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小说)全章节阅读

2022-02-19 16:58: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刘伯举听到这话,陷入沉思,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脸激动的说: “你是说这事和欧阳慕青有关系?” “你觉得呢?” 薛文凯不答反问。 刘伯

    刘伯举听到这话,陷入沉思,随即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一脸激动的说:

 

    “你是说这事和欧阳慕青有关系?”

 

    “你觉得呢?”

 

    薛文凯不答反问。

 

    刘伯举郑重其事的思考一阵后,出声道:

 

    “我觉得也是,她和宋月娥走的很近,这事极有可能……”

 

    说到这,刘伯举像是猛的想起什么似的,急声说:

 

    “老弟,那事宋月娥那贱.女人胡言乱语冤枉人的,我可没有乱来!”

 

    看着刘伯举一脸心虚的表情,薛文凯越发认定他的判断没错。

 

    刘伯举刚才那番话说的郑重其事,其实应该反过来听,才是真实情况。

 

    宋月娥还是有几分姿色,刘伯举极有可能想乘人之危将她拿下,但却遭遇了拒绝。

 

    刘伯举在一怒之下,便将她女儿撵出医院。

 

    宋月娥受此打击,万念俱灰,这才想要跳楼轻生的。

 

    如果按照这逻辑,将事情一捋,便顺理成章了。

 

    薛文凯两眼紧盯着刘伯举,久久没有出声。

 

    做贼心虚!

 

    刘伯举将薛文凯的表现看在眼中,心里很有几分没底,硬是从嘴角挤出一丝笑意,道:

 

    “老弟,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有什么事直说无妨!”

 

    薛文凯两眼紧盯着故作镇定的刘伯举,沉声道:

 

    “刘院长,无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都要将其处理好,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这之前,两人一直称兄道弟。

 

    薛文凯突然称呼刘伯举的职务,让他心里很有几分没底。

 

    “老弟,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刘伯举故作镇定的说,“事情我已经说了,你不会信不过老哥吧?”

 

    薛文凯鄙夷的扫了刘伯举一眼,沉声道:

 

    “我信不信,无所谓,关键厅.长信不信。”

 

    “你觉得,以厅.长的个性,这事若是查实了,他会绕得了你吗?”

 

    看着一脸阴沉的薛文凯,刘伯举的脸色都变了,急声道:

 

    “老弟,这事关系重大,你可一定要帮帮我!”

 

    此时,刘伯举再也顾不上伪装了,直接和薛文凯摊牌了。

 

    若不是有把柄在刘伯举手中捏着,薛文凯绝不会管他的事。

 

    虽说刘伯举手中没有他和宋悦在一起的证据,但何启亮本来就有所察觉,他若是过去一说,后果不堪设想。

 

    “老哥,要想我帮你,你首先得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薛文凯一脸阴沉的说。

 

    不管怎么说,薛文凯都要先拿到刘伯举乱来的证据,将主动权牢牢在自己手里。

 

    刘伯举不是傻子,这事关系重大,一旦败露,后果不堪设想。

 

    薛文凯见刘伯举满脸犹豫,久久没有出声,沉声道:

 

    “既然老哥信不过我,那就算了!”

 

    说到这,薛文凯伸手端起茶杯,颇有几分送客之意。

 

    刘伯举意识到他如果再不开口,可就没机会了。

 

    想到这,刘伯举将心一横,出声道:

 

    “老弟,你我是兄弟,我也不藏着掖着了。”

 

    “那天晚上,我喝了点酒,一时鬼迷心窍,便去了病房……”

 

    刘伯举无奈,只得将事情的经过含糊其辞的说了一遍。

 

    薛文凯猜测的一点没错,刘伯举见色起意,想要用孩子来威胁宋月娥就范。

 

    谁知宋月娥并不为之所动,不但当面拒绝,还将他斥责了一顿。

 

    薛文凯怀恨在心,次日便让血液科主任曹刚撵宋月娥母女走人。

 

    听完这番话,薛文凯抬眼看向刘伯举,一脸阴沉道:

 

    “老哥,你真是糊涂,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呢?”

 

    “这事若是捅出去,你不但保不住院长之职,还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

 

    刘伯举听到这话,彻底傻眼了,急声道:

 

    “老弟,你言重了吧,我又没那什么,怎么可能坐牢呢?”

 

    刘伯举话里的意思非常明确,他并未采取强制手段,绝不可能坐牢。

 

    薛文凯嘴角露出几分阴冷的笑意,心中暗道:

 

    “你的套路如此熟练,绝不是初犯,若是以此追究下去,你不进去才怪呢!”

 

    这话薛文凯心里有数,绝不会当着刘伯举的面说出来。

 

    “老哥,厅.长初来乍到,老话说得好,新官上任三把火。”

 

    薛文凯一脸阴沉的说,“宋月娥跳楼事件在全省产生巨大影响,他如果知道这当中另有隐情,你觉得他会饶了你吗?”

 

    刘伯举听到这话,脸色都变了,急声问:

 

    “老弟,那我该怎么办呢?”

 

    这一刻,刘伯举真害怕了。

 

    他只是个小小的院长,朱立诚作为卫生厅.长,要想收拾他,可谓易如反掌。

 

    薛文凯并未回答薛文凯的话,而是满脸凝重的故作思考状,伸手拿起一支烟叼在嘴上。

 

    刘伯举见状,连忙掏出打火机,啪的一声,帮他点上火。

 

    薛文凯对刘伯举的表现很满意,猛吸一下,喷吐出一大口浓白色的烟雾。

 

    刘伯举一脸巴结的看向薛文凯,期待着他口中说出金玉良言来。

 

    薛文凯觉得谱摆的差不多了,沉声说:

 

    “老哥,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事的关键因素在宋月娥,你只要封住她的嘴,便没事了。”

 

    刘伯举听到这话后,眼前一亮,连连点头称是。

 

    片刻之后,刘伯举轻哦一声,低声问:

 

    “老弟,你说宋月娥会不会已将这消息告诉欧阳慕青了?”

 

    宋月娥虽和朱立诚有过接触,但她绝不可能将这消息告诉对方。

 

    欧阳慕青出资帮妞妞做手术,宋月娥和她之间较为熟悉,极有可能将这消息透露给她。

 

    薛文凯抬眼看过去,沉声道:

 

    “可能性不大,她极有可能提及过这事,但绝没有和盘托出。”

 

 文学

    刘伯举听到这话,一脸不解的看过去。

 

    “老哥,你真是当局者迷!”

 

    薛文凯见状,沉声道,“厅.长如果知道这事,还会和你如此客套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

 

    “老弟,你说的没错。”

 

    刘伯举深以为然道,“我必须尽快采取补救措施,否则,只怕就来不及了。”

 

    薛文凯轻点一下头,对他的说法表示认可。

 

    “老弟,我先走一步。”

 

    刘伯举急声说,“等这事完了,我请你吃喝玩乐一条龙。”

 

    薛文凯连声道谢,亲自将刘伯举送出门去。

 

    回到办公室,薛文凯在老板椅上坐定,心中暗道:

 

    “姓刘的,你的把柄可比老子的劲爆多了,下次再敢得瑟,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刘伯举出了卫生厅的办公大楼后,驾着车向着儿童医院疾驰而去。

 

    听到薛文凯的话后,刘伯举充分意识到这事的严重性,因此,不敢有丝毫怠慢。

 

    叮铃铃,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电话是吴骏打来的,何厅.长让他过去一趟。

 

    这两天薛文凯格外**何启亮的动静,接到电话后,立即赶过去。

 

    何启亮见薛文凯过来后,起身相迎。

 

    在会客区的沙发上坐定,何启亮掏出烟盒,拿一支叼在口中,随即将其扔过去。

 

    薛文凯顾不上拿烟,连忙探过身去,帮何启亮点上火。

 

    何启亮轻点一下头,以示谢意。

 

    薛文凯见状,满脸微笑,也点上了一支烟。

 

    何启亮看似随意的问:

 

    “文凯,你对于昨天的厅.长办公会怎么看?”

 

    薛文凯略作思索,低声道:

 

    “厅.长,那位可能要有所动作,否则,不可能如此安排。”

 

    “说说看!”

 

    何启亮轻弹一下烟灰,沉声道。

 

    薛文凯略作思索,低声说:

 

    “他让黄厅和刘厅摸底各大医院专家号的挂号情况,分明是另有用意。”

 

    “至于假疫苗事件,更是亲自主抓。”

 

    “这两点都非同寻常,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何启亮听后,轻点一下头,表示赞同。

 

    “这两件事你都上点心,多加**。”

 

    何启亮一脸正色道,“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及时向我汇报。”

 

    薛文凯听后,连声点头答应下来。

 

    见何启亮没有其他交代,薛文凯便站起身来告辞走人了。

 

本文标签:公交车扒开稚嫩挺进去小说

上一篇:JK白丝没脱就开始啪啪(校草H灌满)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新白洁w性荡生活 学校图书馆学长腿上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