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风流娇妻的放荡生活 岔开双腿绑着让他们蹂躏

2022-07-26 16:50: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今天是暑假第一天,许婳难得起晚了一会。还是小宝觉得饿了,爬到她身上撒娇,才悠悠醒过来。她伸手把小宝翻下来,使劲亲他的小胖脸,逗得小宝咯咯直笑。母子俩在床上歪了一会,才起来弄

今天是暑假第一天,许婳难得起晚了一会。还是小宝觉得饿了,爬到她身上撒娇,才悠悠醒过来。她伸手把小宝翻下来,使劲亲他的小胖脸,逗得小宝咯咯直笑。母子俩在床上歪了一会,才起来弄早饭吃。

早饭很简单,一杯牛奶,一个玉米,一个白煮蛋,半块煎鱼。小宝缺了牙,玉米像被狗啃一般。许婳笑他:“小宝是只小狗狗。”小宝生气地不肯吃玉米了,许婳再去哄他——这是她日常恶趣味之一,招惹小宝。正玩闹着,爸爸的电话打过来。

许婳点开免提,爸爸埋怨的声音立刻高分贝地传来:“许婳!你怎么也不回家看看!你老子我要被人气死了!”

许婳无声地叹一口气:“发生什么事了?爸爸你不要急,慢慢说。”

电话那头的声音噼里啪啦一通嘶吼:“爱忠那个死棺材,想把老头子丢给我。凭啥?用空了老头子的退休金,就想叫我养老送终,没门!可是惠芳惠香两个也来骂我,叫我没良心!她两个才是丧良心的,当初老娘没了,都是我累死累活拉扯她们,现在倒过来对付我!爱忠那个畜生还想拿东西打我!连老叔也从市里下来,骂我不孝,忤逆,我真是气也气死了!我一个人,哪里骂得过这么多人!你快点回来!”

许婳近乎麻木地听着,放缓声音安慰他:“爸爸,你不要急,也别和他们吵。你和妈妈两个势单力孤,人又老实,别吃了亏,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然后她立刻简单收拾了一下,打了个电话给阿桃,把小宝送过去托她照顾一下,自己则回了娘家。

许婳停好车出来,突然被不远处一辆车的反光晃了下眼睛。定定神,就看见娘家车库门口围了一大群人,都是村子里来看热闹的邻居,人人脸上闪着兴奋的光,正中围着的,有十来个人,那些所谓的“叔叔”、“姑姑”、“姑父”一个不少,呵呵,还来了几个“表弟”“表妹”。旁边还站着小爷爷,其他几个,看样子是村委里的人。而她的爷爷,则一个人坐在车库里面,默默地抽着烟。

小说

许婳心头闪过一丝厌恶,很快按下,打起精神走过去。正听得许爱忠叫骂着:“许爱勇!我养了爹五年,你这个大儿子一分钱不出,现在怎么不该轮到你养了?你个丧良心!”

许婳妈妈叫王云琴,此刻听了,气得尖声大叫:“除了这五年,爹之前在我家住了十五年!到底是谁没良心?”

这时,许婳爸爸——也就是许爱勇一把推开她:“我现在不和你们吠,等我女儿来跟你们理论!”

王云琴气得破了音:“许爱勇!谁让你把女儿叫回来的!你又要叫她搅和进这一堆破事里,关她什么事?”

许爱勇不耐烦地用力甩开他:“滚远点!她老子受人欺负,她做女儿的不要来帮着吗?”

许婳快步上前,扶住趔趄了一下,差点摔倒的王云琴:“妈,别和他们吵,你吵不过他们的,交给我。”

她硬拉着王云琴到车库里找了张椅子坐下,严肃地低声吓她:“他们一帮子人就没把你当过长嫂,万一等会打到了你,你只能自认倒霉!我来了,你还要冲出去的话,我反而不好说话!”

许爱勇看到她,立刻高兴地大喊:“我女儿来了!让她跟你们说!我懒得跟你们一般见识!”说着就从人群里挤了出去,摇摇晃晃地走了。

村委来的几个人一看这架势,面面相觑,这什么骚操作,事还没解决,当事人怎么就走了呢?连忙过去拦他。却瞥见许爱勇那一群凶神恶煞的弟妹妹婿,一眼都没瞥过来,直向许婳围去,于是都迟疑着,转过身静观其变。

许婳谁也不搭理,走到小爷爷身边,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愁苦的眼神,暗自叹息。“小爷爷,您又是一大早从市里赶来的?是不是又坐公交车来了?”边说边走到车库里拿了一张靠背椅子出来,“您坐。”

然后许婳交代她妈:“妈,你现在去楼上拿点水下来,这大热的天,给人喝点水。”

许爱忠看她这一通慢悠悠地布置,按捺不住,跳出来叫骂:“我们在说正事,你个外嫁女来掺和什么?”

许婳猛地回头,厉声说:“我办的就是正事!你们一个个的,有事就把小爷爷喊下来,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有人去接他没有?这么热的天,有人给他一杯水没有!小爷爷七十多岁了,出了事你们谁负责?”

许爱忠被她吓了一跳,气势一弱,许婳立刻逼近:“村里的干部也被你们叫来了!怎么,村委是你们家开的吗?仗着村干部关心爱护群众,让人围观你们打架斗殴?我是外嫁女,我现在一句话不说,我就看着你们吵,能吵出什么名堂来。不过我警告你们,但凡我爸妈有一点损伤,我立刻报警,并且上法院告你们寻衅滋事!进去个三年五年,总是可以的。”

“表妹——”许婳转身朝许惠芳身边的女孩笑笑,“姑母不懂,你肯定知道,现在法律规定子女都要赡养老人。你劝着姑母点,今天咱们坐下来有商有量地把事解决了。否则,我先把丑话说在前头,我明天就递起诉书,好好算一算他们子女四个人,该尽多少赡养义务。”

许惠芳和许惠香登时大怒,就要冲上来,那表妹急忙一手拉住一个,低声劝道:“妈,阿姨,别去!许婳没说错!她也干得出来!万一真去起诉了,你们也得养外公!”

许婳见场中一时静了下来,又说:“大家都是爷爷的子女,心里肯定都是想着为爷爷好,只是可能有什么误会谈不拢。具体什么情况,我相信小爷爷和村里的几位干部都公平公正得很,不会偏帮。我代表我爸妈——你们放心,这个主我做得了,你们就由村干部和小爷爷做代表,我们先商议一下,拿出个结果来,你们再决定要不要同意。”

人群里窃窃私语,许婳不管他们,走到几个村干部面前,笑着打招呼道:“辛苦你们几位了,我家的事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秋阿姨我认得,从小就是我敬佩的对象,请问另外两位怎么称呼?”邱月英笑着把另外两名村干部介绍给许婳,原来一位还是本家,也姓许,是副主任,另一个姓林,和邱月英一样是委员。

许婳笑着请他们到车库里坐着商谈——乡下人家,舍不得浪费车库的面积,大都做成一个临时的小厨房或者休息室。王云琴拿了水过来一一分发。围观的众人也聚到了车库门口。许婳把王云琴拉到自己身边坐下,才开口问道:“这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邱月英尴尬道:“我们也是中途被喊来,只知道你爸妈不让你爷爷住过来。”

身边王云琴一动,就想开口,被眼角余光关注她的许婳一把按住。

 

本文标签:岔开双腿绑着让他们蹂躏

上一篇:三个女警花侍奉一夫|被亲妺妺夹得我好爽

下一篇:粗大在体内猛烈进出:翁熄粗大第二十三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