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变态农场杂交小说|睡着了被偷偷滑进去了

2022-09-02 08:42:0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只是一个宴会,卿儿你就去吧”门外的妇人满面愁容,劝说声隔着门框将唐卿的耳朵层层包裹住。“选秀的圣旨也没有下来,或许皇后娘娘只是想同你们年轻人多相处相

“只是一个宴会,卿儿你就去吧”门外的妇人满面愁容,劝说声隔着门框将唐卿的耳朵层层包裹住。

“选秀的圣旨也没有下来,或许皇后娘娘只是想同你们年轻人多相处相处呢,卿儿你就听娘亲一句劝……”妇人还在喋喋不休,门内的唐卿却已经扑到床上用枕头蒙住了耳朵。

什么只是一个宴会啊,她一个读过上百本小说的穿越少女能不懂这皇家的惯用套路嘛。

她原本一个青春靓丽貌美如花闲置在家的黄花大闺女,因为一场台风,一觉醒来成了天圣朝的将军府嫡女,甚至连这个朝代都是架空的。

她欲哭无泪,花了快一年时间让自己接受这个新身份,并迫切的想要回到现代。

小说

在她的努力下,她是一点法子都找不到。

如今她也才十九,这刚认识一年的爹娘就要让她去赴皇家的宴会,她去了还能有的回?

毕竟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况且她这新爹的地位摆在这里,她要不想聚焦关注都难。

女人多的地方,容易有是非,更何况大家都还利益相关,所以她一个唯物主义积极向上的现代女青年是绝对打死都不会去的。

当然,她也不至于置将军府于死地,来传旨的太监可只说了,将军府嫡女,按这天圣的律法来说,她和妹妹唐玥都算是嫡女,玥玥可比她聪明多了。

果然,没一会儿,她的新娘亲就没再劝她了,应该也是知道她这个倔牛脾气,所以转道去问唐玥去了。

“啊啊啊到底要怎样才能回去啊,这个朝代鸟不拉屎的,也没什么玩的,都要闲在将军府里长蘑菇了”唐卿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滚。

头发乱成一团,鞋袜被她踢到一边,摆烂式吐槽。

她记得她穿过来那天是电闪雷鸣,窗外狂风大作,她家院子里的桂花树还被闪电给劈了,也不知道是哪方道友在渡劫,遭殃的可是她家的桂花树啊。

对了,桂花树!

唐卿突然从床上弹跳起来,她家那棵桂花树可是棵上了年纪的树,自她有记忆以来就在那儿了,平时台风天也没见树被劈过,偏偏那天就被劈了,偏偏被劈了之后她就穿越了,所以,肯定是那棵桂花树。

顾不得将鞋袜都穿好,唐卿披散着头发,左手抓鞋,右手抓裙摆,风一样跑出了房间。

“娘亲!娘亲!”正在主厅刺绣的妇人听了喊声,连忙放下绣花针朝着声音的来处张望。

她是将军的续弦,虽然自己也为将军生了两个孩子,但唐卿她是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孩子。

没什么心眼,又爱笑,脾气还好,性格也不错,她进府以后也没有为难她,所以在她心里也如她的亲女儿一般。

此刻见她像一个小疯子一样从远处跑来,静娴这心里都生怕她不小心摔着了。

“慢点跑别摔了”静娴立马提醒跑过来的小疯子。

可唐卿不仅没有减速,甚至更快了些。

“慢慢来嘛”唐卿到了前厅,因为太累了,坐在椅子上喘气。

静娴为她倒了一杯茶水,用手给她扇风,还叮嘱她穿好鞋袜,不然要着凉的。

“下次可要记得穿鞋袜了,不然着了凉可有你受的”静娴嘴里念念叨叨,手上的动作就没有停过。

唐卿喝了好大一口茶水后才冲着静娴甜甜一笑。

“娘亲,咱府里可有桂花树的苗子啊?”唐卿一脸期待的望着静娴,就希望她说个有个。

静娴仔细想了想,桂花树的苗子,将军府还真没有,倒是桃花树的苗子将军府多的是。

唐卿见她摇头,瞬间就失望住了。

不过没关系,她可以出去买嘛,正好很长时间没出府了,出去玩乐玩乐也不错。

“不过卿儿要树苗做什么?”静娴坐回位置上,拾起绣面继续绣。

“把桂花树种下,等他长的好高好高以后,就可以引天雷了,那样我的愿望就可以实现啦!”唐卿语气里的高兴藏都藏不住。

不知道为什么,静娴感觉在听到引天雷时,心一跳,绣花针竟刺到了自己的手指。

唐卿唯一一点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应的就是,太过跳脱,感觉不像是将军府养出来的女儿,她的想法大多新奇古怪,说不上有什么问题,但就是让静娴觉得她不像其他女儿家,让她觉得随时会失去唐卿一般。

静娴望着指尖的血珠发呆,心里的那股子不宁静越来越强烈了。

“娘亲,小心一点啦”唐卿说完话却没等到回音,要是平时静娴肯定早就要说她皮紧实了,干什么不好竟然想着去引天雷。

唐卿看过去,就见静娴扎了自己一针以后在发呆。

虽然搞不清楚什么情况,但唐卿还是立马拿了锦帕出来为她止血。

“没事,小伤”静娴看着她为自己处理伤口,认真的神情,心中涌出浓浓的不舍,如果真的失去唐卿了,那怎么办呢?

“手指可是女人的第二张脸,要保护好”唐卿自顾自的说,丝毫没有注意到静娴的反常。

“你得想清楚啦,一棵桂花树长到同屋檐那么高可是要十年往上的”静娴笑着说。

唐卿的脸一下就垮了“啊,要那么久啊”。

静娴点点头,又问了一遍她是否还要再种桂花树。

唐卿为难的掰了掰手指头说道“先算了吧,还得刨土种树,种完还得等”。

静娴笑着摇了摇头。

唐卿一个人嘀嘀咕咕的,她也听不清具体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她能在自己耳边念叨,很安心。

“……种树要那么久,那不然找现成的好了”唐卿的脑袋里又冒出来一个想法,既然种树太费时间,那她不如找一棵现成的。

静娴正想再问问她去宴会的事儿,谁知道唐卿像风一样又冲出了前厅。

只得作罢。

“算了,不绣了,白燕,吩咐人备马车”想了再想,静娴觉得还是要去城外的菩提寺给唐卿求个平安符才行。

“是”白燕得令下去了。

静娴回房间换了身轻便的衣裳也出门了。

此刻正是正午,日头晒的慌。

唐卿出了前厅,没去别处,去了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的院子。

他这弟弟,旁的不说,小道消息可是精通的很,时常混在军营,听那些打过仗的将士吹牛,可是知道不少的奇闻异事,他肯定知道哪里有现成的参天的桂花树。

“弟,弟,你在不在啊?弟!”唐卿声音不算小,直接将床上正午睡的唐清渊给震醒了。

唐清渊一脸幽怨的从床上坐起来,他这大姐姐还真是一刻不得消停。

每天像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样,时常不是在墙角看蚂蚁搬家,就是在树底下数石头,现在的乐趣变成了,时不时的就一脑门的冲过来问他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什么七星连珠,拜托,他怎么会知道啊,他可是连天上的星星都不会仔细看的人啊。

不知道这次又是什么奇怪问题。

想着天圣男女有别,唐卿停在了房门外。

不出三秒,唐清渊就会来开门。

果然,她数到三的时候,门嘎吱一声被拉开了,半开的门框里露出唐清渊那张还略带着婴儿肥的脸。

真不愧是她唐卿的弟弟,长的那是剑眉星目唇红齿白啊,少年感十足,只不过配上这杂乱的衣衫,还有刚睡醒的头发,是有点不堪入目。

不过,管他呢,婴儿肥好捏就是了。

还不等唐清渊问好,唐卿的手就已经捏住他两侧的脸颊揉了起来。

“好了好了,姐姐姐,差不多得了!”唐清渊将自己的脸从万恶的五指中解救了出来。

唐卿笑着收手。

“这次又有什么问题啊?”唐清渊靠在墙壁上抱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唐卿。

“这次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正常问题”唐卿笑的谄媚。

唐清渊扬了扬下巴,那股子傲娇劲让人想捏脸。

不过唐卿还是克制住了冲动。

“你知不知道哪里有长势参天的桂花树?”唐卿满脸希冀的看着唐清渊,就等他点头了。

“具体不清楚哪儿有,但是”唐清渊说话说一半吊人胃口,等唐卿脸上出现了他想要的表情后才接着道“越往南边,桂花树就越多,也就越好”。

唐卿嘴里重复着“南边,那谁不知道南方桂花树又多又高呢”。

唐清渊点了点头,又说道“我军营的好哥们可说了,南边那是风和日丽,桂花盛开的季节,连街道上都是香的,他老家就有一棵好几十年的桂花树,每次开花都香的不得了”。

好几十年?唐卿捕捉到了这句话,好几十年的桂花树应该跟她家那棵差不多吧。

“你哥们家在哪儿啊?”唐卿坐在了廊道的椅子上,抬起头认真的问唐清渊。

唐清渊似乎被她这个问题问懵了,憋了很久才来了一句“就是……南边啊”。

唐卿瞧着他一脸疑惑的样子,失望的摇了摇头。

唐清渊突然反问她“你问这做什么?”。

唐卿漫无目的的盯着鞋面,敷衍的回答“喜欢啊,桂花树香香的谁不喜欢呢”。

唐清渊听完没接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家突然低沉的姐姐。

哪有参天的桂花树啊,唐卿在心底无力的呐喊。

算了,那天除了桂花树之外还有什么比较特别的?唐卿绞尽脑汁的想,奈何她就是跟参天的桂花树杠上了,脑子里塞满了桂花树。

先睡一觉吧,睡一觉就想起来了。

“我先回去了,你接着睡吧”唐卿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院子。

唐清渊却对这样反常消沉的唐卿有些不习惯。

既然她想要桂花树,那就为她种一棵好了。

唐清渊打定了主意,一时也睡不着了,于是整理了衣衫去了后院。

唐卿自然是回房间躺尸了,什么都想不起还不如睡一觉呢。

静娴在菩提寺求完平安符,天已经有些暗了看着这日头,似乎快要下雨了。

果然,她刚走出几步就落起了雨滴,奇怪的是,庙里的人似乎都不怕这雨,依旧该走的走,该就的留。

静娴左右奇怪的看了看,决定还是先回去等雨小些了再下山。

菩提寺后院的禅房中,三声木鱼结束,一位清俊和尚这才睁开眼。

“国祸将至,不知道这位贵人,能否破除双子星带来的厄运呢?”他嘴里说着,推开了禅房门,门外晴空万里,却蕴含着风雨欲来之势。

“师傅,您等的人出现了”一位小和尚上前耳语。

和尚点了点头,吩咐道“让面僧下山去吧,再将来人请到禅房”。

小和尚得了吩咐下去了。

静娴刚在寺庙里徘徊一会儿,就来了一名面生的小和尚请她去后院。

她自然是不会去的,原因无他,她只带了一个侍女上山,谁知道这后院是否会有陷阱等着她。

如今朝堂之上,将军深得器重,有些人早就眼红将军手中的兵权了。

那小和尚像是猜到了她的反应,上前与她耳语了几句,在静娴半信半疑间将人请到了后院。

静娴刚进去没多久,一名长发僧袍的男子就出现在了她刚刚站过的地方。

他是菩提寺带发修行的僧人,因为脸上长年戴着一方白色的面具,所以被称为面僧,他在寺庙里长大,就在刚刚,他的师弟来告诉他,住持让他下山修行,未到归期不得返回。

甚至将他的面具揭了下去,似乎不再惧怕让他的脸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虽然不明白住持所说的归期是何时,但是佛家有云,冥冥之中自有定意,他也不必非得要一个具体的归期。

只不过这是他第一次离开菩提寺,外边的天地是如何的?同佛经里讲的一样嘛?

带着疑虑,萧云捎上了住持给的细软下山了。

一炷香后,静娴也失魂落魄的从后院出来,匆匆忙忙的带上侍女离开了

本文标签:睡着了被偷偷滑进去了

上一篇:玩弄单位女同事呻吟:玩弄孕妇双飞呻吟小说

下一篇:啊?好痛?嗯?轻一点快点*撑开她双腿浓浆她体内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