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校花雪白大腿屈辱呻吟 岳肥大黑黑的岳毛茸茸

2022-07-15 16:47: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坐看云卷云舒,静待花落花开,弹指一挥间便是匆匆七年。七年间,杨逍信守承诺不去打扰纪晓芙,他每天坐在坐忘峰的山峰上弹纪晓芙爱听的曲子,等他刻在心尖上的人回来,然而却不知,他的心

坐看云卷云舒,静待花落花开,弹指一挥间便是匆匆七年。七年间,杨逍信守承诺不去打扰纪晓芙,他每天坐在坐忘峰的山峰上弹纪晓芙爱听的曲子,等他刻在心尖上的人回来,然而却不知,他的心上人被她师父一掌打死了。

”死,也不杀。”

师父这一掌终是重了些,晓芙从未想过她还能活着,曾在得知身体里有一个鲜活的小生命时,她就知道自己回不去了,回不去我嵋,更回不去汉阳金鞭纪家,她可以被世人所唾骂被千人所指,可她的女儿不悔不能,她的师父不能,她的父亲更不能。

今日再遇师父便是命中劫数,而“杨逍”两字终是她一生所爱之人的名字,也是她一生死也不杀的人。

鲜血从唇齿边滑落,眼睛已渐渐模糊,恍惚间看到师父嘴唇长张张合合不知在说些什么,看到师父和众师姐妹匆匆离开,看见贝师妹回头不忍地看她一眼,又连忙跟着师父一块走。晓芙伸出早已不是天真少女所拥有的纤纤玉指,她妄图想要捉住些什么,却不过都是一场空罢了。

小说

都说人之将死,会看到走马灯似的一生,可她满心满眼却只看到朦胧的梦境。那曾在午夜梦回时出现无数次地方,梦里的男子依旧一身白衣,在竹屋外弹琴的模样专注而潇洒,琴声时而豪迈大气,时而婉转低吟,时而高亢明亮……,她坐在旁边的竹椅上,就这么专注地看着男子,看着云卷云舒,安然地过完这一生。

纪晓芙能感觉她的生命在飞快地流逝,意识越来越弱,她知道自己将陷入昏迷,可她不想死,想话着,想看着张无忌将不悔送到她爹那里,想再见见杨逍,想再见见父亲,内心在不断地呐喊着,可,谁能听到……

“啧啧……伤成这样都不死!真是个奇迹,正好遇见我,也算是我俩有缘份。”在纪晓芙意识消失前,一道慵懒缥缈的声音,似应了她内心的内喊,在耳边响起。

“有人!我得救了吗?”纪晓芙想,来不及验证是不是她的幻觉,无边的黑暗便带走了纪晓芙最后一丝意识。

“遇到我算你命大。”一名身穿白衣的先人蹲在纪晓芙身前,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慵懒的说着:“看你的年纪不大,长的也可以,你到底给谁有仇,非要置你与死地不可。”

只见这位老人朗目皓齿,鼻梁高挺,薄唇脸似刀削棱角分明,容颜倒是让人一时无法断其年龄,称其老人,是因为此人那两道白眉和一头雪白银丝。

白衣老人伸手从怀中取出一个玉瓶,瓶子是上等的玻璃种玉,瓶子上雕刻着一朵梅花,倒出一粒红如玛瑙似的药丸,药丸上散发出一缕缕香气,老人有些肉疼地说:“就剩下最后一颗了,便宜你了。”说完有些粗鲁地掰开纪晓芙的嘴,把药丸送进她嘴里。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既然能遇到我,那便跟我回去吧!“白衣老人自言自语的说完,抱起纪晓芙,身形一晃,竟是瞬间失去了身影。

本文标签:岳肥大黑黑的岳毛茸茸

上一篇:少妇抵住老头粗大:官场美妇双飞名器

下一篇:2022最好看(那一夜好爽高潮一次又一次)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