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乳峰高耸的美妇梅开二度 公车诗锦后续全文诗晴

2022-05-21 07:57: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你不是说你是走街串巷的货郎吗,挑上担子,走两步让我们看看?”韦志明思考了一.夜,终于想明白罗耀为啥让他跟宝林寺的住持借一根扁担了。

“快点儿,磨磨蹭蹭的干什

你不是说你是走街串巷的货郎吗,挑上担子,走两步让我们看看?”韦志明思考了一.夜,终于想明白罗耀为啥让他跟宝林寺的住持借一根扁担了。

    “快点儿,磨磨蹭蹭的干什么?”

    “哎,哎,好的,小人这就去挑。”刘满堂弯着腰,脚下一深一浅的走过去。

    所谓行家一伸手,就知有没有。

    这货郎挑担子,也是有技巧的,这一路走街串巷,没有一点儿体力是不行的,还有,需要掌握平衡,怎么省力等等。

    刘满堂走过去,倒是很熟练的把担子挑了起来,可是,仅仅是挑起来这么简单吗?

    这扁担两边箩筐里的货物重量并不一致,这才是真正考验他的地方。

    果不其然,刘满堂刚一站起身,就感觉后面的箩筐重量比前面的重多了,差一点儿后仰摔下来。

    不过,他反应很快,连忙一伸手扯住了前面箩筐上的绳子,不让扁担翘起来,同时另一只手也伸手稳住了后面的箩筐。

    这一手动作,反应,确实很熟练,像是一个常年挑担的货郎。

    “看清楚了?”罗耀低声对杨帆道。

    杨帆点了点头。

    韦志明在一旁,听到二人的对话,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两人说的什么意思。

    “走两步,再吆喝两嗓子!”罗耀双肘环抱胸口,大声命令道。

    “哎,长官。”刘满堂赶忙答应一声,在院子空地走了起来,一边走,一边喊道,“香烟,洋火,洋针洋线洋袜子,牙刷牙粉牙缸子喽……”

    “别停,继续走,继续喊,我让你停下,你再停下来!”罗耀继续说道。

    罗耀不喊停,那刘满堂只能挑着胆子在院子里转圈,并且不停的吆喝,搞的在斋堂礼佛的住持大师师徒俩都坐不住,心神不宁,好奇的跑出来一看究竟了。

    十分钟,二十分钟……

    “停!”

    足足半个小时,罗耀才出声喊了停。

    此时的刘满堂已经是气喘吁吁,腿肚子打颤,满头大汗,浑身都湿透了。

    “老虎,带刘满堂下去休息一下。”罗耀啥也没说,直接命令杨帆把人带下去了。

    “韦参谋,你怎么看?”

    “方组长,我眼拙,没看出什么来,挺正常的,那些货郎也都是这么吆喝的呀?”

    “确实没有太大的破绽。”罗耀点了点头。

    “那现在怎么办?”

    “别急,等老虎检查后再说。”罗耀呵呵一笑,一点儿都没有着急的意思。

    “检查,什么检查?”韦志明听了一头雾水,跟上来追问道。

    “阿弥陀佛,方施主这审讯方式别具一格。”老主持面朝罗耀,低宣了一声佛号。

    “大师谬赞了,此乃小道尔。”罗耀客气的回应一声,“打扰大师早课,罪过。”

    “无妨。”

    “请!”

    一杯茶还没喝上两口,杨帆就从外面掀开门帘走了进来:“这小子刚才挑担用的是左肩,我检查过了,左肩上红了一块,并无长时间承受重压而形成的老皮,还有,他那双脚地板虽然也有老茧,但是一个长时间挑担走路的人,老茧的厚度是完全不一样的……”

    “看来这个刘满堂的身份不一般呀。”罗耀嘿嘿一笑,放下茶杯。

    “组长,我觉得,就算咱们挑明了,他也不会说的,不如直接用刑吧?”杨帆建议道。

    “让他写一封信,就说我们会派人去随县解救他的妻儿,然后将他们接回来与他团聚。”罗耀吩咐道。

    “您这是逼他自己主动暴露?”杨帆眼睛一亮道。

    “对,如果真有刘满堂这个人,那他和妻儿一定都在鬼子特务机关手中,甚至有可能直接杀了,还是需要验证一下的,日本人不可能将认识刘满堂笔迹的人都抓起来,或者都杀了。”罗耀说道,“还有,刘满堂既然说他在宜城一带卖货,那么就应该有人认识他,这个也不难打听的出来,你去找一下江组长,让他利用咱们这边的力量调查一下。”

    “好的,我明白了。”

    不管这个“刘满堂”是谁,罗耀都不着急,时间拖得越久,露出的破绽就越多。

    他的那一套供词的确可以瞒过一些人,但瞒不过他,一个乡野村夫,绝没有这么条理的逻辑思维能力。

    情急之下,为了保命而撒谎,供出一个假身份,为了这个谎言,他必然要需要更多的谎言去弥补,就算他事先有准备,但还是会在谎言和行动中露出破绽的。

    “方组长,这个刘满堂真有问题?”

    “当然,他要真是一个被日本人胁迫来的向导,在那样的情形下早就吓傻了,还敢开口求饶,你觉得这是一个普通人的反应吗?”罗耀反问道,“这样的反应和胆识一般人是不具备的。”

    “倒也是,所有人都死了,就他一个活下来了,他说什么,都没有人证实。”韦志明点了点头。

    “等着吧,让人看好他就行。”

    ……

    173师师长钟毅壮烈殉国的消息,罗耀也接到了,这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死在抗日战场的上的国军将领还有很多,不管这些人过去怎样,但他们牺牲在抗日的战场上,他们都是英雄。

    接下来的三天,五战区主力部队将日军近是三个师团包围襄东平原,但由于敌人太强大了,五战区根本吃不下这么一大坨敌人,日军在包围圈内左冲右突,反而令五战区的部队吃了不小的亏。

    15日一早,木下稚水掀开了罗耀的帐篷,一双眼珠子红的吓人:“长官,我算出来了。”

    罗耀一骨碌的从行军床上爬起来。

    “真的?”

    “嗯。”

    “好,太好了!”罗耀兴奋莫名,他对这场仗打完之前破译不出日军的新密电码并不抱太大的心里期望。

    毕竟密电码破译有时候也需要一点儿灵感的,破译不出,也没有办法。

    “长官,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休息了……”说完,木下稚水就一头倒在罗耀的帐篷里,睡着了。

    人睡着了不要紧,他演算的公式都在,其他人可以按照他的公式继续下面的工作。

    半日后。

    第一份电报破译出来了。

    “马上向战区司令长官部通报。”罗耀扫了一眼,当即交给了韦志明,吩咐一声。

    “是。”

    韦志明也很激动,日军的密电码破译了,等于说,日军的行动都在国军的掌控之下了。

    这仗打起来就轻松多了,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利好呀,他走路都觉得轻松不少。

    ……

    上元村,作战室。

    “德公,401小组送来最新破译的日军密电,您看一下。”黄雪村递给李德邻一张电报纸。

    “方组长那边有突破了?”

    “应该是的。”

    “好,这下我们就不那么被动了。”李德邻拿起电报纸看了一眼,在作战图上找到电文内容对应的位置,“前线消息反馈如何?”

    “基本确认没有问题。”

    “好,给401小组再记一功。”李德邻脸上展露出一丝笑容,有了有力的情报支援,这仗就好打了,那怕是实力不如对方,但若能先一步洞悉对方的意图,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

    ……

    杨帆下山去见了鄂北旅社的江组长,回来后,直接来见罗耀。

    “江组长暗中派人走了宜城好些村镇,但那边现在是战区,有些地方到不了,但是现有的村镇都问过了,是有一个叫‘大刘’的货郎,但老百姓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给他们照片看了,都说不是他。”

    “随县那边呢?”

    “去随县的人还没回来,随县县城被日军控制,盘查的很严,还没有消息。”杨帆解释道。

    “那就再等等。”罗耀道,“那刘满堂这两天有什么反应?”

    “很老实,前两天还喊冤,说自己是被逼的,让我们放了他,这两日看我们没人理他,他也就老实了。”

    “老虎,附耳过来……”罗耀一招手。

    “哥,这能行吗?”杨帆听了,有些踌躇道。

    “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反正也没啥损失。”罗耀呵呵一笑。

    “行,我来安排。”杨帆点了点头。

    ……

    关了四五天了,刘满堂似乎也知道,自己想要获得自由,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索性就既来之,则安之!

    审讯过一次,问了不少问题,后来又让他挑担子吆喝,折腾了一通,后面又让他写了一份信,然后就不闻不问了,每天就是吃完了睡,睡醒了再吃。

    这生活跟养猪没什么区别。

    晚上,准时开饭,面条和咸菜,吃的还不错,就是不抗饿,关押他的地方是寺里冬天藏蔬菜的地窖,就一个出入口,除非他有穿山甲打洞的本事,否则想要逃出去,那是比登天还难。

    没有灯,天一黑就得睡觉了。

    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刘满堂一个翻身,掖了一下被角,忽然觉得不对劲,一睁眼。

    眼前好像站了一个人。

    “谁?”

    “柳生君,是我,我,你都不认识了?”黑影一张嘴就是一口流利的日语。

    “中国人拿了你的照片到处询问,我才知道你被中国人抓了起来,我是跟踪那些人才找到这里的。”

    “你是桥里君?”刘满堂再没有迟疑,一句日语脱口而出。

 文学

“是的,我是桥里。”

    “不,你不是桥里,你是中国人!”伪装成刘满堂的柳生义泽突然惊恐的叫了起来。

    咔!

    地窖口一道光束射了下来,晃的柳生义泽眼前一花,就这一瞬间的功夫,他已经被击倒在地上。

    然后还不等他咬破嘴里的毒囊,就被人生生从嘴里扣了出来。

    人被从地窖里押了上来,面容沮丧被反绑着跪在了罗耀、韦志明等人面前。

    “组长。”扮演“桥里”的蔡小春手指夹着一颗藏有毒囊的牙齿递了过来。

    “小蔡,做得好,记你一功。”罗耀点了点头,这颗牙齿里的毒囊必定是剧毒之物,咬破了,只要流进喉咙里,那是必死无疑。

    一个死了的日本特工价值可就不大了。

    “谢谢组长。“蔡小春喜滋滋的去了,虽然差点儿被这狗日的咬了,但这一切还是值得的。

    “重新认识一下吧,柳生义泽先生!”罗耀让人搬了一张凳子,在刘满堂,不,现在应该是柳生义泽面前坐了下来。

    事到如今,柳生义泽倒也表现的很坦然,光棍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你也不姓方,军统之狐,山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技术研究室副主任罗耀,对吧?”

    “消息挺灵通的,居然知道我。”罗耀并不感到意外,这支鬼子小分队既然把打击目标指向了401小组,自然是事先掌握了相关情报了,不然,怎么会知道他就在宝林寺呢?

    “你是想从我嘴里得知,山城那边是谁把你用401测绘小组的身份偷偷前来五战区助战的消息泄露出去的,是不是?”

    “你会告诉我吗?”

    “当然不会,身为大日本帝国的军人,怎么可能出卖帝国的机密。”柳生义泽大声说道。

    “看来,你是有这个心理准备了。”罗耀点了点头,要是柳生义泽现在就招供,他也未必敢信他的话。

    “除了杀了我,你别无选择!”

    “怎么说,能识破你的身份,把你抓住了,也是功劳一件,远比在东山咀树林里把你击毙要好得多,你不介意,我先去领个功,请个赏吧?”罗耀没有任何火气,仿佛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了。

    “请便。”

    “其实,你要是在东山咀树林被我击毙的话,或许要比我俘虏,并且识破身份更好一些,可惜了,在最后那一刻,你犹豫了,侥幸了。”罗耀站起身说道。

    柳生义泽脸色微微一变,罗耀的话直刺他的内心,在那一刻他的确是犹豫了,面临死亡的恐惧,他改变主意了,妥协了。

    “老虎,看好他,二十四小时不能离人。”罗耀命令一声,他现在没必要跟柳生义泽对话。

    “是!”杨帆答应一声。

    “没事儿了,惊扰大家了,都去睡觉吧。”

    ……

    “方组长,刚才那个刘满堂,不,那个柳生啥的说的是真的,你真的是按个什么军统之狐?”回到帐篷,韦志明一脸好奇,迫不及待的问道。

    “呵呵,韦参谋,你觉得呢?”

    “方组长,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好歹我们也算是并肩作战过的?”韦志明道。

    “是,方原的确是我的化名,我在山城的时候,就已经被日本特务盯上了,所以,外出执行任务,自然需要有一层伪装,目的也是为了安全。”罗耀解释道。

    “可以理解,不过这日特为什么针对方组长你呢?”韦志明很好奇,罗耀究竟干了什么事儿,让日特机关如此对他,甚至还派出一支精锐的小分队潜入五战区腹地要干掉他。

    “这事儿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慢慢有时间跟你说,今儿个就不说了,天不早了,早点儿睡吧。”说话间,罗耀已经躺上了自己的行军床,拉上毯子,盖在了身上。

    韦志明一看,没办法,罗耀不说,他也不能勉强,尽管心里好奇的跟百爪挠心似的。

    睡吧,有啥事儿明天再说,不过今晚,他倒是看了一出好戏,居然就这样一个试探,就把伪装成货郎刘满堂的日本特工给试出来了。

    不过,为啥一开始不用这个方法呢?

    韦志明有些想不明白,要是早一点儿确认这个人的身份就好了。

    韦志明在行军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哪知道,仅仅数分钟,就听到罗耀那边传来轻微的鼾声。

    这睡的还真快……

    “组长,组长……”就在韦志明迷迷糊糊要睡过去的,听到帐篷外面急促的喊声。

    他猛然睁开眼,看到杨思掀开门帘从外面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严副组长,什么事儿?”

    “组长呢?”杨思没有理会他,直接问道。

    “什么事儿,老严?”韦志明手一指,发现罗耀已然从行军床上坐了起来。

    “组长,日军第13、39师团突然南下了!”

    “什么?”罗耀吓了一跳,他一直都在关注战局,虽然没有参与任何作战会议,但他脑子里是清楚的,意识到出大问题了,他不太清楚五战区司令长官部的排兵布阵,但他知道,此刻的襄河南岸的防御是最空虚的!

    为了围歼襄东平原上的日军主力,战区司令部抽掉了第33集团军大部分兵力。

    “这是刚破译出来的密电,配属第十三师团的骑兵第17大队刚刚发给辎重兵第13联队一份催给养的电报。”杨思将一份电报递给罗耀道。

    “骑兵第17大队的位置?”

    杨思从地图上找了出来,手一指说道:“这儿。”

    “日军占领襄樊才不到一天时间……”罗耀自言自语一声,显然这个情况跟自己脑海里某个历史节点重合了。

    “还有,这是日军第231联队横山大佐发给麾下松本大队的电报,松本大队是第231联队的搜索前进大队……”

    “马上给战区司令部打电话,日军的突然南下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宜昌!”罗耀顺着日军南下的路线一推,一个地方映入眼帘,山城的北门户,宜昌。

    宜昌落入日军手中,山城就危险了。

    “是!”韦志明此时也是吓出一声冷汗,赶紧拿起桌上的电话机,要求接通战区司令长官部。

    ……

    五战区司令长官部也注意到了日军这一不同寻常的动作,都是身经百战的将领。

    日军的新动向,作战会议和情报分析会议一直在开。

    “德公,401小组刚打来电话,说,根据他们破译的日军通讯密电,日军正在集结兵力,极有可能南下,最终目标是山城的北门户宜昌!”黄雪村面色凝重的来见李德邻。

    日军突然有大动作,自然瞒不过前线的将领,自然把消息传递给战区司令长官部了。

    虽然一时间还摸不清楚日军想干什么,但几个方向的猜测是肯定有的,其中就有南下。

    破以日军电报基本上确认了日军下一步的动向,这一招太鬼了,李德邻脸色很不好看。

    最不希望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为了吃掉日军的主力,前阶段他不断调兵,结果,仗达成了一锅夹生饭,日军虽有损失,可主力尚在。

    现在的问题是,现在五战区的兵力大部分都在襄东平原,还有,为了拱卫战区司令部的安全,重兵都云集在唐河和新野一带。

    这是日军的第二步战略,绝对是冈村宁次那个老鬼子的遗泽,园部和一郎是没有这个魄力的。

    在没能在枣阳地区吃掉或者重创五战区主力的情况下,先把五战区的主力往北引,再以一部分兵力,拖住五战区的主力,余下日军主力突然挥兵南下,越过襄河,直插荆门、当阳,最终的目标是宜昌!

    这还是声东击西,只不过更高级罢了。

    冈村宁次这个老鬼子真是算的太狠了,他知道,随枣会战的失利,同等军力的情况下,想要吃掉五战区的主力,几乎是不可能的,只能是重创。

    而打着解除江城以北威胁的幌子,发动了鄂西北会战,其实,他们真正的目标是宜昌。

    占领宜昌,不但可以威胁山城,在宜昌构建前进机场,就可以直接威胁到山城的安全。

    还有,切断山城与山城周边以及中原地区的交通,特别是第五战区的联系。

    得不到大西南后方的支援,今后五战区的日子会更加难过。

    消息传到作战室,五战区所有高参和参谋、幕僚们都炸开了,这个消息对五战区来说,简直太不利了。

    问题很严重,日军的战斗力不说了,关键是他们的机动能力,那远比五战区的国军部队强多了。

    就算现在马上调兵南下,恐怕也跑不过日军的汽车轮子和四条腿,何况,对方还有空中支援。

    “必须拦截,决不能让日军突破襄河,否则,宜昌不保,我们将是国家和民族的罪人!”参谋长徐祖怡站起来,一拳重重的击打在会议桌上。

    “怎么拦截?”

    “调汤恩伯的第31集团军星夜南下,只要我们能够在在襄河北岸阻击日军两到三天,完全可以抢在日军之前赶到金门,只要我们先一步抢占荆门,就能占据优势……”

    “我们在襄河南岸的部队只有张荩忱的第33集团军一个师,面对装备精良的日军,能否有把握阻敌两到三天?”一名作战参谋提出了疑惑。

本文标签:乳峰高耸的美妇梅开二度

上一篇:趴在她身上起伏 耸动 娇嫩的宫口撞开含紧了

下一篇: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 刘芳刘艳刘芬刘桃四女共夫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