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我早就想在公司电梯要你了

2021-12-16 14:43:1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那是不是方文啊?”   “让我看看!”黄玉敏挤到右车窗,仔细辨认后浮上花痴表情。“就是他!男人味超足,真是行走的荷尔蒙!”   “两个人

“那是不是方文啊?”

 

  “让我看看!”黄玉敏挤到右车窗,仔细辨认后浮上花痴表情。“就是他!男人味超足,真是行走的荷尔蒙!”

 

  “两个人聊啥呢?站这么久!”

 

  “看她那搔首弄姿的样,看见男人走不动路!”

 

  “哎呦,勾完你的心上人,又勾姐夫。”陶晴匿笑。“菁菁,它是不是跟你家有仇啊?”

 

  “不会吧?报恩变报仇?”

 

  “怎么不会?玉敏,她这么巧挑方文和于钦下手?”

 

  前坐的张如菁面漏蔑笑,紧盯着橱窗内。“就是活贱料一个!想往上爬,管他是谁?”

 

  “你姐知道还气死?”

 

  “张如清聪明绝顶,会不知道吗?”提起那个姐,张如菁就更气愤:“所以才不告诉我在餐厅碰到于钦的事。”

 

  “什么意思?”

 

  “哼!巴不得于钦被狐狸精勾去,方文才能死心,张如清的心思瞒得了谁?”

 

  “小优...没有...”

 

  高丽丽试图解释,却换来张如菁的怒火。“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老帮她说话!别忘了,你整天吃谁的喝谁的,谁赏你爸饭吃!”

 

  “哈哈...丽丽,不听菁菁的话,你们高家可就啃不到骨头喽!”陶晴嘲笑附和。

 

  “现在怎么办?”黄玉敏凑近了前面的女人。“要不要去教训教训她?”

 

  “教训她还需要自己动手吗?再说,还是别打扰人家调情。”张如菁冷笑着踩下油门。“去玩咱们的!”

 

  晚市才开,用餐的客人还不太多,不急不躁的毛小优站在台旁等待。方文来回翻看菜单,仿佛并没有什么食欲,望向窗外久久不语。

 

  “先生是等客人来,还是需要慢慢研究?”放下点菜托板,毛小优礼貌建议。“我还是过会再来!”

 

  “这么没耐心,还做服务行业!”

 

  “对不起,本店只是工薪消费,如果想要五星级专人服务,请出门右拐向前五百米,香雪海大酒店。”

 

  靠向卡座,方文缓缓转过头,她的笑虽是出于职业需要,相比之下却如冰雪消融的柔和。从眸子里开出的红莲,仿佛绽放独有的娇媚。冷峻的脸庞藏好莫名悸动,他抱起臂膀反问:“救了你的命,难道不值得让你专人服务吗?”

 

  “说的对!”没有反驳,毛小优垂下头再次拿起点菜板。“请问先生要吃点什么?是不是和午餐一样,一杯清水?”

 

  “虽然只是杯清水,你可没少收!”

 

  “请稍等,你的清水马上送到!”

 

  没再多说,收了菜单的毛小优向厨房门口走。在饮水机接水时,隔栅门后的王左左,满带歉意吞吞吐吐开了口。

 

  “我那天...只是和香香看了电影,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啊?”没有闲心的毛小优随口鼓励。“再接再厉!”

 

  “帮我跟她说一声,我们不合适!”

 

  “自己的事自己说!”

 

  “毛小优,那你还老是撮合?”

 

  “怕你将来打光棍!”

 

  端着托盘,在王左左不满声中,毛小优回到客人身旁。把水杯轻推至他面前后,她怀抱托盘微微鞠躬。

 

  “你的清水,请慢用!”

 

  “站住!”方文转动着温热的杯。“你和他看上去很熟?”

 

 文学

  “像你这样的成功人士,也有打听别人隐私的爱好吗?”

 

  “只是好奇,第二次见面就搂搂抱抱,会不会显得太随便?”

 

  “如果看谁不顺眼,其实完全可以避免,不用每次冷嘲热讽。方先生,看轻别人的同时,也失了风度!”转过身的毛小优表情淡淡。

 

  “我是生意人,欠债还钱!至于人情,如果要还,就在我无聊的时候,忍耐一下!”

 

  “不知道欠你的人情,怎样才算还清?”

 

  “这可不好衡量!”

 

  那副没底线又无赖的样子,可比于钦有过之无不及,毛小优沉口气,干脆说清楚。“相信你不是没完没了的人!”

 

  “简单点!”方文满意点头。“三月期限,午餐每天准时送到金融大厦三十五楼。其他的算是附加条款,到时看我心情,不得拒绝!”

 

  “午餐没问题,其他的包括什么?”毛小优谨慎问。

 

  “放心!我对没情趣的女人,没兴趣!”

 

  “好,一言为定!”

 

  “就从今天开始!”方文掏出钱包丢下两张纸币。“买单!”

 

  站起来的方文走到面前,毛小优分明看到他目光中闪过的得意,望着那大摇大摆离开的背影,她竟有些后悔与恐慌!

 

  ...

 

  HANNI酒吧

 

  车钥匙丢给侍应生,穿着火辣的张如菁带着姐妹有说有笑进门,引来不少狂蜂的口哨。舞池内烟雾缭绕灯光闪烁,年轻男女随激情节奏尽情摇摆。环绕在四周的卡座上,则是动荡西歪的俊男靓女暧昧调情。

 

  “稀奇嘿!今天张公子身边空空荡荡,怎么没有美女陪啊?”

 

  张如君白色T恤的大片烫钻在射灯下晃人眼,他向两边拨动不短的头发,不以为意的脸上带着天不怕地不怕的嚣张。“本公子口味变了,找不到新鲜的小妞,还不如跟兄弟们玩!”

 

  “上次那悦悦不是挺纯的吗?”

 

  “纯个屁!衣服一脱,ma的,比我还老道!”

 

  “哈哈...原来是张公子被玩了!”

 

  一群男人笑得龌龊下流,跟在张如君后头混饭吃的华子吹响口哨,用刻满花臂的手肘捣着他。

 

  “哎哎...来了几个美女!”

 

  “是吗?”张如君喝着啤酒不经意回头。“滚!那是我姐!”

 

  那声吼叫传到张如菁的耳朵,她扭动着杨柳腰,背着精巧的肩包向他们走来。

 

  “这么巧啊!”

 

  “你怎么来了?”讨好的张如君站起来,摆着手让人腾出空位。“进去点,快给我姐让位!”

 

  “美女们,来喝一杯?”

 

  华子嬉皮笑脸的调戏着陶晴和黄玉敏,她们本就玩得开,几个二十出头坏坏的男人风华正茂,让黄玉敏直流哈喇子,魅惑地陷入卡座。“臭弟弟!”

 

  而高丽丽不光穿着保守,看见她们与那些男人搂搂抱抱,紧张地拒绝拉扯。“不不,我不会喝酒!菁菁姐,我还是到外面等你们!”

 

  “是真纯还是装纯啊?”华子搂着陶晴问。

 

  “人家可是没见过世面的良家妇女!说不定还是处!”

 

  “哎呦...这可适合张公子!”

 

  听到这话张如君两眼放光,上下打量着高丽丽,伸手就把她拉进怀里。“二姐可真够意思,我喜欢!”

 

  “你干嘛?我还是出去...”

 

  “外面多没意思,我陪你不好吗?”

 

  快吓哭的高丽丽,不停挡回张如君不安分的手。可他哪有放过的意思,不光力气越来越大,还愈加放肆。视若无睹的张如菁举起酒瓶,大声喊着:“今晚我请客,大家随意嗨!”

 

  “干杯!”

 

  “老头子解了你的禁?”张如君擒住抗拒的女人,趁空问向张如菁。“救济下弟弟呗!”

 

  “你还用得着我救济?找老妈撒个娇,钱不就有了吗?”

 

  “姐啊这招不管用了,老头子看得死死的!”

 

  “丽丽,去外面等!”放下酒瓶,张如菁命令。

 

  流着泪的高丽丽像似得到特赦,单手捂住胸口,一手下扯被掀起的裙角。慌忙逃窜间,被张如君薅住上衣,气恼的他露出凶狠眼神。“我没让你走,你干嘛去?”

 

  “还想不想要钱了?张如君!”

 

  在张如菁的威胁下,他悻悻放手后,还下流地伸了把咸猪手。“看样子,二姐你这钱不白给啊?”

 

  “我像慈善家吗?只要你帮我教训个狐狸精,钱有的是!”

 

  “狐狸精?你算是找对了人,这是我强项啊!”

 

  “但是,你不能露面,安排好人等我消息,我可不想招来于钦的恨!”

 

  “包在我身上!二姐,合作愉快。”张如君递上啤酒。“刚才的清纯小美女...”

 

  “她啊有的是机会!高兴怎么耍就怎么耍!”

 

  接过酒,不怀好意的兄妹清脆碰瓶,一拍即合。

 

  “够意思!干杯!”

本文标签:同桌罚我夹震蛋器憋尿

上一篇:黑人巨茎大战中国美女:撞着hhh

下一篇:我被公满足舒服爽视频*吃饭时还在她身体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