房。

  轻歌冲他微微一笑,颔首:“嗯,醒了睡不着,索性起来了。”

  有话想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有些为难。

  轻歌的为难,火狼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

  换了平时,他肯定会让她说出藏在心里的事情。

  可这一次,他不想问,也不想逼着她说出来。

  昨晚缠绕了他一整晚的不安,这个时候愈发浓烈。

  “那你先到外面等一会吧,再过十分钟应该可以吃了。”

  或许是怕轻歌会说出一些让自己难受的话,他不敢直视她的目光。

  而是借着做早餐的举动,重新转回到灶台那边,背对着她站着。

  轻歌下意识咬了咬下唇,淡淡应了一声后,也没多说,转身从厨房离开。

本文标签:宝宝我尿在子宫里了不准出来

上一篇:校花在楼道的娇喘:天天含着RB睡H

下一篇:高雅人妻沦陷绿帽:娇妻穿超短裙丁字裤被领导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