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住老师粉嫩的玉蚌|解开她的内衣含着她的柔软

2022-07-20 09:33:4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普罗维登斯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雨,整个城市浇得垂头丧气,乌云聚集在一起,天空像倾倒的墨水一样,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低,空气闷得让人透不过气。宴乔也被这天气弄得有些心烦气躁,她

普罗维登斯已经连续下了几天的大雨,整个城市浇得垂头丧气,乌云聚集在一起,天空像倾倒的墨水一样,云层越来越厚,越来越低,空气闷得让人透不过气。

宴乔也被这天气弄得有些心烦气躁,她站在二楼的窗户处,神色冷淡的垂着眉眼向下看,重新端起酒杯,置于唇边轻抿了一口。

一辆黑色奔驰徐徐停在了路边,车刚停稳,前车门迅速打开了,司机撑着伞跑了下来,拉开后车门,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车里走了下来,穿着黑色的衬衫,双腿修长,雨伞遮挡了他的双眸,让人看不清情绪。

“你看那辆车又停在那里了,每次就站在外面看也不进来。”街道旁画廊里的女店员安妮推了推旁边的同事小艾:“我今天一定要看看他的庐山真面目。”

小艾还没来得及阻止,安妮就已经拿起雨伞推门而去了。

安妮撑着伞走上前,好奇地歪着头眼睛往上瞟,入目先是棱角分明的下颌线,然后是一双深邃漂亮的眼眸,皮肤细腻光滑,整个人如同屹立在风雨中的柏树傲骨峥嵘,安娜心狂跳了几下差点尖叫出来,这人也太好看!她按捺住内心的跳跃,小心地开口询问:“先生,外面下这么大雨,你可以进来看看的,先生?”

男人好似没有听见一般,目光始终透过落地窗投向屋内,半响,他才淡淡地开口:“谢谢,不用了。”

安妮看着男人冷峻的眼神,微张起的嘴又闭上了,转身离开时还不舍地回头看了两眼。

她推门回到店内,抖了抖身上的雨水,一脸花痴地说道:“小艾,我感觉我要恋爱了。”

小艾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窗外,小声道:“安妮姐,你别这样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你是不知道他长得有多得劲。”

“你们在干嘛?”

宴乔拎着包从二楼办公室下来,她顺着两人的视线,只看到扬长而去的汽车尾灯,她的眸光掠过男人刚刚停留的位置,眼底有些黯然,似乎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伤感。

安妮换了一副笑脸:“乔姐,那个男人又来了,我今天看到他的脸了,简直比好莱坞男星还帅,你没见到真是太可惜了。”

小说

“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吗?”

安妮激动地说:“真的,真的,乔姐你别不信,我下次要张合照给你看。”

宴乔低低笑了两声:“你说得我都好奇了。”

小艾警惕地说道:“乔姐,你别跟安妮姐一样,我觉得他不像好人还是小心一点好。”

宴乔附和地点点头:“嗯,你说的有道理,他有什么异常行为就报警别出去。”

“嗯,我知道了,乔姐。”安妮看着宴乔手里的包:“乔姐,你准备回去了吗?”

“嗯。”宴乔转头看向窗外,雨完全没有停的意思,她从钱包里掏出两张百元美钞递给两人,温声说道:“这天气也不会有客人了,收拾一下,今天都早点回去吧。”

宴乔是这家画廊主,她店里这两个员工都是华人,安妮从画廊筹办初期就在了,小艾性格有点内向是宴乔的学妹,没有课就会过来兼职。

两个人接过小费,眼角眉梢都流露出毫不掩饰的高兴,她们很庆幸在宴乔手下做事,完全没有老板架子不说,还会时不时给小费带她们吃大餐。

安妮跟小艾同声说道:“谢谢,乔姐。”

宴乔看着她们开心也跟着笑:“辛苦啦,剩下交给你们我先走了。”

安妮咧嘴一笑:“不辛苦,明天见乔姐。”

“嗯,明天见。”

一场大雨让一座城市变得略显冷清,人迹寥寥,路面上也坑坑洼洼地积满了水,宴乔低头撑着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在马路边等待红绿灯时,被疾驶车辆溅起一身污水,她也丝毫没有反应。

绿灯亮了,她刚抬脚,一辆黑色汽车停在她面前,司机下车,给她打开车门。

宴乔微微抬起遮挡视线的雨伞,一个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坐在里侧,从她这个角度,看不到脸,只能看到高挑矫健的身材。

宴乔心狂跳了几下,但很快恢复了镇定。

她朝司机点了点头,坐了进去。

车内封闭狭窄的空间,凛冽的男子气息顿时将她笼罩。

江渝北头向后仰靠在车座位上,闭着眼睛,双腿叠加坐着,双手放在腿上。

宴乔礼貌地叫了一声:“舅舅。”

江渝北侧头端详了她片刻,唇角带着淡笑:“嗯,你吃饭了吗?”

“吃过了。”

“那陪我吃饭吧。”

“嗯。”宴乔懒得推脱,就随他去,她闭上眼睛,歪头靠在车窗上,其实并不想睡觉,这只是拒绝交流的挡箭牌。

江渝北沉默的看了两眼,报了一个地址。

司机调转了车头。

江渝北带她去了一家法餐厅,来的路上已经定好了位置,侍应生领着他们进了一间包间。

长桌子上摆着放着一个礼品袋,宴乔不明所以的看着江渝北。

江渝北含笑看着她:“里面是衣服,去换上吧。”

宴乔低头看了一眼,沾满泥水的裙子,笑着点点头:“舅舅,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贴心。”

提上袋子转身的一瞬间,宴乔扯平了嘴角,脸上平静无波,眼里没有一丝情绪。

她走进洗手间关上门,打开袋子里面是Chanel最新款的粉色套裙,宴乔脱掉脏衣服随手丢进垃圾桶,换上套裙照着镜子,眼前浮现的却是江渝北的脸。

宴乔回到座位后,江渝北看了她一眼:“嗯,很合适你。”

“你的眼光一直很好。”

“点菜吧。”

“嗯。”

宴乔点好菜,侍应生把雪莉酒打开了,斟上两杯。

俩人举杯对碰,宴乔笑看着江渝北:“舅舅,你什么时候过来的,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

“我在邻市出差,临时决定的。”

宴乔也不点破顺着他的话说:“这边风景不错,时间充裕可以找个导游陪你到处走走。”

法餐最注重仪式感,一对一服务,吃完一道上一道,俩人边吃边聊了起来。

江渝北随意地说道:“嗯,这家副菜味道跟我们之前在京城吃的那家味道很像,你还记得吗?。”

宴乔顿了顿,一脸茫然地摇摇头:“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高二我们去香江过圣诞节吃得那顿法餐也很不错。”

“可惜了,哪家比香江味道更好有机会一定要去吃吃看。”

“有机会一定去。”宴乔神态自若的把切好的鳟鱼送入口中。

江渝北眼睛微微眯起,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他勾唇一笑,视线从宴乔脸上移开:“你也毕业小半年了,真打算在这里发展不考虑回国嘛?。”

宴乔握着刀叉的手紧了紧,面上云淡风轻地说:“你知道的,我除了拉琴就只会画画了,小提琴...这辈子是拉不出名堂了,好在这双手还握得住画笔,还能画画,这几年我在圈内积攒了一些人气,画廊现在收入也不错,我大学辅修是珠宝设计,还是留在美国前景比较好,准备跟朋友合伙开间珠宝高定工作室。”

江渝北的目光从宴乔的手上掠过,眼底有些黯然,缓缓开口:“其实你不必这么辛苦开工作室,回公司也可以继续画画做你的珠宝设计师。”

宴乔咀嚼完口中的食物,不徐不疾地说:“我当时不懂事,仗着年龄小你给什么都敢收,公司收购以来我从未参与过经营,这几年一直是你在打理,我早就想把股权还给你了,挑个时间我们把股份转让协议签了吧。”

江渝北当年收购了一家珠宝公司送给宴乔当十八岁生日礼物。公司董事局结构里面有江渝北和两个原股,宴乔持股超过百分之六十,但是她一直在国外读书,公司都由江渝北在管理,两三年时间就把中规中矩的珠宝公司发展壮大了十几倍的规模,这样的能力是宴乔望尘莫及的。

宴乔想把股份还回去,并非她自命清高有什么铮铮铁骨,她只是不想跟江渝北有过多关联,不然有人上赶着送钱不要,那妥妥是傻缺。

“给你的就是你的,你要真过意不去就自己回来管理,不懂我可以教你。”

宴乔拿起酒杯喝了口酒,想了想,还是不知作何回答。

江渝北有些疲倦地捏了捏眉心,低声道:“我现在确实没有多余精力去打理这家公司了,我希望能有个人分担一下,你不用着急给我答复。”

宴乔抿着嘴,拒绝的话最终也没说出口:“我考虑一下。”

“好。”江渝北知道见好就收,把人逼太紧可就适得其反了。

其实俩人都不饿,以甜品结束了这顿晚餐。

司机按照宴乔说的地址把人送到地方,江渝北抢在宴乔下车前说道:“我能去你家上跟洗手间吗?”

宴乔微怔:“借口真烂,你想上来就上来呗。”

江渝北轻“咳”了一声,拉开车门跟在宴乔身后。

宴乔快走了几步先进入电梯,按完楼层站在角落,跟他拉开了一定距离。

掏出钥匙打开门,宴乔按下开关,客厅灯亮了起来,这是个两室一厅的房子,地段很好,宴乔一个人住也算宽敞,一个卧室,另一个房间做衣帽间,客厅一半被改成了工作室,她平常画画,赶稿都在这里进行。

自从她买了这个房子,江渝北还是第一个带进来的人。

宴乔看着江渝北,勾起唇尾:“你还要上厕所吗?”

“不用了。”

宴乔进屋后快速把沙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收起放好:“最近赶稿没时间收拾有些乱,坐吧。”

江渝北坐下环视了一下,看着杂乱的客厅,茶几上吃剩的泡面和面包,他眉头微微蹙起:“你平常就吃这些吗?”

宴乔从小到大都只愿意享受最好的,是个很挑剔的人,她可谓娇生惯养长大,在家有佣人出门有司机。出国留学真的是会掉一层皮,把大部分坏毛病都改掉,生活上一切的事物都要自己处理,自己不做就没人做,多少都会变得独立一些,忙的时候根本没时间给你娇气。

宴乔不以为意地说:“忙的时候对付一口。”

“那这个呢?”

“什么?”宴乔从厨房倒了杯水出来,放到江渝北面前,拿过他手中的药盒塞到抽屉里:“我长时间画画不吃止痛药我的手顶不住,放心,我不经常吃。”

江渝北眉头微微蹙起,柔声道:“尽量别吃,累了就停下来休息。”

宴乔敷衍道:“好。”

“明天你有空吗?”

“你就说什么事吧。”

“你不是说这里风景不错吗,我不喜欢陌生人,你来做我的导游吧。”

宴乔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就问道:“你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吗?我今晚规划一下路线。”

“我对这里不太熟,你决定就好。”

“行,那你早点回去休息吧。”宴乔这算是下了逐客令,江渝北也不好赖着不走。

江渝北压下心头的欲望,尽量维持面部平静:“好,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我来接你。”

“嗯,我送你下去。”

送走江渝北走后,她站在家门口,看着空荡荡的屋子,突然生出了巨大的孤独感,这种孤独像倒灌的海水,从四处漫过直到把她淹没了。

宴乔从酒柜里取出一瓶Romanee-Conti,喝法十分任性,直接对瓶吹,她把自己甩到沙发上,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也不看。

一瓶酒下肚,宴乔的双眼无神开始不聚焦,眼皮越来越重,思绪放逐到那个丰沛鲜盈的午后时光,不断涌现的人和事,将她的记忆塞满。

本文标签:解开她的内衣含着她的柔软

上一篇:猛男胯下粗长巨物*总裁在车里让娇妻高潮

下一篇:公交车猛烈进出婷婷2 他的粗大在她身体里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