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全文

2022-07-18 17:13: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头昏、粘稠,伴随着兽吼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安歌刚想抬手揉揉太阳穴,发现浑身上下都没劲,根本抬不起手,努力睁开双眼也只是朦朦胧胧的看见黄色、灰色、绿色在不断的交错。难道

头昏、粘稠,伴随着兽吼的声音不断地在耳边响起,安歌刚想抬手揉揉太阳穴,发现浑身上下都没劲,根本抬不起手,努力睁开双眼也只是朦朦胧胧的看见黄色、灰色、绿色在不断的交错。

难道是熬夜追剧追到进医院?话说这么吵这个医院也没有人出来制止一下的。

等等,兽吼!难道医闹现在都要带只宠物助威?虽说有心看热闹,但是浑身不舒服还是身体要紧。

夹杂着吱吱声的兽吼没有平息,相反愈演愈烈。

无法,安歌忍者头晕喊出声,小心,这里还有个人躺着呢,但是安歌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发出的却是低低的稚嫩的“啾啾”声。

或许是听到了安歌的呼叫,黄色的一大坨缠着灰色的一坨往稍远处去了。

危险远离,安歌才有心情打量自己现在的处境。刚还模模糊糊的视线慢慢变得清晰,大树断裂在地,落叶厚厚一层,正午的阳光亮堂堂。

难道自己熬夜追剧晕倒了现在都没有醒?

小说

兽吼一直没有停下,安歌一转头就看见了两只野兽在打架,黄的约五米长、头大鬃毛茂密,凶悍无比,赫然是一只狮子!狮子正在不停的攻击一只灰色的动物,那动物约2米高,张开翅膀不停的扑腾,发出恐吓的吱吱声。

饶是安歌平时还算大胆也被吓得惊叫,不断往后扑腾想着离开,但手脚酸软无力,身上原本湿漉漉的,被风一吹,身心都凉了。还无意看见一坨粉嫩的肉,上面插着参差不齐的毛管。往后退了几步才发现那坨肉居然是自己在控制的...

安歌:卧槽!这是什么鬼!

安歌愣神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灰色动物不敌黄狮,落败挥着翅膀飞走了。黄狮结束战斗,奔跑的过来安歌面前表演一个急刹。伴随着狮子“嗷”的一声,安歌安详地晕倒了。

晕倒前隐隐约约看见狮子张开硕大的嘴,血渍粘满牙,腥臭扑鼻,但黄狮只是犹豫了一会,也不嫌弃她肉少一口把她吞了。

石床上的小婴儿紧蹙着眉头,眼皮下的眼珠不停的动。一会儿后,终于勉强地睁开了眼。

安歌赶忙看了自己的皮肤,嗯,除了尺寸对不上,也还是人类的模样。但是看着宽大的叶子铺成的屋顶,室内飘着一股房子许久没住人的霉味,一遍又一遍的提醒着安歌。

她似乎,穿了?!

正愣着的时候,门帘被掀开后出现一只...圆滚滚??两只幼崽视线对上,圆滚滚裂开嘴露出舌头,发出“赫赫”声,快步朝着安歌走去。

安歌一脸扭曲,撑起小小的身体不断望床内缩去,别以为她啥都不知道。

虽然圆滚滚很可爱,但它可是杂食动物!熊掌厚而有力,牙齿咬合力不低,在现代看新闻就能看见旅客不顾动物园规定私自跑进去景区,被熊猫反杀的事故。她穿成了小孩,这么小块头或许还不够人家塞牙缝。

正当安歌打算找机会溜的时候,圆滚滚飞快爬上床,拉着安歌,口吐人言,

“你醒了呀?你叫什么名字?我是熊圆圆。”童音清脆稚嫩,不等安歌应答,自顾自地说了起来,“你不要怕,这里是狮族部落,很安全的。”

安歌装着胆子问她:“狮族部落?我怎么会来到这里?”

圆滚滚回答:“对了,你还是刚出生的一只小幼崽,不记得也是应该的,你被我伯父,就是我们族长带回来的!巫医帮你看过了,说你还没到时间破壳就被外力破壳了。”

“我刚出生怎么会说话?族长为什么会带我回来?”安歌想起那黄狮张开的血盘大口忍不住打个颤,“我之前好像看到一只黄色的狮子...”

“我们兽人生下来就会说话了呀,这是兽神大人让我们更好地生存赋予我们的天赋!”熊圆圆说到兽神大人的时候鼻子都翘起来老骄傲了,“你说的狮子应该就是族长了,我偷听到他和巫医聊天时说你阿爹阿姆被恶兽袭击了,他看见就救了你。”

袭击?既然这具身体的父母没有一起来狮族部落,那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安歌挠头:“你好熊圆圆,我叫安歌。”又不死心的问:“你是带了熊猫头套吗?”

熊圆圆瞅了她几眼,“安歌?这名字是你阿爹阿姆取得嘛?真好听!头套,什么是头套?这是我兽形,别的小崽子都说我兽形比人形好看”想了一会,好像豁了出去一样,那颗熊猫头慢慢在安歌惊讶的目光中变成了长人类的脑袋,但身体还是人类的身体。

小脑袋上面嵌着两颗圆圆的大眼睛,头上两个小揪揪。但这头有头的可爱,身体有身体的可爱,硬是拼凑一起就很惊悚了。安歌嘴角抽搐,原来真的穿了!还是兽人世界。

强忍着别扭安慰熊圆圆,“圆圆啊,你这也。一边还装模作样的左右看了熊圆圆两眼,接着道,你这模样还是挺、挺别致的。”

“别致?什么意思?”圆圆不解。

安歌只好干笑两声说:“别致就是很好看的意思。”

“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兽人幼崽模样挺好看的。”熊圆圆用她人头熊猫身的模样傻笑着,“安歌,我也觉得你挺别致的!”

安歌心里发毛,一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好,只能继续学熊圆圆勉强地笑出来。下一秒她就的笑就僵在脸上了。

熊圆圆继续说:“虽然你的头上的毛暗暗的?还乱七八糟的?但是我还是很喜欢你哦。”

头毛?

安歌疑惑。想起晕倒前看到自己宛如脱毛鸡的身躯,对比着现在肉乎乎的躯干,有点怀疑了。

熊圆圆举爪拍了拍安歌的脑袋,努力帮她捋了捋头发,皱眉对着安歌的头发左看右瞧的,最终好像很满意的点点头勉强说:“这样就整齐好看了。”

有股不祥的预感。

安歌摸了摸头发,入手的不是人类软软胎毛,这触感根根分明,和她在现代时楼下老大爷那里偷偷摸过的鸟毛的感觉一样一样的......

安歌受到了惊吓,不由自主地叫出声,

“啾”!

声音凄厉,带着不可置信,突然由人身变成了一只棕色的鸟,体型较小而滚圆,羽色暗淡。旁边的熊圆圆被吓了一跳,白皙的小脸瞬间长满了兽毛,变成兽形嗷呜嗷呜的叫唤。

紧接着草帘被打开,一位长腿御姐走了进来,一手抄起熊圆圆,和熊圆圆贴贴脸:“圆圆别怕、别怕哈!”另外一只手搂着变成不知道什么鸟的安歌,给她安慰。

等熊圆圆安静了,长腿御姐还以为是熊圆圆吓得安歌露出原形,耐心地对熊圆圆说:“你看你把她吓得,阿姆不是告诉过你她是鹌鹑,鹌鹑鸟兽人胆子很小受不了惊吓的。”

这,头一回穿越,成了只鹌鹑?

本文标签:两个奶头被吃得又翘又硬

上一篇:公车揉捏顶弄伸入h*我把姪女开了苞口述

下一篇:酒店大战极品校花呻吟 风韵犹存沙发69式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