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卧底女警有时候被迫献身(狂c亲女)最新章节列表

2022-08-23 17:23: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王城到姑臧5000多公里,廖晴川除了必要的休息,其余时间全在开车。“丫头,吃个水果!”“丫头,吃块饼!”“丫头,本都督给你喂牛肉!”魏玉看着这4天不停

王城到姑臧5000多公里,廖晴川除了必要的休息,其余时间全在开车。

“丫头,吃个水果!”

“丫头,吃块饼!”

“丫头,本都督给你喂牛肉!”

魏玉看着这4天不停开车的廖晴川还是蛮心疼的:“要不你教我?”

小说

廖晴川一想,对呀,这里又没红绿灯又没交警罚款;天大路宽的,教!

魏玉学得很快,廖晴川看的简直不敢相信这货是个古人,不对,是虚空世界的人!

魏玉驾驶越野车的模样让廖晴川眼睛里冒出星星:好帅的活阎王!

不过7天,紧赶慢走的,天黑之后二人到了姑臧城外宁军的军营。

“末将拜见都督!”围攻已经进入姑臧城的是宁军先锋叶第奴:“血族进入姑臧后,血洗了姑臧城。”

魏玉一口银牙咬碎:“我要血族为此付出代价。”

魏玉和叶第奴等将领部署作战计划的时候,廖晴川已经累到在座椅上沉沉睡去。

“安排一座营帐!”魏玉走过去抱起廖晴川,众将看的眼珠子掉地上:都督温香暖玉抱满怀?

将廖晴川轻轻放在软榻上,为她盖好薄被才走出来:“派人守卫不得有误!”

魏玉和军中将领一直研究到天亮。

穿戴好白银战袍,魏玉手持龙鸣剑,身跨雪龙马:“宁国的男儿,随我出征,踏平血族为我大宁子民报仇雪恨,让你的刀刃痛饮血族之血,用你的利剑斩断血族的脊梁!用你的忠诚和鲜血来书写你顶天立地的名字!”

众军士高昂的呼声响彻天地:“驱逐血族,保我河山!”

激越的战鼓响起,魏玉在姑臧城下摆开双龙阵。

血族几大首领在城墙上观看,见宁军主帅旗下是一不过20多岁的男子,出战的不过是一个红袍加身的年轻战将。

其中一人呵呵大笑:“宁国是否无人,竟派黄口小儿出战?”

魏玉抬眼,冷冷的对主帅马车旁的吉祥说:“本都督看他不顺眼!”

吉祥打马走到阵前,抬弓搭箭,英雄臂展,弓圆如月便射出一箭。

姑臧城上的血族首领,只听得破风之声疾驰而来,断裂声中,主旗竟然被一只铁箭射断。

“好!”宁军的军士们看的真切,齐齐喝彩起来。

血族首领大怒:“奇耻大辱!谁去出战砍了这名战将的脑袋!”

刚才呵呵笑的是血族第四勇士奥米普,他立即请战:“首领,艾米普请求出战迎敌!”

城门开处,奥米普手提硕大的雷霆流星锤,哇哇大叫:“黄口小儿,纳命来!”

吉祥再抽出一箭,待奥米普刚跑出城门,一箭便射了过去。

奥米普随手想用流星锤荡开这只已经到了面门前的箭,心中大骇:“怎么这么快的速度,得多大的臂力?!”

吉祥微微一笑:“第二只!”

一只快得已经看不见影子的铁箭直飞奥米普。

奥米普无奈,只得将流星锤舞得密不透风,以求自保。

喉咙一阵腥甜,奥米普不敢相信的低头一看,那只铁箭竟然穿过他的流星锤,端端正正的射入他的喉咙。

“怎么可能!”奥米普只来得及想到这点,便气绝身亡坠落在马下。

血族的第四勇士,竟然刚跑出城门就被灭杀!

宁军军士哈哈大笑:“血族的蛮夷,就这等战力还不快滚回你们老巢!”

血族大首领竹辞含看着被拖回来的奥米普的尸体,阴霾的狠毒布满了眼眸:“谁去给本王杀了这狂妄之徒!”

站在大首领旁边的一个男子主动站出来:“大王,花瑶玉愿为大王生擒此贼!”

花瑶玉乃竹辞含之妻弟,擅使一把长枪,是血族引以为傲的第一猛士,受封一字王;又因其面容俊秀,江湖上号称玉面郎君。

魏玉见城门大开,一男子白袍长枪打马而来。

不见魏玉身形动摇,便已见他腾空跃起,到了阵前替下吉祥。

“本王不杀无名之卒!”花瑶玉以长枪指着魏玉,极为傲慢:“尔出战阵前,竟然还不拿出武器,那就束手就擒!”

魏玉不待花瑶玉的长枪收回,战袍微动,已经一手抓住其长枪枪柄:“你这等货色,不够本都督祭出龙鸣剑。”

花瑶玉大惊,想要收回长枪,不料长枪犹如与魏玉合为一体,他用尽全力也未能撼动分毫。

魏玉一用力,将花瑶玉拽下马来,不过两招,就用他的长枪紧紧压迫在他胸前。

花瑶玉感觉有万斤巨石压在胸前,顿时脸涨得如猪肝颜色,毫无反抗之力:“饶、饶命!”

魏玉耻笑:“没骨头的东西!”

魏玉移形换影,极快的废除了花瑶玉一身修为和武功:“江湖上臭名昭著的玉面神君,坏了多少女子的清白之躯,今日也算是为她们沉冤得雪。”

痛得面色无光的花瑶玉大呼:“你是谁,你告诉我你是谁!”

“九厂都督魏玉!”魏玉一脚踢翻花瑶玉:“你记好了。”

花瑶玉艰难的爬起身往回走:“九厂都督魏玉,哈哈哈,你是九厂都督魏玉.....”

竟然已经疯癫了。

魏玉脚尖一点地,身形暴退回主帅车中,悠闲的坐下。

竹辞含见一开阵便连损两员爱将,心痛之余便想冲出城去。

号称军师的马问道急忙拦住竹辞含:“大王,我看对战一字王的那人极有可能是名满天下的九厂都督魏玉,不然以一字王的修为和武功。不可能连十招都没能走过去。”

“九厂都督魏玉!”竹辞含大惊:“线报不是说至少还需要半个月,魏玉带领的宁国援军才能到吗?有这半个月时间,我族已经可以攻占下宁国的两坐城池了。”

这时,血族的军士把疯癫的花瑶玉带了上来,花瑶玉还在念叨:“九厂都督魏玉,哈哈哈,你是九厂都督魏玉。”

“果然是他!怎么来得如此之快!”竹辞含急忙大喊:“收兵,鸣金收兵!”

得胜归来的魏玉被廖晴川围着查看了许久:“没受伤?真没受伤?”

“没!”第一次被人这样关心,魏玉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听魏玉眉飞色舞讲完出战经过,看着夜色暗沉,夜风吹得军旗烈烈作响,廖晴川眼珠儿就转开了:“趁他病,要他命!咱们去夜袭血族,捉了那根竹子,不怕血族不投降!”

“你这女子,凭的比本都督还不讲武德!”魏玉一听,笑了。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廖晴川笑得花枝乱颤:“我奶奶就说过,两个人打架,难不成还要给人家提前说,你注意点,我要打你的脸了?”

“那你的那个玩意能看到血族的粮草存放在哪吗?”魏玉对这个手机相当的膜拜。

“能,我给你看,不但能看见粮草在哪,还能看见防守最严的地方和他们的布防,以及房屋格局。”廖晴川想了想:“那里就应该是哪个竹子住的地方”

廖晴川依照手机提供的地形图依葫芦画瓢画了下来:“粮草珍贵不要烧了,有这份地形图,捉那个竹子还不是手到擒来、瓮中捉鳖?”

魏玉召集了10人组成敢死队,按照廖晴川提供的地形图趁着月黑风高摸进了城。

本文标签:卧底女警有时候被迫献身

上一篇:地铁里做了一次又一次H|挺进美妇肉蚌

下一篇:2022最好看(被医生绑在妇科椅调教按摩)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