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宝贝把腿张开深一点好爽 翁熄性放纵交换梦莹

2022-06-27 16:46: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自古皇座上的,哪个是自己打理庶务经济和管一众手下的?还不是有底下的人帮着操劳?   但话虽这么说,要是学朔朝的几位末帝,万事不管,难道最后一摊子人和事也要拱手让人?   再说马

自古皇座上的,哪个是自己打理庶务经济和管一众手下的?还不是有底下的人帮着操劳?

 

  但话虽这么说,要是学朔朝的几位末帝,万事不管,难道最后一摊子人和事也要拱手让人?

 

  再说马明温不想操心这些。

 

  实在心烦。

 

  而且一旦裂土自立,无数双眼睛盯着,不仅被中原朝廷盯着,还要被各方势力盯着,就犹如在火里烤一样,天天打来打去,争来争去。

 

  水深火热。

 

  实在没意思。他不想过这样的日子。

 

  还是保存实力,守好自己的地盘,过自己的日子就好。随便他们打杀去。

 

  一众手下虽有些失望,但更多的人也能理解。

 

  这个时点,确实不好冒头,还是安安静静地发展自己就好。而且十二州的疆域,也不小了。

 

  一想起来,一众手下又高兴了起来。

 

  裴念坐在下席,悄悄松了口气。

 

  方才有人建言马明温自立的时候,他是不同意的。但一时摸不清马明温的想法,便没有开口。

 

  现在听马明温明确说他不想称帝之后,舒了一口气。

 

  现在称帝并不是明智之举,还不如悄悄地发展壮大自己的实力,先做个渔翁,看着就好。

 

  裴念便说道:“我同意越王说的。现在我们还是隐藏实力为要。多收了五州之地,接下来还是要派人往那里去治理,安定民心要紧。”

 

  而且饭要一口一口吃,稳扎稳打。

 

  马明温听完点头:“极是。眼下最要紧的是先让百姓吃饱。若百姓不能吃饱,民心不安稳,万事皆空。”

 

  “极是,极是。”

 

  见大家同意,马明温又看向裴念。

 

  说道:“青媖那边搞了一套肥田的措施,行之有效。今年的亩产比之去年又增了一成两成。听说她把各寨的能人都集中到一处,集思广益,天天想着增产的事。新得的五州,田地上的事,你跟青媖商量商量。”

 

 文学

  裴念点头:“好。”

 

  有知道苏青媖的,连连点头,有不知道的,扭头问旁人。

 

  于是,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越王认了一个叫苏青媖的干闺女。

 

  这两年也是她一直在给大军供粮。

 

  这闺女认得好啊,要是军中无粮,哪来的越王。

 

  会后,马明温和裴念走在一起。

 

  裴念问他:“吕博承还没有消息吗?”

 

  马明温面色凝重,摇头:“没有。我派了几波人马去寻,都没他的消息,不知是死是活。”

 

  裴念仰头,长长叹了口气。

 

  “这要瞒多久啊。要是吕博承有个万一……她母子,可要怎么过?”心里很是担心。

 

  马明温默了默。

 

  才道:“我会再派几路人马去寻。即使博承有什么万一,青媖也能把孩子养大养出息的。况且还有我呢。你不知道,马信来信说,小宝很有学武天赋,根骨佳,记性还好,马信已是亲自给他开蒙了。”

 

  “哦,是吗?我就觉得小宝那孩子不简单。那可不能让孩子在山里耽误了。”

 

  “放心。我会给他寻些名师的。但他现在还小,马信还能教导得了他,再过两年,待他再大些,我再给他安排……”

 

  被马明温分兵几路悄悄寻找的吕博承,此时正在一处废弃的小村庄里。

 

  当时凤翔抵挡不住乌全忠的大军,崔晟誓要守城,城在人在,城破人亡。

 

  带着大军战到最后一刻。

 

  到最后一刻,吕博承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了,于是点了一只队伍,强行把崔晟带离了凤翔。

 

  几百人的队伍,被人一路追杀,最后分兵几路逃亡。

 

  杀到最后,就只剩了吕博承、狗娃和崔晟三人。

 

  何等悲壮。

 

  崔晟看着几百精兵为了掩护他,一路惨死,到这处小村庄里,整个人已是没一点精气神了。

 

  加上重伤在身,转眼已到了弥留之际。

 

  吕博承寻到一个小陶罐,给崔晟熬了半罐稀粥,半点盐半点肉糜都没。

 

  熬好,略吹凉了些,就倒在一个破碗里,端到崔晟面前。

 

  崔晟此时躺在一块破木板上,一副破败的样子,眼看就要支撑不下去了。

 

  身上的伤也没有好的药给他治。

 

  “元帅,粥好了,属下喂你吃些吧。”吕博承忍着心里的酸痛,微微晃着他。

 

  见崔晟睁开了眼睛,狗娃忙从另一边把他扶了起来,让他倚靠在自己怀里。

 

  崔晟抬眼看了看吕博承,又目光往上看了看狗娃,心底涌上无尽的悲凉。

 

  冲着吕博承摇头,语气无力地说道:“不用了,留着你们自己吃吧。喂我吃再多,也无济于事了,我知道我大限已到……”

 

  吕博承一听,喉咙好像瞬间就被人捏着了一样。

 

  一阵阵地无力感一波又一波地席卷着他。

 

  眼泪似乎立刻就要飙出来一样。

 

  垂着头,缓了又缓。

 

  最后才抬起头,温声道:“有我在呢,哪有什么大限不大限的。我们再往南走一走,就到了我娘子和儿子在的大山了,到了那里就好了。”

 

  “我娘子说她带着山民在山上种出了粮,还能一年两收呢,再时候我们填饱了肚子,再招兵买马,杀到长安,把那贼子斩杀了!”

 

  崔晟牵了牵嘴角:“真好,我还想见一见被你天天叨叨着的娘子呢,想看看她是何方人物,让你天天牵肠挂肚的……”

本文标签:宝贝把腿张开深一点好爽

上一篇:老板把我从办公室调到车间了 惩罚扒开重打花蒂

下一篇:人妻放荡h官场文系列 办公室高H喷水荡肉爽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