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灌满精华堵住不能流出来:吸她的小蓓蕾

2022-08-22 09:04: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向觉得五月是全年最热的季节,因为没雨。这个南方小城的一个老小区里,当年种下的那些小树已经枝繁叶茂可以乘凉了。知了们早在太阳刚露脸的时候就开始集体鸣唱。这种一阵一阵

一向觉得五月是全年最热的季节,因为没雨。这个南方小城的一个老小区里,当年种下的那些小树已经枝繁叶茂可以乘凉了。知了们早在太阳刚露脸的时候就开始集体鸣唱。

这种一阵一阵的蝉鸣不会让人觉得聒噪,睡醒的人觉得它像操场上的口令,让人精神振奋。而对于刚睡下的人,简直就是催眠曲。

家住六楼的老吴家,最近这半年,每天早上都会发出让住五楼住户抓狂的声音。

那是老吴的闺女吴萌在家里击打拳击弹力球的声音。这姑娘在这里长到四五岁,就被送到大城市的外婆家生活。如今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又回到这个南方小城,随父亲一起生活。

每天一大早她就出去跑步,跑一圈回来,又在家里捣鼓那些健身器材,举哑铃,滚健腹轮,还有最让楼下抓狂的拳击反应球。

“楼上的!我忍你好久了!大清早的!你不睡别人还睡呢!”连着喊了几遍。

吴萌听见五楼的那个谁,拿着小喇叭扩音器对着她家喊,这次她听清了,是叫她别再打她的那个拳击弹力球。

小说

她摘下拳套,拿脖子上挂着的毛巾擦了把汗,站在阳台对着楼下不耐烦的回着:“别喊啦!听见啦!”

小喇叭这才安静了。

她看了看墙上的钟,指针已经指向八点。“都几点了?还睡!”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被楼下的听见了。

“老子刚睡下好吧!你再跟老子哔哔,我上来弄死你!”

吴萌可听不了后面这句,怼道:“弄死我?你试试?”

楼下也回了:“你再弄响试试看,我让你如愿!”

大清早吴萌也不想给自己找不愉快,因为现在她是生意人了,虽只是小生意,也不能在早上跟人吵架,会坏了一天的财运,气呼呼的进了家,“好女不跟男斗!”

待汗水干透,冲了个澡,拿块毛巾胡乱在头上一顿乱揉。把毛巾往椅背上一挂,用手抓抓她的短发,对着镜子随便擦了点护肤品。背上包,把她的山地车,从六楼扛到一楼。

这是一栋九十年代的老式住宅楼,共七层,没有电梯,隔音差,谁家吵个架摔个碗,听得一清二楚。街坊邻居都是一个单位的,因此谁家有点家长里短都会被一些闲人当做谈资。

单元门口的老婆子看见吴萌扛着车出来,立刻闭了嘴,喜笑颜开的跟吴萌打招呼:“萌萌,上班去啦?”

吴萌脸上的肌肉不自然的收缩着,挤出一个假笑:“哦,是啊。”

见吴萌骑上车走远了,两人又开始接着议论:“哎,这孩子,从小给惯坏了。那么叛逆,你看她一个姑娘家,打扮的像个小子一样。”

“唉,那也是个苦命女人,年纪轻轻就没了。”

“听说那天是孩子生日,她大老远回去娘家看孩子,哪料那孩子正跟一帮半大小孩在外面疯玩,她去找孩子才被车撞死的。害老人家白发人送黑发人,那叛逆孩子才十一二岁就没了妈。”

“哎呦,你说造的什么孽嘛,这孩子小时候见谁都会叫一声的,现在,礼貌都没有。都二十六七岁了,还没嫁人。”

俩老婆子见吴萌又突然返回来了。很是尴尬。

吴萌也不跟她们客气:“大清早嚼人舌根,不怕长口疮啊?”白了她们一眼,把车往地上一放,迅速跑上楼。

来到五楼,就和刚从家门出来的人撞了个满怀。好巧不巧,那人正是早上在阳台用小喇叭骂她的人。

“你投胎呢?横冲直撞的!”男孩骂着。

“你瞎呀?我忙着去给你找床位呢,不然死了没地方躺。”吴萌也不示弱。

“哎?我说你是欠揍吧?早上吵得我睡不着我还没跟你算账呢。现在又来跟我过不去是吧?”男孩揉着被撞疼的胸口说。

“麻烦你让开,我赶时间。”吴萌不想跟他争论,刚才出门的时候忘记拿电话了,她要回去取电话。时间不早了,她得赶快拿了电话去开门营业。

吴萌见他不让,侧着身子想从他边上过去。哪知这混小子今天就是要跟她作对,吴萌往左边走,他就站朝左边,往右边走,他又站朝右边。

“小孩!给姐让开,邻里邻居的我不想跟人翻脸。”吴萌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坏小孩。

男孩流里流气的,头发比吴萌的还长,后脑上上半段还扎了个一指长的马尾。马尾下面刚长出来的像胡茬子一样一层青黑,这发量之浓密。

一件宽松的T恤显得他没多少肉,但是那两只露在外面的胳膊,又让吴萌觉得真打起来,自己恐怕不是对手。

估计是全身的精华都长到外表上了,皮囊里弄不好是一包草。还算俊俏的脸笑起来一脸坏,高挺的鼻梁若一拳上去估计得断。吴萌很想试试,如果他还这么拦着自己的话。

“你才小孩呢,我妈都说了,你就大我两岁,我妈现在见到你爸都还喊亲家呢。你不知道?”说完他坏笑着给吴萌让出了路。

“小屁孩!”吴萌在心里说着。她之所以没说出声音来,就是怕一会儿还得跟他争论半天,耽误了自己的时间。

幸好他识相,不然自己真想把他打得捂着鼻子,回家哭着向他妈告状!

吴萌蹭蹭蹭的跑上楼,取了东西又匆忙下楼,来到五楼,那坏小孩已经不见。

“小屁孩!”她又在心里骂了一遍。匆忙下楼。

俩老婆子还坐在单元门口,见吴萌下来了,两人扭过头,假装没看见她。

吴萌从她们俩中间走过,走了几步,左右看了看,发现自己刚才放地上的山地车不见了。

又看看俩老婆子,哪知这俩老婆子又齐刷刷的把头扭向另一边。她们俩肯定知道自己的车被谁骑走了,就是故意不告诉她的。就因为刚才吴萌说她俩嚼她的舌根。

可是她急着去开店,自己好几千买的山地车,就这样丢了肯定不行。况且这不是几千块的问题,这辆车可是她的命。她曾骑着这辆单车走完318川藏线,这可不是一辆普通的单车。

她笑眯眯的看着俩老婆子,说:“两位漂亮阿姨,你们俩今天气色可真好,有没有看见谁把我刚才放这里的单车骑走了?”

“哎呦,我们都忙着嚼舌根啦,哪会看见谁骑了你的单车哦。”其中一个老婆子阴阳怪气的说着。

吴萌见从她们这里也问不出什么。但是自己的单车啊,不能就这样白白被偷啊。她气的跺脚,反正她俩肯定是看见的。要不,先去开门挣生活费,等二老忘了她们之间的不愉快再去问问,兴许还能找回来。

于是,只能出小区门,在路边扫了一辆共享单车,骑着去开店。

吴萌拉开店门的时候,水晶商业区里的其他奶茶店早已经陆续等待着客人了。

她手忙脚乱的做着一些日常准备。有顾客来买奶茶,她的准备工作还没做好,只能跟人家说抱歉,还没有开始营业,让客人先上别家去买。

待她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开始营业的时候,已经错过了几单生意,心疼不已。

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一大早被人骂;电话也忘了拿,这就耽误了时间;再又遇到楼下那个小破孩跟自己无理取闹又耽误时间。唉!

算了,冷静!调整呼吸,来点柠檬解解压。

吴萌喜欢柠檬,喝柠檬水,含柠檬片是她常用的解压或者醒瞌睡方式。就像嚼槟榔的人,一颗槟榔嚼在嘴里,别人看着挺难受的,嚼的人却倍儿爽!

吴萌也是这样,她喝柠檬水不喜欢加糖。而每次做柠檬水的时候,她喜欢把柠檬单独切出来一片,放在嘴里含着,等柠檬片上的酸味基本殆尽,才会把它抛弃,偶尔也会嚼碎咽下,这咽和不咽,得看她那时心情是否愉快。

今天看来,她应该会把柠檬片嚼碎咽下。这才过了半天,她就遇上这么多烦心事。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一路上来的时候,她骑着那辆扫码来的单车,心中窝火,不能变档,没有灵魂的蹬着。心里想着她的车会去哪里了?会不会被小偷拿去几百块卖了换一顿饭钱或者请狐朋狗友撸一顿串。

完全没有注意到在离她几米远的身后,那个骑走了她的单车的人一直跟着她到水晶商业区。他把车锁在人行道护栏上,到附近的男装店选了几身衣服和鞋子。

换了之前那一身之后,穿的一本正经来到吴萌的店前,他成了吴萌今天准备好后的第一个顾客。

“原味奶茶一杯,加冰,少糖。”

吴萌正在切柠檬,听到身后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手一滑,柠檬跑了,刀切偏了。

她一把捏住左手手掌,慢慢转过身。看清站在店外点买奶茶的人,她确信,今天遇上扫把星了。

本文标签:灌满精华堵住不能流出来

上一篇:医生我们不可以这样 公交车 磨蹭 高潮 揉捏

下一篇:厨房胯下挺进岳|埋头在两腿间帮我口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