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别摸了别揉了快受不了了|亲爱的坐上去自己摇

2022-07-26 08:42: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昨晚下了整夜的雨,窗户上还有依稀的雨点。今天正好是去大学报道的日子,可宋妈不舍得,拖了一天,导致现在凌晨三点就要去坐飞机。“哎呦,云云多带点衣服,那里最近有暴风

清晨。昨晚下了整夜的雨,窗户上还有依稀的雨点。

今天正好是去大学报道的日子,可宋妈不舍得,拖了一天,导致现在凌晨三点就要去坐飞机。

“哎呦,云云多带点衣服,那里最近有暴风天气,容易着凉。现在还来得及,把早餐吃了。 ”

“不了宋妈,到那儿我在买几件。早餐我哥带了。”

拉上行李,和宋妈道别后就关门走了。

“哥,来了!”钟暮云小跑着下楼,行李箱被钟意行提着,他一手提着行李箱,一手从他宽大的口袋里摸索出两个包子。钟暮云接过包子,还热乎。她早就饿了,也不顾什么形象,大口咬着。

小说

“你慢点。我开车送你。”

钟暮云一口包子差点噎着,捶打钟意行的手臂,他一脸嫌弃地把水递过去:“我开车你就这么高兴?”

几口水下肚,钟暮云缓缓开口:“你忘了上一次吗?”

回想起来,钟意行都有点尴尬:他开着钟爸送给他的生日礼物——一辆奥迪,结果和他几个兄弟去喝酒的路上出了车祸,幸好人没事,被撞的那人还骂骂咧咧地朝钟爸叨叨。

“那是意外,我才拿到驾照,不熟悉,这次肯定没事。”

嗯......没事是没事,可一路上钟暮云心惊胆战的,好几次都差点刮到别人的车。下车时她的头还是晕乎乎的。

“暮云!这边!”是楚歌,钟暮云的好朋友,和她一起报考齐大。两人一见面就腻腻歪歪的,旁边的钟意行扭过头,不忍直视。

“哥呢?”这个“哥”,指的是宋家那小子。他也报考了齐大。

齐大是一个比较冷门的学校之一,因为它十分难考。不仅要成绩至少五百二十分以上,艺术分也得二百七十分以上,并且对家世还要有要求,着实让不少学生望而却步。

说曹操曹操到,一回头的功夫,他就来了。

钟暮云一把扑上去,搂住不放。

钟意行那是满脸醋意,但还是礼貌地问好:“恭喜啊,出分的时候我在外地,没来的急恭喜。”

宋朝雾笑了笑,把钟暮云从他身上扒拉下来,两人其实没什么感情,寒暄了几句。

其实宋朝雾能考上齐大也是运气好。钟暮云和楚歌是学霸,不加艺术分,高考发挥不错,都是六百分以上,钟暮云更是六百八十分。宋朝雾的分不是很高,是个学渣,经过恶补才勉强过线,要不是艺术分高,可能就被刷下来了。

“飞往齐江的飞机即将起飞......”

临走,钟意行眼里满是不舍:“走吧,照顾好自己。”

“知道了,有我哥呢,你就不用了,啥也不行。”钟暮云做了个鬼脸,屁颠屁颠地过去拉住宋朝雾的手。

“嘶…到底谁你哥?没事,哥过几个月就去见你。”

“哥,你的工作在齐江?”

“嗯,有个分公司,我正好被分过去了,工资挺高的。”

“略略略,我也有钱。”

钟意行没有理他,朝宋朝雾说:“照顾好我妹。”

“嗯,当然。”他声音有些沙哑,富有磁性,很能让人放心。

目送他们坐上飞机后,他坐在车上,抽着烟,就这么坐在车上,看着咖啡馆来来往往的人。

飞机上。

楚歌又遇到了她一个老师,就和宋朝雾换了个位置。

他问空姐要了个毯子,戴上耳机,听着早已过时的钢琴曲。

钟暮云也有点累,看别人都在休息,也不好开口,就把宋朝雾的被子扯过来点,趴在窗外看景。

说起来,这才是她第三次坐飞机。前几次都是赶比赛,上飞机倒头就睡,也因为都坐在最外边,从没注意过天上的风景。

太阳慢慢升起,天空中一下子多出许多颜色:深蓝的天空逐渐模糊,颜色淡了;紧接着是地平线,散发着柔和的日光,由浅变深,中间是一个看似渺小的光点,随着飞机越飞越高,也逐渐被机翼遮挡。

在往上飞,已经穿过云层,乳白的云成片成片的柔软,可以看见高山隐秘于云层之中。在这个角度,感觉置身于仙境。云朵上下起伏,她的目光也跟着移动。

不知过了多久,她又想起好多好笑的事,忍不住笑出了声。

旁边的宋朝雾睁开漆黑的眼睛,将额前碎发向两边拨弄,摘下耳机,抬手摸了摸钟暮云的头。

“什么这么好笑?”

钟暮云会过头,笑嘻嘻地凑到他耳边:“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坐飞机吗?”

他努力回想,最后无奈摇摇头。

钟暮云努嘴:“什么都记不住。就是小时候你尿裤子!记得吗?”经她一提醒,宋朝雾算是想起来了,那时他太害怕,在飞机上尿了裤子,还被钟暮云她哥一顿嘲笑。

他偏过头:“也不知道是谁恐高吐了。”

“什...什么恐高,我不知道...”

“故意装傻?用不用帮你回忆一下?”他心想:我治你的法子还多着呢。

他们又在一起聊天,从小时候的趣事聊到大学要找什么工作。宋朝雾一直有个问题,她考的这么好为什么非得上文兼艺的大学,上985什么的不好吗?但其实他也了解过,觉得是因为家庭原因等和以后就业方向有关,所以才上的。这个问题,钟暮云并没有说。

就在聊着正欢时,身后的人小声说:“能小一点声吗?我孩子准备睡觉了。”

两人道歉后,又给了那小孩一些零食,准备在纸上写着聊。

其实也没什么好聊的,因为一不小心就容易扯大。可能从植物又谈到世界末日;可能从仓鼠的软萌谈到兽医……总之怎么聊怎么尬。

五点多,空姐送来了餐食。

早上那两个包子根本不够填饱肚子,即使是白粥可能都是一碗热腾腾的鸡汤。这次的飞机餐明显比上两次的好吃,就连小咸菜都有独特的香味。

一直到下飞机,钟暮云都意犹未尽。

本文标签:别摸了别揉了快受不了了

上一篇:胖子伴郎的好大*跪虐调教惩罚走绳公主

下一篇:在粗一点大一点 去医院检查医生把我做了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