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做爰小说很黄的小说 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2022-04-02 17:24: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别说新来的人,连个新来的鬼都没见着。 可偏偏小师叔脸带微笑,胸有成竹,活儿照样干,就是再不提这茬儿。 没奈何,李青心中的好奇,被勾搭起了十成。 当然,好奇归好奇,巡场

别说新来的人,连个新来的鬼都没见着。

 

    可偏偏小师叔脸带微笑,胸有成竹,活儿照样干,就是再不提这茬儿。

 

    没奈何,李青心中的好奇,被勾搭起了十成。

 

    当然,好奇归好奇,巡场、溜活儿是不敢耽误的。

 

    如今准备就绪,说话便要上场,李青压下所有心思,只观察台前的动静。

 

    此刻在场上倒二的,不是别人,正是孔芸龙和李芸杰哥俩。

 

    一波接一波的动静传来,李青看得很满意。

 

    尤其是孔芸龙,他算是一路看着这家伙走来的。

 

    从入班,到学艺,到登台,再到作死,然后死里逃生……如此反反复复。

 

    一众小辈,人数不少。

 

    但论对相声的灵性,孔芸龙绝对能排到前三。

 

    贯口一道,更是无人能出其右者。

 

    李青以前是这么看的,如今依然这么认为。

 

    曾经的“贯口王”,被身体硬件严重拖了后腿。

 

    如今经过小师叔一番归置,前后不过才几天工夫,他使出来的贯口活儿,便又多了几分味道。

 

    醍醐灌顶,瞬间功力大成,在相声门是不可能的。

 

    但是能这么快掌握节奏,便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不时,倒二的表演已近尾声,李青回头看小师叔,好确认无异,准备上场。

 

    谁料,胡炎此刻却正在跟主持人聊天。

 

    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主持人听完点头。

 

    台上的倒二刚好表演结束,主持人伴着掌声上台串词。

 

    而胡炎转身又招呼旁边的烧饼,同样咬了一番耳朵。

 

    不时,烧饼也点头,从上场口跑开。

 

    这架势,把李青原本压下去的疑惑,再次被勾搭起来。

 

    等小师叔回到身后,他直接问道:“师叔,怎么啦?”

 

    谁料,胡炎摇头笑道:“没事,安排一点特殊环节。”

 

    说完,又自顾自的皱眉琢磨。

 

    这让眼巴巴等着解惑的李青,心中无语。

 

    “唉,师叔,你变了!”

 

    台上已经完成报幕,再没时间多问,李青只能再再次压下心中的疑惑,稳稳的抬步登台。

 

    而胡炎则恢复了他风淡云轻的微笑,也紧紧跟上。

 

    台下的演出正式开始,烧饼也颠着他那一身肥肉,跑到了下场口。

 

    有了胡炎和李青的明确要求,再被后台的氛围一裹胁,如今下场口熏活儿的小辈多了不少。

 

    事情就是这样。

 

    如果大家都混着,那混着的人就会越来越多。

 

    如果大家都很努力,那努力的人也会越来越多。

 

 文学

    这就是氛围的魔力,让人不自觉的被它影响。

 

    而且如今不但对活儿的态度更认真,连所有人的形象都改善不好。

 

    即便不上台,还处在打杂阶段的小学徒,也不见了太过奇怪的发型,或是服饰。

 

    当然,烧饼不是来巡场的,他也不找别人,径直走到张芸雷跟前。

 

    “哥,跟我走。”

 

    张芸雷站起来,疑惑道:“去哪儿?”

 

    烧饼不答,拉着他的袖子,转身就走。

 

    不时,哥俩便来到了换衣间。

 

    这个地方,张芸雷平时是不来的,甚至还有意避开。

 

    原因无它,看多了心乱!

 

    “烧饼,你带我来这儿干嘛?”

 

    烧饼将门一关,嘴巴一咧:“师爷让你换大褂。”

 

    张芸雷疑惑道:“我换大褂做什么?”

 

    “师爷待会儿让你上场。”烧饼认真道。

 

    张芸雷顿时傻眼:“不是,他没跟我说过呀?”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是这么交待我的。他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烧饼双手一摊,很光棍。

 

    张芸雷一屁股坐在长凳上,脸色变得复杂。

 

    太突然了。

 

    这个小师爷果然是个让人讨厌的人,回回都搞突然袭击。

 

    可问题是,自己真的上台吗?

 

    再者说,上台去干嘛呀?

 

    烧饼一看师兄的表情,严肃着脸,压低嗓音道:“小张,我在台上等你。”

 

    心乱的张芸雷,抬头疑惑的看着烧饼。

 

    烧饼笑道:“这是师爷上台前,让我传给你的话,嘿嘿,学得像不像?”

 

    张芸雷懒得搭理这个神经大条的师弟。

 

    烧饼又道:“哥,你就换吧,在园子里,没人敢不听师爷的,他浑身都长满了心眼,谁不听话,他都有法子收拾谁。就拿我来说吧,我现在只要不听他的话,他就没收我的刺绣。你说,就这样一个人,谁能玩得过他?”

 

    虽然劝得完全牛头不对马嘴,但孔芸雷还是站起身,开始脱衣服。

 

    台上无小事,容不得半点马虎。

 

    打小学艺,也学规矩,这是刚入门时,师父就教过的规矩。

 

    师爷如今既然传了话,那他在台上就一定会往这个方向去铺排。

 

    等赶到了话口,自己却不配合上去,那造成的后果,大小不论,指定是坏的。

 

    当年的师父过得有多难,恐怕所有师兄弟中,无人有自己清楚。

 

    所以没得选。

 

    即便自己以后不上台,但这一场必须得上。

 

    因为德芸社的招牌立起来不容易,他不能让它因自己受损,让师父伤心。

 

    唉,说来说去,还是小师爷太坏了。

 

    别说不提前给自己打招呼,准备准备,甚至连让人传话,都挑他即将上台的时间。

 

    这边传完话,他那边人已经在台上了。

 

    根本连个缓冲的余地,商量的时间都不给自己留。

 

    上吧上吧。

 

    至于待会儿,怎么上这个台,上去干什么?

 

    张芸雷不管了。

 

    反正自己也是赶鸭子上架,被逼的。

 

本文标签: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上一篇:瑜伽老师一边说一边做可以吗 高质量的糙汉公路文

下一篇: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 我充满了力量你挺住了胸膛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