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大,水快流出来了,cao我:小宝贝腿张开湿透了

2022-07-22 16:03:1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穿上经过十年锤炼,满身都是用金羽线镶织一品玄铁炼制而成的赤炼铁甲,将一头黑发高高竖起,冠上白玉金钗,用赤红色的眉笔描摹眉毛的尾部,手中紧握那把轻水剑,一步一步地往北城皇宫

我穿上经过十年锤炼,满身都是用金羽线镶织一品玄铁炼制而成的赤炼铁甲,将一头黑发高高竖起,冠上白玉金钗,用赤红色的眉笔描摹眉毛的尾部,手中紧握那把轻水剑,一步一步地往北城皇宫中走去。

我赤着双脚走入大殿,身边全是死人的尸体,七仰八歪地倒在地上,有些甚至堆成了小山,整个空气中布满了浓厚熏人的血腥味,血流一直流一直流,从墙根流到了我的脚边。

我最后的敌人就坐在正当中那把龙椅上,那样年轻的女人,一个大周北部现在当朝的太后,千娇百媚,无尽妖娆,她有着和我一模一样的面庞和躯体,她就像是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一个足够邪恶,足够绝望的我。

如果我是那些别处而来的大老爷们儿,此刻大概一定会被她的色相迷住。

可惜我不是大老爷们儿,我只是天地间一个原本不该出生的女子,我也并非来自别处,我来自大周的龙脉,我是姬姓后人,我是姬深杨。

我率先出剑,交招时剑光纷乱。面前有十足的尖锐戾气朝我逼来,她的枪锋足以抵挡世间万物,我的剑灵也无法胜任,只能将将抵抗。

我的气功开始翻涌,一切念力集于手腕处,缓缓汇入剑身。

念力的集中导致气流的涌进逐渐旺盛,此刻我死了也是极有可能的。

苍天为鉴,其实半年前我还在大鸢南城里的赌场大放厥词,打算把我接下来和人的对话写成画本子的开头。

听我说的人都觉得我在吹吹呼呼,但其实我的话里百分之九十九都是真。

小说

对话的起源还是来自于赌场边上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谈起大周当朝颓得已经不能再颓的操蛋局势,先生哀声叹气道,“我大周国祚恐怕将要亡矣!”

一旁的布衣阿叔不耐烦,“歇了活儿来听说书的,你怎么又谈朝政!”

“是啊是啊,”另一旁的茶客也转过头表态,“朝政有啥好谈的?!连我这种闲云野鹤之人都知道我们大周这几年龙脉凋落,你看我们那个皇上,什么玩意儿嘛。”

桌边的阿嫂打开大嗓门儿开口,“别提她!提起她我就来气,本来前朝历代姓姬的都是代代女杰,偏到她这儿就得挨全国百姓的骂!”

一边站着的她的闺蜜大婶碰碰她的手臂,“别这样,毕竟皇上才二十五,还是大姑娘的年纪嘛!”

“二十五怎么了?!姬家哪一代不是廿岁前就金戈铁马平定天下?她凭什么躲嫌?”

布衣阿叔笑了,“都是姓姬的,那也得分哪一支不是?前朝后宫作乱,嫡系凋零,要没有郑老国太,不知道她还在哪里撒尿,耍赖行骗呢!”

话音刚落,众人的目光齐聚茶楼东南角的一大一小,大家目光的尽头是正穿着桃红色毛大氅的我,正满脸快活地躲在角落里忽悠茶楼小孩的零花钱。

“这个是什么?”我伸出五指。

小孩像看傻子一样看我。

我哈哈哈地大笑出声,“小弟弟,不知道了吧,这是五指山!《西游记》看过没,没看过我给你讲讲啊!你可以先给姐姐点钱嘛,那边的蠢客催债呢!”

然后小孩推了我一把,我倒在茶楼的木地板上,揉着屁股赶紧把小孩不慎掉落的几枚铜钱吹几口气,再攥进怀里。

“这不是皇上吗......”桌边阿嫂的闺蜜颤抖着伸出手指,指了指还在地上揉屁股的我。

旁边的人倒不怎么惊讶,依旧该喝茶的喝茶,该听说书的听说书。

“惊讶啥,早习惯了。”大家面无表情地把眼光从我的身上移走,看起来都毫无波澜。

他们确实早就习惯了,毕竟虽然大鸢南城皇宫边上,整条的秋街都是皇帝家的产业,也就是我的产业,但是郑老太为了养活我和我这一宫里还在给姬家干活的人,早在带我回到大鸢前就把产业给盘了出去。这么多年,我只是来玩并且耍威风的,毕竟我还是冠着姬姓的皇帝,谁也不敢真为了要账打我。我长了这么多年,南城大部分人都认识我,并且知道我的习性,看来这位大婶是最近新来的,只知孤容,未知孤乐。

“真没用啊。”布衣大叔看着我摇头晃脑,然后叫说书的先生赶紧换个话题。

说书先生也算识趣,还好我的出现没让刚才的对话更为激烈,人家在茶楼里辛苦摆一天摊,也是要赚钱的嘛!

他捋了下不黑不白的灰胡子,“各位,既然不谈国事,那么谈谈风月可好啊?”

我一听他换了个我感兴趣的话题,屁股马上不疼了,蹦蹦跳跳地跑到说书先生边上猛点头,“好啊好啊!”

“皇上您有什么想法?”说书先生看我突然这么积极,奇怪地打量我。

“我确实有一个很好的想法!”我狂拍案桌,庆祝他说中了我的一大心思。

“这样,我给大家讲一个风月故事,有关于我的。如果你们觉得合适,就一人赏我一文钱,剩下的给先生,可好?”我斜眼瞄着赌场门口来抓我的小厮,心道今日我必能集够钱,到时候你们就得跪下重新喊回我万岁爷,哈哈哈哈哈......

说书先生轻轻用折扇点了我的脑袋一下,“皇上,您的风月不会叫‘哈哈哈’吧。”

“哈哈哈......”这回满座都爆出了哈哈哈。

我整理一下桃红色大氅,清了清嗓子,开始叙风说月。

“我认识一个小男孩。你说他是小男孩也不切合实际,因为我真正认识他时,他大我十岁。

我叫他大男孩这多难听,所以还是叫小男孩吧。

这个小男孩虽然大我那么多,选他进宫当贵妃的时候,我身边宫中很多人都说,陛下身边有那么多年轻的,长得好看的男孩儿,怎么都不多去挑挑,偏要个年纪这么大的。

但他还是成为了我的贵妃,年龄在我这貌似不算问题。”

有人把二郎腿放了下来,开始坐正了身子,说书先生也继续摸摸胡子,我看他一眼,他也给我一个鼓励的眼神,让我继续往下说。

“你要说他长得多好看吧,那倒也不是这样,但是每次我看着他脸上神情的那个样儿,就不自禁地会有点害羞,默认他还是有点气质在身上的,这点我还是承认比较好。

作为我这一朝宫里比较特别的一个存在,我也说说他的优点吧。他声儿挺高,哦这不算优点;嗯,他唱歌也就那样,还行还能听,但总归不是人家专业的歌伎,他还是唱戏比较好听......”

人群中传出几声听起来有些不耐烦的骚动声,我知道是自己讲得太拖沓,所以赶紧继续接着往下想。

“哦,我想到一个,虽然他练功时摔折过骨头,也不可能谓得上会不会跳舞,但他走起路来吧,就对我那个审美,看上去比跳舞还好看,这估计跟他小时候训练过体态有关系。嗯。我更看得上的是他一点不矫揉造作,却自有一种清纯的媚态,学戏中的女性人物时那走起道来的样子更是不错......而且他的口音也还行,毕竟从小靠唱戏耍嘴皮子为生,我也没跟别人提起过,我喜欢听他说话......我真的没跟别人说过这些,所以,你们今天听到的,真的真的都是独家号外......”

茶楼变得安静下来,我发现盯着我要债的大汉也靠在了门框上,好像我讲的还不错,他打算听完再来抓我。满座的客人从开始对我完全的不屑一顾,到开始慢慢放下手中的茶杯和瓜子,我微微一笑,继续往下说。

“不过呢,这些都是表面,天底下这么多这么多老百姓,百分之九十九能看得上他的,大概也就是这一点。但是呢......”

我摩拳擦掌,兴致正盛,刚要说下文,却眼尖地发现赌场的老板正狗腿地给人带着路,他的身后是出宫来找我的念姑和炎公公。

我赶紧往桌子下面躲,我今天还没玩够,一点儿也不想回去,但我知道糟糕就糟糕在这件衣服上,我本来穿它出来就是想耍个微风,但是我他娘的怎么总是在想耍威风的时候能把自己耍进去?

“皇上,再不走宫门要关啦!”念姑在门口朝着桌子下的我大喊,如果我不是皇帝,她大概会过来揪我的耳朵。还得是一边的炎公公动作温柔地过来扶我。

我钻出来,顺了顺头发,把腰板儿挺直,字正腔圆地说,“念卿,孤正在与民同乐,您何必这么快抓我回去?”

“再不回去不给饭吃。”炎公公一边温柔地微笑看着我,一边说出这句让我更加恐惧的话。

好吧。我灰溜溜地跟在他们俩的身后,门口原本来追债的大汉估计是觉着我过得还不如他,看着我的倒霉样子立即捧腹大笑。这又不是第一次,你笑个屁!我狠狠地瞪他一眼。

“但是呢?但是什么?说完再走啊!”果然最拦不住的还是人的求知欲,茶楼的客人都拦着不让我走,想让我说完再走,但是念姑一抬掌就隔空打碎了一只花瓶,我眼看着茶楼老板的脸从嬉笑变得扭曲,也没人敢出声了。

“什么风月,人家把她一踹,自己回家了。”念姑叹了口气,对我说的结局表示强烈的剧透和真相揭示。

出门时我尽量把想说的话浓缩成一句,回头用力地喊了出来,也不知道听客们能不能听到。

“他内里是个不一样的人。”

我喊出去了,就也当作过完瘾了,我伸手把大氅里藏着的铜钱还给仍然在门口等着大人的刚才差点被我骗的小孩。

本文标签:小宝贝腿张开湿透了

上一篇:荔枝一粒粒的往里放惩罚(开宫催孕)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推高她的裙子挺身而入 总裁|隔着内裤摩擦不进去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