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边走边撞 上楼梯:巨大的挺进去快速律动

2022-06-29 17:23: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自家妹妹成长了,会守护人了。   等等……小夙晨怎么护着的人,不是他呢?   兰夙暝心里面有一万个柠檬飘过。   小夙晨又说话了:   “为了更好的促进咱

自家妹妹成长了,会守护人了。

 

  等等……小夙晨怎么护着的人,不是他呢?

 

  兰夙暝心里面有一万个柠檬飘过。

 

  小夙晨又说话了:

 

  “为了更好的促进咱们任务的完成,我们得给柯惜霜小姐姐找一个如意郎君!”

 

  凌郁草:哎呦喂,祖宗,你可别折腾了,总不能折了夫人又赔兵吧!这个事情很难办啊!

 

  “夙晨,你说的对,这个想法很不错,有利于规避任务,完成失败的风险。”兰夙暝表示认同。

 

  兄妹两妹唱哥随,反倒显得她是个电灯泡了。

 

  电灯泡•隐形人•凌郁草:敢情只有我一个人在打酱油!

 

  “啥…那啥,我们该肿么办?”凌郁草问道。

 

  凌郁草:既然说不过他们,那就加入他们~

 

  “我看中了一个人选,是一个国外留学归来的文坛天才,论风度,论气度都不输于丁扬,我们可以在其中作为一个媒人进行一个暗中牵线,却不能够完完全全的阻止他们两个人感情的走向,这一切都是要看缘分的……”

 

  兰夙暝其实在之前就进行了一个任务规划,他联想了一个漫长的局,其中就包括柯惜霜的最佳良配人选。

 

  小夙晨:作为一名合格的男主,果然是要考虑周到,一切都要算在眼里,哥哥果然厉害!

 

  “可是感情这种事情真的强求不得,真的能行吗?”凌郁草表示深深的怀疑。

 

  小夙晨其实也曾想过这一点,但是很快就被她否决了,如果那个男人真的喜欢柯惜霜小姐姐的话,就不会在意她的容貌,这样才是柯惜霜的最佳人选。

 

  “这就是找个机会让他们见见面看看,并不代表这两个人一定就是有缘分的。”

 

  兰夙暝作出解释说。

 

  “那行吧!怎么让他们见面?”凌郁草觉得这个问题还是蛮复杂的。

 

  “那位先生如今刚从海外归国来,按照原本的轨迹,他是要进入燕北大学教书的,我们可以人为弄出某些意外,让这位年轻的先生来到女子高中代教一堂课,接下来的发展就一切顺其自然,这样便好。”

 

  兰夙暝在此之前,已经想出了最简单的方法,并且决定将此付诸于实际。

 

  小夙晨心中满意,有一个头脑不简单的哥哥,真是一件轻松的事情,省得她动脑子。

 

  凌郁草:我时常因为我的脑袋,而跟他们格格不入……(扣墙)(扣墙)

 

  ……

 

  清晨的光,带着一丝清新,带着一丝凉意,就像一阵风吹过来,带着又凉又热的感觉。

 

  很矛盾,却又充满生机。

 

  柯惜霜每天来上课来的都会特别的早,来早了就坐在那棵大树下面,翻开书,在那里静静的翻阅起来。

 

  向修诚受到友人所托,来到女子高中,进行一天的代课时光。

 

  早晨,向修诚拎着公文包来到校园,走过田间小道,穿过操场,看到远处一棵树下有一个身形矫好的美人儿。

 

  虽然看不清相貌,却能够清晰的看到她那窈窕的身姿,她周身的气度不似凡人俗人,就像是天上的小仙女。

 

  向修诚被勾起了好奇心,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柯惜霜坐在树下看书,她还未抬头,向修诚就已经走到了她的身边。

 

  向修诚看到了那本书里面的内容,竟然是一本他翻译的白话文书籍,在这个时代,女子饱受着传统教育的时代,很少有人提倡使用白话文,这让他眼前一亮。

 

  “姑娘看的这是白话文的翻译?姑娘喜欢这样的内容吗?”

 

  那是向修诚人生之中,第一次那么拙劣的搭讪。

 

  当柯惜霜抬起头来时,向修诚对上她那双清灵的眼眸,他更是脑子有一瞬间空白,能言善辩的文坛天才竟然笨拙的无法言语。

 

  向修诚经受到西方的教育,却又保持着东方的传统责任感,这样一双清润的眼睛,看得出来是一个睿智的、不受世俗污染的眸子。

 

  经受过西方的教育,骨子里崇尚那种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感情,对于感情这种事情,他也是向来随缘。

 

  他畅读过许多缠绵悱恻的诗句,也憧憬过和未来妻子的琴瑟和鸣。但见到柯惜霜的那一瞬间,那种命中注定一下子就击中了他。

 

  她脸上的伤疤在向修诚看来无伤大雅,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迷人。

 

  柯惜霜看了看向修诚手中的公文包,问:“你是……”

 

  向修诚这才回过神来,看到自己竟然看着一个如此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出神了。

 

  他慌乱的解释道:

 

  “我是今天来这个学校代课的老师,这位同学,我无意冒犯,只是对你手中的这个书有些好奇而已。”

 

  “哦,原来是这样啊!”柯惜霜点点头,说:

 

  “哦,老师好,我叫柯惜霜,老师想要看这本书吗?我给你看看。”

 

  向修诚从柯惜霜手里接过那本书,打开来仔细的看起来,一页页的翻动。

 

  小夙晨在不远处拿着放大镜静静地观察。

 

  小夙晨:她感觉这个哥哥好轻浮哦,才第一次见面,好像就喜欢人家柯惜霜小姐姐了……

 

  莫名的有一种自家小姐姐被大猪蹄子拐走的感觉,虽然这个大猪蹄子感觉还是挺香的~

 

  凌郁草也是在一旁静静观看。

 

  凌郁草:啧啧啧,这个看上去是一个弱鸡的文人啊!但是看起来憨厚老实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可靠的人。

 

  毕竟呢,她也是算得上柯惜霜的半个老师了,既然作为老师,肯定也是要关心学生的终身大事。

 

 文学

  此时,向修诚认真的看了看书里的内容,确实是他翻译的那一个版本,并且这个女孩子还特别的用心,用钢笔在书本上进行了批注,是一个细心耐心的姑娘。

 

  “叫柯惜霜是吧!一个不错、有耐心的姑娘,你对于这本书的批注倒是很到位呢!”向修诚他说。

 

  “多谢老师夸赞,这不过是我的爱好而已,算不得什么。”柯惜霜抿唇笑着,让向修诚心中一悸。

 

  小姑娘年纪还小,不过,按照这个年纪的话,应该也是时候该嫁人了吧!

 

  ……

 

  “这是不是算得上看对眼了?”小夙晨回头问哥哥兰夙暝。

 

  凌郁草也十分好奇,眼睛看着他。

 

  “男方可能是,不过女方……还不清楚。”兰夙暝中肯的回答。

 

  “那现在我们该咋办?”凌郁草发问。

 

  小夙晨一脸白痴的眼神看着她:

 

  “小姐姐真笨!当然是静待时机呀,顺便好好的给那一个渣男一点点教训,那个渣男不是想要追求婚姻自由吗?不是喜欢那个绿茶婊吗?最好是好生让那个渣男渣女在一起,这样子才比较幸福!”

 

  “这不就是便宜了他们贱男贱女吗?”

 

  凌郁草不理解他们的思维,感觉她和他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小姐姐,你真的好单纯哦!(›´ω`‹)”

 

  小夙晨不理解小姐姐怎么蠢的人,到底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凌郁草:喵喵喵?你给我说清楚啊!喂!)

 

  小夙晨紧绷着小脸说了一句:

 

  “感情嘛~没有挫折和面包,那么这份情感还会存在吗?或者说还会纯粹吗?”

 

  凌郁草迅速冷静下来。

 

  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

 

  不会。

 

  在这个各种各样追求速度的时代,所追求的一切是为了生活得更好,感情产生最为基础的东西都已经丧失了,那么,这份情感能够牢固可能就是某一个人单方面的付出而已。

 

  而一个人只付出没有回报的感情,一文不值。

 

  【哦哟哦哟,小家伙出息了,说出这么有涵义的话,怎么感觉有点莫名的……帅帅的感觉?】

 

  【小家伙长大了,智商也提高了,之前还总是捣乱,我能说是哥哥智商高超,把妹妹教得好吗?有这样一个哥哥真的好幸福~】

 

  【就没人觉得奇怪吗?一个小孩子……】

 

  ……

 

  {星际直播间}

 

  【感觉最近一阵子的直播间越来越好看了,比什么电视剧秒杀了10000倍,好吗?】

 

  【小夙晨真的是我的爱,越看越喜欢,人小鬼大的特别有自己的主意!】

 

  【哥哥也很聪明啊!言语之间都在点子上,做事利索爽快,比网络上的好些,普信男牛逼多了!】

 

  【问我一个大男人看这种娘们兮兮的电视剧直播干嘛?这才是猛男该看的事情,呜呜~小夙晨小萝莉,我的爱呀!让哥哥将你抱回家吧!】

 

  【恭喜剧组直播间成功晋级阿尔法帝国直播大赛——决赛!赠送502艘真爱潜艇!】

 

  【土豪来了!赶紧的,赶紧的抢金币去了!】

 

  池陌源按着屏幕的一切,将弹屏给关掉了,屏幕放大到小夙晨的脸蛋上,还是那么的可爱,那么的迷人。

 

  真的……好久不见了。

 

  这一回,他发现她所在的那个副本时间节点跟星际联盟完全重合,也就是说,他能够通过重合的时间节点进入到她所在的那个世界。

 

  直至她离开那个副本。

 

  他前往那里,需要证明一个东西,关于她的存在,她的消息。

 

  “机器人管家,线索是否已经连接?她所在的那个方位是否能够通过空间、时间的多维雷达连接上两个世界?”

 

  [报告主人,经过数据的勘测检查,可以达到这个效果!]

 

  “那我准备以我现在的这个模样前去那个世界。”

 

  [主人真的要这样吗?这样可能会消耗到主人的部分精神力……对于主人参加王权之中的斗争有极大的危险……]

 

  “我说行就行,别跟我废话。”

 

  他语气冰冷,开口的话是不容质疑。

 

  [那主人……为了主人的身体着想,这一次穿梭的时间只有三天的时间,主人确定还是要继续吗?]

 

  “确定!”

 

  [好的主人,请主人进入多维仓中,开启世界的传输!]

 

  ……

 

  【滴滴!国运系统接受到无名代码袭击,民国风华与现实的时间流逝比例变为10比1!请参赛选手注意!】

 

  小夙晨刚从睡梦中苏醒,就看到国运系统发出这样一条通知。

 

  “哥哥,哥哥,好奇怪啊!系统也会生病吗?”小夙晨揉了揉眼睛。

 

  她记得,原本的剧情之中是没有这回事的,所以到底是哪里出现了变动?

 

  兰夙暝眼神很严肃,拳头也握紧了,看得出来,他也因此而紧张:

 

  “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总感觉这个副本十分古怪,我们必须得小心行事才行!”

 

  “好的,哥哥。”小夙晨笑着说。

 

  兰夙暝想着应该也是自己太过严肃了,自家妹妹应该不懂这些,他自己要在心中运筹帷幄才是,面对未知的东西,必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慎重对待每一件事情才行,不要因为这个任务副本看着简单而松懈。

 

  “先不说这个了,今天你不是说要去好好捣乱吗?”兰夙暝试图以一个轻松的话题,转移注意力。

 

  小夙晨点点头:

 

  “放心吧,没忘记呢!夙晨记性可是很好的!”

 

  小夙晨她再继续运用着自己的大脑深入思考,国运系统为何会接受到代码入侵?据她所知,蓝星球上并没有任何人有这个科技技术能够入侵到国运系统中的数据。

 

  这莫非……

 

  莫非是星际联盟的人找到了这里?

 

  小夙晨她不能确定这是敌是友,只能选择静静等待。

 

  而且为什么呢?

 

  为什么偏偏选择的副本是民国风华?而民国风华参赛选手中,就只有她一个是拥有者来自于星际联盟的灵魂。

 

  到底是星际联盟星际帝国,为了赶尽杀绝而做出来的计划,还是因为她前段日子使用了星际直播器,所在的地点并不在阿尔法帝国的领域内,而从而引起了上层的警惕性。

 

  通过信号连接,开始探求她的方位。

 

  小夙晨她无法确定是哪一种可能,只能开始警惕起来,她呼唤妍妍:

 

  “国运系统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侵入代码了,我怀疑是开启直播间造成的因素……”

 

  [那主人,我们该怎么办啊?会不会暴露啊?]

 

  妍妍表示一脸害怕,如果被星际联盟发现了,她会不会被抓回去做实验啊?她不要哇(´△`)~

 

  “所以我们应该立刻把直播间给关了,最大化的减少被追踪的可能性。”

 

  小夙晨做出了决断。

 

  [好的!主人,我马上去做!]

 

  妍妍虽然眼馋直播间的小钱钱,但是一想到如果被追踪到,可能会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为了自家狗命,他还是听从主人的话吧!

 

  一切交代完毕以后,她回归了现实之中,小夙晨摇头晃脑的看着哥哥,小眼睛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那我们走吧!是不是今天又有宴会?我要去看看小姐姐!”

 

  由于心情太过急切,想要见到小姐姐的心天地可鉴!

 

  她遗忘了一个点,既然有人能够侵入国运系统的代码,她关掉直播间又有什么用呢?难道他们就不会通过,国运系统寻找到他们的位置吗?

 

  ……

 

  “向修诚,你向来不喜欢我们之间的这些宴会,今儿个怎么来了?哟哟哟,还带着女伴来了!”

 

  宴会上,一群公子哥在那里互相开着玩笑,平日里一心只专心文学而深居简出的向修诚今天居然出现在了宴会上,着实是稀奇。

 

  并且这位一心只读圣贤书的男人,居然还带来了女伴,女伴显得十分神秘,脸上还带着面具,这就让这群公子哥十分好奇了。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美人能让这个不好女色的男人如此郑重对待?

 

  “她吗?你们应该也认识……”向修诚笑着说。

 

  “兄弟,这就不厚道了,赶紧说出来,让哥几个欣赏一下,连面都不露一下,真的是……”

 

  这样一群富家子弟在旁边吆喝着。

 

  向修诚不像是哪个高贵家族培养出来的人,可事实上,他的家庭算得上是整个燕京之中数一数二的家族。

 

  在辈份上,向修诚算得上是丁扬的表哥。

 

  丁扬从小到大什么都好,无论是学业上,身份上,各种方面都是一流的,只除了……向修诚。

 

  向修诚就像个和尚似的,一心钻研他的东西,也不近女色,而丁扬他喜欢美人儿,因为这一点,丁扬免不了被母亲拿来和向修诚进行对比。

 

  丁扬当然也不会因此而介意,他此时只是好奇,这个让向修诚也刮目相看的人,到底是何人?

 

  昏暗的灯光下,只看得到少女完美的下颚线,白皙的,诱人的,带着令人深入探索的魔力。

 

  想来,这也许是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

 

  没想到他这个表哥,外表看上去禁欲,其实内地里是一个极具控制欲的人,竟然都不让女伴露出真容。

 

  “我未婚妻怕生,你们可别吓着了她。”向修诚小心翼翼的护着她,眼里流露出笑容。

 

  “这么见不得人,怕不是这位姑娘是柯惜霜吧?哈哈!”

 

  来往的宾客之中,不知道是何人开起了这个玩笑。

 

  一时间,气氛陷入冷寂之中。

 

  “我的未婚妻的确是柯惜霜,兄弟,为何如此之说?”

本文标签:巨大的挺进去快速律动

上一篇:李老汉吃嫩草开花苞小雪:腿张开再深一点好爽好紧

下一篇:嗯…啊潮喷喝水高H男男(打肿花唇)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