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花液飞溅粗壮挺进白浊|太后皇后公主三飞

2022-07-23 17:27:2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么多年了,他快记不清了。不要。回来。一场梦境划破寂静的长夜,甘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双手紧抓着胸前的被子,病房里充斥着空调的冷气,仍挡不住梦魇的折磨,汗水从额头上

这么多年了,他快记不清了。

不要。

回来。

一场梦境划破寂静的长夜,甘数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眉头紧锁,双手紧抓着胸前的被子,病房里充斥着空调的冷气,仍挡不住梦魇的折磨,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梦境里传来的话让他恐惧,又心疼不已。

“你凭什么啊,你以为你是谁。”

“甘数,我有点想哭。”

“甘数,我们已后不要再见了,就当做了一场虚无的梦。”

小说

望着女孩远去的背影,少年急忙伸手去抓,想抓住他的骄阳,可惜……

梦醒了。

甘数睁开眼,似是从什么困境中解脱出来,大口地呼吸着梦外的空气,沉重的呼吸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打开病房里的灯,刺眼的光不是很舒服,但他不太在意。他掀开被子,走到窗边,窗外的树叶被风吹得沙沙响。

每次都是这样,在他快要抓住的时候,梦就醒了,这么多年,一次都没成功过。

甘数自嘲的笑了笑,他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一口,冰凉的水穿过咽喉,清醒了不少,他看向墙上的日历,他记不清和她的第一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大概是这个时间段吧。

十年了,原来已经过了十年了,当初就不应该奢望的,他很想她。

— — — — — — — — — — — — —

思绪被拉到十年前,那是一个清冷的早晨。八月底,夏末,可能是即将迎来秋天的原因,天气不是燥热,反而让人很舒畅。

三中做为市重点中学,早早得就让高三的学生回学校补课,高二的重点班也提前返校。

甘数今早踩点去上学时,在路上遇到了几个以前收拾过,现在应该是来报仇的小混混,和他们打了一架,耽误了时间,到学校时,校门已经关了。

心情无限烦啊。

少年单肩挂着书包,走在无人的街道上,那走路的姿势,超脱同龄人的桀骜,却也不浮夸。

几滴雨落在他的脸上,紧接着下起了细雨。

“先找个躲雨的地方吧,好像有点困。”少年想着。

他拐进小巷里,走了一会儿,找着一块有屋檐的地,屋檐够宽,能遮雨,旁边堆着好几箱货物,他抱着书包坐下,倚着货箱半躺着,曲起一条腿,许是天气不错,甘数不一会儿便睡着了。

有些东西,从这时候开始,一发不可收拾。

“同学?同学你醒醒。”

“同学你还活着呢吧?”

什么玩意儿?甘数皱了皱眉,听声音是个女孩。

符语天今天早早地起床,就是为了去图书馆占个位置,快开学了,青市不缺努力的学生,前两天她去的时候,好位置都被占了,她今天誓要当第一个进图书馆的人。

出门的时候看着天阴沉沉的,想着以防万一,就顺手拿了挂在钩子上的透明雨伞,果不其然,走到半路就下起了雨。

从住宅区到大道上,要经过青石巷,符语天走的很快,但还是不可避免得注意男孩的存在,她轻轻地走过去,怕惊着什么小动物似的,她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看清那人的全貌,五官硬朗,但脸部线条很柔和,是在人群中能注意到的长像。

来不及多欣赏,她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昏迷,只得拽着男孩衣袖喊他。

甘数一睁眼就被…嗯…,亮到了,因为眼前半蹲着的女孩一身的白——白色的连衣裙、白色的书包、白色的鞋,好在女孩自己肤色也挺白的,不然还真撑不起来,哦,手里的伞柄也是白的。

仍意识朦胧的甘数,浅笑了一下,小声问:“你这样,是来带我去上面那边儿的天使吗?”

耳边立刻传来女孩的笑声,听得出来,正在努力压制。

“你说什么呢,没睡懵呢吧。”符语天带着笑意说道。

她的声音很温柔,但咬字清楚,绝不含糊,加上这笑声,甘数听的很清楚,她带有嘲笑意味。

唉,屋漏偏逢连夜雨。

本来就够烦的了,来一小姑娘还那么会气人。

甘数想抬手揉揉眼,看着那只手,愣了一下,又抬眼看着眼前的人。

懂了。

符语天缓缓地把原先拽着他袖子的手收回。

“不好意思啊,你……没什么事儿吧。”

甘数站起来,把书包甩肩上。

“没事。”答道。

雨还没停,还有点残留,但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走进雨里,刚刚是困了想睡觉,现在有人闯进来了,也没必要留下了。

“诶,诶。”符语天见状赶紧追上把伞递上,他比她高,打着伞有点艰难。

“同学,你还是先别走,在那躲点雨吧,小雨也很容易感冒的。”

不听,还是往前走。

“那算了,我送你去买吧伞吧,下着雨呢,咱别乱跑了。”

“行吗?”最后两字问得有点小心翼翼。

少年停下脚步,转过头看着她,听她这语气还怪委屈的,自己应该没做什么吧。

“你走吧,这伞我不需要。”他望了望头顶上的伞。

这下她总该走了吧,甘数又继续他的步伐。

“诶同学你是三中的吧,我认得你的校服,我们很快就能成为校友了,以多多指教啊。你是高二还是高三的呀?”那道带着笑意的声音又响起了,她小跑地跟在他身后。

怎么那么难缠呢?甘数猛地停下脚步,再回头,眼神冰冷。

“你怎么还不走。”语气也冰冷。

符语天被他这一系列的操作弄得有点发懵,再加上听这语气,他好像生气了?

符语天睁着眼仰头看着他,额前的碎刘海因刚刚小跑而有点乱,嘴巴微张,要说的什么。

“你的手背受伤了。”

?那是打完架后,拐弯不小心擦到墙壁时留下的,渗出了点血。

“如果被别人欺负了,还是要第一时间告诉老师,不要自己撑着。”符语天一脸认真地说。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神意味不明。

本文标签:花液飞溅粗壮挺进白浊

上一篇:噗呲噗呲太快了啊bl 艳妇的浪水呻吟皇后

下一篇:鸭嘴钳撑开检查调教H*白嫩肥臀黑毛泥泞不堪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