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去部队探亲被全队9人|含着一根粗长玉势h

2022-07-09 09:25:2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是不符合匡王往日争强好胜的行事作风,一看便知是曹家人出的主意。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事情还算顺利。   曹家让匡王这么多,多半也是为了自保,否则川王登基后,本就势力不稳

只是不符合匡王往日争强好胜的行事作风,一看便知是曹家人出的主意。

 

  但不管怎么说,眼下事情还算顺利。

 

  曹家让匡王这么多,多半也是为了自保,否则川王登基后,本就势力不稳的他,更加寸步难行。

 

  就算川王不想对这个二哥怎么样,但尤氏之争激烈,这是不能文过饰非的储争,阖城都知道。

 

  有匡王和曹家带头冲锋,圣人很快下诏。

 

  《立川王为太子诏》

 

  这诏书一下,并未在靖安城激起什么水花,在满城的百姓看来,立川王为太子是板上钉钉的事,圣人手里除了外命妇所生的弘王,成年皇子就只有匡王和川王。

 

  匡王和高颖之乱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必不可能。

 

  而川王就不一样了。

 

  皇后所出皇嫡子,又得唐恒毕生教义,为人贤良明善,若这样的人不能登基九五,只怕大赵国也气数将尽了。

 

  只是这诏书一下,前段时间川王为了尤氏长跪监斩台一事,很快就被坊中的说书人编成了故事,说的是热血沸腾,忠义满满。

 

  坊间私自编排皇子是不允许的,但这算是给川王积名声,那人也就由着他们去了。

 

  现在就连满街跑的娃娃都会喊上那句:愿为尤氏陈情。

 

  遥监殿的上阁里,宋端接过婢女奉来的茶,瞧着那清茶又换成了素日的荤茶,不解的问道:“公子怎么又喝起荤茶来了,刁御医不是说您这脚伤不要喝荤茶吗?”

 

  她说着,四处看了看:“是罗清逸没有给您准备吗?”

 

  宋端起身,提着裙摆作势要往出走。

 

  “下臣去给公子换一杯茶来吧。”

 

  “偶尔一两杯无妨。”

 

  韩来叫她坐下:“不必这么谨慎,再者说我这脚踝也快好了,你就别大惊小怪的了,罗清逸出去了。”别扭的轻咳了咳,“她成日跟个马猴子一样,我难得讨些清闲。”

 

  “若是都像你……”

 

  韩来说到一半住了口,宋端平静的等着,他却咂嘴道:“说来也是,这罗清逸来上御司的时间也不短了,你怎么还没教导好,就连最基本的安静自持都做不到。”

 

  “是下臣无用。”

 

  宋端立刻说道:“只是罗清逸正是爱玩爱闹的脾性。”

 

  “她都多大了,当年你来上御司的时候也才十五岁,就比她稳重端庄的多。”韩来反驳道,“看来受教于何人是很重要的,这罗尚书明显不会管教姑娘,只怕在家里也这样视规矩为无物。”

 

  “公子说的是。”

 

  宋端淡笑道:“下臣师父青凤对下臣的教导向来是……”

 

  “青凤也不是什么好老师。”

 

  谁知道下一秒,韩来就话锋一转的说道:“你能有如今的模样,都归功于你自己就是个安定稳重的人,可见人生性如此,就算是被什么泼妇耳濡目染,也不会有样学样。”

 

  宋端闻言一愣,扎着明亮的大眼睛。

 

  泼妇?

 

  什么泼妇?

 

  是说自己的师父青凤先生是泼妇吗?

 

  不过身为青凤的弟子,维护师尊是必要的,更何况这坏坏都说到自己眼前了,便听宋端冰冷的说道:“看来公子和下臣师父有不少误会要解开啊。”

 

  “什么误会?”

 

  韩来冷冷一哼:“你师父就是个……”

 

  思忖着没继续说,他转过身去,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和青凤第一次见面就非常不愉快。

 

  青凤自称恭礼先生,却是个言语极其粗鄙之人,浑身上下没有一丝高深仙客,文人风骚的气质,还用石砖搭圈,养了一群猪。

 

  第一次的时候,他不小心打开了栅栏,叫那猪跑了出来,那猪还不是家主,是绑来的野猪,狂奔袭来之时,把一堆的腌菜缸也弄倒了,里面流出来的酸水熏得他险些晕过去。

 

  那一次,青凤损失了三坛子咸菜,和十七只猪。

 

  导致那一个年都没有过好。

 

  也就是那一次后,青凤和韩来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至于这段时间,自打宋端要致仕的消息被青凤知道后,他和韩来通了十余封书信,青凤在信中骂街,逼的韩来请教杜薄,然后那人回的更加粗鄙不堪,就连杜薄也难得直摇头。

 

  按照他的话来说,粗到这个份儿上,也是到头了。

 

  “罢了。”

 

  韩来摆弄着手里的毛笔,他曾经收藏了一套上好的毛笔,用来写字或者绘画都极好,不过前几日被川王借走了。

 

  他不是个喜欢描丹青的人,突然说什么要给吴玹画一幅丹青,而且问也不问就把那套笔给拿走了,还是岑越亲手给拿的。

 

  等韩来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气的他给岑越狠狠训斥一番,称她上次被马撞得脑子都不中用了,直把那人说的眼含热泪,还是宋端回来说和才算罢了。

 

  只是韩来知道,这套笔算是要不回来了。

 

  不过一切精明如杜薄一眼便看透,韩来根本不是因为那套笔生气,而是川王把夫妻恩爱搬到了他眼前,让这人眼红心热起来。

 

  偏偏宋端不冷不热,有了罗清逸就完全撒手不管,韩来又是一个自讨苦吃,黄连在嘴里头,说出的话也苦的很。

 

  “郎君。”

 

  门外有婢女说道:“将军府上来人,说有人上门。”

 

  宋端和韩来对视一眼,起身出去,对那婢女道:“是老夫人身边的人来传的吗?”

 

  婢女点了点头:“正是,听说是文昌省的辛利,还有些杂的,奴也没记住,总归是不少,老夫人嫌烦,还都没见呢。”

 

  倒是徐氏的脾气。

 

  更何况川王要封太子,韩来作为他的挚友,自然是炙手可热,那些人登门来拜,也是为了谋求出路。

 

  “怎么回事?”

 

  韩来出现在身后。

 

  宋端尽数告知,本以为韩来会让她回去府上打点走就算了,谁知道他伸了个拦腰,有些松泛的说道:“既如此,今日也没什么事,你和我就先回去吧,这里就交给杜薄。”

 

  杜薄刚从殿外优哉游哉的进来,闻听此言,立刻不快道:“出了什么事就把这里交给我,你们两个想回府上躲清闲,没门儿。”

 

  “不过是些想要投诚的门客罢了,我回府上打发了就是。”

 

  韩来冷冰冰的说道:“我把整个遥监殿都交给你,你不高兴?”

 

  “你真以为我脑中有疾啊?”

 

  杜薄才不信呢,索性把折扇一合:“我跟你回去,岑越不是在这儿呢吗,有他和程听在就够了。”

 

  韩来横眼,先行出去。

 

  杜薄啧了下嘴,不就是破坏了他和宋端的二人马车世界吗?

 

  至于这么恨自己吗?

 

  -------------------------------------

 

  果不其然,韩来看着对面并坐的两人,恨字都写在了脸上。

 

  那阴沉的脸,阴鸷的眼。

 

  和时不时动一动的薄薄嘴唇。

 

  摇晃的马车里,杜薄被这人看得实在是瘆得慌,再次甩开折扇挡在脸前,往后靠了靠,不自然的咳嗽了两声。

 

  只是马车一慌,杜薄不差,一下子栽到宋端的肩膀上,那人眼疾手快的用掌心垫住,关切的问道:“您没事吧杜大夫?”

 

  杜薄只觉得一股极热的感觉烧灼着扇子,似乎下一秒就能烧穿扇面把自己给穿个洞出来,忙摇了摇头:“无妨无妨。”

 

  宋端点头,目视前方。

 

  韩来像是恶虎。

 

  宋端有些懵。

 

  “你。”

 

  韩来语气极其严重且命令的说道:“过来坐。”

 

  宋端还想拒绝,但是杜薄在私下不停的推搡着她,这才起身过去韩来身侧坐下,这一坐到杜薄对面,正好瞧见那人的折扇。

 

  “于飞之乐?”

 

  宋端有些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倒是夫妻和睦的好话,只是这字写的实在是太……龙飞凤舞了些,大夫还贴身带着,看来和这赠礼之人情谊不浅呢。”

 

  韩来似笑非笑一声。

 

 文学

  “是……我夫人送我的。”

 

  杜薄说着,把扇子合上,在手里来回摩挲着:“是我们两个当年订婚之后,她送给我的。”

 

  说到送给我的时候,杜薄很明显的有些虚心。

 

  如果准确来说,是罗衣用这扇子打飞上门的他的,只是后来被杜薄捡起来,才发现扇子上面还有罗衣写的字,应该是罗老爷子和罗衣娘亲让的,弄一定情之物和杜薄相赠。

 

  只是罗衣字迹歪歪扭扭像是虫子爬,不知道写了多少个,他捡到的这个也只是其中之一。

 

  “罗衣的字居然这么丑吗?”

 

  韩来抱臂,倒是坐的踏实:“我用脚写的都比这个好。”

 

  杜薄一听这话不快了,把扇子挂回腰间:“郎君你最厉害,等下必定要用脚给我写一个扇面,等我拿回去和夫人好好炫耀一番。”

 

  宋端捂嘴偷笑,低下头去。

 

  谁知道韩来大言不惭的说道:“可是我的脚受伤了,你再等等吧。”

 

  这人有时候真的可能被另一个人气死,杜薄用手锤了锤胸口,若不是多年交手经验十足,还真容易心症发作。

 

  韩千年,你给我等着。

 

  不多时回了将军府,苏合迎出来,几人进去会客堂,那里果然等候了四五个人,为首的便是辛利,也都是几个文散官儿。

 

  “郎君。”

 

  辛利带头行礼,几个人也都陪笑着拱手。

 

  韩来拿捏着居高临下的姿态,淡淡道:“客气了,诸位请坐。”吩咐苏合上茶,又道,“不知几位今日来访,所为何事啊?”

 

  那些人看了一眼辛利,后者狡狯的眼珠一转,这才道:“郎君这话就错了,也没什么事,只是微臣也曾是唐院首的学生,这次的事情多亏了郎君奔波,才能留下尤氏夫人的性命,所以这次是特地过来拜谢的,至于他们几个,也是感动郎君仁义,所以慕名而来。”

 

  宋端在旁瞧着,心头冷凝。

 

  既然提到了这事,那辛利明显就是过来邀功的,至于其他人,不过如韩来若说,投诚门客,想求一终身富贵罢了。

 

  “慕名而来?”

 

  杜薄话里有话的说道:“我还以为他韩千年的名号在这靖安城早就人尽皆知了,还需要慕名吗?况且他和二殿下关系极好,也是朝野皆知的事,为尤氏夫人出力,更是情理之中吧。”

 

  还好有杜薄在这儿,很多话就由他代劳。

 

  宋端淡笑,把这人带回来倒是正确的了。

 

  “恕我直言,诸位今日过来,不过是为了讨一太子宫臣的位置罢了。”杜薄索性说开道,“不过我也丑话说到前头了,三殿下不吃挟恩以报这一套,更何况尤氏夫人的事,多半都是殿下自己冒死上柬搏圣人心意,咱们做的这些,只是杯水车薪。”

 

  这话明显是说给辛利听的,那人最是会看眼色的,今日来也是碰一碰运气,一听杜薄这么说,立刻学乖住了口。

 

  倒是剩下的几人不死心,其中一个胡子和头发全白的老者,脸上笑靥如花,对着狐假虎威的杜薄说道:“瞧大夫这话说的,我们哪里有本事去威胁三殿下,不过是想讨个好罢了。”

 

  “是了是了。”

 

  另有一人说道:“微臣家里有一嫡出小女儿,正当妙龄,若是郎君不嫌弃的话,可送进府上做一小妾侍奉。”

 

  闻听此言,韩来抬起头,宋端更是微微蹙眉,终于语气冷淡的开口说道:“嫡出女儿作妾?”

 

  那人忙不迭的点头,还以为宋端这样问是有意了。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宋端语气怪异的说道:“没想到这天底下,还真有亲爹为了自己仕途而将自己女儿奉献出去的,还这样的轻描淡写。”

 

  或许是宋端把这话说的太直白了,出言的人愣了一愣,都知道宋端是韩来左膀右臂,立刻讨好道:“微臣还有一嫡出儿子,过了五月份就正好十八岁了,才情颇高,也风趣幽默,女史若是不介意的话……”

 

  说着,试探性的看向宋端。

 

  宋端整个人有些迷糊,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自己刚满十八岁的儿子送给自己做面首吗?

 

  这人还舍得,女儿便罢,连家中独子也豁的出去。

 

本文标签:去部队探亲被全队9人

上一篇:2022最好看(在图书馆里嗯啊好刺激h)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学长视频:耸动炕上被窝粗喘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