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在木马的木棒上比赛作文^全文

2022-07-26 17:56: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血月高悬,漆黑的夜空之下两道人影遥遥相对,虚虚悬立于忘川河面之上。脚下的忘川河不复往日宁静清澈,被血染红的忘川河波涛汹涌,无数断臂残肢隐于其中,岸边成片的彼岸花在吸饱天兵

血月高悬,漆黑的夜空之下两道人影遥遥相对,虚虚悬立于忘川河面之上。

脚下的忘川河不复往日宁静清澈,被血染红的忘川河波涛汹涌,无数断臂残肢隐于其中,岸边成片的彼岸花在吸饱天兵天将血肉之后显得愈发妖艳美丽。

铺天的血腥气直冲南荣渡面门,她挺翘的琼鼻微不可见地动了一下,左手结了个法印,给自己套上一层灵气罩隔绝这浓郁的血气。

“南荣上神,我看你对这些仙人也没有什么感情啊,不如弃了这仙界投入我魔族如何?”

对面的男人身着一袭暗金纹黑衣,头戴黑玉发冠,刀削斧刻般的俊脸上却有一道血痕,平白给原本俊逸的脸庞增添了一丝邪气,手握一通体漆黑的长剑,剑身隐现出血色纹路。这正是魔族之主——魔君淮奚。

“吾生来便是神族,守护仙界便是吾之使命,魔君不必多费口舌,只管来战便是!”

南荣渡面色清冷,身披白金战甲,长发挽成高高的马尾垂于身后,白色披风猎猎作响,手里的长剑似乎被主人的战意影响,兴奋地发出嗡鸣声,银白的剑身微微颤动,似乎是在催促南荣渡大战一场。

“那便如你所愿!”

淮奚闻此也不再多说,提剑运气,眨眼间就来到南荣渡面前,漆黑的剑身直指她的眉心。

千钧一发之际,南荣渡却不慌不忙侧头躲开,同时右手握剑向前刺去,左手掐诀,一道碗口粗的闪电狠狠劈向淮奚。

淮奚也不愧是魔君,反应迅速地召唤出一条火龙迎着闪电而去,他急速后退,双手掐诀,低喝一声,“起!”,忘川河便掀起滔天巨浪扑向南荣渡。

小说

虽然这血水并不能对她造成什么伤害,但浓郁的血色却对她的视线造成了一定阻碍,这也给淮奚创造了机会。

只见淮奚掏出一个不足手掌大小的黑塔朝天空抛去,黑塔在下落过程中飞速变大,狠狠往南荣渡压去。

南荣渡似有所感,飞身后退,但还是被黑塔困住。

南荣渡平静的脸色未改,运转神力注入剑内,挥手朝前一劈,黑塔纹丝不动,再劈,黑塔竟承受不住碎裂开来。

南荣渡飞身冲向迎面而来的淮奚,两道身影在忘川河上打得难舍难分。

三天后,二人疲态尽显,衣服破破烂烂,胸前后背均染上了大片血色,南荣渡清冷的脸庞出现了道道血痕,但却依然无法破坏她浑身孤高清隽的气质。裸露的土地上满是剑气肆虐的痕迹,彼岸花已所剩无几,忘川河里的残肢破碎得见不到踪迹……

南荣渡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再次提剑刺向淮奚,打着打着淮奚似乎体力不支,眼看着就要被一剑封喉。

淮奚突然邪气一笑,上挑的眼尾似乎含了些南荣渡不懂的东西,低声说道:“南荣渡,我爱你,死在你手里也算死而无憾了……”

就是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使她一顿,挥剑的速度慢了一瞬,就在这时,淮奚突然发难,集全身魔力于右手,重重拍向她的胸口,南荣渡躲闪不及,只好硬接下这一掌,拼尽最后的力气用剑刺中了淮奚的胸口。

二人倒在地上,南荣渡眼皮越来越沉,她模糊地感受到自己的灵魂正片片碎裂,或许她将以这种方式重归天地……

意识模糊间,她依稀听见了淮奚的声音,可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分辨了……

“南南,去吧,我会在这里一直等你回来的……”

淮奚抽空身体里最后一丝魔力,拼尽全力撕开一道时空裂缝。

她的佩剑迅速发出一阵白光把她的灵魂包裹住带进时空裂缝。

耳边最后响起的是她分剑灵稚嫩的童音。

“你最好不要骗我!”

淮奚笑着闭上了眼睛,未曾回答。

“唔。”

南荣渡睁开双眼,轻哼出声,她的意识还不太清醒,脑海里突然涌入大量不属于她的记忆,消化了一会儿之后,她不得不接受她“借尸还魂”的事实。

“小白,小白你还在吗?”

南荣渡在脑海里呼唤起她的剑灵,这是她初生于天地间时天地给她的馈赠,和她相伴了几千年之久,现在她借尸还魂了,不知道小白跟着过来没有。

“主人主人,我在的,这个世界有天地规则约束,我不能现形,但是我还是和主人在一起哒!”稚嫩的童音在脑海里响起,显得很是开心。

“那就好。”南荣渡放下心来,开始观察起这间卧室的布局。

卧室整体呈现淡粉色调,粉粉嫩嫩的公主床,粉白色的梳妆台,衣柜也是淡粉色的,就连地毯也选了个粉白色,靠近飘窗的墙角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玩偶。当然,无一例外的都是粉色……

曾经的天界战神还从未见过如此少女心的布置,顿感新奇,对这个卧室充满了探索欲。

等她探索完房间,小白才颤颤巍巍地开口,语气里满是懊悔。

“主人,我好像犯了个大错呜呜呜。”

“怎么了?”

“那个该死的魔君骗我说只是把你送到别的世界,不会对你有什么损伤,但是但是现在……”

小白似乎是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灵魂不全,对吗?”

南荣渡平静接过话语。

“啊?主人你知道啊?那我们怎么办啊,要是一直不能集齐你的灵魂,那你可就真的死了……”

小白愣了一下,接着又担心起来。

“那便找。三魂七魄,现在我只剩下一魂两魄,应该可以撑个十多年,足够了。”

南荣渡倒是不怎么担心,不是她不怕死,而是她对自己实力非常自信,十年之内她必定能找到遗失在这里的两魂五魄,等她集齐灵魂再杀回魔族取了淮奚这个阴险小人的小命,然后重建天界。

但是她觉得依照淮奚的阴险,这些灵魂碎片不可能只在这个世界里,更大的可能是部分碎片遗失到了别的世界……

“那我们怎么找啊?”

小白还是有些担心,惴惴不安地问。

“你我灵魂相连,只要我的灵魂碎片在附近,你应该可以感觉出来。”

“对哦!主人你真聪明!那我们明天就去找吧!”

小白欢呼起来,一扫之前的沮丧变得斗志昂扬。

“再说吧。”

南荣渡闭上眼睛准备继续睡觉,现在是晚上十一点半,按照这里的作息现在是睡觉时间,她决定入乡随俗。

本文标签:坐在木马的木棒上比赛作文

上一篇:把腿张开再深一点太紧了宝贝/全文

下一篇:妇科椅上sm被调教 将军在水里要她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