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性奴乳环奶牛校花|老头巨大粗长挺进校花体内

2022-03-07 09:27: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陈东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欧阳明的态度,我总觉得有些反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直在极力掩饰些什么。” 旺财插话:“老板,你的意思,欧阳明的

   陈东闻言点了点头,随后,若有所思地说道:“欧阳明的态度,我总觉得有些反常,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直在极力掩饰些什么。”

 

    旺财插话:“老板,你的意思,欧阳明的手脚不干净?”

 

    陈东嘴角上扬,旺财说到点子上了。

 

    今天他到此的目的,只是单纯地站在胜利者的角度来通知一下欧阳明,顺便故意刺激一下他,看看能不能抓住他的把柄。

 

    因为人在盛怒中最容易犯错。

 

    可陈东看到的并不是这样。

 

    欧阳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低三下四地乞求,想从他手里高价买回欧阳集团的股份。

 

    显然不符合情理。

 

    陈东就是一只老奸巨猾的小狐狸。

 

    欧阳明聪明反被聪明误。

 

    或许是看到陈东太年轻,认为只是在资金上输了。

 

    又或者,打蛇打七寸,旺财意外拿下欧阳集团的控制权,欧阳明一看到股权证明真的急了,才会露出马脚。

 

    还真是天意弄人!

 

    没想到这次误打误撞,随身带着的录音笔,不但录下了欧阳飞的认罪经过,居然还抓住了欧阳明这条大鱼。

 

    这也和陈东一开始的想法不谋而合,既然要送他们进监狱,那么一家人就应该整整齐齐。

 

    听到旺财的话,陈东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接着说道:“这件事我会交给朱悦华来做,她的金立丰证券公司需要一个壳,以她的关系网,再加上李小曼这个闺蜜,我想,找几个专业会计不是什么难事。”

 

    旺财此时也回过了味,心里佩服得要死。

 

    不愧是老板!

 

    还真是老奸巨猾,不!应该说英明神武才对。

 

    旺财小心翼翼地瞥了陈东一眼,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还好,还好,就差那么一点,就将心里最真实的想法脱口而出。

 

    要是被陈东听到,还不得扒了他的皮?

 

    旺财今天也算真正见识到了陈东的另一面。

 

    心思缜密,逻辑清晰,这样的人已经十分可怕了,可陈东倒好,不骄不躁,步步为营,布置出一个个陷阱。

 

    和陈东为敌?

 

    旺财缓缓摇了摇头,心里都替这些人感到悲哀,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的生物嘛!

 

    正想着这些,耳边传来陈东的声音,“旺财,回去准备一下,带几个人随我一起去一趟宝岛省,那边的韭菜也该收割了。”

 

    “好的,老板!”

 

    旺财恭恭敬敬应了一声。

 

    他心里忽然有些庆幸起来,还好自己当初选择跟在陈东身边混,这或许,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另一边。

 

    陈东几人走后。

 

    在心理和精神双重压力下,欧阳明再也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对一旁哭哭啼啼的母子两不闻不问。

 

    “妈,窝,港觉,脸桑,没有自觉了,好...疼......”

 

    欧阳飞捂着肿胀的脸,说话都在漏风。

 

    “儿子,不哭,妈带你去看医生,现在就去。”

 

    曲婉婷出言安慰着自己的儿子,回头一瞥欧阳明,气得她浑身颤抖。

 

 文学

    “欧阳明,我曲婉婷真是瞎了眼,当年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怂货,还好老娘没把这一亿交给你,你根本就不算个男人。”

 

    说着就要带欧阳飞离去。

 

    如遭雷击......

 

    曲婉婷的一番话瞬间就让欧阳明清醒了过来。

 

    一亿港币。

 

    对对对,老子还有钱,还有一亿港币,老子还能东山再起。

 

    一想到这些,欧阳明就像一名输光了全部家产的赌徒,输红了眼。

 

    他双眼通红,眸子里布满猩红的血丝,就这么死死地盯着曲婉婷,而后一字一句地说道:“没有我的允许,你俩哪都不许去。”

 

    “给我进来。”

 

    像拖死狗似的,将曲婉婷拖进董事长办公室,任由曲婉婷如何踢打,又哪里能抵挡得了男人的力气。

 

    欧阳飞傻了,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不敢动弹,似乎脸上的疼痛,也没有眼前这一幕,来得刺激和震撼。

 

    “放开我,欧阳明,你这个疯子,你弄疼我了,放开,再不放开我要叫人了。”

 

    “啪!”回答她的一巴掌,以及冰冷的一句“给老子闭嘴!”

 

    曲婉婷有些懵,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下,“老娘要跟你离婚,必须离婚。”

 

    “爸,你疯了?”

 

    “给我住口,你也给老子进来。”

 

    欧阳明满含杀气的目光,朝欧阳飞一瞪,欧阳飞打了个冷战,而后身体不由自主地一步步朝办公室走去。

 

    他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

 

    或许从小到大,从没有看见过父亲如此的眼神。

 

    这种眼神,如同死尸一般,空洞,冰冷,毫无感情色彩。

 

    几分钟前,还扮演着慈父,好丈夫的角色,一转眼,就变得如此陌生。

 

    这样的变化,别说欧阳飞没见过,和他相处二十年的曲婉婷,同样没见过。

 

    沉默。

 

    三人如铜铃般的眸子,互相盯着对方,彼此甚至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

 

    气喘如牛,胸口也因情绪的激动而上下起伏着。

 

    过了足足有一分钟。

 

    似乎冷静了不少,曲婉婷率先开口,然而她说的却不是离婚,“老公,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这样,我好害怕......”

 

    到底是相处了二十年的夫妻。

 

    丈夫忽然间的变化,令曲婉婷手足无措,可静下心来细细一想,也能看出欧阳明的反常。

 

    欧阳飞脸色红润,充血,倒不是因为气色好,心情好,而是被陈东打的。

 

    此时看上去,脸颊都开始浮肿。

 

    欧阳明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听上去有些嘶哑,“小飞,看在咱们父子多年的份上,你现在去警署自首,将你撞人逃逸,并找人顶缸的事,原原本本告诉皇家警察。”

 

    话音刚落。

 

    “爸,我会坐牢的。”

 

    “欧阳明,你疯了?”

 

    两道声音,几乎不分先后。

 

    欧阳飞瞪大了眼,不敢置信,这是自己父亲说的话。

 

    曲婉婷更不相信,眼前的男人如此的陌生,刚才打自己的事暂且不提,这是陪伴自己二十年丈夫说的话,让儿子去坐牢,虎毒还不食子呢?

 

    欧阳明冷哼一声,轻蔑地扫了曲婉婷一眼,语气笃定道。

 

    “我这么做,是为了救儿子。”

 

    “欧阳明,到底怎么回事,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曲婉婷的态度看起来更加坚决。

 

本文标签:老头巨大粗长挺进校花体内

上一篇:御宅屋自由阅读在线|么公的好大弄得我欲罢不能

下一篇:把清冷禁欲做哭H|被老校工强占完又被公强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