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翻过她的身子摆成跪趴的姿势^全文

2022-08-11 08:35: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圣旨到!”宫里宣旨的公公已经来到了丞相府门口,凌浩大女儿和大娘子跪在庭院内,静等着宫里来人宣读圣旨内容。“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之嫡女,已过及笄之年,本朝

“圣旨到!”

宫里宣旨的公公已经来到了丞相府门口,凌浩大女儿和大娘子跪在庭院内,静等着宫里来人宣读圣旨内容。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丞相之嫡女,已过及笄之年,本朝摄政王未婚配,特赐婚,择日成婚。钦此!”

“臣接旨!谢主隆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凌浩接过圣旨,磕头谢恩。

“凌丞相,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啊,摄政王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咱家就先恭喜丞相了。”

“是是是,多谢公公吉言,这点茶水钱不成敬意,还望公公莫要嫌弃。”

凌浩从袖子里拿出一个银锭子,塞近公公手里。

“丞相客气,那咱家先行一步,进宫复命。”

“恭送公公!”

小说

——————

“父亲!我不嫁!”正堂里,凌若言跪在地上,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胡闹!皇上赐婚,我们一家有几个头可以抗旨?!”

凌浩自然也不愿意自己最宠爱的女儿嫁给那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可皇命难违,又能如何呢。

“父亲,那摄政王凶残至极,女儿嫁过去不是往火坑里跳嘛!”

民间传闻,这摄政王脾气暴戾,阴晴不定 ,稍有不顺心就大开杀戒,且不说 这些,都说摄政王面相丑陋,一脸横肉,络腮胡子,脸上还有骇人的伤疤,凌若言自小便想嫁给皇室子弟,可嫁给那摄政王说不定连命都没了,荣华富贵到哪里去享?

“那你让为父如何是好?”

凌浩一脸苦恼,如果能有好的办法,他肯定不让女儿去跳那火坑!

“老爷,凌初夏和咱们言儿年纪相当,何不让她替言儿出嫁?”

说话的是凌浩的大娘子——陈雪茹,陈雪茹一向不喜欢凌初夏,更讨厌凌初夏那采药女出身的娘——林月娥

“这…可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

凌浩一直贪生怕死,他能成为丞相也是看陈雪茹娘家帮衬,如果丢了丞相之位,在丢了命,那得不偿失啊!

“反正外人知道凌初夏的存在,如果皇上知道了,大不了就说凌初夏是咱家嫡女好了!”

不得不说陈雪茹好算计,如果林月娥没有凌初夏那个小蹄子护着,她早把这个眼中钉除去了!

“父亲!母亲说的没错,如果可以,女儿愿意把嫡女之位让给凌初夏!”

凌若言听到母亲这么帮着自己,一下就来了劲,只要不嫁给摄政王,牺牲谁,都和她没关系!

“那好吧。”凌浩想了想,这个办法也许行得通,便让人把林月娥和凌初夏叫来。

————————

“老爷,夏儿也是您的女儿啊!”林月娥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女儿,作为母亲她同陈雪茹一样,不愿意把女儿推入火坑。

“嫁给摄政王是多大的荣幸,成为摄政王妃!你有何不愿意!”凌浩怒拍桌子。

“这么大的荣幸!那就让凌若言去嫁啊!我凭什么嫁!”凌初夏自小便是敢爱敢恨,不拘小节,虽然母亲林月娥知书达理,温婉贤淑,可凌初夏就是学不会温柔那一套。

“放肆!”凌浩被凌初夏气的吹胡子瞪眼,“看看你教育的好女儿!目无尊长!那有一点女子的样子!”

“你凭什么指责我母亲!你可有一天尽到父亲责任?”凌初夏唯一的底线便是自己的母亲,说自己怎么都可以,她绝对不允许别人说她的母亲!

“你…你这个逆女!”凌浩拍案而起,抬手给了凌初夏一个耳光

“呵,你也就只敢在家中横,在外你胆小如鼠!”凌初夏捂着被扇红的半张脸,“你如此硬气!怎么不敢去和皇上讨价还价!”

“你闭嘴!摄政王你想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凌浩甩手离开了正堂。

“凌初夏,你认命吧!这个婚事,你逃不掉的!”

凌若言的语气里尽是幸灾乐祸,父亲站在自己这边,她自然是恃宠而骄。

“凌若言,你且等着!我不可能替你出嫁!死都不可能!”

————————

暖熙阁里,陈雪茹带着几个粗使婆子,按着林月娥的手,想让她在婚书上按下手印。

凌初夏见状从针线筐里拿出剪刀挥舞着,“放开我母亲!要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所有人被凌初夏吓的不敢轻举妄动,陈雪茹厉声说道:“凌初夏,老爷已经说了,你不嫁也得嫁,不管你如何反抗!都是以卵击石!”

“那就试试!到底谁是卵,谁是石!”凌初夏把林月娥护在身后。

陈雪茹见凌初夏如此强硬,便带着人悻悻的离开了暖熙阁。

“母亲,你别怕,我保护你!”凌初夏扶着林月娥坐在床前,“我绝对不会屈服的,如果我走了,那恶毒的大娘子又不知道怎么欺负你!”

“夏儿,都怨我,如果你不是出生在凌家,有怎会如此啊!”林月娥只能抹着眼泪,心疼自己的女儿。

当初林月娥同父亲林弘信在街上开了一家医馆,街坊邻居都称赞林弘信妙手回春,医术高超,林月娥本就到了适婚的年纪,一直没有遇到自己的如意郎君,有一天上山采药时遇到了被捕兽夹伤到的凌浩,林月娥救下凌浩把他带回了自家医馆。当时的凌浩也只是一个穷书生罢了。

自从凌浩伤势痊愈,就日日到医馆帮忙,一来二去林月娥也对气质不凡的凌浩心生爱慕,不久便成了亲。

可谁又能知这凌浩衣冠禽兽,贪慕虚荣,尚书独女陈雪茹心悦于他,他便立马迎娶了陈雪茹为正妻大娘子,而结发之妻林月娥,却成了妾。

是夜,陈雪茹不死心,偷偷带着人把林月娥绑进了柴房,逼迫她认下这门亲,凌初夏起夜,发现母亲不见了,便着急四处寻找,发现柴房有动静。

“你还是自己按下手印,免得受皮肉之苦!”陈雪茹身边的婆子恶狠狠的说,“这几个婆子粗手粗脚,免不了会伤了你!”

“我绝不会把我的女儿推向火坑的!”林月娥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好,她既然不知好歹,就别和她废话了,按住她!”那些婆子一拥而上,按住林月娥,想强行让她按下手印。

凌初夏顺手拿起劈好的柴火,一脚踢开柴房的门,“放开我母亲!”凌初夏举起柴火砸在了其中一个婆子的手腕上。

“哎哟!”婆子吃痛松开了手。

“这就是大娘子的做派吗!半夜将我母亲绑架,逼她就范?”凌初夏气的声音都在发抖。

“凌初夏,我告诉你,你别不知好歹!今天你可以护着你母亲,以后呢?还有你那外祖!若不是老爷,他的医馆还能开的下去么!”陈雪茹恶狠狠地说道。

“卑鄙!”凌初夏攥紧拳头,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那陈雪茹早死了千千万万回了!

“你想清楚了,你有什么资本和我抗衡?你母亲和你外祖的命?我想捏死你们,就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陈雪茹说的没错,凌初夏根本斗不过她,她只是一个庶女罢了,外祖年事已高,怎么还能经得起风浪呢。

“好!我嫁。”

“夏儿...”林月娥看着女儿为了自己委曲求全,心里很不是滋味。

“娘,没事,我嫁就是了。”凌初夏扶住林月娥,转头对陈雪茹说道:“从今天起,我就是摄政王未过门的王妃!你如果再欺负我母亲,等我过了门!有你好看!”

凌初夏终究是斗不过她们,为了母亲和外租,她只能屈服,可嫁给恶魔王爷...说不定都没命保护,母亲了...

“夏儿,你怎可答应啊!”回到房间,林月娥就拉着凌初夏的手。

“母亲,别担心,我就不信我处处小心,不得罪摄政王,他还能杀了我。”凌初夏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如果她处处听话,总不会错的。

“都因为我无用...”林月娥抹了抹眼泪。

“母亲,如果我嫁给摄政王,我就是王妃,您就是王爷的岳母,她们就不敢欺负你了。”

“别胡说,我只是一个姨娘。”林月娥赶紧捂住凌初夏的嘴,生怕给墙有耳。

“好好好,我知道啦,谨慎谨慎再谨慎咯。母亲我困了~”凌初夏打了个哈欠,爬到床上很快就睡着了。

林月娥坐在茶几边,看着床榻上熟睡的凌初夏,一入豪门深似海,凌初夏这大大咧咧的性格,怎么生活的下去呢..

本文标签:翻过她的身子摆成跪趴的姿势

上一篇:甜梦文库灌满受好涨不要了/全文

下一篇:强壮的体育老师bl文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故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