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夹得好紧…爽死我了:矜持人妻被征服含羞呻吟

2022-08-13 16:43:5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五月的京城,最高温达到了30度。柏油路上,热气隐隐翻腾,知了开始不知疲倦地叫着,有些恼人。帝都一中,考场内,却格外安静。岑染坐在第一排,身边,已经陆续有人交了卷离开座位。凳子摩擦

五月的京城,最高温达到了30度。

柏油路上,热气隐隐翻腾,知了开始不知疲倦地叫着,有些恼人。

帝都一中,考场内,却格外安静。

岑染坐在第一排,身边,已经陆续有人交了卷离开座位。

凳子摩擦着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

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

小说

岑染光洁的额头上一滴豆大的汗珠正顺着脸颊滑落,呼吸变得急促,试卷上二十六个字母像是黏在了一起。

那种濒临死亡的感觉又再一次席来。

随着铃声响起,岑染放下笔。

【叮——

恭喜通过成人高考。

称号奖励:一目十行

生命:+一年,剩余一年零一分

(烟花)恭喜宿主获得额外奖:万能题本一份。

暂未解锁下一个任务。】

脑海中,系统声响起。

岑染重重地松了口气,整个人如同水里面捞出来一般,岑染趴在桌子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就差没感动地流眼泪了。

不过……

这万能题本。

岑染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下,这鸡肋的奖励,如果给她换成生命值,她想她会忍不住开心地抱一下系统的。

系统:呵。

一个月前,岑染还是一名物理专业研究僧,为了赶大老板的SCI,猝死在了电脑桌前。

再次醒来,她竟然成了一本狗血总裁文里的女配,岑染。

经典总裁文的女配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原主就是个标准的白富美,却不想是个恋爱脑,为了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总裁袁恒,不惜和父亲闹翻,只身闯入娱乐圈。

仅仅为了证明她不比林雪儿差,因为袁恒喜欢的人,也就是这本书里的女主,林雪儿在娱乐圈里。

两人的婚约本就是两家人开的玩笑,原主却当真了,一直变着法子纠缠袁恒。

小说的结局当然是,女配不断作死,女配被炮灰,最后男女主终成眷恋。

当然,这一切都跟岑染没有半点关系了。

重生之后,她便被‘不努力学习,就去死’的系统绑定。

顾名思义,要么往死里学,要么就去死!

生命如此美好,世界如此奇妙,她才没有心情去理会那对狗男女的恩恩爱爱。

学习使人快乐!

“同学——你没事吧?”

岑染回过神,抬头,发现教室里面只剩下她了,而监考老师站在她身边,一脸担忧。

考试前,身份证都是统一上交,监考老师等了半天都没见的岑染动,生怕出事故,现在乍一看到岑染惨白的跟鬼样的脸,心里更是一惊。

“同学,你是哪里不舒服吗?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监考老师监人无数,但还是被岑染惨白的脸色吓到了。

岑染接过身份证,礼貌地笑了笑,“谢谢老师,我就是肚子疼。”

说完,岑染收拾好笔袋,背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走出校门,已经是中午,太阳透过教学楼前樟树叶的罅隙洒落在地上,微暖的风中夹杂着绿叶的芳香。

岑染深吸了一口气,活着的感觉——

真特么爽!

打开手机,一连串跳出了三个未接电话短信提示以及……一长串的围脖未读私信。

两个来自李伯。

一个来自袁恒,传说中的霸道总裁。

而那些私信,皆来自于小娇妻女主的脑残拥护粉丝们,不是问候祖宗就是问候身体健康。

呵!

岑染敛起笑容,面无表情地一键拉黑,然后关闭了私信功能。

为了这次考试,岑染每天都将自己锁在房间里,就怕考不过,又要再嗝屁一次。

现在她才想起来,她穿书过来的前一天,小娇妻发了一条楚楚可怜的围脖,内涵原主这个十八线的小明星竟然抢了她的男朋友,就差没指名道姓说‘岑染是小三’这句话了。

才刚进娱乐圈只有几个机器粉丝的原主就以这样的形式上了热搜,问候私信99+。

岑染想,原主应该是被恶心死的吧,自己的表妹抢了自己的未婚夫,还倒打一耙,害的原主被网暴,有时候想想,这渣男贱女倒也是绝配。

没有犹豫,岑染顺带把袁恒的电话和联系方式都拉黑,学习这么美丽,她不想被打扰。

然后打给了李伯,李伯是知道她今天考试的,如果不是重要的事情,李伯绝对不会连打两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小姐啊,你快些回来吧,袁先生已经在家里等你很久了。”

李伯年纪大,不怎么关心娱乐圈,只是觉得这一个月,小姐跟转了性一般,也不缠着袁恒了,但奈何原主先前对袁恒的喜欢太过于不加掩饰,李伯有些拿不准主意。

岑染眉头轻轻皱起。

“行,我马上回来,先让他待着。”

情情爱爱只会耽误她学习的进度,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比较好。

电话那头,听着岑染似乎有些冷淡的声音,李伯楞了下,却还是礼貌地将岑染的话转达给了坐在沙发上,早就不耐烦的男人。

袁恒长着一副标准霸道总裁的脸,传说中的三分凉薄七分玩味,此时那张刀削斧砍的脸上尽是厌恶和嫌弃,若不是为了雪儿,他是绝对不愿意来找岑染这个女人。

想到这,袁恒只能压下心中的不快,轻轻‘嗯’了声。

**

半小后。

岑染回到别墅,考了一天,当真是腰酸背痛的很。

“李伯,我饿了。”

一进门,岑染便嚷嚷着,懒懒地将自己甩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小姐——”

李伯欲言又止,另一边沙发上,袁恒的脸都快要比碳还黑了,岑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又是什么欲擒故纵的把戏?

岑染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客厅里似乎还有一个人。

“不好意思哈,没看见,你怎么来了?”

冷漠的声音,再也没有往日的讨好和小心翼翼。

袁恒更加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岑染这个女人就是在跟他玩欲擒故纵!

真是愚蠢,从始至终,他的心里只有雪儿!

“岑染,我今天来是想跟你谈谈我们之间的婚约。”

既然说到正事,岑染脸上多了几分正色,从沙发上坐直。

察觉到岑染的动作,袁恒眸中闪过一丝嘲讽,果然,岑染还是原来死皮赖脸的岑染,一点都没有变。

“五百万,从此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如何?”

袁恒昂着脑袋,斜眼看着岑染,带着毫不掩饰的嫌弃和厌恶。

岑染眼角一跳,这该死的‘一千万离开我儿子’的套路,虽迟但到。

只是当对象变成自己,岑染不但没有丝毫的屈辱,反而轻轻松了口气,好吧,她承认,她就是个庸俗的普通人。

又能拿钱,又能摆脱麻烦,一个字,爽!

怪不得她当不了女主呢,钱…真挺香的。

岑染的走神看在袁恒眼里便是伤心不已,不愿接受。

袁恒皱起的眉头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岑染,你不要死皮——”

“好!”

本文标签:矜持人妻被征服含羞呻吟

上一篇:强行征服美妇人小说 屁股翘高呻吟玩弄羞耻

下一篇:催眠各种美妇系列小说|玉女小嘴吞吐粗大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