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花苞太小就开了 快点好大好爽好舒服视频

2022-08-09 10:08: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在洵国皇城的彦王府内,为了诊治彦王云起湛从南焕新迎娶的王妃连昭懿,医官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此刻,房中急促的捣药声混杂着窗外的雨声,穿透一层又一层的纱帐,闯入了连昭懿的

在洵国皇城的彦王府内,为了诊治彦王云起湛从南焕新迎娶的王妃连昭懿,医官们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

此刻,房中急促的捣药声混杂着窗外的雨声,穿透一层又一层的纱帐,闯入了连昭懿的梦中……

在梦境里,她看到了漫天的军旗飘扬在成片的军帐上空,为了庆贺自己出嫁,兵将们将原本米白色的军帐挂上了大红色的绸布,与不远处隐约传来的血腥味相衬,更添了几分凄厉之感。

大皇兄连昭靖披着战甲向她走来,看起来比往日还要威武几分,足以震煞这四方来敌,身后跟着新封的藩王连无闻和近身侍卫胜人。

虽然他们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但眼神却流露出几分倦怠,身上的战甲也都染上了血,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什么让人厌烦至极的事。

尽管如此,见到了穿上嫁衣的她,大皇兄还是笑着说:“快,为懿儿宣旨”,眼神里满是温柔,像极了还未过世的父皇和母后从前看她的样子。

“是!”胜人恭敬地答话,接着从文官手中一个精致的盒子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圣旨,说:“公主,请接旨!”

还没等她回过神来,身后就接连响起了战甲碰撞泥土地的清脆声响,原来是要护送她出嫁的皇弟连昭德和其他的皇族子弟们,他们也都披上了战甲,想必是早就等着大皇兄这位新帝下的这一道圣旨!

小说

连昭懿此刻也跪下了,强忍着心中的悲痛,答道:“臣妹连昭懿,接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吾妹昭懿,自幼性情良善,行止端正,忠君爱民……今封为上公主,掌夕月府,获兵万师。望今后治事与德,兴民安邦,钦此!”胜人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军营,在场的皇族子弟和兵将都俯首在地,无一人敢提出异议。

“臣妹领旨,谢皇上!”连昭懿起身接旨,她获得了母国赋予的无上荣耀和权势,只是眼下必须要与北境洵国皇族联姻结盟,才能击退屡屡入侵边疆的旭国人,保百姓平安。

“懿儿,不必难过。”见连昭懿难掩伤情,连昭靖安慰地说道。

“大哥哥,等这一战胜了,我再嫁,可好?”她孩子气地问道。

连昭靖不急着回答,只是慢慢地向她走近,伸出手朝她眉心摸去,那细长又冰冷的指骨轻轻地触碰到了她温暖的脸,接着说道:“不可,大哥不会有事的,等我处理好了这些让人厌烦的事情,再带你回家。”

连昭懿一时无言,泪水夺眶而出,模糊了眼前的场景……

似乎,一脸急切的连无闻凑到他的耳旁轻声说了什么,连昭靖听完便说:“昭德,快带懿儿走!切记,要等云起湛安顿好一切之后,你们方可……啊!”

可是,还没等连昭靖把话说完,一支冷箭快速飞来,径直地插在他的心口上,踉跄着后退了几步,还是倒在了地上。

瞬时,滚烫的血液飞溅到连昭懿的身上,尽管她立刻就冲上前用双手捂住了伤口,可血还是止不住地流,染红了泥土地和自己的嫁衣。

“皇上……皇上……”周边的人看到这一幕,全都惊恐地围了上来,已经分不清谁是谁了,所有人的呼喊声全都混杂在一起,像是雨声,又像是捣药声,越听越头疼、越听越发冷……

最终,这声响惊醒了梦呓中的连昭懿,她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朦朦胧胧中,她看到自己躺在一张装饰华丽的床上,上面铺着柔软舒适的丝绸被子,床边围着不少的衣着光鲜的侍婢,四处还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香,与自己记忆中的寝殿却全然不同!

“快呀,王妃醒了。”跪在她床前的侍婢,急忙叫喊了起来。

“我去禀告王爷。”接着,又有几个侍婢,从房中跑了出去。

等看清了这房中的器什物件,竟然处处都是一派典雅庄重、华美非常的样子,不似母国宫中的朴素清丽,又没有她一直讨厌的骄奢淫逸之风,才明白,这或许就是她的夫家,被世人称作“活阎罗”的洵国二皇子云起湛的家!

原来,自己到底还是嫁了。可是,大皇兄的那一战是胜是败,送嫁的亲族是否安好,她都一概不知!

此时,刚刚从房中跑出去的一个侍婢,已经领着几位医官模样的人进来,而原本跪在床前的侍婢们也都不动神色地退到了一旁。

“王妃,您这是做什么?”房中的人见连昭懿极力挣扎着起身,全都吓着,瞬时跪倒一片。

“王妃,您才刚醒来,切莫要再牵动了身上的伤啊!”那为首的医官大声说道,言辞里满是焦急。

“谁敢拦我!”连昭懿谁用不容反驳的语气说,也顾不得发疼的伤口,用尽全身的力气,跌跌撞撞地向房门走去。她想要找到自己的族人,更想知道关于母国的消息,哪怕是无关紧要的小事也好!

听到这话,房中的医官和侍婢哪敢再多言,只得恭敬地退到一旁,默默地看着她强撑身体,一步一步地向下着大雨的屋外走去。

走到屋外,是一个连接卧房和内厅的宽阔木桥,桥底下流水潺潺,水面上还有成片的荷叶,但眼前的这些美好,都被雨水抽打得不成样子。

连昭懿想慢慢走过这桥,但一个踉跄,还是摔倒在桥上了。

初春的雨水到底还是寒凉的,这样一滴一滴落在连昭懿身上,就像是用针一根根地扎刺进她的身体一样,疼痛难忍,她大声哭了起来。

一时之间,这院子里里外外都安静下来了,只有这雨还敢放肆地吵闹。尽管有满院子的侍卫在守着,还有刚刚被她呵斥的人们,现下都不敢上前扶起她,只是静默地杵在原地。

连昭懿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换作从前,她是绝对不会在这么多下人面前如此失礼的。

不过,她现在倒是没有心思理会这些,紧紧拿住挂在胸前的玉召令,边哭边向天空用力吹着,那响声就如惊雷一般,竟惊起了藏匿在府中的鸟雀,惹得它们四散逃走。

过了一会儿,连昭懿吹累了,也哭累了,但除了惊动一些畜生,什么回应都没有,身上衣衫也都被雨水打湿了,模样很狼狈。

忽然,从内厅那边,传来一股冷冰冰的声音:“别费力气了,你族人都走了。”

显然,声音的主人就是那个穿着玄色衣衫的男人,他站在内厅的正中间,眉眼生得甚是好看,像是从画卷中走出的神官一样,威武华贵,只是透着一股冷冰冰的气息,好像很难靠近一般。

“参见王爷!”身边的侍卫、侍婢,见到他纷纷跪拜道。

他,就是云起湛吗?可站在他旁边的那个女人,又是谁呢?如果他是,那会不会帮自己探问母国的消息呢?想到这里,连昭懿身上的疼痛感更强烈了,体力不支就晕乎乎地倒在桥边,睡过去了……

“还不快把王妃带进去,都不想活了吗?”见此,云起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只是不紧不慢呵斥了一声,就转身走了。

 

本文标签:快点好大好爽好舒服视频

上一篇:紧致娇嫩含不住h宿舍学校^全文

下一篇:玩弄校花粗大迎合:老师把我腿打开摸到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