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妻宾馆被三根粗大的夹击*被灌春药羞辱玩弄

2022-08-30 17:18: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董曼娜适时地敲门进来,看到方清郁的惨状及异样,“你怎么了?”她关心地询问方清郁。“清郁,发生什么事了?昨晚不是跟姜少航约会吗?一宿未归,现在你这个样子…&

董曼娜适时地敲门进来,看到方清郁的惨状及异样,“你怎么了?”她关心地询问方清郁。“清郁,发生什么事了?昨晚不是跟姜少航约会吗?一宿未归,现在你这个样子……”她上下瞅了瞅方清郁,好像明白什么似的说:“莫非……你跟他……”她的话欲言又止,不过表情倒是明了了。

“我没见到他,别提他了。”昨晚到现在,姜少航连一个电话都没打来,方清郁也没有勇气打电话给他。

“那你跟谁……?”董曼娜惊呆了,弄不明白方清郁话里的意思。

方清郁顾不上她的疑虑和震惊,慢慢下床,身上崭新的衣裙及大片的红渍立刻引起了董曼娜的注意。“清郁,这身衣服哪来的?我记得昨晚你走时穿的是白色连衣裙,那还是我替你选的。这身衣服?……”她仔细摸了摸衣裙的面料质地,“价值不菲呀?谁买给你的?还有你这是怎么了?”她完全发现了方清郁不适的证据。

小说

“我没事。”强忍着锥心的疼痛,每走一步都撕裂般地疼,方清郁换好衣服,垫上卫生棉,血液仍旧不断地涌出,脑子竟然一阵阵眩晕。

“你还说没事,明白事的人一眼就看出你怎么了?走!我们去医院,这样挺下去,你身体会受不了。”董曼娜不顾方清郁的反对,硬是搀着她,打辆出租车来到了附近一家医院。

经过检查,大夫一副责怪冷漠的神情望了方清郁一眼,一言未发,下了药。中年护士为方清郁挂上点滴,身体的疼痛随着输液一点一滴缓慢地注入她的身体而有些缓解。

董曼娜一直陪在方清郁身边,见她的脸色苍白,关心地问:“好点了吗?”中年护士冷着一张脸,连正眼瞧都不瞧一眼,把输液速度调的慢了一点。“没什么大事,只不过是处女膜破裂,内部扯裂大出血,打几针吃一点药就没事了。”说完,便面无表情地离开,在门口遇到另一名小护士,“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顾身体,只徒一时痛快,第一次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声音渐远渐小,随着脚步声一起消失在走廊。

“他不是姜少航?”董曼娜问。

方清郁深深地闭上双眼,“不是。”

“那他是谁?把你弄成这样,总该出面负责吧?”董曼娜义愤填膺。

“我也不知道。”她轻轻回答。

董曼娜震惊地瞪大双眼瞧着方清郁,半天问不出一句话。

“曼娜,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好吗?别跟任何人说,包括我的家人。”方清郁努力地安慰自己,就让一切就这样过去吧,所有的不堪和痛苦都会随风逝去的。

董曼娜郑重地点点头,“我答应你,也尊重你的选择。”她轻轻地搂着她,安慰着道:“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方清郁紧紧地抓住董曼娜的衣襟,眼泪又再一次不受控制地布满脸庞。有人照顾的感觉真好。如果就这样睡去,一觉醒来后发觉所发生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恶梦那该多好啊!

一连几天,董曼娜细心地照顾方清郁,为她排队打饭,为她听课抄笔记。方清郁的身体慢慢恢复,开始忙碌毕业答辩的事情。

方清郁认真的听课,认真地查阅资料,认真地准备着毕业。她走在校园里,刻意忽略掉那些伤心的往事,不再触及自己内心最最隐秘的伤痛。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重复简单而单调的生活。

自那一晚后,姜少航莫名其妙地失踪了,了无音信。

方清郁知道她们之间已经完了,刚刚萌发的嫩芽在一夜之间被摧残的支离破碎。她已经没有资格再去享受青春了。她变脏了,很脏很脏,脏的失去了一切,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优秀的、出色的男人,她都抓不住了。

四年了,她刻意封存的记忆,不愿回忆起一点一滴。但这恶梦,今夜足足侵袭了方清郁一个晚上。这四年来,她过的郁闷而悲伤。

这种痛苦的折磨,一直无时无刻不在她的心里滋养生长,好容易尘封住了那晚恶梦般的瓶口,今晚却又毫无声息地打开了。

第二日清晨,蕾蕾早早地梳洗打扮了一番,与她的男朋友约会去了。

爸妈见了,高兴的嘴角都合拢不上。

方清郁顶着浓浓的黑眼圈简单地收拾了下,匆匆地出了家门,她实在不想听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在她耳边唠叨,让她相亲嫁人的话。

想起那晚撕心裂肺的不堪一幕,她真没勇气跟男人做那档子事。经过了那晚的痛彻心扉,她还能接受男人吗?

今天是周末,要参加同学的婚礼,怕被妈妈知道对她狂轰乱炸,方清郁没敢在家换一身漂亮点的连衣裙。身上穿的还是亘古不变的休闲服。

来到婚礼现场,会场门前摆放着一副巨大的婚纱照。新娘娇媚如花,新郎阳光帅气。听说两人一见钟情,今天终于修成了正果。

美艳欲滴的鲜花布满会场,一个个彩色的飘带、汽球在天空中轻舞飞扬。

方清郁来到新娘的化妆间,与新娘客套了几句,便退了出来。

同学们三五成群的来了十多个人,围成一桌有说有笑。

方清郁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参加同学婚礼。自从大学毕业之后,个别同学已步入了结婚的殿堂。有的甚至已经升级为人父母。

上学时,高嚷着独身主义的同学们,如今都积极地寻找到了各自的另一半,当年的豪言壮语被现在的现实主义抛到了九宵云外。

会场缓缓响起钢琴声,是婚礼进行曲,鲜花织成的拱形门下,一双壁人慢慢地走到台上。主持人话语幽默,不时引的台下众人哄堂大笑。

新娘笑的娇艳,新郎笑的畅意,这大概就是爱情的模样,幸福的开始。

方清郁望着台上幸福的一对新人,心里有那么一瞬间幻想自己是不是有一天也能够像今天一样将自己交到另一个男人的手中。

台上喜气洋洋,一对新人相互交换戒指,海誓山盟。

最后的环节,新娘抛手里的捧花。一帮未婚男女跃跃欲试。

方清郁对此不感兴趣,便坐在桌前未去凑热闹。一桌子留下的几个除了她之外都是已婚人士。她顿感自己另类。好事的同学劝她也去抢捧花,她只是一笑置之。

大家酒足饭饱,各自散场,别人都是有人接,成对结对的离开,方清郁独自一人来到公交站牌,等待公交车。

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慢地驶了过来,停在方清郁的跟前,车窗慢慢摇下。

“方清郁?”一个不确定的男声从车窗里响起,男子探头露出阳光灿烂的笑容。“真的是你。”

方清郁顺着声音望过去,一个外表斯文俊气的男士向她微笑,“你是……”拚命搜寻着记忆之库,想从中寻到一点记忆,感觉很熟悉,一时之间却又想不起他是谁。

“韩鹏飞,”他自我介绍,

方清郁猛然想起,当初上高中时,韩鹏飞在学校也算是个佼佼者,学校里的好学生,不仅成绩优异,长相俊朗,家境也不错,在校女同学有不少偷偷给他递情书。

韩鹏飞的车正好停在了公交车通道,后面进站的公交车大声鸣着喇叭。他立刻探身打开副驾车门,“快上车,后面堵车了。”

方清郁看到站台旁一辆辆的公交车驶进站台,于是坐进了车里。“你怎么会在这儿?”

“参加同学的婚礼。”韩鹏飞道:“刚才在酒店,我站在台上就看到了你,不过你走的太快,还好在这遇上了。”

“我们参加的是同一场婚礼?”方清郁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么巧,八年未见,却在这里能够遇见。

“新郎是我的同学。”他说。

“新娘是我的同学。”她说。

俩人相视一笑,感慨天地之大,世界真奇妙。

同是大学同学,相差却是很大。想当年,韩鹏飞以全校理科状元考上了知名的大学学府,如今看他的衣着光鲜,英气勃发,志得意满的神采,浑身散发着成功人士的意气风发。他现在混的应该相当不错。

“这是我的名片。”韩鹏飞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了一张精致考究的烫金名片递给她。

程氏集团建筑公司总经理。方清郁从不看财经新闻,自然不知道程氏公司有多大多出名。但看韩鹏飞的气派作风,就可想而知,这定是非常了不起的公司。

“我没有名片。”方清郁老实回答。

韩鹏飞灿然一笑,“方便互相留个电话吗?下次同学聚会的时候叫上你。”

方清郁不好推托,报上了一串数字。上学时,他们的关系并未熟稔,他是优秀学生,而她勉强算得上中上等生,八年前就不太熟,现在身为总经理级别的他跟她更是相差甚远。

“你住哪里,我送你。”韩鹏飞礼貌地询问。

“不用麻烦,前方有公交的地方停下就行。”

本文标签:娇妻宾馆被三根粗大的夹击

上一篇:看了能让人下面滴水的句子|被医生各种调教污小说

下一篇:公主的特殊成年礼好爽-嗯夹不娇呀小妖精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