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宫口灌满滚烫白浊|男同高H肉爽文校园play

2022-07-16 08:51: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其实你不过是书中女配而已。”拥有精灵族血统的圣悦说。【叮,检测到合格宿主!】李溪亭睁开眼时,正坐在安静的教室里,她下意识看向书桌上摆着的素描本,随手就将那一页

“其实你不过是书中女配而已。”拥有精灵族血统的圣悦说。

【叮,检测到合格宿主!】

李溪亭睁开眼时,正坐在安静的教室里,她下意识看向书桌上摆着的素描本,随手就将那一页撕下,揉了揉,扔进垃圾袋里。

沐柔见了,小声问道:“姐姐,你怎么扔了呀?画的那么好看。”

她的眼里藏着嫉妒。

“垃圾就该待在应该待的地方,不是吗?”

“姐姐说的都对。”沐柔讪讪的笑了一下。

老师忽然抬起头,扬声道“好好做题,不要交头接耳的!”

这是一本名为《她的忧伤》的青春疼痛文学。

女主沐柔生活在一个重组家庭里,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但她的性格积极又阳光,总是能温暖身边的人。

她小小翼翼的爱护身边的人,却依然不被重组家庭里的姐姐所接受。

十七岁那年,她悄悄喜欢上了校草,但意识到姐姐的心意后,忍痛割爱。

“行了,行了,别说了。”李溪亭不想听他唠叨的介绍剧情。

圣悦理直气状的说:“我不介绍剧情,你怎么向沐柔学习,成为一名善良的人啊?”

“小东西,让你跟来就不错了。少指手画脚的!”古幽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李溪亭冷淡的说道:“以后我不找你们,就少出来。”

小说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今天跟我一起回家吗?”

“今天是阿泰玉日,我们准备一起去大排当庆祝一下。姐姐你要不要一起去玩?”沐柔笑着邀请道。

李溪亭摇了摇头,“你知道我身体不好,要早点休息。玩的开心。”

她们并肩走出校门。

不远处的香樟树下站着一群少年,他们一见沐柔,便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

他们都穿着隔壁技校的校服,有些痞气。

“姐姐,这是阿泰,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沐柔高兴的介绍道。

那个名叫阿泰的男孩儿长得又高又壮,是隔壁有名的校霸。

李溪亭疏离的笑了笑,“早点儿回家。”

“走吧”。她坐在车上对司机说了声。

李家是当地有名的富商,虽然李父没什么经商天赋,也依然是普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

偌大的别墅,昏暗的灯光,像是最诡异而美丽的油画。

李父醉熏熏的走进来,大吼道:“人呢?”

“东旭!”沐婉走过来扶他。

李东旭的衬衣上沾着口红印。

沐婉道:“这是什么?”

她的声音尖锐,让李东旭更加的烦躁,“吵什么!”

“李东旭,你身上这是什么?”沐婉不依不饶道,“你喝酒我忍了,现在又出去玩女人,你心里到底还有没有这个家!”

女人清丽的面孔变得扭曲。

“爸,喝口水。”李溪亭走了过来,盯着他一饮而尽,脸上露出诡异又满足的笑容。

青春疼痛文学的主旨是什么?

身处黑暗,心向光明。

女主的青春期要再疼一点儿。

李溪亭一步步上楼,往房间走去,客厅里传出歇斯底里的争吵和物件破碎的声音。

这种争吵真是最动听不过的音乐,李溪亭生在监控前画着油画。

她画了一个客厅,地上一片狼藉,一个中年男人凶神恶煞的站在那儿,沙发上躺着一个不醒人事的女人。

红木桌上放着一个空的玻璃瓶。少女站在门口,满脸恐惧与不可置信。

李溪亭突然笑了,她决定给这副油画取名为《幸福的一家》

沐柔今天回家的时候有点儿晚,“姐你怎么还没睡啊?”

沐柔脸色有些不自然,甚至没有注意到那一地的狼藉。

李溪亭将一杯水递给他,“我下来喝口水,你也早点儿睡。”

“嗯。”沐柔将杯子放下,慢腾腾的上楼。

李溪亭端那杯她没动过的水开始喝,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沐柔的背影。

她突然扬声问道“沐柔,你脖子上是什么,被蚊子咬了吗?”

沐柔一惊,倏的回过头去。

李溪亭清冷的面孔上带着笑,眼里是不加掩饰的恶意。

“你,你说什么?”

沐柔站在楼梯上没有动。

李溪亭笑容满面的说:“没什么,开个玩笑。”

沐柔强忍着身上的酸痛,飞奔上楼。

“唉,真不经逗。”李溪亭自言自语道。

……

“东旭,溪亭她是不是喜欢我们啊?”年轻的沐婉靠在李父怀中,楚楚可怜。

小沐柔扬起明媚的笑容,“姐姐,我不会跟你抢爸爸的。”

李溪亭坐在沙发上,神色呆滞的盯着电视,一言不发。

“说话,哑巴了吗?”李父严厉的说。

李溪亭倏的看向他,目光怨恨,“你想让我说什么?!”

“给我滚回房间去,发现今天晚上不准吃饭!”李东旭恼羞成怒道。

晚上,沐柔怯生生的对李溪亭说:“姐姐你不要生爸爸的气,我们是来加入这个家的,不是破坏这个家的!”

“滚!”李溪亭将卧室的门重重的摔了回去。

她靠在门上急促的大喘气,痛苦的捂着心脏。

她必须要走向剧情安排的结局,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永远无法离开。

她已经数不清这是第几次从头开始。

“求你,帮帮我。”少女倒在血泊里,眼神不甘又怨恨。

这是原主的记忆!

李溪亭倏的睁开双眼,从梦中惊醒,额头上布满了大汗。

光芒从窗外照了进来,驱散了梦境带来阴影。

李溪亭坐在窗户边埋头写着题,她要参加不久后的数学竞赛。

这些题对他来说并不难,因为她已经做了无数次。

古幽说她进人位面的目地,是为了化解自已在这里残留的怨恨与不甘。

消除执念,早归神位。

原主即是她。

李溪亭转着手中的笔,突然发觉一阵强烈的不甘涌上心头。

凭什么?

 

本文标签:男同高H肉爽文校园play

上一篇:岳乱婬伦小说全*我40了和猛男做了一夜

下一篇:不戴胸罩引我诱的隔壁的人妻 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