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开档情趣内衣无码视频(妺妺好敏感)最新章节列表

2022-03-17 09:09: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但是从许泽雨和陆熙雯的伤势来看,很显然,根据顾晨刚才还原的情况,似乎许泽雨处在绝对的劣势。

而且顾晨从许泽雨身上的伤口来看,也能发现,许泽雨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但是从许泽雨和陆熙雯的伤势来看,很显然,根据顾晨刚才还原的情况,似乎许泽雨处在绝对的劣势。

    而且顾晨从许泽雨身上的伤口来看,也能发现,许泽雨几乎没有招架之力。

    尤其是刚才顾晨在众人跟前还原挥刀的动作,已经将水滴溅洒在背后薄纸上,而且位置基本和陆熙雯的睡衣后背和肩上几乎没有太大区别。

    “原来是这样。”沉默许久的王警官,也是不由分说道:“可能房间内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凶手,而陆熙雯口中的凶手,似乎压根就不存在。”

    “不是不存在,或许凶手就是她陆熙雯自己,她贼喊抓贼。”卢薇薇也是插嘴说。

    原本大家还在因为凶手的踪迹而苦恼,可现在看来,似乎这种情况也能有一定解释。

    顾晨收回手机,也是来回走上两圈后,说道:“虽然从理论上看,凶手在与许泽雨和陆熙雯连续打斗之后,却并没有留下任何踪迹,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

    “如果说,凶手是个反侦察高手,善于清理自己留下的痕迹。”

    “但是在这种复杂情况下,尤其是在夜晚,我就不信凶手能够在打斗过程中仓皇而逃,并且没有留下一点问题,这显然存在猫腻。”

    “陆熙雯,一定是陆熙雯。”王警官甩了甩手指。

    老王同志现在对陆熙雯的怀疑,也更加坚决:“你们想想看,现场什么情况,完全都是出自陆熙雯她自己的讲述。”

    “凶手什么样子,她说没看见,可听她这口气,凶手是在跟她丈夫许泽雨打斗之后,捅伤了许泽雨,又跟陆熙雯打斗。”

    “然后在发现情况不可控的时候,这才仓皇的逃离,逃离过程中,总能留下一点蛛丝马迹吧?”

    “但是很可惜,一点都没有,这就说不过去吧?”

    “嗯。”一直默不作声的高川枫,在听完几人的讲述之后,也是默默点头,插嘴说道:

    “如果按照你们这种分析,那么凶手留下痕迹是必然的,你们想想看,陆熙雯和她丈夫许泽雨,都在现场留下那么多凌乱的痕迹,凶手怎么可能就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呢?”

    “如果是这样,那只能说明,陆熙雯口中的凶手,或许根本不存在,这一切都只是陆熙雯在演戏而已。”

    “没错。”见大家都已经统一了意见,顾晨也是发表看法道:“其实房间里的每处角落,我都有认真检查。”

    “包括水池,还有地下车库,但是这些地方,跟陆熙雯所说的情况有很大出入。”

    “凶手既然是仓皇逃走,那么又怎么会在逃走的同时,将现场痕迹擦拭干净呢?所以我认为,陆熙雯在撒谎。”

    “可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卢薇薇表示不解,继续说道:“她才跟许泽雨结婚,却又要至许泽雨于死地,难道说,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出现了问题?”

    “我觉得也是。”顾晨默默点头,也是道出自己的想法:“其实,从那天婚礼就可以看出。”

    “就如卢师姐所说的那样,陆熙雯原本不应该跟刘洋见面,但是他们两个还是见面。”

    “而且当初陆熙雯离开刘洋,似乎也带着一些主观情绪,也就是,她或许知道,刘洋在江北那头的处境都是摆谁所赐,但是她装疯卖傻,故意跟刘洋产生矛盾。”

    “对,这种情况,完全是有可能的。”卢薇薇上前两步,也是赶紧解释:

    “首先,刘洋经常被混混骚扰,这点肯定跟许泽雨脱不了关系,但是当时许泽雨跟刘洋之间,显然有着许多矛盾。”

    “因为刘洋在学校的时候,特别出风头,也曾经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教训过许泽雨,篮球场上就是最好的例子。”

    “所以,许泽雨找人报复刘洋,这说的过去,而且许泽雨当时也在追求陆熙雯,显然这样一来,刘洋的精力就不在陆熙雯这里。”

    “而且还会因为各种频繁的进出派出所,导致人设崩塌,朝着负面人设发展下去。”

    顿了顿,卢薇薇抬头看着大家,又道:“还有就是,陆熙雯她真的不了解刘洋吗?我看未必。”

    “跟刘洋相处这么久时间,尤其都在学校,刘洋的为人,她应该是最清楚才是。”

    “但很可惜,她却在刘洋最困难的时候,选择疏远刘洋,这让刘洋寒心。”

    “她这样做,显然是想借此机会,摆脱刘洋,跟许泽雨在一起。”

    “可能是吧。”听闻卢薇薇的分析,顾晨双手抱胸,也是若有所思: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这个陆熙雯,的确看上去很不简单。”

    “她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才要对新婚丈夫痛下杀手呢?还是因为其他什么原因?”

    “我们现在也并不好判断啊。”王警官随意找了张凳子坐下,也是没好气道:“这毕竟是我们目前的猜测。”

    “当然,现场的情况,倒是可以将凶手指向陆熙雯,可是她的杀人动机,这需要去具体调查。”

    “不好。”顾晨突然想起什么,忙道:“如果陆熙雯的目的是杀掉许泽雨,那么许泽雨没死的话,陆熙雯的杀人行为岂不是被暴露?”

    “而且两人好像好都在同一所医院。”卢薇薇也恍然大悟。

    王警官眸子一瞪,赶紧道:“得立马通知小袁,让她小心陆熙雯,可千万不要让陆熙雯单独和许泽雨待在一起,否则那许泽雨就完蛋了。”

    “我……我打电话。”见情况紧急,卢薇薇立马掏出手机,开始拨通袁莎莎电话号码。

    没过多久,电话接通,卢薇薇直接小声问道:“小袁,你现在说话方便吗?”

    顿了顿,卢薇薇看向周围几人,随后又对电话道:

    “小袁,你给我盯住陆熙雯,没错,根据我们从现场调查情况来看,可能凶手就是陆熙雯。”

    “所以,我们现在怀疑,陆熙雯肯定会对许泽雨不利,如果许泽雨没死,那就是对陆熙雯的最大威胁。”

    “因此,陆熙雯一定会利用一切手段,将许泽雨杀害。”

    “而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给我死死盯住陆熙雯,尤其是陆熙雯接近许泽雨的时候。”

    话音落下,卢薇薇短暂的安静了几秒,这才嗯道:“对,你给我盯住咯,我们马上过来支援,嗯,好,就这样,一会儿联系。”

    挂断电话,卢薇薇也是神情紧张道:“小袁说,陆熙雯正在接受伤口清洗之后,已经待在病房内休息,而许泽雨目前已经接受手术,转入ICU病房。”

    “我们现在过去。”顾晨感觉,目前的情况刻不容缓,现在对于陆熙雯来说,似乎已经到达魔怔的地步。

    要知道,陆熙雯如果真是凶手,那么他突然捅伤自己的丈夫,并且要至自己的丈夫许泽雨于死地。

    那么此刻的陆熙雯,思想上肯定已经到达了一个极端的表现。

    人在极端恐惧,或者思维短路的情况下,原则上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的出来。

    顾晨跟检测室里的高川枫简单交代几句后,便带着卢薇薇和王警官,继续火急火燎的赶往医院。

    ……

    ……

    江南市人民医院。

    此时已经是凌晨4点30分。

    眼看天就快亮了,整个街道上,车辆也并不算很多。

    当顾晨几人匆匆赶到的同时,袁莎莎已经站在一处病房门口,对着顾晨几人招招手。

    有了之前卢薇薇的电话提醒,袁莎莎现在一刻也不敢离开陆熙雯。

    表面上,袁莎莎表示自己是保护陆熙雯而留在病房,但实际上,是替大家监视陆熙雯的一举一动。

    毕竟从目前的重重迹象来看,陆熙雯似乎有很大可能就是凶手。

    因此,看住陆熙雯十分有必要。

    “顾师兄。”见顾晨带人走到跟前,袁莎莎也是上前两步,整个人显得异常疲惫。

    “陆熙雯呢?”顾晨问。

    袁莎莎指了指后排的病房,说道:“在病房。”

    “她来这里之后,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卢薇薇问。

    袁莎莎想了几秒,这才说道:“异常倒是没什么异常,只是她不让同志家属,怕家里人担心,说是等她老公许泽雨度过安全期后,再通知家人,免得家人担惊受怕。”

    “还有呢?”王警官也问。

    “没有了。”袁莎莎也是摇摇脑袋,表示只有这些。

    顾晨透过病房大门上的透明玻璃,瞥了眼病房内躺在床上的陆熙雯,这才对着大家简单交代几句后,轻轻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间病房一共四张床位,但是目前只有陆熙雯一个人躺在里头。

    此刻的陆熙雯,闭目养神,似乎早已陷入沉睡。

    袁莎莎凑到顾晨耳边,也是小声提醒:“医生给她缝好了伤口,护士也帮她打完吊瓶,现在估计是太累了。”

    “知道了。”顾晨闻言,也是默默点头,这才缓缓走到陆熙雯窗边。

    似乎是听见了一些动静,陆熙雯缓缓睁开双眼,这才带着虚弱的口吻问顾晨:

    “顾警官,是我老公许泽雨有消息了吗?”

    顾晨不太清楚这边的情况,于是看了眼袁莎莎。

    袁莎莎赶紧回道:“你丈夫许泽雨,目前已经接受手术治疗,听刚才给你输液的护士说,总算保住了性命。”

    “但是就目前来情况来看,仍然非常危险,已经转入ICU病房,重点看护。”

    “那就是说,我老公许泽雨还活着?”陆熙雯有气无力道。

    袁莎莎默默点头:“还活着。”

    “呼!”听闻袁莎莎说辞,陆熙雯幽幽的叹口气,也是闭目养神。

    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完全透支,因此现在连说话都显得有些疲惫。

    顾晨见此时的陆熙雯,身体的确非常虚弱。

    加上现在已经是深夜,如果这个时候再来问话,那么陆熙雯完全可能找借口需要休息而搪塞过去。

    想想之后,顾晨感觉,目前并不是一个合适的谈话时间。

    感觉可以等天亮之后,陆熙雯的精力完全恢复之后,再来问话也不迟。

    “那你先休息,这里有我们保护你,你不用担心。”顾晨说。

    陆熙雯默默点头,也是感激着说道:“谢谢你们,谢谢。”

    回头瞥了眼众人,顾晨又道:“卢师姐,王师兄,小袁,要不你们先回去休息,陆熙雯这里有我看着。”

    “也行吧。”王警官打着哈欠,感觉今晚睡的断断续续,已经让自己耗尽了精力。

    现在也迫切需要找地方好好休息。
 

 文学

    而袁莎莎也同样如此,从春溪湖畔,跟着救护车一起来到医院。

    现在就一直根据顾晨的要求,守在陆熙雯身边,时刻保护着陆熙雯,并且实时跟顾晨这边保持沟通。

    要说袁莎莎也是个兢兢业业的警察,没有顾晨的允许,她根本不敢闭眼休息,就这么一直值守在医院。

    现在整个人也是昏呼呼的,感觉站着都能睡着。

    顾晨来这接自己的班,袁莎莎也是松上一口气,没精打采的说道:“那就有劳顾师兄了。”

    “卢师姐也回去休息吧。”顾晨说。

    卢薇薇摇摇脑袋:“我要留在这里陪你,再说了,这里最少需要两个人,你但凡离开,我都能耐一直守在病房。”

    顾晨也看得出,卢薇薇是有意留下来陪伴自己,想想自己身边也需要人手。

    于是顾晨果断答应道:“那行,卢师姐留在这里陪我值班,王师兄和小袁回去休息。”

    简单安排好工作后,大家各自散开。

    卢薇薇和顾晨,一人找了一张床铺,躺在一旁休息。

    卢薇薇是倒下之后便呼呼大睡,但顾晨得保持足够的清醒,以防止陆熙雯有意外发生。

    因此,整个晚上,顾晨都不敢有丝毫懈怠,闭眼的同时,也只是轻睡过去。

    ……

    ……

    翌日清晨,温暖的阳光从窗外照射在顾晨的脸上。

    顾晨微微睁开双眼,第一时间看了眼身边的陆熙雯。

    此刻的陆熙雯,似乎也睡得很死。

    如果不是昨晚的现场勘查,顾晨很难想象,睡在病房当中,疲惫不堪的陆熙雯,竟然有可能是谋杀丈夫许泽雨的凶手。

    当然,这还只是根据已知线索做出的推测,还需要对陆熙雯展开进一步调查。

    坐起身,顾晨扭动胳膊,这才穿好鞋子,将临床的卢薇薇叫醒:

    “卢师姐,卢师姐。”

    “嗯?”卢薇薇嘟囔一声,睡眼惺忪的揉揉眼睛。

    看见面前的顾晨后,也是打了记哈欠,笑笑说道:“早啊顾师弟。”

    “卢师姐,这里有你看着,我去给你买早餐。”顾晨说。

    “好。”卢薇薇又是一记哈欠,赶紧拍了拍嘴,坐立其实。

    目光也是第一时间看向临床的陆熙雯。

    顾晨推开房门,走出病房,一路下楼之后,来到江南市人民医院的门口附近。

    这里有许多餐馆,卖早点的也到处都是。

    顾晨买了三瓶热牛奶,还有一些发糕和包子,这才匆匆赶回病房。

    路过病房楼下的草坪时,顾晨发现有道身影,从另一处走进了建筑视角,跟自己成相反方向。

    顾晨不由一愣,心里喃喃道:“这个人好像有点眼熟啊?难道是我们警队的同事?”

    缓慢行走,回想了几秒之后,顾晨这才又重新加快脚步,返回病房。

    此时此刻,陆熙雯也已经睡醒,卢薇薇正拿着病房内配发的一次性毛巾,在给陆熙雯洗脸。

    两人也是随意交谈。

    毕竟,参加过陆熙雯的婚礼,又帮助陆熙雯解决了前男友徐洋的事情。

    大家彼此之间,也变得有些熟悉。

    顾晨将热牛奶和早餐放在床头柜上,也是缓缓说道:“我们三个人的早餐已经买过来了。”

    “谢谢顾师弟。”帮陆熙雯洗完脸后,卢薇薇这才返回洗手间,简单的用随身携带的湿巾,给自己擦了擦脸。

    而另一头,顾晨直接将吸管插入牛奶,交到陆熙雯手里。

    陆熙雯脖颈上,套着护具,因此也不能扭动脑袋,只是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顾警官,真是麻烦你了。”

    “不客气。”顾晨说话之间,又将肉包和发糕递了过去,问道:“自己可以拿住吗?”

    “可以的。”陆熙雯微微点头,用右手接过早点说:“我的左手臂被划伤,但是右手还能活动。

本文标签:开档情趣内衣无码视频

上一篇:炕上玩乡下姪女:拨开了她的内裤 手指伸总裁

下一篇:2022最好看(东北大通炕肉乱3伦)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