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甜梦文库红肿白浊粗大)全章节阅读

2022-08-11 17:24: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轰轰轰!”本是正午时分,整个六界却黑得浓稠,只有一道接着一道密集的天雷在划亮整个世界;天地间,也只听得到阵阵动人心魄的雷声。凡间幼童被惊雷吓得扑进了母亲的怀里

“轰轰轰!”本是正午时分,整个六界却黑得浓稠,只有一道接着一道密集的天雷在划亮整个世界;天地间,也只听得到阵阵动人心魄的雷声。凡间幼童被惊雷吓得扑进了母亲的怀里嚎啕大哭,鸡飞狗吠马啼,街上的行人们在突然降临的黑暗吓得惊慌无错着收拾自己的东西,想要快些回到家中去,一瞬间,嘈杂四起,尖叫啼哭遍地;却都被淹没在这天雷声之中。有人说天地异象,这是妖邪在作祟。

妖界和魔界众妖魔也都异常的乖巧的躲在自己的洞穴里,生怕自己一不小心被那天雷错劈后一命呜呼。

而天族众仙神此刻却都聚集在有仙人犯错受戒时的焕新台上观看一只小妖受雷刑之戒。

“轰!轰!轰!”天雷不断地劈打在那小妖的身上,仿佛不知疲倦,甚至是乐此不疲。而那小妖虽已生生受了二百三十一道天雷,却始终不吭一声,始终只是静静嘴角含笑的看着那高高在上、受众仙无比尊崇用的封奕上神,似在嘲笑,即便她浑身早已被献血染红,辨不清原来的颜色。

看着受戒台中血迹斑斑的小妖,有仙人不忍心道:“这已是第一百八十一道天雷,寻常仙人都最多也挨不过一百道天雷便魂飞魄散了;过去有上神犯错被诛也挨不过三百五十道天雷。这小妖虽妖力胜过普通小仙,现下她已受了九十一道,即使此时停刑,怕很快也会命不久矣。”

另一仙人反驳道:“可我却见这小妖在遭受天雷之后,身上却始终妖气不减,反而还有些许增长的趋势,她恐怕不会那么轻易殒命。”

原先那仙人又继续道:“可她身上妖气愈重,所降天雷也愈凌冽,仿佛想要一下把她撕个粉碎一般。”

“哎,也不知这小妖究竟犯了何错,要被这般生不如死的惩罚。”

小说

“轰!轰!轰!”天雷再次降临在小妖的身上,“噗!”小妖忍不住又吐了一口鲜血。

“你可知错?”封奕上神洪亮的声音在天雷声中响起。

那小妖原本已被天雷劈的奄奄一息,在听到封奕上神的这一问题后,愣是勉强的站起了身来,她缓缓的抬起手,擦了擦自己嘴角的鲜血,淡漠的看着封奕上神道:“请上神赐教。”

“既还不知错,就罚到你知错为止!”封奕上神狠厉道。

于是乎,一道比一道更绝情的天雷继续劈打在小妖的身上,有些小仙实在不忍继续观看,别过头去,心中哀叹。

“简一!”在小妖即将陷入昏迷之前,似是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向自己飞来。

简一第一次见到时泽时是在自己一万岁的时候。。

封奕上神需要闭关修炼千年,因而将自己的七千岁的爱徒时泽给自己最信任的师弟风瑾代为照顾。

“啊!师父!有毛毛虫!”一道惨哭声响彻青屿院。

紧接着,一棵飞奔的小桃树冲进时泽的视线之中。嗯,一棵边极速奔跑着边大声惨叫的小桃树啊,就是时泽对简一的第一印象。

“师父,有毛毛虫!!!”简一飞奔回院中,疯狂的抖动着自己的身体,试图把挂在自己支臂上的毛毛虫抖掉,可是奈何那毛毛粘在了她身上一般,怎么甩都甩不掉。

“······”时泽站在一旁沉默的看着这棵疯抖着的小桃树。他听说过风瑾上神从凡间带回了一只奄奄一息的小桃树妖作徒弟,唤名简一;小桃树妖已年近万岁,却始终无法变成人形。即使是在昆吾这种专门诞生强大武仙武神的集天地灵气的昆吾山上吸收了那么多灵气,小桃树妖也始终无法化为人形,整日顶着一棵小桃树的样子在昆吾到处狂奔玩耍,十分没心没肺。

有人说小桃树妖无法化为人形是因为年幼时受伤太重,伤了根本;有人说是因为这小桃树妖本就妖力低微,给她再多的灵气仙丹,也拯救不了她。

但时泽以为能让一个上神收一只妖为徒,那这个桃树妖必定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现下看来,却只有特别傻——这一突出点,这让时泽有点失望。

“师父,快帮我!”简一在院子里疯找了一圈,却都没有找到自己的师父,只见一个小男孩站在那里。刚想问那小孩是谁,可是那趴在她枝臂上毛毛虫又动了一下,便把简一又吓得魂飞魄散。情急之下,简一便尖叫着要冲进院中的水池子里,试图淹死枝臂上的毛毛虫。

当简一正要落水瞬间,却被那小男孩捉住了自己的树冠,让她掉不下去。

“咻。”时泽终于看不下去,抬手施法将那毛毛虫弹进了水池旁边的草丛里,然后又把简一拎回石路上。

“······”简一终是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帮了我,日后你若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帮回你!”简一向时泽诚心道谢。

时泽却没有再理会简一,转身便走了。

简一凑到时泽跟前,仔细打量着时泽,看着小小年纪却已然气质老成清冷的时泽不由发笑。这反差是她从未想到过的,这小孩长得多萌啊,将来长大了模样肯定不会弱于她那天界第一美男的师父,只可惜,脾气差了点。

时泽则是直接送了她一个白眼。

但秉承着师父教导的自己身为师姐,理应照顾好师弟妹的原则,简一并没有跟时泽计较他的这一白眼,反而从树冠中掏出了自己私藏的桃花糯米团子递于时泽。那桃花糯米团子是用糯米做成了一块透明的饼皮去包裹新鲜摘采的桃花和蜂蜜做成的粉色馅儿做成的,鲜甜弹牙。这桃花糯米团子是简一最心爱的点心。

“想来你便是封奕上神的爱徒时泽吧,我是简一,以后你有我罩着,遇事不用害怕,来找我。”简一递着那桃花团子笑道。

闻言,时泽将目光转向那毛毛虫所在的草丛里,简一也紧跟着他的目光看到了那恶心的毛毛虫,简一便急忙道:“虫子有关除外。”

时泽转回头看着简一递给他的桃花团子并未举手接过,道:“桃树妖吃桃花?”

闻言,简一立即将手中的桃花团子收回,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惊讶道:“你在埋汰我?”

“倒也不是很笨。”时泽看着眼前咋咋呼呼的小桃树点评道。

“我是师姐,不可跟师弟轻易计较;他方才帮了我,不可与他置气。”简一看着时泽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虽心中有气,但还是反复念着这一句给自己洗脑。

时泽看着简一这样,又无奈的叹了口气。

简一又突然变化出了一瓶露水,对时泽道:“这是我自己去桃林收集的晨露,甘甜可口,师父想要我都不舍得给他。看在你长得这么可爱的份上,就让我们忽略你的性格,将这晨露送与你吧,不过你可不能让师父知道。”

听到简一说不让风瑾上神知道,时泽的脸上终于多了一丝的疑惑,见状,简一凑到时泽耳边小声道:“不然他会抢了这晨露自己喝去。”因为每次她将自己收集的晨露赠与他人时,风瑾变回出现夺走,每次的理由都是自己要喝。

“简一,为师堂堂上神,在你心中,竟会抢幼童吃食?”还没等时泽反应过来,时泽就听到了风瑾上神的痛心长叹。

“师父,您不抢,都是我们这些晚辈自愿奉与您的。”简一转过身面对风瑾上神,边哄风瑾边偷偷在背后将晨露丢给了时泽。

“······”风瑾瞥了一眼简一,又瞥了一眼被简一丢了晨露的时泽,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边又悠悠的走出了院子,临到门口时,又幽幽道:“记得和睦相处。”刚从外边回来拿了一下东西的风瑾便又去向自己的好朋友甫铭上仙讨酒喝去了。

“少喝点酒!”简一冲着风瑾离去的背影大声叮嘱道。

闻言,刚要踏出院子门槛的风瑾静默无语,这家伙,喊这么大声,整个昆吾都要知道自己封奕上神刚把爱徒交给他,他便喝酒去了。

等风瑾走远后,简一转回身走到时泽身旁,却发现方才丢给时泽的晨露不见了,简一以为是时泽读懂了她方才的意思自己藏起来了,对时泽赞叹的笑道:“你要是喜欢喝这晨露就跟我说,我再给你寻。”

时泽看着放在晨露原本待的地方沉默不语——他根本没有藏晨露,晨露是风瑾上神在简一不注意时变走了的!

原来风瑾上神真的会抢孩童吃食,时泽突感这千年日子不太好过,不免叹了摇头叹气。

简一却不知道时泽心中所想,见他长得粉嫩可爱,脸色却如此惆怅无奈,以为他是记挂自己的师父,边宽慰时泽道:“我师父只是偶尔不靠谱,但是他大多时候都是非常好的,你不必担心。”

“······”时泽不信,但他懒得反驳。

而顺走了时泽晨露的风瑾并未将那晨露喝了,而是藏到了别处。他之所以不让时泽喝简一的晨露,是因为简一的晨露里也有自己化作桃树收集而来的,简一是妖,寻常小仙不可以喝沾了妖气的东西,易误入妖道。何况简一的妖力非同小可。

在风瑾走了之后,时泽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而简一把扎根在院子里休憩。

至夜,风瑾仍未归,简一担心初来乍到的小师弟会肚子饿,便跑去昆吾主峰给时泽找吃食。

不稍片刻,简一便又风风火火的回来了,她带回了一些简单的吃食,有一树枝断了大半,悬挂在那里随着简一的动作而晃动。 

来到时泽房门前,简一伸出一只树枝刚要轻敲时泽的房门,时泽也恰好从里面打开了。于是乎,时泽一开门就看到了一棵小桃树枝在自己面前。

见时泽出来了,简一便立即收好自己那伸出的树枝,然后将方才寻回的吃食递给时泽。

时泽接过吃食,尚未道谢,简一便立即消失在了他眼前。时泽想起早上看到简一小桃树的样子时,分明充满了生机,方才却叶子耷拉着,便暗觉不对,悄然跟了上去。

只见简一来到了院子后面桃林里的小溪旁,一群萤火虫便聚到她身旁,简一四周被萤火照亮。

简一在溪水旁坐下,从树冠中掏出了一纱布,以水为镜,照着水把自己快短的的树枝重新连接在一起,“嘶。”伤口流了些血,所以捆绑的时候不由得让简一痛的倒抽了一口气。

时泽隐在暗处看简一给自己敷药的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想必是常常受伤自己又偷偷躲起来自己处理。

时泽很少会关心旁人的事情,可看在简一方才给自己带了吃食的份上,还是走到了简一的身边坐下看水中月,故意不看她:“被欺负了?”

他偶有听闻一些同门因不忿简一身为妖却能当神力仅在封奕上神之下的风瑾上神的唯一弟子,所以常常会故意欺她。但却从未听闻她回过手,每每只是在受辱后立即逃跑。

“此事说来话长。”早就察觉到时泽跟着自己的简一看到时泽的出现并不惊讶,甚至没有转头看时泽一眼,而是继续处理自己的伤口。

“我还要在这待五千年。”时泽道。

闻言,简一转头看了时泽一眼,突然鼻子一酸,又立即转回头不去看时泽,用力掐了自己一把,把泪水憋回去后,问时泽道:“你对我冷漠也是因为我是妖吗?”问出这句话后,简一终是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

时泽看着简一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无奈道:“有没有一种可能,是我对谁都这么冷漠。”

闻言,简一停止大哭,抽噎道:“我简一身心强大,你不用如此哄我。”说罢,又继续嚎啕大哭。

时泽嫌弃的看着简一,就这样还身心强大?

本文标签:甜梦文库红肿白浊粗大

上一篇:暴虐警花后菊|篮球队长被调教成厕所

下一篇:老扒和他三明个星淑容(调教花蒂)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