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行长玩弄人妻全过程口述/全文

2022-07-16 17:45: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小野种!十八年前我容你那小三妈生下你,如今还让你进姜家门。这是你欠我的,我要你嫁,就得嫁!”坐在姜与希对面的女人,是她名义上的后妈,纪风荷。为了逼她替嫁,女人终于撕

“小野种!十八年前我容你那小三妈生下你,如今还让你进姜家门。这是你欠我的,我要你嫁,就得嫁!”

坐在姜与希对面的女人,是她名义上的后妈,纪风荷。

为了逼她替嫁,女人终于撕破了这一个月来的贤惠和善伪装,说出的话难听又恶毒!

姜与希嗤笑出声,也一改这一个月来柔弱乖巧、人畜无害的模样,将手上的茶杯往桌上一丢。

她靠坐在沙发上,目光掠过纪风荷与姜莉妍两人,态度刚硬:“首先,小三上位的人是你纪风荷,不是我妈!让我出生的人是我母亲,也不是你!”

“十四年前,是径云山上的老道士救了我,收我为徒,带我上山,养我到十八岁。别忘了,一个月前是你们死皮赖脸的去山上,求我回的姜家。”

姜与希的眼神中尽是冰冷讥讽。

当年在她母亲和父亲婚礼前夕,这个女人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取消婚礼,成功上位嫁给她的父亲。

小说

而那时,她母亲已经怀孕。却从准妻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她一出生就成了别人口中鄙夷的私生女、野种!

她和母亲一起生活了四年,眼看着母亲从痛苦忍耐,变得满眼疯狂,最后甚至开车带她自杀。

母亲死了,她却活了下来。

然后就跟着老道士上了山,直到上个月,才被自己名义上的父亲假惺惺地接回姜家。

刚来时,纪风荷和她的女儿姜莉妍,做足了表面功夫,可最终还是露出了真面目。

纪风荷气的站起,她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说她是小三!

“我就说你是个白眼狼!径云山的道长,是你父亲请来的,怎么不是姜家救你?要你替你妹妹嫁,你就嫁。再说了,莫家那等豪门,凭你这粗俗浅陋的样子,也是你高攀人家。”

莫家?高攀?

呵呵……

如果不是为了退掉师父给她定的那个傅家未婚夫,这次她也不会下山。

第一豪门傅家都不在她眼里,一个破落的莫家,也配?

不过,姜与希脸上不动声色:“哦,既然是这等好婚事,妹妹又跟人家订过婚了,我更不能横刀夺爱了。”

纪风荷眉头都快拧成麻绳了。

窝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姜莉妍,终于忍不住出声:“姜与希,你算老几,我愿意让给你,你敢拒绝?你当你是谁,妈妈为你谋一条生路你不要,想死吗?”

前几日还对她满是讨好的‘妹妹’,这忽然就变脸了。

姜与希嗤笑着站起身,“这就威胁上了?莫家濒临破产、即将面对一堆官司、听说那莫家少爷车祸还失去了一条腿。这福气还是留下给妹妹你享受吧!”

说完,顺手拿上牛仔外套肩上一搭,往外走去。

楼上的姜弘文,终于坐不住下来了。

“你要还是我的女儿,就给我站住!”

连慈父都懒得演了。

姜与希脚步顿了一下,但并未停,“我可不是你的女儿。”

姜弘文在楼上分明将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却这时候才肯下楼。说明这所谓的逼婚也都是他设计好的。

对这样的渣爹,她早已没了所谓的血缘亲情期盼。

“小希,今天你怕是走不出这个门的。”

几个保镖,突然出现,将她团团围住,显然事先安排好的。

姜与希嘴角勾起一抹冷意的讥讽:“就凭你们几只臭鱼烂虾,也想挡我的路?”

亲眼见着几个大汉,被她凶残的掼翻在地,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

姜弘文傻眼了,谁能想到,看起来娇娇小小的姜与希,怎么会有这身手!

姜与希拍了拍手,“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的父亲,姜家也与我无关。别再惹我!否则挨打的就不光是他们了。”

说完潇洒走出姜家大门。

眼见人离开,自己人伤的伤躺的躺。

姜弘文气的发抖,怒骂道:“这个逆女,怎么不跟她妈早死了算了!”

纪风荷扶住他,脸上透着阴狠,“她跑不掉的,让人去追,我在她的茶里加了东西。”

——

这边,还没走出多远,姜与希渐渐察觉到身上不对劲。

纪风荷下的那点普通迷药,对她根本不可能有用,怎么会……

脑子晕晕乎乎间,姜与希想到昨天晚上被师姐喊回实验室,被迫陪着捣鼓了一夜的药剂。

然后早上走得急,没来得及清理干净残留。

所以……这是无意间混合增强了那劣质迷药?!

简直要被师姐坑哭!

脚下逐渐软绵,一个不注意,姜与希摔了,在坡路滚了几圈。

身上擦破了皮,疼痛感让她再度保持了几分清醒。

她绝对不能倒在姜家附近!

挣扎着站了起来,模糊看到前面有车,她朝着路中央踉跄走去,张开双手。

她必须要离姜家远一点,不能让他们找到!

正疾驰而来的劳斯莱斯幻影司机老张看到路况忽然减速。

突然的减速,让后座上某个矜贵冷厉的男人忽然眉头一皱。

司机老张赶紧解释:“少爷对不起,前面路上有个人,像是碰瓷的。”

男人推了推金丝边眼睛,眼皮一合,冷声中透着对一切的漠视,惜字如金道:“找死、碾过去。”

司机老张浑身一抖,赶紧看向另一位寻求帮助:“泠风少爷?”

坐在男人对面的泠风赶紧说话:“老张,少爷跟你开玩笑呢。”

话音刚落,前面站着的人,却突然倒下了。

而这条路原本就是单行道,姜与希这么一下倒在路中间,还真是没办法绕过去。

司机只好停车,和后座的泠风一起下车查看,结果刚一靠近,姜与希就死命抓住泠风衣袖不放手:“有坏人!哥哥救我……”

泠风一看姜与希的脸,忍不住屏了三秒呼吸。

那张漂亮的小脸蛋,瓷娃娃似的白皙,像是未成年少女。可浑身尘土,精神不济,像是随时都会破碎一般。让人忍不住同情,想要为她做点什么。

泠风震惊的同时,干脆直接把人扶了起来搀扶上车。

姜与希刚被塞进车,此刻她也还未彻底失去意识。

脑中快速判断车上坐着一步不曾挪动的男人才是真正有决定权的,她便立马死死抱住了高冷矜贵的男人的腿。

男人嫌弃她满身尘土脏兮兮的,正准备一脚把人给踢出去。

姜与希没给他机会,扬起白嫩无害的小脸,可怜兮兮的半真半假道:“求求你救救我,我恶毒后妈渣爹给我下药,想捉我回去。逼我嫁给变态残疾的老男人冲喜,我不愿意就要卖掉我!”

泠风震惊了,竟会有如此恶毒父母!

不由问道:“你想退婚?那男人叫什么名字?”

撑着最后一丝精神,姜与希声音娇软回他:“傅…璟…渊…” 

本文标签:行长玩弄人妻全过程口述

上一篇:2022最好看(大尺度纯肉高潮细节描写小说)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行长 不用戴 今晚给你最高的奖励^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