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前后两根隔着一层膜3p*爽吗你个小浪货叫大声点

2022-07-19 16:45: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不……不准你们吃我媳妇!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嘿!果真是个傻子,刚刚这婆娘可是主动让我们吃了你呢!不过你也不用急,吃完这臭婆娘马上就轮到你了!&

“不……不准你们吃我媳妇!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

“嘿!果真是个傻子,刚刚这婆娘可是主动让我们吃了你呢!不过你也不用急,吃完这臭婆娘马上就轮到你了!”

舒念迷迷糊糊的听到周围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只感觉额头疼的实在是厉害,还来不急有所反应,就感觉腰身被人狠狠的踢了一脚,疼的她立马尖叫了一声。

“诈尸了!”

舒念艰难的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布满了蜘蛛网的破庙,面前站着几个面黄肌瘦的男人,此时手里头正拿着木棍惶恐不安的看着自己,不远处的柱子上则是绑着一个身着破旧青衫的青年男子。

小说

什么玩意?她不是熬夜猝死了吗?莫非是她还没有死透,所以做梦了?

“媳妇,你醒了啊!我就知道,你福大命大不可能死的!也舍不得丢下清桦的!”

舒念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明明被绑着却还万分激动的青衣男子,都没来得及开口说什么,脑袋又是一阵眩晕,接着一系列的记忆就如同潮水般的涌现了出来,乱的让她的头更加疼了。

种种陌生的记忆告诉舒念,她是实打实的穿越了!

这具身体的主人是青州边陲小县孟家村人士,年方十八,父亲是孟家村的村长舒丰,母亲去世后,舒丰又娶了一门亲事,生下了同父异母的龙凤胎弟弟妹妹。

继母孟氏性子温顺,再加上舒丰因为续弦的事情对舒念愧疚万分,是以很多事情都没有太约束舒念,到后来,原主更是养成了嚣张跋扈、狠辣自私的性子来,欺辱继母和弟弟妹妹也是常有的事情。

青州近年来多天灾,先是遭受到了洪灾,毁坏了不少的庄稼,眼见着有好转了又遇上了蝗灾,蝗虫过境寸草不生,严重的连人都啃,人能够吃的东西是越发的稀少了。

边城又是战争不断,边陲城市的人们生活的是苦不堪言。

无奈下,舒丰只好带着一家人加入逃荒的人群,想着去物产丰饶的南方生活,可逃荒过程中因为过于劳累和连日没有吃的,也就那么去了。

被绑在柱子上的男人叫沈清桦,说起来还是原主瞧着他样貌清秀,顺道在逃荒路上捡的,可哪里晓得这人不但是个傻子,还彻底的赖上她了,一口一个媳妇的,让原主是十分厌恶,也没少打骂他。

就在昨天,孤儿寡母的进了这间破庙,破庙里面待着的还有几个流民。他们也没有那么在意,可没有想到今天一早孟氏带着弟弟舒大宝出门去找野菜后,这伙人就开始打起了原主等人的心思来,竟是要把他们都当成食物给吃掉。

原主害怕的将沈清桦推了出去,哀求这些流民放过自己跟妹妹舒小宝,可没想到沈清桦被绑后这些流民却出尔反尔,原主一反抗,结果就是被棍子给生生打死了,舒小宝看见舒念被打死了,立马就被吓的晕死了过去。

“大哥,我看她不像是诈尸,是还没有死透!让老子去解决了她!”

舒念理着那些细碎的记忆时,几个流民已经确定了眼前额头满是鲜血的女人并没有死,眼底顿时就闪过了一丝疯狂。

“媳妇!媳妇!你们不准伤害我媳妇!”

沈清桦眼眶通红的奋力想要挣脱绳索,可奈何那绳索太紧了,非但没有任何用处,反而是把他的手臂都弄伤了,到最后也只能无力的哭喊着。

男人很快就朝着舒念挥舞起了棍子,舒念冷笑了一声,腰身一转,手肘一撞,脚上再一用力,男人就捂着下半身痛苦的倒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还要打吗?”

舒念拍了拍手,斜睨的看了眼对面几个呆掉的男人。

几个男人面面相觑,能那么快放倒一个男人,这个女人怕是在扮猪吃老虎啊!几个人吞咽了口吐沫,飞速的上前扶起倒在地上的男人,匆忙的跑出了破庙。

看着那几个流民跑了,舒念这才松了口气,脑子又是一阵眩晕,差点就没站稳,看来原主受的那一棍是相当不轻啊!

“媳妇,你没事吧?”

沈清桦瘪了嘴,担忧的喊着,舒念站在原地缓了很久,然后才上前替沈清桦松了绑,反问道:“我身强体健,能有啥事?”。

“没事就好!吓死我了!”

沈清桦红着眼眶一把搂过了舒念,太过用力了,差点没把舒念给勒死。

“咳…沈清桦,你先松开,我快被你给勒死了!”

舒念不满的推着沈清桦,沈清桦一个哆嗦,这才不舍的松开了舒念。

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舒念的眼神撇到还昏死在一旁的舒小宝,这才脚步虚浮的走了过去,沈清桦则是担忧的跟在了她的身后。

舒念伸手探了一下舒小宝的鼻息,好在这丫头还活着,估摸是那几个流民看着舒念死了,想着天气太热,死人容易臭,就准备先吃了舒念,舒小宝也就暂时没什么事了。

舒念松缓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现在就是猝死了还能穿越吗?关键是不穿成个公主小姐就算了,竟然开局就在逃荒途中,还有个傻不拉几的男人喊媳妇,绝了好吗?

正抱怨着,舒念的面前突然就浮现了一个透明的屏幕,随即,机械的女音顿时就传进了舒念的脑海里面。

【叮!恭喜你被幸运大奖砸中!进入我们的逃荒直播,请问你是否要绑定我们的直播系统,成为一名光荣的逃荒主播呢?】

什么玩意?逃荒直播!?

舒念往左右看了看,又重重的擦了擦眼睛,这才拉过一脸发懵状的沈清桦,指着眼前的透明屏幕,问:“这玩意,你看得见吗?”。

沈清桦皱着眉头,乖巧的看了一眼舒念手指的地方看了眼,然后眼泪立马又流了出来,上前用手摸了摸舒念的额头,哭喊着: “媳妇,你是不是被打傻了呀?别吓清桦,清桦害怕……”。

那看来就她一个人看的见了,舒念的嘴脸抽了抽,拍了拍沈清桦的头,稍微安抚了一下他,“没……没事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的,呵呵呵……”。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沈清桦,舒念这才试探性的在心里问了一句:“你是什么个东西来着?我不绑定会怎么样呢?”。

 

本文标签:爽吗你个小浪货叫大声点

上一篇:在佛堂被和尚cao到求饶:第一章就破女主处的小说

下一篇:H灌满好涨h流出来了|我与妽妽的性故事口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