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公息肉交小说:把她绑起来吊着玩弄

2022-07-18 09:49:3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夜晚,厚重的乌云遮住了月光,路边老旧的灯光一明一暗,像一只只不断眨动的眼睛,在暗中蠢蠢欲动又不怀好意的盯着每一个过路的人。楚绮的脚步顿了顿,颤抖的向前迈进,她的眼睛死死的盯

夜晚,厚重的乌云遮住了月光,路边老旧的灯光一明一暗,像一只只不断眨动的眼睛,在暗中蠢蠢欲动又不怀好意的盯着每一个过路的人。

楚绮的脚步顿了顿,颤抖的向前迈进,她的眼睛死死的盯住自己前方的一块土地,不敢往其他地方多看一眼。

从几天前开始,一切就变的不寻常起来。

她在梦中被突然出现的红衣女人吓醒,那个女人有着一头及臀的长发,红色的裙子有一种诡异的熟悉,她还没想到那是什么,就看见裙子仿佛液体一般滴下。

是血!

这,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东西?

仿佛察觉到了她的害怕,女人的头慢慢的向她转动,那绝对不是正常人扭头时会有的动作,她的动作卡顿,僵硬。

楚绮甚至隐隐听到了什么东西摩擦在一起声音。

求生欲让楚绮拼命的想逃离这里。

救命!救命!这是什么鬼东西,被她看见了,一定会死的,求求了,不要……不要!

“呼呼……呼……”

小说

楚绮不停的喘气,浑身冒着冷汗,剧烈的心跳让她四肢无力,仿佛刚刚做了什么高强度的运动。

天知道她刚刚只是做了个……梦?

楚绮全身僵硬,死死的盯着在白色的被子上分外显眼的头发。

那根头发漆黑,细长,直挺挺的从她眼前飘落在了被子上。

楚绮发疯似的往后退,但是她的身后只有一面冰冷的墙壁。

她,逃无可逃。

楚绮浑身发抖的缩在墙角,不敢往那个方向看哪怕一眼。

那个东西从梦里出来了?它现在在哪里?

是不是……就站在她眼前!

楚绮张开嘴尖叫,过度的惊恐让她发不出一丝声音,本来就没平息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好像就要这么直接跳出来!

就在楚绮感觉自己的心脏就要超负荷时,熟悉的闹钟按时响起。

“叮铃铃铃铃铃铃铃铃铃”

曾经无比厌烦的声音现在却仿若天籁。

楚绮松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刚才竟然忘记了呼吸。

她拼命的喘息着,像一条水洼里搁浅的鱼,尽力吸着最后一口氧气。

这个时候她才看见,天早就亮了,淡金色的阳光散落在地面,太阳升起至少四个小时,她却毫无所觉。

面前是温暖的日光,可楚绮只觉寒意彻骨。

她颤抖的看向那根头发飘落的方向,雪白的被子上空空如也,好像在嘲笑她的胆小和惊吓。

迅速地收拾好东西出门,楚绮不敢再想,至少现在,她不想再待在这里。

她下意识的来到了学校,熟悉的环境安抚了她惊魂未定的心。

楚绮一个人趴在桌子上,慢慢消化自己昨晚不可思议的经历,虽然后来在床上什么也没发现,但是这么真实的体验,楚绮也不能违心的说一切都是假的。

真的会有这么真实的梦……或者幻觉吗?

想到那种汗毛倒竖,浑身战栗,每一个细胞都在疯狂叫嚣着危险的感觉,楚绮下意识抖了抖,她无比希望这只是一个逼真的幻梦。

上天好像故意在和楚绮开玩笑,当她祈祷这一切都是假的时,她听到了一个清晰的声音。

“滴答……滴答……”

是液体滴落地面的声音,声音很大,很清晰,甚至盖过了教室里同学们的喧闹。

可是……没有一个人做出反应,除了楚绮,所有人都在干着自己的事,没有一丝异样。

怎么回事?他们……听不到吗?

“滴答……滴答……”

声音越来越大了,他们听不到吗?!

这种危险越来越接近的感觉让楚绮坐立难安。

一只手突然搭在她的肩膀上。

楚绮一个激灵,几乎快要叫出声来……

“你没事吧?”是语文课代表李月的声音。

李月的声音穿透了那种的诡异声音,带着现实的重量落在了楚绮耳中,奇怪的滴答声消失了。

“没,没事。”楚绮愣愣的摇头。

李月显然不信她的话,依旧担心的看着她,但是楚绮既然不想说她也不再问:“该交作业了,你的作业写了吗?”

楚绮点点头,把写好的作业交给她。

见楚绮一副失了魂的样子,李月叹了口:“你注意休息吧,其他的作业也给我,我帮你交。”

把其他科目的作业交给了好心的语文课代表,楚绮发自内心的说:“谢谢。”

尽管李月并不知道她间接的救了自己一命,但是楚绮会一直记在心里。

从她成为孤儿的那天至今,她遇见了很多坏人,也遇见了不少好人,楚绮比同龄人更加理解善意的宝贵。

她很幸运,独自在跌跌撞撞中长大,但是现在,这种幸运好像要结束了。

刚刚的事清楚的告诉楚绮,那一切,绝不是简单的幻觉。

那种强烈的,带着恶意的情绪,不可能是她自己凭空想象出来的,有记忆至今,楚绮从没感受过这么强烈,这么真实的恶意。

楚绮想到她小时候,遇到一个很面善的阿姨,看到楚绮摔倒了,她立马扶起楚绮,关切的询问她的情况,还要带她去家里包扎,给她拿很多好吃的。

普通的小孩可能会被她和善的外表欺骗,但是楚绮不会,被那个女人摸着的胳膊甚至开始微微发抖,小小的楚绮只觉得恐惧。

这个女人充满恶意的内心和和善的外表形成了巨大的反差,这种怪异的感觉吓到楚绮了。

她甩开女人的手就朝人多的地方跑去。

那个女人是人,楚绮可以逃走,可是这个东西,楚绮能逃走吗?

晚上,楚绮不敢回家,她在学校附近的宾馆开了一间房。

当她独自登上电梯时,一种不详的预感让她头皮发麻。

电梯里的寂静和失重的感觉,很轻易的让她联想到那些诡异的经历,现在,她能感受一种带着恶意的眼神在四周打量着她。

楚绮被吓得瑟瑟发抖。

“叮”

电梯门打开了。

楚绮硬着头皮走出了电梯。

红色的地毯让整个走廊像某种诡异怪物的倾盆大口,而楚绮现在,正在自投罗网。

本文标签:把她绑起来吊着玩弄

上一篇:捧着小屁股猛h:蘑菇头太大了含不下h

下一篇:不许穿内裤方便我做 h|抱住白嫩的臀用力耸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