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抽一出BGM免费60有声音|学长我错了POP校园

2021-10-26 13:45: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哦,这么差吗?”

  看梁夏漫不经心,钟小川急了,用手肘拱了拱她。

  “你这么不上心,咱俩这怎么一起考到上海去啊?”

  梁夏满不在乎:“这不

 “哦,这么差吗?”

  看梁夏漫不经心,钟小川急了,用手肘拱了拱她。

  “你这么不上心,咱俩这怎么一起考到上海去啊?”

  梁夏满不在乎:“这不还有一年嘛,你急什么?”

  “我……”

  钟小川还想说话,梁夏一眼看见正要进门的韩冬,忙端起托盘打断了他,钟小川无奈的收起一桌的试卷跟在后面。

  “记得待会儿你来说啊!”

  “为什么?”

  “你没发现嘛?每次你出马韩冬就会心软!可能是跟你不熟,脾气会收敛一点。”

  钟小川翻了个白眼:“收敛了嘛?你那个表妹别别扭扭的像是全世界都欠了她似的,我就不爱跟她说话。”

  “啧,不许这么说她!”

  “怎么?我说的不是事实吗?”

  梁夏干脆放下托盘,腾出手去掐钟小川的脸:“我现在拜托你做点事不好使了是吧?”

  钟小川不自然的躲着,脸也不知道是被掐的还是热的,红彤彤的“没有……”

  韩冬打好饭,独自坐到角落,塞着耳机,和整个世界格格不入,没发现梁夏正推搡着钟小川走到这边。直到二人在对面坐下,韩冬才抬头,梁夏连忙将自己的托盘推了过去。

  “吃点肉。”

  梁夏托盘里有鸡腿有牛肉,和韩冬面前的全素形成鲜明对比。

  “不用了,你自己吃吧。”

  钟小川不耐烦地轻叹一口气,被梁夏猛掐大腿,闷声哀嚎。

  “韩冬!”

  韩冬吓了一跳:“什么事?”

  “过两天梁夏生日,一起来吃蛋糕吧?就我们三个。”

  “不去。”

  钟小川回答的也十分痛快:“好的,那就不勉强了。”

  钟小川说罢要走,被梁夏揪住耳朵拖回来。

  “去吧韩冬,每年请你每年都不去。”

  “那你还年年提,何必呢?”

  “今年不一样啊!”

  “怎么不一样?”

  梁夏又扑闪起了她那双大眼睛:“今年是我十八岁的生日!求求你了,陪我一起过吧!杂志上说,十八岁这一年许原特别灵。”

  “跟我有什么关系?不去。”

  韩冬的绝情有点激怒梁夏,眼眶逐渐红了起来。

  “韩冬......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韩冬看梁夏这样,心软了点,话锋一转。

  “我去你家陪你过生日,梁立超和张莫兰不得气疯了?还是算了吧,别回头把你重要的十八岁生日给搅黄了。”

  韩冬这话说得梁夏一时语塞,只能垂目神伤。钟小川看她这副模样,心疼了起来,敲了敲桌子引起韩冬注意。

  “欸,是不是梁夏爸妈不在,你就能同意?”

  韩冬看着钟小川,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拒绝,钟小川乘胜追击。

  “梁夏每年过生日都是我去市区最好的蛋糕店定鲜奶蛋糕,我保证你就没吃过那么好吃的东西。”

  韩冬立刻抓到了重点:“你每年都陪她过生日?”

  “嗯,从高一开始,这是第三次。”

  “就你们俩?”

  “就我们俩。”

  韩冬转转眼睛:“什么样的蛋糕?”

  “梁夏爱吃草莓,我每年都订草莓味。”

  “我爱吃巧克力,今年定巧克力味的。”

  梁夏兴奋起来,恨不得越过桌子抱住韩冬,连忙答应:“好!”

  韩冬像赌气似的盯着钟小川,听者无心,但她却每句话都饱含深意。

  “要是能保证梁立超张莫兰不在,我就去,为了吃蛋糕。”

  韩冬说罢,重新戴上耳机埋头吃饭,拒绝进一步沟通。梁夏完全不在意,露出灿烂的微笑冲钟小川竖着大拇指,钟小川看到梁夏心情变好,终放下心来。

  等到生日那天,三个脑袋齐齐凑在一起,视线都紧盯着钟小川怀里的蛋糕盒,梁夏小心翼翼掀开盖子,一款十分精致的巧克力蛋糕就摆在中间。

  “你要的巧克力蛋糕。”

  梁夏欢呼起来,不大的房间里,韩冬、梁夏和钟小川围成圈席地而坐。韩冬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梁立超和张莫兰呢?”

  “去送药了。”

  钟小川一脸得意:“我亲戚家开中医馆的,正好需要,就找这个机会给他俩约走了,坐火车也得十几个小时。”

  梁夏拍拍韩冬的肩:“放心吧,得去两三天呢。”

  韩冬难得的没有躲开,埋头帮梁夏插好蜡烛点上。

  “快点许愿吧,我等着吃蛋糕呢。”

  “好。”

  梁夏答应着闭上眼睛,双手合十,喃喃自语,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片刻后重新睁开眼,将蜡烛吹灭,钟小川一双眼睛含着笑意,温柔的看着她。

  “许的什么愿?”

  “你猜?”

  “肯定跟高考有关。”

  “切,”韩冬撇撇嘴:“她才不在乎什么高考呢。”

  “现在这时候,对于我和梁夏来说,还有什么能比高考更重要的呢?”

  “嗯……看来还是韩冬更了解我。”

  “那你许的什么愿?”

  “说出来就不灵了,”梁夏不肯说,想了想又透露了一个:“不过有一个是跟韩冬有关。”

  “跟我有关?”

  “嗯,每年三个愿望,我都会留一个送给你,好几次都实现了呢!”

  梁夏深情地看向韩冬,韩冬却无奈地笑笑,钟小川左看右看,忍不出感慨。

  “唉,真羡慕你们呐。”

  “羡慕我们?有什么可羡慕的?”

  “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们这一代都是独生子,能有个同龄人陪着一块长大多好,不寂寞,你看我,来泰安借读,小伙伴都在济南,高一高二还留个大人在我身边,高三了直接让我一个人租房子住。”

钟小川的羡慕发言,反而把屋内的空气降至了冰点,梁夏尴尬的看向韩冬,韩冬不接茬,只是静静地看着蛋糕发呆。钟小川看着沉默的二人一时有些迷惑,轻轻推了梁夏一把,梁夏啧了一声,猛地将一把奶油抹到钟小川脸上。

 文学



  “我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是你吧,没大人管着多好多放飞!”

  两人的打闹瞬间逆转了气氛,钟小川抹了抹脸上的奶油,瞪圆眼睛看向梁夏,看着她笑得弯弯的眼睛,也用手指弯下一抹奶油。

  “梁夏!我跟你说你完了!”

  “大战”一触即发,梁夏尖叫着落荒而逃,韩冬连忙弯腰护住中间的蛋糕,避免被两人撞到。

  “你们俩浪不浪费,这蛋糕我还要吃呢!”

  钟小川扭头看向韩冬,趁着人没反应过来,一把把手指上的奶油抹到她脸上。

  “给你吃,见者有份!都别想逃!”

  韩冬瞬间加入了战局。

  “你!今天这蛋糕谁也别吃了!”

  钟小川追着梁夏,韩冬追着钟小川,从二楼跑到一楼,不料刚下楼梯口,就看到本该坐在车上的张莫兰就站在前头,而尾随的梁立超还在骂骂咧咧关门。

  “叫你先问问先问问,也不至于到车站才发现没票了啊!”

  梁夏一个急刹车愣在原地,惊恐万分;钟小川停住,双手背后藏住满手奶油;最后下楼的韩冬看到梁立超张莫兰,表情瞬间冷了下来,一脸敌意藏都藏不住。

  “叔叔好,阿姨好。”

  现场没有人回应钟小川,唯有张莫兰嘴唇动了两下,却没敢吱声,梁立超看清后面站着的人是谁,横眉竖目的看向梁夏。

  “梁夏!”

  一片死寂中,所有人都被梁立超一嗓子吓得一哆嗦。

  “爸……”

  梁立超伸手指着韩冬:“她怎么在这儿?”

  “我这就走。”

  韩冬说罢便朝大门走去,被梁夏拉住。

  “爸,今天是我生日,韩冬是我请来的客人……”

  “梁夏!”张莫兰紧张的上前一步,挡在梁夏面前冲她使眼色:“你别说话了!”

  “爸,就这一天,求你了,别生气好吗……”

  梁立超抬手抹了抹梁夏脸上的奶油,语气却冷得让人心惊。

  “我之前怎么跟你说的!是不打断你的腿就记不住是吗?又花老子的钱养这个贱货!”

  “你的钱?”一句贱货彻底激怒了韩冬:“这蛋糕是又不是你定的你买的,谁花了你的钱?用你的钱买来的东西我吃进去也给它抠出来。”

  “妈的,吃了老子的还嘴硬!便宜你少占了?别以为我不知道梁夏总是偷偷给你送东西,可真是个没人要的赔钱货,生下来就是个灾星,甩都甩不掉你这个小畜生,真是看到你我就来气。”

  “梁立超,你给我把嘴巴放干净点,咱们两家虽说老死不相往来,但也算是亲戚,你骂我小畜生,你又是个什么玩意儿?”

  “你他妈怎么跟老子说话呢?”

  “我就这么跟你说话,她们怕你我可不怕,你在我面前什么都不是。 ”

  “韩冬你闭嘴!”

  张莫兰想要吼出来,出口却压低声音,对韩冬像是斥责,又像是保护。梁立超怒了,抬手要扇韩冬耳光,韩冬毫不畏惧,将脸整个凑上前。

  “你打!我又不是你女儿,你只要敢动我一下,那就是故意伤人,我立马去验伤,验完伤我就报警!我天天跟着你,你走到那儿我骂到那儿,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禽兽。”

  韩冬和梁立超四目对峙,互不相让。她瞪着眼睛眨都不眨一下,梁立超气得咬碎后槽牙。

  在所有人毫无防备的时候,梁立超重重落下那一巴掌,却是打在梁夏脸上。

  梁夏愣在原地,半张脸很快就浮肿起来,出现一个巴掌印,这一下还没缓过来,另半张脸又被梁立超扇了一巴掌。

  “叫你不听老子的话!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和韩冬在一起,再让我知道你给韩冬花钱,老子就打死你!”

  韩冬气得眼睛都红了,疯了一样冲上去拉梁立超的手:“梁立超你欺软怕硬不是个男人,打自己的女儿算什么本事!冲我来啊!”

  韩冬和钟小川想要上前制止,却被冲上来的张莫兰拦住、连拖带拽的把二人带到门外。

  “韩冬,韩冬,你走,你走吧,求你了,别再害我们梁夏挨打了好吗?我求求你了!”

  短短一句话,让韩冬差点忍不住眼泪,她停下了动作,满腹委屈地瞪着张莫兰,直至被推到门外,看着木门嘭一声砸在了面前。钟小川听着门内拳头砸在梁夏身上的声音,狠狠地锤了几下门,但里面始终无人回应,钟小川只能无奈的停了下来,满脸悲伤的看向韩冬。

  无人的小路上,韩冬钟小川推着各自的自行车,一前一后走在路灯下。钟小川终于受不了这种沉默,紧走几步,挡住韩冬去路。

  “韩冬你说句话吧!”

  韩冬抬头看向钟小川,眼里噙着泪,没了平日里的倔强模样,反而楚楚可怜令人心疼。她没有回答钟小川的问题,猛地将车扔在一边,蹲在地上,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发泄式的呐喊、尖叫。钟小川慌了神,他赶紧停好自行车,蹲在韩冬身边轻轻地把人环在怀里,一只手温柔的拍着她的后背。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我不问了……”

  钟小川的安抚下,韩冬终于逐渐安静下来。

  “虽然我还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理解你为什么要故意对梁夏那么冷淡了,你是想推开她,怕他爸找她麻烦,对吧?”

  “凭什么……凭什么这样对我……这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我知道我知道,不怪你,不怪你……”

  听到他这样的安慰,韩冬猛地紧紧抱住钟小川,用尽全力,像是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本文标签:一抽一出BGM免费60有声音

上一篇:将她抵在玻璃上律动H|宝宝这才一根手指就这么湿

下一篇:宝宝我就进去一点不动|高潮是昂昂昂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