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总裁让她用嘴帮他释放-粗暴娇喘H老师

2022-08-16 08:19: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快,赶紧把这里擦了!”“还有那边,等下我检查,要有一点灰尘,仔细你小命!”随着当家主母陈凤珍老夫人的吩咐,温婉秋几乎跑断腿。旁边丫鬟们看见她一身破衣烂衫

“快,赶紧把这里擦了!”

“还有那边,等下我检查,要有一点灰尘,仔细你小命!”

随着当家主母陈凤珍老夫人的吩咐,温婉秋几乎跑断腿。

旁边丫鬟们看见她一身破衣烂衫,蓬头垢面,犹如村妇似得被使唤来,使唤去,忍不住掩嘴偷笑。

大门打开。

门口处马儿嘶嚎,一男人俊逸非凡从骏马上跨下,一袭冷黑风衣,英俊潇洒,恣意勃发。

小说

“儿子!”陈凤珍凑上前喜笑颜看跟朵花似得接过荣国王夜司宸外袍。

“晚点我表侄女思妤会过来与咱们一同用晚膳,你稍微休息一下,换套衣服就出来。”

夜司宸走在前面冷着脸,对于这消息,并未理会。

温婉秋伏在门框旁看着他就在自己眼前走过,连个视线都不肯落在自己身上,心头莫名酿起酸楚。

“夜......”

不等她开口,陈凤珍就掐着腰走过来数落她,“我让你擦地,晚上来客人,你在这里磨磨蹭蹭什么呢?”

“好,母亲,我这就去。”

“别叫我母亲,我可没你这样的儿媳,滚滚滚。”

温婉秋咬着红唇,深深地看了一眼夜司宸,随即弯腰端起木盆,立刻去换水。

她足足干了四个多时辰,算是把大堂收拾的干干净净。

等她换了套衣裙准备参加家宴时,湖心亭里已经坐着一位明艳动人的美女,娇柔如百合,半个酥胸几乎都要挂在夜司宸身上。

温婉秋顿时拧起眉头,心头怒火在熊熊燃烧,提裙要上前。

被陈凤珍又一次叫住,“那个谁,你去把厨房的莲子百合粥端上来,让司宸和思妤好好尝尝,这可是我亲手炖了好几个时辰的上好补品,对身体大有益处的。”

她笑眯眯的讨好夜司宸,全然不顾温婉秋脸上的怒意。

“我.....”温婉秋开口。

“你什么你?还不快点!”陈凤珍一立眼色,温婉秋再多不满,也只能化作委屈,一双凝水的眸子看向夜司宸,依稀他能为自己说句话。

她嫁进夜王府冲喜,已经三年有余,俩年前夜司宸醒后几乎鲜少归府,她这个有名无实的王妃就被陈凤珍一直奴役着,往日他看不见她备受欺凌,温婉秋可以不怪他,但今日呢?

他都已经看了个切切实实,会帮她么?

若真心不能换真情,三年之约已到,她该.......

“愣着干什么?姑母的吩咐你听不见?”王思妤挑起眉头厉叱,端起丞相府嫡小姐的姿态来,居高临下。

温婉秋不死心的叫了一声:“王爷。”

夜司宸只是坐在那里审阅折子,眉头紧锁,恍若未闻。

王思妤冷冷勾起唇角,走到温婉秋跟前,紧紧贴着她耳畔,讥笑,“就你这种下等人,根本不配做司宸哥哥的王妃,看见没,他的眼里,心里都没你!”

“你呀,只能给我们端茶倒水,洗衣做饭,连个烧火丫头都不如,懂么!”

她冰冷的手指,狠狠点在温婉秋的心口窝。

温婉秋就凝视着对面依旧沉溺在折子里的夜司宸。

陈凤珍过来,嫌恶的推开温婉秋,“滚下去吧,这里用不着你了,别影响了我们的心情。”

他们至始至终,都没拿自己当过家人,温婉秋感觉自己的心,一点点被沉在黑渊里,冰寒袭来,她想回房。

刚刚走到翠澜园,就看见她的帐幔和衣服包裹,如同垃圾一样,全部被扔了出来。

温婉秋大惊失色,“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五大三粗的婆子掐着腰,“老婆子我们奉命给王小姐收拾屋子床铺,这些垃圾,准备扔掉,怎么?你有意见?”

整个王府上下,所有仆人欺负温婉秋已经是家常便饭。

但这次,太过分了!

温婉秋紧紧攥着双拳,“你们给我滚出去,这是我园子!是老王爷赏给我的园子!”

“哈哈哈,真可笑,你有个屁园子,没让你住茅房都是看得起你,老王爷在阎王殿了,你要不要黄泉路上去问问看,这园子到底还是不是你温婉秋的!”

老婆子力气很大,狠狠将温婉秋推开。

她趔趄的倒在地上,引来一群人哄堂大笑。

“窝囊废,就是个冲喜的物什!真把自己当人看了!给我滚开!”

轰隆隆!

天空下起大雨。

温婉秋抱着可怜的几件衣服就坐在倾盆大雨中。

愤恨,悔意,心死,绝望,在她心底疯狂泛滥,一双猩红的眸子,隔着雨帘,对望湖心亭里的“一家三口”。

夜司宸恍惚的抬起头,四目相对。

电光火石间,他被这种眸光击中心房,莫名揪痛。

王思妤不服,扯着男人手腕,故作娇嗔,“夜王定要吃了小女子亲手剥的栗子,姑母,你看他啊!”

夜司宸不耐的钳制住她双手,吩咐管家去送伞。

在温婉秋眼底,俩人是在打情骂俏。

她紧紧咬着下唇,颤抖着起身,留下决绝的背影。

管家拿伞到那一刻,温婉秋已经转身去了书房。

“这,算了,都进书房了,不用伞。”

对于这位毫无存在感的王妃,他也就没多上心,转身立刻回湖心亭伺候。

温婉秋拖着疲惫,伤痛的身体,看着书桌上的笔墨纸砚,颤抖着手走过去,执笔写下。

“休书!”

夜司宸,十年前的救命之恩,我用三年婚姻还你,从今尔后,你我再无瓜葛。

温婉秋仿佛能看见自己的心在滴血。

她咬破手指,狠狠按下手印。

随即将破烂不堪的衣服,扔在地上,踩踏着离开。

府邸门口。

温婉秋要离开,小厮霸道的拦着门。

“没有老夫人和王爷的允许,谁也不准出去。”

温婉秋一改往日温柔,抬起凌厉的眸子,“我说,给我让开。”

“不行,除非.....”

砰!

温婉秋一脚踹过去。

嗷!

小厮的嚎叫引来一群人,将温婉秋团团围住。

老夫人也匆匆赶来。

“温婉秋,你想造反是不是!”

“我告诉你,滚出这个家,你就别想在回来。”她怒骂道,完全忽略温婉秋阴黑的脸色。

她声音低沉,冷漠,“我不会在回来。”

“哈哈哈,行,你想滚,我就让你滚!”

 

本文标签:总裁让她用嘴帮他释放

上一篇:乖,我硬了,让我进去*调教高H各种play文男男

下一篇:宝贝别舔了豆豆好麻啊 和少妇教师的激情偷换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