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王爷撕开衣服揉搓双乳(抽搐高潮)全目录阅读

2022-09-01 10:20: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蓝桉秀气且没有一点杂质的脸上。她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出神的望着窗外。她身着一套白色的睡裙,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的肩上,散发着干净的香气。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打在蓝桉秀气且没有一点杂质的脸上。她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出神的望着窗外。她身着一套白色的睡裙,乌黑的长发散落在她的肩上,散发着干净的香气。呆坐一会儿后,她回神看了看时间,七点,该去地里干活了。她扎起马尾,换了一条已经褪色得有点泛白的牛仔裤和一件白色T恤,拿着锄头,往地里去了。地里一颗颗苹果树挡住蓝桉娇小的身躯,她不停的在地里除着苹果树下的杂草。身上的汗水打湿了她的后背,脸颊也的汗水也在一滴一滴的顺着脸颊往下滑,但这似乎对她来说都早已习以为常了。

中午,累的气喘吁吁的蓝桉,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开始摆弄着锅碗瓢盆。外面传来了拖地走路的声响,很明显是爸爸回来了。

都说脾气暴躁的人眉毛都会往上扬,蓝桉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

小说

记得那年,弟弟十一岁,他唯一的爱好就是去钓鱼,一天,他回来以后,爸爸把就他刚钓的一条巴掌大小的鲫鱼活生生的塞进弟弟的嘴里,还让他活吞,鱼头朝里,外面还有半截鱼尾在拍打着弟弟左右两边的腮帮子。在爸爸的威胁下,弟弟闭着眼睛一口咬了下去。下一秒,鱼籽混着血顺着他嘴角流到了下额。可爸爸并没有就此作罢,他拿起手上的烟头对嘴吹了一下,黑色的烟灰掉在了地上,而手上的烟头则是泛起了红光。他撸起弟弟的袖子,只听到“啊~”的一声,手上的烟头硬生生按在了弟弟的胳膊上。这还没有完,他在马路上叫了几个五六岁的小孩,在弟弟的脖子上挂了一块长方形的纸板,上面写着“我再也不去钓鱼了。”然后在用一根很长的绳子捆住了弟弟的双手手腕处,绳子递给了那群小孩去游村,边走还要边喊“我再也不去钓鱼了。” 可能爸爸从来没想过弟弟会不会留下心里阴影,他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你们身上的衣服是我买的,裤子是我买的,不听话就脱了还给我,给我滚。”

他面无表情的把一部破旧的诺基亚用力的放在蓝桉的手上,:“你们老师打来电话了,你不是不去上学了吗?和你们老师说清楚。”说完坐便坐在沙发上,眼珠瞪的很大的看着蓝桉。

蓝桉看着爸爸全身瑟瑟发抖,电话的那头传来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的声音,那声音很温柔,又带着磁性,隔着电话也能感受到电话那头的迫切的关心。

:“蓝桉,听徐玲说你爸不让你上学了是吗?你还那么小,不上学你能干嘛?”老师说道

蓝桉的眼眶闪着泪花,她无能为力,从小爸爸妈妈就重男轻女,觉得女孩子上学没有多大用,反正迟早是要嫁人的,读再多书也没有用,最后还是和别人一样,嫁人生子,终其一生。她上学比别的小孩晚,也是因为爸妈重男轻女。本来连小学都不想让她上的,后来还是几个姑姑和堂哥说了,爸爸面子上过不去才让她去的。想到这里蓝桉再也控制不住了,她号啕大哭起来。接着重重的呼了口气,对老师说道:“老师我不上了,这学~我不上了!”

老师似乎听出了什么,说道:“你学习那么好,不上真的可惜了,是不是你爸爸不让你上,现在国家有规定的,不能阻止小孩上学,他不让你上,你可以去告他的。”

“不,不可以,他是爸爸” 蓝桉心里念道

沙发上的爸爸,表情越来越凝重。他开口说道:“还没讲完吗?”

然后一把夺过手机,说道:“她不上了,你听不懂是吗?别再打电话来了!”然后气愤的挂断了电话。

蓝桉捂着嘴,哭着跑上楼,关上房门,用被子盖住了整个身体,躺在床上失声痛哭。老师的话,像一把把匕首,刺穿了蓝桉的心脏,爸爸话,却更像是一台无情的绞肉机,把蓝桉的身体,绞得支离破碎。

:“为什么,为什么弟弟们有的我没有?为什么我就只能穿表姐表妹们不要的衣服?为什么我不能上学?”也不知道哭了多久,她的眼睛肿得像金鱼眼似的,感觉头很痛,像是里面灌满了水,轻轻一晃,水就要溢出来了。又不知道过了多久,蓝桉终于睡着了。就连睡着她的身体也还在不停的抽泣。

第二天,蓝桉依旧是七点起床,迅速的收拾好东西,出门去地里干活。汗水依旧打湿了她的后背,她感觉头很晕,整个身体往后微微倒了一下,她突然缓过神来,慢慢蹲下,左手挡着太阳,用右手的手背摸着自己的额头。头很凉,冒着虚汗,还两眼发黑,心里恶心,应该是中暑了。

她慢慢撑起快要散架的身体回到家,刚进门,就听到爸妈在吵架,那声音很刺耳,伴随着锅碗瓢盆落地的响声,应该是爸爸又动手打妈妈了。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打架了。

在蓝桉还在读小学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打架,妈妈也经常不做午饭,和爸爸打完架就离家出走,一走就是一个月,爸爸也每天不着家。还记得有一次中秋,爸爸妈妈也是因为打架不在家里,中午放学蓝桉和弟弟回到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不是熟食没有,是一粒米都没有。接着在家里写了会儿作业,又去学校接着上课了。她们中午回家从来不是为了吃饭,只是为了不被别人欺负,和乱嚼舌根。蓝桉的爷爷,一直是住在市区的姑姑家,还记得中秋当天,他来到蓝桉家里,一推门就看到蓝桉和两个弟弟在写作业,爷爷关切地问:“你们吃饭没有”姐弟三人都同时摇了摇头。然后又问起爸妈去哪里了,当知道爸妈因为吵架都不在家里,而家里连一粒米都没有的时候,已白发苍苍的爷爷勾着腰,慢慢走到院里的桃树下哭了起来。这时,三姑姑打来电话问爷爷有没有到家。听到爷爷的语气不对,于是问清缘由,买了一个扫把一袋米还有一箱康师傅的酸菜牛肉面。蓝桉和两个弟弟都抱着爷爷哭了起来。

按照往常,这种情况,蓝桉应该是挡在妈妈前面喊着“爸爸不要再打妈妈了”。可是这次,蓝桉中暑了,她突然觉得天昏地暗,头痛欲裂,整个身体都要被撕裂开来。她直接上楼把门关起来了,突然楼下传来吵杂的声音,像是出了什么事情。人们议论纷纷,蓝桉踉踉跄跄的走下楼。一位四五十岁的大婶慌慌忙忙的向她走来。:“蓝桉,你妈妈和你爸爸吵架,你妈妈刚才跑出去了,还说她要去跳水,你赶紧去看看。”

还没等她说完蓝桉就向远处的水塘跑去,现在的她,根本顾不上自己的感受。她不能没有妈妈,远处妈妈全身湿漉漉的瘫坐在地上,哭的泣不成声,一群人围着劝她要想开点。蓝桉缓缓来到妈妈面前,心想:“还好妈妈还在。”她的双腿在使劲颤抖,然后跪在地上,双手紧紧的抱住妈妈。旁边的人都在描述着刚才的情景,说妈妈心如死灰的朝着水塘的方向跑去。一点都没犹豫直接跳了下去。或许人要不是真的不想活了,便不会害怕死亡吧。村里的人议论纷纷。

蓝桉扶起妈妈,慢慢的向家里走去,直到消失在邻居们的视线里。

家里,爸爸不饶人的骂着:“你不是去死了吗?怎么活着回来了”是又不想死了?还是压根就只是做做样子?”

 

本文标签:王爷撕开衣服揉搓双乳

上一篇:含了一整夜了,快拔出来h|厨房她的紧致让他发疯

下一篇:他的手伸进我的睡衣开始揉捏(调教性奴)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