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快穿做任务超辣H文:女友闺蜜好紧好湿

2021-12-14 09:27:0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他想要不相信,可读书多的他,能认出这种帅印没有水分。

  而且今时不如往日,一个月前,有人假冒夏昆仑招摇撞骗还能理解。

  但现在除非脑子进水,不然没有人敢冒充夏昆


  他想要不相信,可读书多的他,能认出这种帅印没有水分。

  而且今时不如往日,一个月前,有人假冒夏昆仑招摇撞骗还能理解。

  但现在除非脑子进水,不然没有人敢冒充夏昆仑。

  王者归来的夏昆仑不仅重新执掌了屠龙殿,还把屠龙殿的世家子弟杀的血流成河。

  听说每天都一卡车一卡车的从营地运走尸体,掉落的手机要拿好几个麻袋才能装完。

  屠龙殿还流传一句话,犯昆仑者,虽远必诛。

  刘东旗好几个去镀金的朋友子侄,也都被棺材送了回来,还被索要一百万买棺钱。

  所以尽管刘东旗很震惊叶凡是殿主,但还是瑟瑟发抖不敢造次。

  “看来我这批文还是有点效果啊?”

  看着刘东旗不断流淌的汗水,叶凡淡淡开口:“有效果,那就把它卷起来吃进去。”

  叶凡手指点着那一张白纸:“吃干净一点!”

  一个高挑女手下闻言呵斥一声:“混账东西,怎么跟刘署长说话的?”

  她们没敢跟刘东旗站在一起,所以也就没有看到白纸上的印章。

  “闭嘴,不得对这位先生无礼!”

  刘东旗打了一个激灵,反手把高挑手下一巴掌扇飞:“人民公仆,为人民服务,谁给你权力这样咋咋呼呼的?”

  “这位先生对我这父母官有要求,我力所能及范围就该好好完成。”

  “今时今日,你们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不行了,也绝不会被人民群众喜欢。”

  “没有老百姓的拥护爱戴,你们算老几啊?”

  刘东旗大义凛然训斥一众手下一番,随后拿起盖章的白纸揉成一团塞入嘴里。

  他用尽力气撕扯,还不断咽下去,很快就吃了一个干净。
 

 文学

  这一幕,看得一众手下目瞪口呆,完全无法理解。

 文学



  公孙倩也是张开小嘴,很是意外牛哄哄的刘署长,会这样夹起尾巴认怂。

  吃完白纸的刘署长抖动嘴角:“你还满意吗?

  殿,殿……”叶凡淡漠出声:“我姓叶,叫叶凡!”

  “哦,明白,叶先生,对,你是叶先生。”

  刘东旗知道屠龙殿的性质,这可是隐秘战线的国之利器。

  因此夏昆仑在明江执行任务弄个化名很容易理解。

  就如他,微服私访红灯区时,也是化名刘学友。

  “出去,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刘东旗挥手把一众手下全部驱赶出去,然后砰的一声关闭办公室大门。

  下一秒,他不顾公孙倩惊讶的目光,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对叶凡磕头:“对不起,叶先生,我有眼不识泰山,今天多有冒犯,还请你和公孙董事长原谅。”

  “刘东旗无意得罪你,真的无意,这一切都是误会,我也是被人算计了。”

  “叶先生,公孙董事长,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

  说话之间,他还啪啪啪的对着自己左右开弓。

  “你这样的废物,还不足于让我弄死你。”

  叶凡一脚把他踹翻:“不过我想要知道,是谁让你们来查倩峰集团的?”

  “是铁木岚。”

  刘东旗毫不犹豫把铁木岚卖掉了:“她给了我一副价值五百万的字画。”

  “还答应事成之后,再给我五千万,以及让她秘书陪陪我。”

  “她说公孙倩唆使比特犬咬断她儿子命根子,她要我关闭倩峰集团出一口恶气。”

  “她要把公孙董事长的所有希望一一熄灭。”

  “我一时鬼迷心窍就联合几个部门的人来捣乱了。”

  “殿……不,叶先生,我真是脑子一热干蠢事,我对公孙董事长没恶意的。”

  说完之后,他又对自己左右开弓,还痛哭流涕,表示自己无比忏悔。

  刘东旗很清除,自己是经管一把手,在明江也算坐前排的大佬,但比起夏昆仑实在不够看。

  没法子,夏昆仑有君权特许的杀人执照,还能先斩后奏。

  他玩不起。

  “铁木岚?”

  公孙倩闻言愤怒不已:“这个母亲,还真是让人失望。”

  “明明就是金向阳来找我们麻烦,也是他叫比特犬咬我们,怎么变成我们的错了?”

  “难道就因为金向阳自食其果受了伤,就颠倒黑白把责任推我们头上了?”

  “还动用关系来扼杀我们刚刚成立的倩峰集团?”

  她第一次后悔自己怎么是铁木岚的女儿。

  她更后悔自己为什么被那点亲情打动跑来夏国?

  今天如不是叶凡在在场压制刘东旗,估计公司就要天天被查账弄成倒闭了。

  “倩姐,别生气,没事,有我在,铁木岚撒野不了。”

  叶凡安抚公孙倩一番,随后对着刘东旗冷冷开口:“我可以不追究今天的事情,但你要替我执行一个秘密任务。”

  他准备把刘东旗废物利用。

  刘东旗忙恭敬出声:“叶先生尽管吩咐,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从今天开始,你给我集中精力和人力,暗中查探金氏集团的龌蹉。”

  叶凡把玩着一把裁纸刀缓缓上前,看着刘东旗不徐不疾开口:“把金氏集团全部违规或者见不得光的事情给我搜集起来。”

  “金氏集团干了这么多年基建和房地产,绝对不可能干干净净的。”

  “找到他们的黑料之后传给我。”

  “不过记住,要暗中调查,千万不要被铁木岚他们发觉。”

  “这件事干好了,我不仅放你一马,还会让你再上一个台阶。”

  他用裁纸刀轻轻拍着刘东旗的脸颊:“听明白没有?”

  “明白,明白。”

  刘东旗又惊又喜:“我一定办的妥妥当当,决不让叶先生失望。”

  “明白就好!”

  叶凡手里的裁纸刀落在刘东旗的咽喉上:“还有,今天看到的事情,只能跟你吞进去的那张纸一样烂在肚子里面。”

  他提醒一句:“但凡有半点泄露,你就等着全家一起死吧。”

  “叶先生放心,我绝不会泄露国家机密的。”

  刘东旗郑重地点点头:“你的身份,你知我知,不会再有别的人知。”

  “滚!”

  叶凡一脚把他踹了出去。

  刘东旗如释重负跑开,带着一众手下赶紧离开公司。

  “叶少,你好厉害啊,三两下就把刘东旗他们摆平了。”

  公孙倩跑到叶凡身边很是崇拜:“你是拿什么吓唬他的?

  你千万不要说是批文。”

  她可不算叶凡手里有什么夏国批文。

  叶凡嘿嘿一笑:“虎躯一震……”“油嘴滑舌,不想说就不说。”

  公孙倩白了叶凡一眼,随后又轻声问出一句:“只是,你真要刘东旗去搜集金氏集团的黑料吗?”

  她提醒叶凡一声:“这刘东旗眼高手低,我感觉不怎么靠谱。”

  叶凡下意识回应:“真要搜集金氏黑料,我直接让屠龙……不,让蔡伶之搞定就是。”

  公孙倩微微一惊:“那你还让刘东旗搜集?”

  “他,就是最大的黑料!”

本文标签:女友闺蜜好紧好湿

上一篇:在古代和各种男人H*一撞一顶律动h

下一篇:双方夫妻一起互动交流做:农民工粗壮紫黑硕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