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口述玩弄丰满少妇高潮-被带进体罚室A级惩罚作文

2022-09-02 10:27: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纪浔,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能屈能伸,不过这公司出了事,总得有个人当垫背的,你说对吗。”纪浔听到他的话,从头凉到脚。她和许言安在一起五年,他就从来没有动过感情吗

“纪浔,我还是第一次发现,你这么能屈能伸,不过这公司出了事,总得有个人当垫背的,你说对吗。”

纪浔听到他的话,从头凉到脚。

她和许言安在一起五年,他就从来没有动过感情吗。

“许言安,你不要欺人太甚。”

小说

纪浔声音打着颤,听上去就像是破音了一样,“念在我们五年的感情,你放过纪家,行吗。”

“不行。”

许言安嗤笑了一声又继续开口,“不过…”

纪浔听到他的话,心都被吊起来,可许言安接下来的话,像是一盆凉水浇下来。

“纪浔,你不是爱我吗,那就做我的情人,我让你们纪家起死回生,你就乖乖被我养着,这样的交易,你不亏吧。”

纪浔听到他的话,面色发白,指尖死死的扣着手心。

“许言安,你混蛋!”

“纪浔,你自己考虑,我的耐心有限。”

他的笑声再一次透过话筒传来,纪浔只觉得恶寒,她从来没想到自己挚爱的人最后会让她倾家荡产,连她父亲的命也不放过。

“听说,你爸又住院了,应该挺严重的吧,没有纪氏,你打算怎么救他呢,应该没有哪个医生,会同我许言安作对。”

“纪浔,你会求我的。”

纪浔听到他的话,呼吸一窒,就像是身体里所有血液都朝着心脏挤压来,压的她喘不过气,喉咙里有些腥甜,她无力的靠在路灯的柱子上往下滑,嘴里说不出话。

天空突然下起瓢泼大雨,啪嗒啪嗒的,纪浔很快就湿透了。

她看了眼因电量不足而黑了屏的手机,坐在地上一直没有起来,双臂紧紧的环住自己,现在回医院,看见妈妈哭会让她更难受。

一辆宾利从她面前开过,飞溅起的水落了她一身。

车内

“傅医生,刚刚路边坐了个人,好像是许先生那个前女友。”

助理齐迁一边放慢车速一边看后视镜里的男人。

傅衍寒没有回头看,他刚做完一场手术,是某个财阀家的老爷子,这事求了他好久了,他才应下,现在也有些疲惫。

“前女友?”

他微微思索了一下,揉了揉太阳穴,才意识到齐迁说的是纪浔。

“这么大雨,在路边。”

齐迁点点头,“是啊,看上去怪可怜的,要不要停车…”

傅衍寒停顿了一会儿,才沉着声开口:“开回去吧。”

得到他的准可,助理才掉头开回到纪浔那边。

纪浔湿着身子站了起来,眼中朦胧一片,只觉得这人倒霉的时候真是事事不顺。

她正打算往回走,就看见那车掉头,直接开到了她面前。

纪浔忍不住想:这是一次不够还想溅第二次吗。

车停稳,门被打开,纪浔看了过去,车上的司机撑着伞走了下来。

“纪小姐,您好,我是傅医生的助理,刚刚十分抱歉,您需要上车吗。”

纪浔愣了一下,朝着车那边看去,可是根本看不清里面。

“傅医生…”

“是的。”

纪浔最后还是上了车,她一身水,上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傅衍寒嫌弃的眼神。

“对不起,但是有一半原因是你们的车。”

她说完后抿了抿唇,只觉得被他看的浑身上下都紧张起来。

“第二次见面,纪小姐还是上来就展示自己的优点。”

纪浔听到他这话条件反射的捂住自己的胸口。

她穿的还是昨晚那条裙子,上身因为被雨打湿,勾人的身材若隐若现。

车内的隔板突然升起,纪浔垂下视线,现在只有她和傅衍寒了。

她想到父亲的病,突然想到如果傅衍寒替父亲主治,那一定不会出现差错。

但她有什么资格请这尊大佛呢。

纪浔纠结了好久,还是准备尝试一下。

“傅医生,我想求您帮帮我。”

傅衍寒听到她的话,视线才动了动,斜睨了她一眼。

“纪小姐刚刚是在蹲点吗,给了你名片,下次想要可以直接打电话。”

纪浔手脚冰凉,听到他的话却耳根一红,想着他肯定是误会她有意为之,“不是的,傅医生…”

她顿了一下,“我想傅医生应该知道我的情况,毕竟您应该调查过许言安。”

“我一向喜欢公事公办,纪小姐既然清楚,又何来的自信,觉得我会帮你。”

傅衍寒语气淡淡的,目光从她身上挪开。

纪浔听懂他的话了。

睡觉可以,谈公事不行。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多说话,纪浔也没想着他能把她送回家,车子最后停在了棕榈滩,是只有上头圈子的人才住的起的地段。

这里面一套房子顶得上纪家三个小别墅。

“纪小姐不下车,是准备跟我进去过夜?”

傅衍寒似笑非笑的看着坐在一旁心里不知道想着什么的女人。

纪浔的确长在了他的审美点上,他也很满意她那发育得极为优越的挺翘。

但现在是凌晨,他还没那么多兴致。

纪浔听到他的话有些尴尬,赶紧打开车门下了车。

关上车门时,她还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句话。

“女人的裙子还是不要太短。”

纪浔攥紧裙子看着车驶入她进不去的小区里,心里暗骂傅衍寒。

喜欢立贞节牌坊的闷骚男!

纪浔走了好远的路才打到车,这种地方基本都是私家车,她揉着有些酸痛的脚踝,心里不免觉得傅衍寒未免太过于小气。

她买了早饭准备回医院,刚进去就看见几个警察正站在病房门口。

“张警官,我先生他现在病的这么重,你们不能带他走。”

纪母眼睛都已经哭肿了,低声下气的求着那几个看上去面色不善的警察。

“也可以,那你现在跟我们回去一趟…”

纪浔赶紧小跑了过去,“怎么回事。”

纪母看到纪浔,又控制不住崩溃大哭,“小浔啊,这些警察说你爸爸涉嫌挪用公款,要将你爸爸带走,可他现在动都不能动啊…”

纪浔脸色一白,她抬头看向领头的警察,“警官先生,我爸爸不可能做出那种事的,而且他现在也不能跟你们走…”

“你是他的女儿对吧,那就由你跟我们回去一趟吧。”

纪浔怔怔的坐在警车上,她没想到刚消停一下就要被请去警局喝茶。

“你父亲这事,大概率得判几年。”

警察拿出一份文件放到她面前。

纪浔打开一看,都是那些年她一笔一笔替许言安从公司挪出来的钱,最后却要让她父亲受牢狱之灾!

这些证明,一定是许言安给的。

警察也没为难她,跟她说明了情况就放她走了,这事说到底,许言安并不是要搞到她头上。

刚出了警局,她就看到了那个最不想见的人。

本文标签:被带进体罚室A级惩罚作文

上一篇:吃饭高辣h爽文短篇小说*双胞胎女仆的服侍

下一篇:龙椅上太后被调教 在厨房从后面挺进她身体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