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厨房客厅征服美妇*浪货夹的真紧好爽小雪

2022-08-29 10:23: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冬至,李将军府宴请贵客。府内悬灯结彩,笙箫鼓乐之音,通衢越巷。远离正府的仆人屋内,几个满面愁容的少女,围在发高烧的妇人身旁。妇人一开始还能强撑着,虚弱地安抚她们两句,渐渐没有

冬至,李将军府宴请贵客。

府内悬灯结彩,笙箫鼓乐之音,通衢越巷。

远离正府的仆人屋内,几个满面愁容的少女,围在发高烧的妇人身旁。

妇人一开始还能强撑着,虚弱地安抚她们两句,渐渐没有了精神,只能任由她们啜泣。

小说

“都怪林逸!......若不是她......”一个杏眼柳眉的姑娘带着哭腔说道。

“二妹,娘是受了风寒,不关林逸的事。”大姐说道。

二妹带着几分恨意,答道:“她这个灾星!到我家不到半年,我们就遭了难,被卖到这里做奴婢!要不是这样,娘生病了怎么可能不请大夫?”

外面的风雪夹着冷雨,呜啸的寒风好似哀嚎,让人越发觉得冷意森森。

幸好这三等侍婢的房间,是没有窗的,比外头多了一点暖意。

几个妹妹们七嘴八舌地附和着她们的二姐:“是啊!都是因为林逸!她说会带药给娘,这都过去几个时辰了,她还没回来!”

大姐想要解释,当初如果不是林逸的母亲救了娘亲的命,娘亲哪还能活到今日!

转念想着这些车轱辘话已经说过多次,但妹妹们哪一次肯听!

多说无益,干脆不说了。

林逸此刻正跪在冰冷的地上,卖力为老夫人按揉膝盖。

手法娴熟,力度适宜。认穴精准,推拿到位。

若有医者行家在场,也得对她赞一声好。

老夫人原本一直拧着的眉,终于稍稍舒展。

二夫人忙递上参茶,笑道:“母亲,您舒坦点了吗?”

老夫人略略点头。二夫人又笑道:“儿媳亲自试过了,这丫头手法确实中用,这才敢带她过来。”

边说边意味深长地对大夫人笑了笑。

大夫人冷着脸,说道:“母亲,这丫头不过是三等贱婢,哪配在母亲跟前侍伺。”

老夫人对林逸说道:“你抬起头来。”

林逸半抬起头,眼睛规矩地垂视着,手上的劲儿却并未松懈。

这张脸并无殊色,一双黝黑的眼睛,本应带点灵动,却木讷无神,露着几分拙气。

眉眼虽然生得清秀端正,但面色似灰,还渗着黑。

细瘦的脸上,布满了似痣非痣的黑点,让人不忍细看。

羸弱的身量,套在青灰粗布衣裳中,宽松得还可以再钻进去一个人。

完全是一个毫不起眼的三等丫头的模样。

十四五岁长成这样,以后也好看不到哪去。

老夫人皱了皱眉。

人人都知道李大将军府里的主子们最爱美人,老爷公子们的姬妾没一个不美的。

特别是府中三公子,他房中的美人儿,多得让平安城的公子们都有些艳羡。

入不了贵人青眼的林逸,唯一的长处,就是长着一双漂亮的手。

十指修长,指节细滑,虽不白嫩,但胜在纤细。

老夫人才要开口,林逸双手突然加大力度,老夫人没有提防,疼得啊得一声喊。

旁边的大丫头对着林逸的头上就是狠踢一脚,骂道:“你这贱人!竟敢伤了老夫人!”

林逸头脸发红,对老夫人问道:“老夫人,您可舒服些了?”

老夫人的惊呼才收了尾声,连日来膝盖处的疼痛却像被抽走了似的,十足的舒坦惬意。

二夫人也变了脸色,对林逸怒道:“你刚才为什么不提醒老夫人?”

林逸垂首答道:“老夫人若是提前知晓了,效力便会减去几分。”

“嗬,还有这种说法,倒是新鲜。”老夫人郁结不展的眉心,这才彻底松散了。

她对朝大丫头略一抬眼,说了声“给她赏点什么玩意儿。”

林逸顾不得带着血丝的面容,忙道:“多谢老夫人!奴婢等会配些药粉,敷在您腿上,您更容易消痛。”

老夫人这腿疼是陈年旧疾,一到冬日便痛得厉害,寻遍了京中良医,仍未见效。

没想到被这入府才几个月的三等丫头给缓解了。

老夫人缓解了急疼,对林逸生出点好感来,便让人带她去药房取药。

林逸抱着药材,准备去研磨。

大丫头将她一推,冷笑道:“你还真当自己是大夫啊?这药也是你配拿的?”

林逸默不作声,大丫头一把将药材夺过,冷哼一声,转头走了。

林逸急急忙忙往仆人住处赶,在无人处,将刚才偷藏在袖口里的几味药,往里塞了塞。

这些,够刘婶儿退烧了。

她低头疾步赶路,忽然传来一声:“大胆贱婢!见到大人还不跪下!”

长廊上面飘满雨水,粗粗的雪粒子覆在上面,湿哒哒凝成薄冰,泛着清冷的水光。

林逸没得选,在雪水里就屈膝跪了下来。

印入眼帘的是几双男人的靴子。

虽是临风踏雪而来,但最前面的那双靴,仍似初雪一般干净。

再略往上看去,是京中贵人鲜少穿着的乌衣。

仅看到膝盖处,便不能再往上瞧了。

“诸葛大人,这边请。”李三公子脸上堆着笑。

待他们走到转角处,林逸站了起来,回头打量一眼。

最前面的乌衣男子,在这群锦衣华服的男人们的衬映下,隐着一丝神秘。

林逸又多看了一眼。

因为那个挺拔如松的乌衣男子,是个光头。

在这南林国中,能被李将军请至府中,当作上宾的僧人,且一身乌衣者,怕只有当今的丞相诸葛弦了。

如今的陛下顺康帝,几年前还是一个毫不起眼的皇子。

在诸葛弦的极力辅助下,才搅乱了天下风云。

南林的战火整整烧了三年半,顺康帝终于灭了自己的一帮手足,逼退了先帝,得了这天下。

诸葛弦虽然入堂拜相,但从不着朝服,不留寸发。

僧人坐堂,却无人敢谏。

如今的诸葛弦,连内阁的几位阁老对他都要礼让三分。

民坊传闻,诸葛弦能施法术,所以才能佐君王,豪夺了这天下。

自本朝立国以来,倒也是从未见过诸葛丞相这样的和尚。

他吃肉喝酒,点兵杀人,除了还未娶妻,其余戒律样样都犯了。

他不念经打坐,不住寺庙,不敬佛祖,却偏还在佛前挂个虚名。

生得如姑娘一般异常隽秀,却如雪山般冷酷。毫无半分出家人的善心。

他位极人臣不久,就用狠辣的雷霆手段杀了几个重臣。

那一道道薄薄的纸,如同阎王爷手中的勾魂笔,了结了数不清的鲜活生命。

任你嚎哭痛骂喊冤或举兵对抗,死不瞑目的失败者们,最后都只化为高门筵席中的笑谈罢了。

本文标签:浪货夹的真紧好爽小雪

上一篇:三个女军花撅着屁股|娇妻KTV被别人玩小说

下一篇:被领导玩弄的人妻警花-挺进朋友人妻在阳台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