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车上玩弄美艳馊子小说 肉体撞击声噗嗤噗嗤水声

2022-07-18 16:49:4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甄乔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古色古香的家具,穿着古代衣服的人。有点懵,什么情况?“小姐,你醒了?饿了没?要叫小厨房开饭吗?”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小丫头问道。小姐?小厨房?刹时

甄乔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一切,古色古香的家具,穿着古代衣服的人。有点懵,什么情况?

“小姐,你醒了?饿了没?要叫小厨房开饭吗?”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小丫头问道。

小姐?小厨房?刹时,一些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脑海。Oh my god! 穿越?!甄乔脑壳疼!只不过跟一群损友喝了点酒,有点醉,睡了一觉而已,这也能睡成穿越版?

等等,醉酒!对,关键词,醉酒!既然能喝来这,要不,咱立马再喝回去?

“酒,我要酒。”甄乔想到就做。一开口,发现居然是一把脆脆的小奶音,脑壳更疼。赶紧低头瞧了下自个,这身型,这小手,七岁?八岁?他奶奶的,穿也就穿了,想自己堂堂二十一世纪的成熟大美女,居然还穿成了个小屁孩?这又是什么骚操作?哦,也不对,在古代,七,八岁也算半熟了。

“什么?小姐,你说你要什么?”青衣丫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的问。

“酒。Jiu,酒。”甄乔一脸淡定的回。

“小姐,你还小,不能喝酒呀。你要是渴了,我去倒杯茶给你吧。”青衣丫头一副见鬼了的表情。小姐今天怎么了?才七岁的人儿,一张眼,居然要喝酒,这一大早的,太吓人了。而且,一直以来也没见小姐有喝过酒的历史呀。

“别废话,一壶酒,立刻,马上!”本来都烦死了,还在那废话,甄乔没心情跟这丫头磨唧,一面不耐烦的板着脸说道。

“一壶?”青衣丫头瞪大了眼。又看了眼甄乔板着的脸,不敢再说什么,只能结结巴巴的回:“是...是...是....。”要不然她还能怎么着?你是小姐,你大,你就是要吃天星,咱做这下人的,也得想法给你弄不是。

小说

不一会儿,青衣丫头拿了一壶酒,战战惊惊的进来。“小姐,要不,咱就尝一小口?”她还是忍不住试探性的劝。开什么玩笑,从没喝过酒的小姐,一张口就要喝一壶,这要是候爷和夫人等会知道了,还不得扒了自己的皮?还是劝劝吧,实在劝不听,也努力了。

甄乔才不跟这小丫头片子废话,一把抓过酒,二话不说,咕咚咕咚就喝,眨眼的功夫,一壶酒就见底了,那叫一个豪气干云,看得一边的青衣丫头那叫一个目瞪口呆。

等了一会,咦,没动静,没醉感呀。要不,再来一壶?不,再来几壶吧,保险!甄乔:“你,再去给我拿几壶酒来。还有,要烈的,劲的,猛的那种!”我就不信了,这几壶喝下去,我还醉不回去。甄乔暗暗想到。

“小...小姐,你饶,饶过奴婢吧。奴婢要是做错了什么,你罚我,求你别吓奴婢行吗?”

“罚个毛,我就要酒,马上去。要再废话,我掐死你!”甄乔凶巴巴的一边说一边举手做个掐人的手势吓她。

“是...是...是......”青衣丫头吓坏了,只得一边回一边跌跌撞撞的跑出去拿酒。小姐今天到底怎么了?太彪悍了,又是酒又是掐人的,和平时那温温柔柔的样子简直一个天一个地。要不是脸还是那个脸,声还是那个声,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有人来碰瓷了。

一个时辰后,甄乔终于喝得晕呼呼的倒在床上睡死了去。

月黑风高时,甄乔终于又醒了。睁开眼,床边围着一堆人,还是复古的衣服复古的发型。得,明白,没喝回去。或者说,她没法回去了。可,甄乔有一个问题,她回不去了,那,原主死哪去了?

闭上眼,默默叹了口气。行吧,反正她甄乔生性乐观,既来之则安之!不想了,再想脑壳又要疼,反正想也没用,甄乔自我安慰。

睁开眼,看了看眼前这堆人,立马又闭上了眼。还是先顺一顺原主的记忆吧,这一堆人的,容易漏馅。

这里是天祈国(什么鬼?历史也没教呀......),原主也叫甄乔,父亲是镇北候甄承恩,母亲叫林依秋,娘家也是武将,长年镇守边关。因为出身武将之家,所以林依秋会武,也比一般的妇人多了一种豪爽的气概。另外有一个嫡亲哥哥,甄柏昱。父亲出身寒门,父母早在年幼时就不在了,今天的一切全是实打实的靠军功得来。也不知是怕老婆还是情深一片,反正在这种三妻四妾自己又位高权重的年代,居然后院干净得只有一个老婆外,母蚊子也不多一只。实在干得漂亮!甄乔默默在心中给便宜老爸竖起了大母指。还有一个小白脸,定王世子,君长安,从小有难以治愈的心疾。他是原甄乔青梅竹马的玩伴,也是中国好邻居,因为定王府就在一条长街内。定王君昊卿跟镇北候曾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两家算是世交。定王妃莫雪茹跟自己的母亲也是很好的闺中密友,因此从小定王家就视甄乔为自家的小女儿,甄乔也一直称呼定王为卿叔,定王妃为雪姨。还有,原主也是个强悍的。四岁能歌五岁善舞,到现在,诗词书画无一不精。

甄乔还能说什么?她只想知道原主是哪位大神下凡渡劫的?

不捋了不捋了,甄乔怕再捋下去能把自个吓死,就这样吧,见招拆招。想好,才刚睁开眼睛,就看到便宜老爹在脸前放大的面,还有严肃而略带关怀的声音:“醒了?胡闹,你简直是胡闹,小小年纪学人喝酒,还一开腥就一壶一壶的来,甄乔,你想干嘛?你想上天吗?”

我不想上天,我想回家。甄乔在心里默默的回。可这话,能回不?打死也不敢呀,只好此时无声胜有声。

“说话呀你,哑巴了?喝的时候咋不见你怂呢?现在倒跟我装聋作哑了?”甄承恩显然没打算放过甄乔。

我倒是想说,可我说啥?说喝酒的不是你下凡的女儿是我这冒牌货?说我既不聋也不哑,所以你老可以小声点嚷?还是说,老娘打小就没识过怂字?甄乔暗暗嘀咕,就是不知道我要真这么回你,你老到时候,上不上天?

“够了,乔儿刚醒,你凶什么凶?”林依秋朝甄承恩大吼一声。而没想到,堂堂靠军功挣来的镇北候被老婆一吼,居然鹌鹑的收声了。

甄乔默默给老娘竖了跟手指,霸气呀,夫人!

“乔儿”林依秋回头又对甄乔说:“你刚醒,娘就不说你了,但下不为例,知道了吗?”

这,这就完了?娘好洒脱。

“知道了。”甄乔立马识时务为俊杰。

看到甄乔改正态度端正,林依秋满意的点点头,“那你再休息会,我去拿粥给你。”说完,不等甄乔回答,就拉起甄承恩出去。到门口想了想,象是怕甄柏昱又会骂妹妹似的,又回过头说:“甄柏昱,你也出来,别一根木似的立在那,妨碍你妹妹休息。”

以为终于轮到自己跟甄乔说话的甄柏昱还能说什么?只得翻了个白眼,狠狠对甄乔竖起一个大母指,然后转头潇洒离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刹那间,房里就只剩下甄乔和君长安。君长安也不说话,坐在那里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甄乔。甄乔被君长安看得有点不好意思,正想开口找点话题,就听见君长安一声:“滚滚,过来。”

滚滚?甄乔瞬间被劈到。居然忘了原主小时候因为婴儿肥一直被君长安叫圆滚滚,后来因为原主渐渐长大,脱去了婴儿肥,也因为原主的抗议,圆字是去掉了,滚字却光荣的保留了下来。君长安这斯说,以后这就是你小名了,这样叫,亲切。甄乔一想到以后这可能就是自个的小名时,顿时火大。我亲你大爷,哪有女孩子小名叫滚滚的?好像时刻要准备滚犊子一样。

正在胡思乱想,又听到君长安的声音:“滚滚?”

“滚,滚,滚,我滚你大爷。”甄乔烦燥的冲口而出。

君长安:......

甄乔反应过来后......

甄乔觉得脑壳又开始隐隐作疼了,她好想问,这里莫非是一个江湖?成员是江南七怪?个个性格跳脱,思维跃进?TNN的,面对这一群人,这悲催的生活该如何继续?

有种尴尬叫空气突然变安静.....

静默的气氛实在有点压抑,甄乔只得轻咳一声掩饰尴尬。想了想,还是下了床,慢慢的挪到君长安面前坐下,低着头,问:“那个...那个...,叫我过来干嘛?”

君长安看着低着头在那玩手指的甄乔,感觉小丫头好象有点不太一样,可又说不上是哪不一样。过了好一会,才轻轻叹了口气:“滚滚,我不知道小孩子家家的你今天为什么突然要喝酒,也不明白为什么今天的你让我感觉有点不太一样,但无论发生什么事,别怕,告诉我。”说完,君长安就这样看着甄乔,也不说话。

过了好一会,许是感觉到甄乔的窘迫,君长安自动站了起来轻轻的说:“好吧,既然你现在不想说,那就等你想说的时候再说。刚醉醒,你再睡会吧,我先走了。”

看着眼前温润如玉的少年,甄乔突然有点感动,至少,在自己初来乍到的时候,在这个陌生的年代,还有个人告诉她,如果有事,别怕。

于是脑子一热,非常有礼貌的说:“我送你吧。”

“好。”君长安笑了。

甄乔:......

这斯是不懂人情世故还是咋地?礼节性用语懂不懂?都不带推的?送,送,送,老娘一脚送你离开千里之外好不好?虽在心中腹黑,脸上却依旧不显山不露水,笑意盈盈的起身相送。演技堪称一流,赞!

送到院里,君长安停了下来,“就到这吧,反正就在不远。”看着旁边小小的人儿,君长安终是忍不住伸手摸着小丫头的脑袋,宠溺无奈又温柔的说:“你刚酒醒,头肯定还有点疼,别吹风了,回去好好休息。还有,记得有什么事就去找我,我比你大,天大的事,我来扛,可好?”

知道就在不远你还要我送个屁呀?矫情。知道刚酒醒的人吹风不好还要我出来个毛呀?有病。某人一脸嘲讽,全然忘了是自个要热情相送的......不过,话说回来,君长安这人吧,年纪不大,倒挺暖的。行吧,看在是个小暖男的份上,江湖恩怨,一笔勾消。

于是甜甜一笑:“好。都你扛。那你慢走,路上小心,我进去了哈。”

本文标签:肉体撞击声噗嗤噗嗤水声

上一篇:公交车激情肉欲系列我的老师/全文

下一篇:校长啊轻点都日出水来了^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