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厨房切底征服岳 花蒂水肿胀凸起调教

2022-08-08 17:17: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点也太背了,说好给我在京城谋份小差躺平,居然被安排到这山城里面来。”初来乍到,周尤已经苦不堪言,小小的仙城县令也太憋屈了,县衙门人员不齐,离职的离职,消极怠工的

“哎,点也太背了,说好给我在京城谋份小差躺平,居然被安排到这山城里面来。”初来乍到,周尤已经苦不堪言,小小的仙城县令也太憋屈了,县衙门人员不齐,离职的离职,消极怠工的消极怠工。

本来舟车劳顿就够疲惫的了,结果刚到任上,就有两桩悬案未解决,而原来的仙城县令升迁去了,走的时候百姓把衙门给洗劫一空,扔了一堆烂菜叶。

城门口无人欢迎,轿子也无人认识,守城的小兵冷冷看了一眼通关文牒也不看其他了。仿佛这儿谁当老大都与他无关。

进了城,在轿子里看到外面过路百姓对他这顶轿子颇有微词,又是个哪个扒皮来上任了?

周尤正觉莫名其妙,已经到了县衙门口,下车一看,除了一个留着八字胡的师爷,一个独眼的女捕快守在衙门门口恭迎新任县令上任,偶尔路过的百姓还丢白眼。

“一群刁民实在可恶。”周尤暗暗叫骂。

临走时,父亲母亲的教诲言犹在耳,“儿阿,我们都不忍心你去这穷山恶水的地方,无奈上面大笔一划你就要去吃苦了,凡事要小心为妙,不要太张扬了。”

“凡事要小心为妙。”母亲在重复着这话,临别时周尤痛哭流涕,说什么也不愿意来仙城,在路上硬是哭了三四天才缓过来,随行的只有轿夫,轿夫们见多世面,刚开始还给他点安慰。

“都说最爱世间少年朗,心有猛虎志四方,周少爷,您现在要去做官了,总比你在家里强啊。”

“龙哥,你不是我家轿夫吗?怎么能说出这种酸话?”周尤抹了抹眼泪,白嫩的脸颊两旁阵阵泛红,好似五月的桃子刚刚成熟。以前是少吃苦,在路上享受都能把孩子皮肤整过敏。

“龙哥曾经也是个读书人啊,如今世道不拼爹,读书是没有出头路的,这些年我也走过镖局,干过同城配送,最后在你们家谋得一份闲差,算是我这穷苦百姓天大的福气了。”

看着龙哥一口大白牙和两鬓的斑斑青丝,周尤继续抹泪上路,山一程水一程的不知更替了几回,才赶到了仙城。

与此同时,算好日子的周丞相府可真是苦尽甘来,把家里的混世大魔王骗去了穷山恶水的仙城。

小说

“老爷,你说我们这么坑阿尤,他要是知道会不会气急败坏擅离职守?”周尤妈姓吴名霜霜,与周丞相恩爱有加,育有一子二女。

“阿尤生性怪诞不经,流连青楼,京中人非议漫天,再这样下去,映映跟漫容的终身大事可就耽误了,这下好了,无后顾之忧了,阿尤走马上任的消息满城皆知,很快裕王府就会派人来提亲了。”

吴霜霜喜笑颜开,娇嗔地在周丞相怀中,于自家后院赏星星看月亮,再也不用听管家大华时不时通报大少爷在鸳鸯楼醉的不省人事要差人抬回来的闹心事了。

而在同一片闪闪星空下的周尤,抱着冰冷坚硬的竹枕,泣泪涟涟,思念着京城的父母亲人,想起自己在鸳鸯楼里与众多知己觥筹交错,互诉衷肠的曾经,悲苦交加,涕泪沾衾,呜呜呜地哭出了声来。

“喂,你哭什么?”一阵幽幽地女声传来,周尤从床上惊起,鼻涕甩到了床柱上。

“是谁?”无助可怜弱小的周大人抱着小卧被,油灯在桌上放着,见无人回应,周尤壮着胆子,披着被子,下床去点灯寻觅。

火光微弱,屋子里慢慢的亮堂起来,地上有两个清晰的黑影,传闻鬼神是没有影子的,便壮着胆子寻着火光抬头一看,两个人倒挂在梁上,一摇一摆的,像西洋钟摆。

“梁上好汉,你们为何在这儿?”

“梁上君子,自然梁上休息了,我们姐妹还以为找到了新窝,现在好了,又要搬家了。”

“这是县衙后院,公职人员的休息之地,你们擅自做窝,简直目无王法。”

“你先把鼻涕擦擦,县令大人,你鼻涕留进嘴巴了。”

本来觉得自己孤独可怜的周尤两眼放光地看着梁上的活人,一边擦去到嘴边的鼻涕。

“这人指定有些毛病。”活人甲对活人乙说。

“你们俩会吃酒耍拳么?”感觉生活重燃了希望。

“他在胡言乱语什么?”活人乙对活人甲说。

“不然我们来摇骰子吧?”梁下人依然自言自语。

“老姐,我好困阿,这几天找新窝都累死了。”

“我下去让他闭嘴。”只见一梁上黑影纵身而下,在火光之中,一阵乱舞,周尤看得如痴如醉,拍手叫好。

“这是什么舞蹈,我在京中未曾见过?”

“这是神魂颠倒阵,刚刚那招式叫乱花渐欲迷人眼,厉害吧?”

“厉害是厉害,但看的我头晕目……”周尤披着小卧被原地倒头,那女子倒也厚道,一脚承起他的头,慢慢放下。

“今夜,相安无事,睡觉!”

第二日,日上三竿。

还不愿意接受自己已经走马上任的这个事实的周尤,醒来第一件事就是伤感,惆怅,门外传来少女活泼的声音:“大人,您赶紧起来等下要上堂坐班啦。”

只见一个长相俏丽的姑娘,穿着鹅黄衣裙,端着一盆清水,这是要伺候我?

以前在家都是过着阔少的日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这次到仙城身边一个丫鬟都不给带,倒不是说不给吧,往日里那些丫鬟一个少爷长少爷短的叫着,但是听到要到仙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时,各个小丫鬟家里都有随时家破人亡的大事,不能离开京城云云。

“大人,我姐妹俩跟你自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妹妹,白牡丹,我呢是黑牡丹。”黑牡丹自然是女子模样,但是这白牡丹样貌,咳咳咳,令周尤疑惑。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姓周名尤字周游。白牡丹?是姑娘?”白牡丹穿着红粉衣裙,长发飘逸,五官却粗犷得像个男子,见周尤有疑惑,白牡丹道:“我本是男儿身,但我好女装打扮,故以女装打扮为主。”

“如此这般,你们俩赖在这儿不走有何事相求?”周尤不客气地用水盆洗漱,也不管水从哪儿来?

“喂喂喂,这水不能漱口!”白牡丹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一声呵斥之下,周尤把含着的水吞进了肚子里。

“你说不能就不能阿,我是县令大人,我想吞就吞。”

“大人,你看门外那缸荷花,这水是我从那里打的。而且还加了一些独家配方。”

周尤双手掐着自己脖子,又用手抠,企图催吐。

“什么独家配方?”

“终身不孕不育配方,俗称断子绝孙方。”黑牡丹补刀道。

“我不信,哪里会有这种配方?”周尤淡定道。

“那青楼的姑娘又是如何避孕的呢?”白牡丹从怀里掏东西掏东西,周尤以为是要谋杀他!

“黑牡丹,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暗害我,如果是我昨晚打呼噜吵到你了,我向你道歉,我还未娶妻纳妾,长得仪表堂堂,又多才多艺,不想断子绝孙。”周尤崩溃大哭,瘫坐地上。

“哎呀,行了,大人,你是男子,避子汤对男子无效!”白牡丹强行按住了黑牡丹,掏出药硬是灌进了黑牡丹嘴里。

黑牡丹挣扎,尝到了药,又惊呼:“这药真甜阿,还要还要!”白牡丹把药罐子全给了她。

“大人,这都要怪你阿,你为何要姓周呢?”

“姓周怎么了,我姓周我骄傲。姓周招你惹你了?”周尤从地上站了起来,抹着眼泪,意犹未尽。

“我们本来是逍遥自在的江洋大盗,无奈去年,我姐姐被一个姓周的男子迷住了,说什么也要嫁给那公子,结果被骗财骗色。寻死觅活,几次都想咬舌自尽。”

“那应该随身准备个馒头,咬舌的时候塞进去,还能嚼一嚼。”周尤听完,也就原谅了黑牡丹,这时昨天的师爷赵唐走了进来。

“大人,您初来乍到,有好多事情要熟悉,我们先去吃个早点。”看见师爷,周尤感觉亲切,毕竟这师爷长得跟周府的管家大华神似,且年纪也相仿。

“师爷,她们两个你是不是认识?”

“大人,小的有罪,是我擅自作主张让他们住进来的。”赵唐突然打了一个饱嗝,而后“扑通”跪在地上。

周尤原地踱步,紧皱眉头,叹了一口气道:“我想先用早点。”

“好好好,走走走,大人随我来。”几人跟着师爷都来了县衙大食堂,别问大家为什么知道,问就是它上面用楷书规整地提了五个大字“县衙大食堂”,苍劲有力,如饥似渴,颇有造诣。

早点颇为丰盛,有馒头,炒饭,红薯饼,鸡蛋,饺子,米糕,稀饭,葱油饼,春卷等等美食。”

“这些谁做的?”周尤流下了口水,以为到了这穷乡僻壤自己会挨饿,没想到是自己过于悲观了。

“呵呵,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我,认识了一个漂亮的姑娘。”赵唐笑嘻嘻的说道。

“漂亮姑娘呢?”周尤嘴里吃着红薯饼,朝灶台看去。

“在这儿呢。”白牡丹佯装娇滴滴道,纤纤玉手别在脸颊一侧。

差点没被噎死!

“咳咳咳……水……”旁边放了一盆水,二话不说,就端起盆子喝了起来。

“欸欸欸!那是洗脚水的!”白牡丹抢白道。

周尤听闻跑出门外,哇哇哇地催吐了出来,佝偻着背气喘吁吁地回来,一边流泪一边一声不吭地吃着早点。

黑牡丹刚刚吃了药,药有副作用,一些情绪上地波动,突然变得有些亢奋,看着两眼泪汪汪地周尤,上前关切地问道:“大人,您怎么哭了?”

周尤刚想答别理我,让我自生自灭,还没张嘴就被黑牡丹地举止给尬住了。黑牡丹伸出一根雪白纤细地手指贴在他的唇边,让他别说话,也双目含泪道:“没关系,姐姐都懂,少小离家老大回,大人切莫太伤悲。大人您要是不嫌弃,奴家就做您的大丫鬟吧,专门伺候公子。从床上到床下!”

“这主意不错,大人你就收了她吧。”白牡丹使了一个颜色,让周尤配合。

周尤向赵唐求救,赵唐会心一笑,拍掌说道:“妙哉妙哉,大人初来乍到,形单影只,确实需要个贴心女子照顾,黑牡丹姑娘主动献身,情操高尚。”

周尤含泪点头。黑牡丹娇滴滴地推了推周尤,娇嗔道:“大人,好直接,人家好喜欢。”

周尤心里哀嚎,这黑牡丹确定不是勾栏女子,怎么如此熟练?

黑牡丹就差坐上周尤大腿了,白牡丹一个擀面杖打晕了。拖到一边去了。这事情只有白牡丹跟周尤知道逢场作戏,赵唐信以为真,笑脸盈盈地恭贺周尤觅得佳人。

 

本文标签:她被他狠狠的贯穿娇嫩

上一篇:老公和别人上我该怎么办:啊~啊一个一个慢慢来

下一篇:太大了了小喜不要了|他的炙热挤进了她紧窄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