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厨房里光屁股的岳|含着她的豆豆用力吸h

2022-08-15 17:18: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混沌初开之后,天地间快速分解成了仙界、魔界、妖界、冥界、凡界,五界之间相互制衡,在五个帝尊的管理下,千百年来和睦相处,相安无事。昆仑山。随着“哇”地一声啼哭声响

混沌初开之后,天地间快速分解成了仙界、魔界、妖界、冥界、凡界,五界之间相互制衡,在五个帝尊的管理下,千百年来和睦相处,相安无事。

昆仑山。

随着“哇”地一声啼哭声响起,但久久不见门开,紧张的白发仙尊殷华渊终于忍不住,推开门进了房间。

他望向床上虚弱的妻子和被收拾干净包在被褥里的孩子,目露担忧地问道:“阮儿,还好吧!你受苦了。”

床上的美人蓝阮轻咳了一声,把手里的孩子往前递了地一下,温柔地笑道:“华渊,你看,这是我们的女儿!”

刚出生的孩子已经会睁开眼睛了,殷华渊望着孩子如宝石般明亮的眼睛,像她的母亲。

他担忧不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抱过孩子,逗了一下孩子,他忽然开口说道:“阮儿,这孩子就跟着你姓蓝吧!叫蓝欢欢,每天都可以开开心心,无忧无虑。”

蓝阮艰难地点点头,扯出了一抹笑容,强力咽下涌到喉咙的血,看着抱着女儿一脸满足的丈夫,最终还是闭上了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放在殷华渊手臂上的手也无力地垂落了。

“阮儿!”殷华渊抱着孩子声嘶力竭地喊道。

小说

“阮儿,你不要死好不好?”

“阮儿!”

候在门口的众仙纷纷都低下了头,有人深叹了一口气,有人无声落泪,有人默哀沉默,昆仑山将不再是以前的昆仑山了。

两天后,就在众仙悲痛不已,参加仙后蓝阮的后事之际,一个身着黑色华服,蒙着脸的仙子趁乱,潜入了后院,打晕了照顾蓝欢欢的的仙侍,把蓝欢欢偷走了。

消息一出,整昆仑上如响起了一道惊雷......

五百年后。

忘渊崖。

“九月,你今天又逃课了!师傅已经告诉父王了!”一个身着粉嫩衣裳的小丫头双手放在嘴边,大声地朝着梅花林喊道。

话声刚落,一个身着红色金丝勾勒衣裳的小姑娘就头发乱糟糟,灰头土脸地从远处跑出来了,手里还拿着一大块香甜的蜂蜜,但身后却跟着一大堆黑乎乎、密密麻麻的蜜蜂。

“十月,快跑啊!”九月虽然狼狈,但小脸上却没有丝毫胆怯,她速度如旋风一样,一把抱起粉嫩衣裳的小丫头就朝忘忧阁跑去,但还是甩不掉身后那如狗屁膏药的蜜蜂。

被抱起的十月,抬头往她身后看了一下,又看了一下九月另一只手里的蜜蜂,仰起小脸惊呼道:“九月,你跑去悬崖边把蜂王的百年蜂蜜给采了?快还给他们。”

九月手里拿着蜂蜜,还抱着一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十月,她十分固执地说道:“不还,他们追不上我们的!等我们跑进忘忧阁,他们就进不去了。”

“九月!”十月大喊一声,眼看着那些蜜蜂就要扑上来,连忙手上一动,一个仙法就挥出去了,一大部分蜜蜂就被击落了,为九月的奔跑争取了点时间。

眼看着蜜蜂再一次袭进来,九月终于顺利迈进了忘忧阁,跟在身后的蜜蜂,也被无忧阁外的结界给挡在了外面,嗡嗡地想要硬闯进来。

九月把十月放在地上,转头看着被隔在结界外面的蜜蜂,十分嚣张地笑道:“哈哈,这会你们不敢了吧?有本事进来蛰我啊!”

开了些许灵智的蜜蜂,似乎听懂了九月的话,不顾死活地一头蛰进来,结果一碰到结界,就被弹出了一丈远,其他蜜蜂试了几次,见无法闯进去,只好掉头走了。

“哼!这些蜜蜂也就这点本事!”九月得意地笑道。

十月平时胆子小,看见九月干的事,十分无奈和担忧道:“九月,你要完了!悬崖边开了灵智的蜜蜂最记仇,你把他们辛苦酿了百年的蜂蜜给偷了,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你的。”

九月看了看手里还在散发着浓郁灵力的蜂蜜,狡黠地眨眨眼,洋洋得意道:“没事,我去摘蜂蜜的时候,收住了我的气息,还往身上撒了不少海棠花的花粉,那群开了灵智,只会嗅香味的蜜蜂,是找不到我的。”

闻言,闪着星星眼的十月,咽了咽口水,满是崇拜地说道:“九月,你真聪明!”

“那可不是!跟着姐姐能吃香的、喝辣的!”九月撸了撸掉到自己面前的碎发,咧嘴笑道。

“九月!”一声严肃嘹亮的声音从远及近,刚刚还洋洋得意,一副我最厉害的的九月顿时表情凝固,肉眼可见地,拿着蜂蜜的手还颤了颤。

“九月,你完了!父王知道你今天又逃课了,来教训你了!”十月听到父王的声音,十分善解人意地在旁边说道。

她急忙道:“十月,好妹妹!等下父王过来,你就说没找到我,我还没回来。”

说完,她就急轰轰地想跑进屋内,从自己的秘密通道逃出去。

然她刚跑到门槛处,就被赶过来的忘渊崖仙尊庄元明施法定住了。

九月艰难地转过头,露出洁白的牙齿,十分讨好地朝庄元明笑道:“父王,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庄元明看着衣服和头发乱糟糟的九月,眉头一皱,十分怀疑当初师尊是不是选错人来当忘渊崖的主人。

尽管心中诽复万千,他脸上却是一如往常的严肃:“九月,你今天又逃课了!这个月的仙法考核,你如果没通过,就取消你去天界蟠桃盛宴的名额。”

九月从出生到长大,都没有出过忘渊崖,自然是向往外面的世界,好不容易有一次外出的机会,她自然是珍惜不已的。

她着急开口道:“父王,我肯定会通过仙法考核的,你别取消我的名额。”

庄元明听到这话,眉头松了一下,然再看到她手里拿着的百年蜂蜜,眼神凌厉地说道:“你去了梅花林深处的悬崖边摘蜂蜜了?那么危险的地方,你自己一个人去的?”

九月想不明白,为啥父王从小就对自己十分严苛,这不许那不许的,甚至还不顾众仙反对,直接言明了这忘渊漄以后的主人会是自己,这不就是赶鸭子上架吗?

她眼轱辘一转,只好委屈大师兄了,开口解释道:“是大师兄带我去的,他帮我拿到蜂蜜就走了,谁知道那群开了灵智的蜜蜂那么难缠,跟着我回到了忘忧阁,但被外面的结界挡住了。”

站在一旁的十月扶额,九月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大师兄早上就带队去魔界历练了,下午怎么可能会在梅花林出现。

庄元明沉默了,显然是不相信她的话,他抬起手一挥,九月手上的蜂蜜就不见了,连她整个人身上的灰尘也被清理掉了,露出了饱满的的额头,白皙的脸蛋,明亮的双眸。

“下次不可独自去危险的地方!这些作业都做完,交给十月,明天交给我!”收缴了九月手上的蜂蜜,庄元明话音落下,就把近段时间九月落下的所有作业变出来了。

“父王,那个蜂蜜可不可以给我留一点。”看见厚厚的一沓作业,九月觉得自己浑身哪哪都不舒服了,但仍旧不忘讨价还价。

“看你明天交上来的作业如何,再考虑给你留!”庄元明看都不看一眼九月,拂袖,然后冷声朝着旁边的十月说道,“十月照顾好九月,她可是未来忘渊崖的继承人!”

“是!仙尊!”十月见庄元明还在生气,赶紧应道。

等庄元明走远后,九月还往外瞧了瞧,确定父王已经走远后,她一把拉着十月进屋,从自己的百宝袋里掏出了一块比刚刚拿在手里还大的蜂蜜,掰了一半给十月。

她十分大气地说道:“来,十月,给你吃!我们一起修炼。”

十月望着自己手里散发着浓郁仙气的蜂蜜,一脸惊讶地问道:“九月,你这是采了多少蜂蜜?”

九月咬了一大口百年蜂蜜,全身暖暖的,想到自己摘蜂蜜时的杰作,她顿时有点心虚地说道:“就一点而已!快吃,吃完我们一起修炼,然后你记得用我的笔记,帮我把作业给写了。”

十月看着百年蜂蜜,咽了咽口水,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另一边,庄元明从忘忧阁出来后,飞身到了梅花林悬崖边,往下看去,看到往日硕大的蜂巢,已被“打家劫舍”得只剩下一个小球那么大,他无奈扶额,然后就是轻笑出声。

他从怀里掏出了一瓶灵玉露,倒在了小球上,然后收敛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笑意,正声说道:“家有顽劣女,还望他日仙官们修炼得正道,莫要报复唔女!此瓶玉露可帮助仙君们早日修得正道。”

说完,就转身走了。

本文标签:含着她的豆豆用力吸h

上一篇:被女同桌捏J求饶:校园调教羞耻PLAY小说

下一篇:被胁迫的少妇系列小说*翁公和在厨房烈进出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