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好大用力深一点帐篷-被医生摸喷水湿H

2022-08-16 10:05: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这是我关于事不过二的记忆。ID事不过二,原名......我忘记了,他的声音非常低,因为游戏需要连麦,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就惊了一下,我以为低音炮是故意的行为,但是他即便回头跟朋

这是我关于事不过二的记忆。

ID事不过二,原名......我忘记了,他的声音非常低,因为游戏需要连麦,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话的时候就惊了一下,我以为低音炮是故意的行为,但是他即便回头跟朋友说方言,都是这样的音色,所以那是本音。

我是一个非常喜欢玩电脑的狂热网瘾少女,各种各样的游戏都有涉猎,但我是在一个盗版游戏认识的林暮,这次没有令人印象深刻的初遇,只恍惚记得:

我没有直接购买《黑洞》游戏账号,正版游戏需要298才能购买,在这个游戏刚出没多久的时候,我并不知道他值不值这个价钱,所以并没有购买。

《黑洞》的宣传语在众多新启的网游中倒是很新颖:没有人知道黑洞后面会是怎样的世界,那么你敢来看看吗?到黑洞的后面,到未知的世界,成为《黑洞》后最独一无二的自己。完全沉浸式游戏体验,采用最先进的游戏舱,连接人体所有感知,让玩家完全感受到周围的一切,奇特的职业设定以及不同的世界设定,让玩家在一个游戏中体验不同的世界,不同的冒险。

太吸引人了,所以我搜到了一个盗版游戏地址。

小说

盗版游戏是用鼠标键盘,跟正版游戏完全天差地别,但是看到盗版下面的匿名评论,似乎某些设定是差不多的,没有一个玩过盗版的人不去购买正版。

所以我登录了盗版游戏,ID:星夜心语。

这个ID很明显是女玩家吧,每一次回想都会觉得尴尬的一个ID。

我很快速的进入了游戏,在职业选择界面,总共有九个不同种的职业,但是介绍词很奇怪,似乎有些职业是高难度职业衍生出来的,因为担心大多数人不能适用,我选择了召唤师,因为召唤师可以选择宠物。

按照玩一般网游的想法,后期可以双职业或者转职业,再不济可以换个账号,所以这个职业完全是因为有召唤兽而选择的,大不了以后再换嘛。

差不多玩了六个月后,我拥有了三只召唤兽,优胜劣汰,不是我挑剔。

我被拉进了一个队伍,因为想要一起玩,因为觉得一起玩胜算更大,也更有趣,我没有多做想法就加入了,那个副本真的很难,我们五个人被打散了,我的召唤兽也不能再进行战斗。

但是我在野外驯服了一只巨型鸟类,并俯冲进一个巨坑,救出了ID事不过二的倒霉鬼,他被一堆藤蔓掺着,动弹不得。

那只巨型鸟把藤蔓咬断,他也爬上了鸟背。

那个副本我们失败了,我记不清具体的内容,也记不清是不是这样和他相遇的了,太过模糊了,唯一清醒的是,在离开副本后,其他三个人都认为这次失败是我的错,说我一个女生不应该玩这种游戏。

没有开麦,只是凭借ID认为我是个女玩家,这不是我经历的第一次性别歧视。

我退出了队伍,在还没有开始继续玩什么的时候,收到了一个好友申请,来自事不过二。

我倒是记得他没有骂我,所以通过了申请,问:来兴师问罪的?

事不过二:不是不是,我没说你,我跟他们也不认识。

我更改了游戏ID,争取不那么像一个女玩家,以免下一次被性别歧视,从那以后我的ID就改成:二月末。

从那以后我们就经常排在一起打游戏,他的技术很好,偶尔的情况下才会犯错,他的话不多,基本是我在说他在听,我算是个很坦率的人吧,每次出现出人意料的,精彩绝伦的操作我都会夸他,也就是这样渐渐熟络了一些。

我不算是网络上那样的女玩家,别的女玩家召唤兽是兔子猫咪狗狗,当然我也喜欢,但是我慢慢驯服的四只召唤兽是巨型蜥蜴,巨型蝙蝠,巨型北极熊,巨型海龟。

绝不是因为忘了召唤兽的具体名字。

有时候我的召唤兽还没咬几口,他就已经清场了,我只能在麦里说:“哇哦,我只能哇哦哦了,我不知道夸什么了已经。”

“你不用说什么,夸我就行。”他说完之后轻笑了一声,“刚刚你不是保护了我嘛。”

首先我不是声控,但是他声音真的很好听,再次我不是声控。

召唤师的角色本身非常弱,完全靠召唤兽进行游戏,所以对面的玩家都逮着我这个召唤师杀,每一次过来一个人他就会给打飞,我一边惊叫一边惊叹。

《黑洞》的某个世界里,是类似现实世界,里面有一种游戏是可以随便选择角色的,他极偶尔的情况下才会选择女角色,在克隆卡片的时候,只有多数选择了克隆的可能性才会更高,进入克隆投票后他会问我的选择。

或许我是一个本性恶劣的人,所以我几乎一秒换一张卡片,嘴里磨叨着:“这个,要不这个,这个也行,这个这个,选这个......”

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我选出另一张卡片的时候,也跟着换了一样的,不厌其烦的一直跟着换,直到我决定选择这个,他也立刻选择。

诸如此类的作精行为,我都不记得多少次,但是他完全没有生气,除了道歉就是乖乖的听话。

我的等级渐渐变高,因为天赋所以使用技能卡片的时候消耗很低,而且反应算快的,因此每次都能帮助他,但是我觉得他有点过于信任我了,导致他受了重伤在我赶来时仍然想要战斗。

我觉得他是想在我面前展示一下,想秀一下操作,但又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他可能只是想要赢。

“有你在,我相信你会保护好我的。”他总是这样说,“你在就是有安全感啊。”

“不不不快跑,快跑!”我反驳他,“打不过!你得活着!”

有些时候我们两个反杀,我仍然很生气,他只笑笑说:“有你在嘛。”

有很多次,他重伤还不离开导致死亡,我真的很生气,我希望他不要如他所说的,我希望他能不相信我一点。

没有人能拒绝夸夸精,我夸夸他,他夸夸我,就像是他哄哄我,我哄哄他。

我尝试了其他职业,对于我来说,难度有些高了,但他很相信我,直白点讲,在这个游戏里,他给了我莫大的信任,让我更加有勇气敢去做一些事了。

他在网络上暗示甚至明示过对我的想法,但是我没有网恋的打算,即使有可能,也必须是在面基之后,才有可能。

我们打算在购买《黑洞》后面基,只是没想到,一直没能出来,而且在进入游戏之后,我似乎完完全全的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

梦醒了,模糊的人影是谁?什么游戏来着?谁是我的队友?

本文标签:好大用力深一点帐篷

上一篇:用小嘴 含着 硕大 喉咙*玩弄屈辱美妇小说

下一篇:岳双乳夹住巨龙 夫妇交往俱乐部qq群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