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私密粉嫩哪种效果最好 黑人的巨大用力挺进她

2022-07-27 16:39:1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梦魇岁月沙漏逆行谁的奢望北飞呼啸雪飞舞零下冻结冰点度翘首企盼回归路女孩奢望续荒芜小女孩梦魇醒后,早已是异域它乡一座叫作‘北方’的小城的天外来客!北方在东

梦魇岁月沙漏逆行谁的

奢望

北飞呼啸雪飞舞

零下冻结冰点度

翘首企盼回归路

女孩奢望续荒芜

小女孩梦魇醒后,早已是异域它乡一座叫作‘北方’的小城的天外来客!

北方在东北部冬天长而寒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来形容特贴切,油坊粮店裁缝铺,酒楼书房售票处,警局监狱电影院,学校银行客人栈,医院邮局火葬场,诊所药房豆腐作坊,家具照相火柴巷...

火车站小话虽说破旧的,确是其附近好些个屯子乡镇,唯一贯穿南北的交通通道。

火车站那面——高低不平丘陵地,冰雪覆盖一望森林际,龙卷风打着旋转,呼啸而过的风带地带,露出宽宽的黑土地垄沟台。

火车站这面——出了站口,街两边新旧都有的砖瓦户,掺夹着低矮的泥坯茅草屋,土路被风吹雪盖的这一块那一块灰白的快赶上画图,街上叫卖豆腐油炸糕冰糖葫芦的寥寥无几。

小北风嗷嗷叫着那个欢呼!偶尔有大人拢紧胸前打补丁的棉袄双手互插袖口躬身驼背瑟缩着匆匆而过,或是穿高档服装一手拎公文包一手兜里暖着昂首挺胸阔步不急不慌。

小说

骑着二八大杠的“噗通”摔倒了不是查看自己而是呲牙咧嘴心疼的抚摸维护车子!毛驴车姥爷车稀少的汽车更是不多!

还有些小孩子们鼻涕拉下呲溜嗤溜的...或在袖口蹭几下或吸溜进嘴里了接着疯耍,有些酷酷沉默的打着出溜滑甩着冰嘎没心没肺的嘻哈。

’ 小琴‘’又在独自发呆?有个奶奶戴着打补丁的棉帽子,两边从帽子沿上缝接两片护耳朵的帽叶延伸而下,如同猪八戒的耳朵,围着针织的围脖,沧桑的脸爬满邹褶,个不高确挺直腰,鼻子不大很小巧,眼不大配脸刚刚好,让人瞧着老而有神!

老人双手带着棉手套,穿的洗的变色的棉大衣,腰围扎着条辙皱成粗绳的布拉条,拉着绳子拴着的爬犁,上装着粪筐,路过小淑琴舅妈家不远的路口...

瞧见小淑琴穿着大孩子修改的有处破口眼见辨认不出颜色的棉絮的薄棉裤,有处补丁落补丁的棉袄上脏污无数,脸色蜡黄没肉面容清秀小脸红通,轧着短短枯黄毛乱的马尾,双手插袖口...哈气霜雪白眉眼睫毛发,孤零零的坐在石头上瞅着路口使劲翘首以盼...

老人心里唉叹连连,自己的嘘寒问暖关怀倍至,相对大人来说苍白无力,口气化成白白的寒气还让出事心乱的人心堵填寒意。

可是绵薄善意言词有时也能安慰温暖到需要的你我她呢!

反应慢点的小女孩才想起来她换名字了!翟奶奶是叫自己,忙收起想念,起身僵硬的步伐蹒跚前行到奶奶跟前哆嗦的喊到:翟奶奶,翟奶奶舅妈说捡粪很重要,捡的人多我都抢不到!咋奶奶捡道?

唉!他们刚被征走忙干大事去了!开春还要开荒菜园地里施肥,家里就剩我们祖孙俩了!闲着也是闲着,在说不捡点咋整?你个小可怜见的才七岁,不也是父母,哥哥们都去干大事去了吗?把你一个小孩子放你舅舅家,你舅妈那个人啊!跟你说这干啥?‘’给‘’说着奶奶抬眸,偷偷瞧了瞧四下无人,从兜里掏出一个鸡蛋在爬犁上磕打磕打,快速塞给小淑琴。

奶奶,妈妈不让我咱人便宜,我不要,你留着给狗蛋哥哥吃吧。

奶奶在次东张西望后,手指放在嘴上:‘’嘘‘’傻孩子小点声被你舅妈听见不但骂你,连我受波及下回就不能接济你...‘哼’她够可恶的!有鸡蛋从来不给你!她儿欺负我孙歪理邪说挤兑我孙哩,有名的麻辣爆嘟!事事争强街坊哪个不是她手下败将!我就私下里快人快语过过嘴瘾褒奖褒奖,说了你小孩家家的也不懂!

你妈妈拜托过我照顾照顾你,快吃吧,别让你舅妈抓个现行,到时候人赃并获,我挨呲哒,你挨打骂,别人看笑话,咱别自找没趣啦!

饿,馋的小淑琴听闻奶奶的关心里有妈妈的嘱托,开心的用红肿的双手捧着接过,三两下剥开四下瞧瞧无人,狼吞虎咽……心疼的奶奶直喊别掖着。

老人见小淑琴吃完咂咂嘴,还津津有味的舔舔,沾在红肿的手指上的蛋衣...猛拍额头:‘’瞧‘’我这记性,说着边从兜里掏出瓶盖大小铁盒装蛤蜊油,边给摸到冻疮上边唠叨:你舅妈真狠心!多大点的孩子,扫雪煮饭大冬天还用凉水刷碗洗筷!看这手肿的跟窝窝头似的。这,这手背都裂出血口了……

啊...小淑琴痛的瑟缩了下小声痛呼。

‘孩子’弄痛你了!?奶奶给吹吹!怕孩子又痛转移注意力:我家狗蛋都上学了,你舅妈不让你去…

啪…的一声响把聚精会神的娘俩吓的猛拍胸口,捂着‘’砰砰‘’快跳的心胸口定睛声源一看, 不远处地上躺着的,是老孙家的小铁蛋,旁边的玻璃瓶子摔的四分五裂。

奶奶赶紧弄好淑琴,拽着爬犁紧走几步蹲下抱起,顺势坐在爬犁上摇晃呼叫很掐人中,吩咐小淑琴快去他家喊他爸去。

嘎吱嘎吱…没一会小淑琴踩着积雪快跑着回来呼哧呼哧的道:奶奶,他爸不在家,呼...邻居说去赌博...

‘唉’造孽啊!别管了老姐姐,他爸混,在诬赖你就摊上事了!路人甲围过来劝话!

可怜的娃!出门泼水遇上了这事,孩子这是饿昏迷了?老翟,我给他端来碗糖开水,醒了喂他喝!他爸太混!成天跟那几个人不务正业的泼皮青年们,见天的不是溜猫逗狗就是赌博喝酒瞎唬闹腾...

就是就是,躲着不去干大事业,还申请什么贫困补助!我家爷们都被征了!他这不是投机取巧挖星球墙角?举报他...

对,这种人就该受惩罚,我家半大娃都被他带坏了!孩子也不管让其自生自灭,救急不救穷富裕不富裕的,谁平白无故的填补窝窝给他这贫困不思进取的懒户,他崽也受累受罪投胎方式不对!

小刘,这孩子咋还不醒?不行抱他去卫生所去看看,说完老人作势要抱起铁蛋……

翟婶,去了估计也是你掏钱!估计饿的,给他送家去得了...

‘奶奶’

耳听虚弱的叫声老人惊喜的发现小铁蛋醒了‘孩子’醒了就好!来先喝点邻居刘奶给冲的糖水,慢点喝糖金贵着呢可别糟蹋了!一会上奶奶家去暖和会去,瞧你小脸苍白苍白的一点血色都没有…说着说着老人抹眼泪暗叹。

‘’死妮子‘’死哪去了还不回来干活!一声河东狮孔,震的屋檐的雪唰唰掉落...吓得看铁蛋喝糖水馋的吞咽的小淑琴着惶的让口水呛到,顾不上什么就往舅妈家跑。

回到家的小淑琴轻的免不了一顿责骂!重了挨打更是家长便饭!饭都没得吃!

冬天的夜晚,寒冷的星星都带着凉意

啊啊不要不要啊…小淑琴舅舅被哭声惊醒,偷眼瞄一下妻子,见其被吵醒翻身,起身点灯解释般的自言自语:这孩子又作恶梦了!

小吃货不干活还见天鬼咧咧,明天让她睡下屋去!舅妈叫骂两句翻身又睡下。

睡在外屋地临时搭的小炕上的小淑琴,梦魇惊醒,见到舅舅过来哇哇哭的凶:呜呜,舅舅为什么妈妈爸爸他们还不回来?我又梦见他们被坏人打出好多血了!

舅舅给小淑琴盖了盖被拍了拍安慰:别瞎想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都是反的,干完大事业就回来了!摸着薄被直皱眉,拽下身上披着的棉袄覆盖小淑琴被上,脸带苦笑不得一声回里屋接着睡。

今日复明日,小淑琴日夜盼亲人归期,不闻归日期只闻梦魇哭泣,梦问何所盼亲人无归期,梦问何所泣梦里亲归西

沙漏逆行岁月梦魇之,现实重叠戏,阿爸独自己,阿妈唯有弟,舅舅气管严,舅母把孩欺!淑琴年幼小,靠无可依靠,日子真艰熬!

转眼难熬的冬天过去,春天慢慢挪移。

街上孩子们换玩法,跳皮筋丢沙包躲猫猫弹琉琉,小淑琴完活依旧坐在老地方眼巴巴望着路口,今心里窃喜,心里暗示昨天梦见父母哥哥们来看自己。今天是不是就能看到呢?

本文标签:黑人的巨大用力挺进她

上一篇:男男高H强迫高潮play调教(粉嫩的奶头)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边做边讲荤话h失禁|公交车超短裙激情娇喘嗯啊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