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厨房张开双腿任我玩:乖~忍忍好紧妖精h

2022-09-03 07:59: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三十六重天之上,凌霄宝殿,殿宇辉煌,仙气缭绕。“石仙,误杀凡人数百,却无悔过之心,今日我贬你下界历劫,待功德圆满,便重塑仙身,位列仙班,造福众生。”端坐上头的玉皇大帝,身着

三十六重天之上,凌霄宝殿,殿宇辉煌,仙气缭绕。

“石仙,误杀凡人数百,却无悔过之心,今日我贬你下界历劫,待功德圆满,便重塑仙身,位列仙班,造福众生。”

端坐上头的玉皇大帝,身着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手持玉笏,旁侍金童玉女,目光炯炯,声音洪亮,暗含威压,压得跪在殿下跪着的男仙面容苍白狰狞,眼神却淡漠,心中毫无波澜。

石仙,百年前集天地日月之精华,诞生于太清圣境,本体为仙石。

小说

生而为仙,法力高强,却不通七情六欲,为仙自私淡漠,在仙魔大战之中,误杀凡人数百,却毫无悔改之心,令玉帝震怒,贬其下界,赐名述白,警示众仙。

述白,数百,要石仙生生世世记住自己身上的罪孽。

…………

白云山中,云山刚刚杀了头母狼,地上还残留着刚才搏斗的血迹,英武的脸庞上洋溢着喜悦。

手里提着母狼,云山准备下山,明日进城将母狼卖了,换取银两,正好可以给家中的妻子和女儿做两件新衣裳。

死掉的母狼身上有很重的血腥气,云山是个老猎户,倒是不觉得血气腥臭刺鼻,一手提刀,一手提狼,大步向山下而去。

武人耳聪目明,此刻山里正下着小雨,雨声滴滴答答响个不停,惨杂着些许轻细的擦动声音,轻不可闻。

云山缓缓握紧了手中的利刃,不动声色,随时准备出手。

就在此刻,云山的身后终于有一道黑影忍不住窜向了他,直奔他手中的母狼,发出嘶吼的声音。

还好云山早有准备,顺势飞快转身,后退两步,手起发力,提刀手劲向黑影挥去,雨落刀刃,噼里啪啦,有黑白二影相交。

利刃划破表皮,云山的刀上见血,随雨水落入土地,又慢慢消失不见。

“嗷呜……”狼啸划破雨声。

这声狼啸让云山为之一怔,目光投向刚才奔过来的黑影,满眼震惊,因为他眼前的不是一只真正意义上的狼。

它虽四肢触地,瘦骨嶙峋,长长的毛发沾着雨水和泥土,打着结,目光狠厉,背部紧绷,死死盯住云山,蓄势待发,似乎随时想要扑上去,一口咬断云山的脖颈,让他鲜血淋漓。

可它,或者说他,却是一个人,却像极了一只狼。

云山使劲摇摇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心中十分困惑,这是一个人吗?这怎么会是一个人呢?

可它的的确确就是一个人,它想要抢夺云山手中的母狼,想杀死云山。

云山知道自己这是遇上了狼孩儿,年龄似乎不大,约末三四岁,它想抢的母狼大概就是养育他的狼母,却倒霉地被云山杀死。

看着狼孩身上不断涌出鲜血,嘴里不时发出低沉的怒吼,云山有些于心不忍,刚才那一刀他是下了狠劲的,狼孩身上明显伤势不轻。

“小子,你别紧张,别害怕,我不伤你。” 

云山尝试着跟狼孩交流,虽然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

“嗬……嗬。”云山并没有能够安抚狼孩,反而使他更加紧张,不时发出痛苦的嘶鸣。

云山想到刚才他想抢他手中的母狼,他突然福至心灵,恍然大悟,好家伙,他大概是杀了人家的老母。

“啊……对不住,我不知道这是你,你娘,要不,打个商量,我把你娘还你。”云山心中觉得十分不好意思,这杀人老母,被找上门来,还砍了人一刀。

但他是个猎户,杀狼好像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但却产生了诡异的愧疚,毕竟对面真的是个人。

云山把母狼放下,搁在地上,对着狼孩点点头,后退两步,示意他可以过来拿走。

但狼孩心生警惕,对云山刚才那一刀十分害怕,身上的伤口沾了雨水,疼痛难忍,不敢随意靠近。

二人僵持了片刻,察觉云山的确没有恶意,狼孩警惕地悄悄挪动身体,四肢做腿,爬向母狼的身体。

云山见他过来,脸上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你拿,我不打你,不要怕。”

“嗬……吼……”

“你不信,那我再退两步。”

“吼……”

狼孩终于走到了母狼身边,张开嘴,咬住母狼的脖子,叼起母狼,仍然警惕地目露凶光,身手敏捷向后逃走。

可拖着母狼的狼孩哪里会是云山的对手,说时迟那时快,云山乘其不备,几个动作之间,将狼孩擒住,困着他的四肢不得动弹。

狼孩眼里满是愤怒,一口咬住云山的手臂,似要将他的肉给撕下来。

“嘶……好锋利的牙,你轻点啊,老子肉都要被你给咬下来了,那就怪不得我下手狠了啊!”云山手臂吃痛,眼一闭,干脆把狼孩敲昏了。

狼孩脖颈骤然发痛,目眩头晕,晕了过去,嘴却死死咬住云山,不肯松口。

云山把他的嘴给搬开,动作利索地拿出根绳子把他捆了起来,然后同母狼一起抗在了背上,下了山。

出了山便是晴空万里,云山往白云村家中赶,不时遇上两个村里的熟人。

“云山,打猎回来啦,哎哟,今天打到了狼啊,可真是能干。”说话的是村里的葛大娘,刚从地里忙完活,摘了点儿菜准备回家,正好碰上了云山。

“等等,云山你背上背的是个人吧。”葛大娘突然睁大了眼睛,看着云山背上的孩子,身上竟然还有血,吓得她心一跳。

云山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这番遭遇,讪笑道,“哎,葛大娘,你老人家眼神真好,是个孩子,受了伤,怪可怜的,我就从山里捡了回来。”

“我得赶紧回去给他请个大夫,就不跟葛大娘你多聊了啊。”云山动作迅速地溜之大吉,把葛大娘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葛大娘眼睛一眯,露出了微笑,嗅到了八卦的味道,赶忙回去跟老姐妹们聊天。

云山推开家门,对里面喊道,“婵娘,我回来啦,你帮我烧点儿热水。”

厨房内,婵娘听见云山的声音,放下手中活计,面露笑容,抓起身旁在偷吃白糖糕小手,“小舟,不许吃啦,乖,去接你爹。”转身烧水去了。

云舟眨巴眨巴眼睛,伸手飞快抓起了最后一块白糖糕塞进嘴里,口齿不清地说道,“娘,我就去。”转身迈着小短腿跑了出去。

“爹爹,是你的小舟来接你啦。”云舟似一只欢快的小鸟,想开翅膀,欢快地奔向自家老爹。

见到粉雕玉琢,白白嫩嫩的闺女奔过来,云山一把将云舟抱起来,“小舟,让爹香一个。”

云山亲了口云舟粉嘟嘟的肉脸。

云舟闻到老爹身上的臭味,捏住鼻子,挥动小手,“爹,你放开了我,你好臭啊!”

“臭丫头,连你爹都敢嫌弃。”云山伸手打了下小舟的屁股。

小舟笑嘻嘻蹦着躲开,跑过去看云山打回来的猎物,却见到地上竟然还有个人,有些惊讶,吓了一跳。

“爹,怎么还有个人!你怎么还带了个人回来。”小舟目瞪口呆看着自家老爹。

云山有些尴尬,拍了拍小舟的背,“这个等会儿给你解释,去屋里把我常用的伤药拿过来,再叫你娘给我端盆热水来。”

婵娘在厨房里听见了,端着热水出来也吓了一跳,好端端地背了个脏兮兮的大活人回来,能不吓着吗。

云山动作利索地把狼孩收拾干净,给他上了伤药,给他找了件衣服穿上,又把他用绳子捆了起来,防止他醒过来以后伤人,顺便把事情给妻女解释清楚。

婵娘听了前因后果,对狼孩心生怜惜,轻柔地把狼孩接过来,放在了柔软的床榻上,给他盖上了被子,转过头来对着云山说道,“这孩子竟然被狼养着,娘还被你给杀了,你下手也是不知轻重,伤他得这般狠。”

云山讪笑,“这事儿是我做得不对,可我不也把他带回来了,婵娘就别怪我啦,我晓得错了。”

“你啊,待会儿我去村东头去马大夫过来给他看看。”

“爹,娘,那我们以后要把他留在家里吗?”小舟在旁边听了爹娘的对话,疑惑地问道。

“夫君你说呢?”婵娘看着云山,询问他的想法。

云山思索了片刻,“以后就留在我们家里吧,今日毕竟是我的过错,多养他一个也养得起。”

婵娘微笑着点点头。

“那以后我是姐姐还是妹妹啊?”小舟开心地问道,心中想的不过是以后可以多一个人陪她玩了。

云山见狼孩的身量,约莫三四岁,小舟才两岁半,对着小舟说道。

“以后小舟就多了个哥哥疼你啦,开心吗?”

“开心!”

“小舟以后有哥哥啦!”

本文标签:厨房张开双腿任我玩

上一篇:抽搐后忍不住潮喷了 sao浪受的饥渴日常H

下一篇:粗大挺进尢物人妻|娇嫩撑开承受白浊h

相关内容

推荐