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旅馆民工粗大硬男同*小嘴 含着 硕大

2022-07-14 17:55: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池岁禾睁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入目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这一觉似乎睡得格外长,按了按昏胀的太阳穴坐起,头痛欲裂,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她熬夜看小说,为书中的男配伤

池岁禾睁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入目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这一觉似乎睡得格外长,按了按昏胀的太阳穴坐起,头痛欲裂,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

她熬夜看小说,为书中的男配伤心欲绝,再加上通宵脑子不清醒,起床时脚一软一头磕在洗手台上,再睁眼时就已是这里。

所以,这里是哪里?

想起身却感受到脚踝传来的钻心疼痛,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动静引起了外边的注意,很快便有人推门进来。

“小姐,您醒了?昨日害您摔倒受伤的奴隶已被教训,现在外边跪着,任凭小姐处置!”

房门被打开,天光乍泄,屋内被照得通透明亮。

池岁禾下意识微眯起眼,发现目光所及之地皆是雅奢精致,雕花卧榻,古色古香。

说话的丫鬟....饶是她不识货,也能瞧出穿着打扮皆是不俗。

莲儿说了半天都没有听到回应,微微掀眸飞速看了一眼。

床上静坐的人,姿容韶秀,灿若春华,尤其那双潋滟的眼生得极美,只是平日里常动怒,所以透着一股刻薄阴沉,叫人不敢直视。

可现在乌黑的瞳仁微微睁大,含着点点好奇和迷茫瞧着自己,眼波流转,竟莫名露出点娇憨。

太奇怪,太可怕了。

莲儿察觉她的不对劲,面容一凛便跪下。

“小姐恕罪!奴婢不该提这糟心事来惹小姐烦忧,奴婢这就让人去将那奴隶杀了。”

语气中寒意毕显,杀气扑面而来,让人心尖一颤。

“......?”

小说

她这一跪,眼前更加开阔,池岁禾这才发现门外还跪着一个男人。

少年肩背微躬,宽阔的肩胛骨明显的突起,臂膀线条清晰流畅,两只手臂垂在身侧,手指僵硬的半握着。

一头墨发又长又乱盖住大半张脸,露出的一点下颚和唇线绷得紧直,仿佛下一秒就要断掉。

莲儿跟着转头,以为她要出气,转头厉声呵斥:“还不快将陆年带进来。”

话音刚落,门外横出两个人提起地上的人,快步走到她面前将手上的人一丢。

“扑通”的重重一声,池岁禾听着都痛。

然而反应过来瞬间僵在原地,他叫什么?

娇嫩清脆的声音在屋内响起,池岁禾这才意识到她将问题问出口,那是她自己的声音。

“小姐,这奴隶叫陆年,是府里新买进来的下人,昨日不懂规矩冲撞了您,自是任您处置。”

陆、年。

这不是她通宵看的那本书里心疼得伤心欲绝的男配名字吗??

池岁禾大骇,呼吸一窒,接着手心一沉,冰冷的触感传来。

垂眸一看,锋利的匕首照着她仓惶的面容。

“小姐若是觉得惩罚还不够出气,把他性命了结便是。”

莲儿说完便扯着跪着的人上前,那人一趔趄,跪趴在池岁禾脚边,指尖不小心碰到她的裙摆。

池岁禾听到他惶恐的倒抽一口冷气,喉咙发出小小的声响,身体瞬间绷紧,弯曲的脊背僵硬得像一张拉满的弓。

一个人被鬼碰到的反应都没他那么大。

居高临下的角度,得已看清他的面容,池岁禾呼吸又是一窒。

一双黑亮的眼,像是被墨缸染过似的,漂亮纯粹得惊人,骨相很立体,眉眼深邃。

即使此时瞧着虚弱苍白,也是一副世间难得的好相貌。

池岁禾想到昨夜看到的剧情,心跳如擂鼓,仿佛下一秒就要从嗓子眼飞出来。

莲儿还在耳边不休,“不过一个奴隶,小姐不必在意,杀了他也不会有人知晓。”

不,他哪是什么奴隶啊!他可是书中最大的反派!!

随着莲儿的话,杀了他三个字在脑海中一滚,胸腔突的传来剧烈的疼痛,逼得她两眼一翻瞬间昏死过去。

-

暮春三月,风清日暖,百卉待英。

庭院内放着三两石桌,远处飞檐峭台,亭台楼阁,十足有韵味的古代建筑,放眼望去让人眼前一亮,心旷神怡。

若是在现代,池岁禾定会好好欣赏,可现在,她笑不出来。

是的,她穿书了。

原书叫《庶女又如何》,女主池嘉禾是安朝宰相府里的庶女,和所有套路一样,初时小可怜,后期不断虐渣打脸的大女主。

池岁禾之所以通宵也要看完,是因为女主和男主男二之间的感情纠葛描写得实在深刻。

尤其是男二,陆年。

陆年,字今昭,本是金国正儿八经的嫡太子,受皇兄陷害所以流落在外来到安朝,阴差阳错被买进相府成为下人。

在这期间,和女主同病相怜惺惺相惜,谁想,竹马终究敌不过天降,女主的心上人只有男主,也就是身负仇恨的护国大将军赵瑾武。

因此,陆年回到金国后黑化,对女主强取豪夺。

为了女主,家国都可以不要,卑微却又偏执,极端得令人又爱又恨,又怜又气。

和大多数爱而不得的男配一样,下场自是被男主杀了,最后,国也没了。

作者将陆年的形象刻画得太饱满,初打开这本书时她就对陆年一见钟情,还不停安利身边人。

即使能猜到结局,池岁禾依然心疼得厉害。

后来她才感觉她被驴了,因为书里的恶毒炮灰与她同名同姓。

那炮灰在陆年做下人的那些日子动辄对他拳打脚踢,两相对比之下,温柔大方的女主简直是仙女儿一般的存在。

黑暗日子里的所有光亮都来自女主,成为支撑他活下去的信念,也不怪他心中的执念会生根发芽深入血肉。

可问题是,她不是女主啊!!

她是明里暗里都在针对女主待人刻薄阴狠的炮灰女配,首先在针对女主这事,就一脚踢到了铁板上。

陆年黑化后,自然要把曾经欺辱过他的人百般报复回来,第一个便是池岁禾,给了她一个五马分尸的结局。

想到这里,池岁禾狠狠打了个冷颤。

不过俗话说,先下手为强,斩草先除根。

眼下陆年才刚进府,以丫鬟待她的态度来看,惩罚一个下人不过是动动嘴皮的事。

可她舍得吗....

跪在不远处的人,明亮的光线将他的身影拉长,越过他投落在光滑的地板上,衬得他露出的一点皮肤白得透明,身形清瘦单薄。

小可怜。

这是只会在书中出现的人,能让她心疼怜惜一整夜的男人。

池岁禾眼中一派纠结之色,握紧拳捏了捏。

罢了罢了!

美色误人,保命要紧保命要紧。

她以后夹着尾巴做人,待男女主大团圆的那一天,她能回去也说不定。

不过还是要先把反派干掉。

这个念头一出现,还未来得及生长,胸腔中再次传来尖锐的疼痛,眼前一片空白。

 

本文标签:旅馆民工粗大硬男同

上一篇:肉欲荡欲浪妇 我被农民工爽了一下午

下一篇:民工的大头龟|那一夜被他摸到了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